第二天,顧銘早早的去到麗人珠寶加工廠,在辦公室等到胡敏的到來。

九點,胡敏進來。

身穿一件白色紗衣和一條白色高腰褲,秀髮披肩,走路帶風,看起來有股子仙女氣息。

「敏姐……」

顧銘激動的迎了上去。

然後,他僵住了。

麻蛋,現在還不能碰呢,激動個啥?淡定。

顧銘淡定道:「敏姐,你來了。」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因為顧銘這說的是廢話,不過看在顧銘來得這麼早的份上,她也就沒有在意這些細節了。

沒有廢話,胡敏直接說:「後天公盤開始,明天我們出發沒有問題吧?」

顧銘說:「這肯定沒有問題,我都準備好了。」

胡敏滿意說:「準備好就行。」

頓了一下,胡敏接著說:「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給你說一聲。」

「什麼事情?」

「玉石。」

「玉石不是說的今天到嗎?」

「是今天到,但是,這是最後一批了。」

「啊?為什麼?」顧銘不解的問,因為他從來沒有說過他不要玉石那種話,反而告訴胡敏,不管多少,他都要。

胡敏說:「具體為什麼我也不清楚,是古爺爺告訴我的。」

「那古老爺子是怎麼說的?」顧銘追問道,相信古藍楓不會無緣無故就不幫他搞玉石了。

胡敏說:「古爺爺說他也不清楚,他也是突然接到他那位朋友的電話,說以後不能再提供玉石了。」

「這……」

顧銘無語了,他又不是不給錢,每次都是全款給,這麼優質的客戶上哪裡去找?居然不提供了,簡直氣人,把他鬱悶死了。

胡敏知道玉石對顧銘的重要性,知道聽到這個消息顧銘會生氣,會鬱悶。

她安慰說:「別生氣,你應該高興。」

「高興啥?」顧銘無精打採的說。

「高興你這一次運氣好,要是晚運一天,說不定最後這一批玉石你都買不到。」

顧銘:「……」

這的確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可,杯水車薪啊! 豪門前妻:好聚不好散 壓根不能滿足他對玉石的需求,他必須找到新的玉石來源,不能單指望許家兄弟提供的那點玉渣。

胡敏見狀,接著說:「古爺爺說,你要是還想要玉石,不妨去他朋友那裡看看,登門拜訪,說不定能發現什麼。」

「什麼意思?」顧銘的眉頭皺了起來,預感事情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胡敏問:「你知道一直以來給你提供玉石的那個人是誰嗎?」

「不知道。」

顧銘搖頭,他從來沒有打聽過這個事,玉石的事情全權交給胡敏和古藍楓負責。

胡敏沒有賣關子,介紹道:「那人叫田興,是古爺爺大學時期的同學,跟古爺爺關係非常好。」

「上一次,古爺爺得知你要低檔玉,直接給田興打了一個電話,田興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半點都不含糊。」

「這一次,田興突然打電話告訴古爺爺說不賣了,還說什麼以後要玉石別去找他,你不覺得他這行為很反常嗎?」

「反常!!」

顧銘深以為然,推斷道:「所以,顧老爺子想讓我去田家看看,看看田家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促成田興做出這樣的決定。」

「沒錯!!」胡敏肯定的說,然後問顧銘:「願意去看看嗎?」

顧銘笑道:「這肯定願意啊!!」

一直以來,在採購玉石這事上他就沒有出過一分力,只是付錢。

現在,到了他出力的時候,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非得把田興反常舉動的原因找到不可。

正事聊完,兩人聊起其它話題,顧銘問:「敏姐,古老爺子最近身體可還硬朗?」

胡敏說:「挺好的,就是念叨著你好久沒有去他家做客了。」

前妻成新歡 顧銘說:「是得去,等我們把田家的事情搞清楚,從雲省回來,我們就過去看望老爺子。」

「好!!」

胡敏答應,開始給顧銘講解雲省公盤以及麗人珠寶發展相關事宜。

跟申海市公盤的小打小鬧不同,雲省公盤是華國最大的原石公盤,每次開盤,會雲集大票商人和散戶前去參加,競爭十分激烈。

自然,原石的價格也是水漲船高,逐年上漲,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標王,去年的標王價格超過五億。

這些是市場因素,他們不得不考慮競爭對手的因素。

上一次申海市公盤賈于飛吃了大虧,血本無歸。

這一次,青木商社入股賈氏珠寶,兩家合夥,不容小覷。

而且,吸取上一次的經驗教訓,這一次顧銘想要再坑賈于飛,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雲省原石公盤結束,不到一個月,就是世界珠寶展,那可是珠寶最高的舞台,想要走向世界,麗人珠寶必須去那裡展露頭角。

高品質翡翠很關鍵,越多越好,要是能夠湊齊所有玻璃種,麗人珠寶必定一鳴驚人,再翡翠品質這塊上,無人能夠超越。

當然,這很難,因為到目前為止,麗人珠寶手中僅有三種,還有很多顏色沒有。

對此,連顧銘都沒有把握說一定可以替胡敏湊齊,因為這玩意,有時候真的需要看命,沒有命,乃怕擁有透視眼,他也辦不到。

在這個問題上面,胡敏沒有糾結,因為她們已經做得非常好了。

但是在另外一個問題上,胡敏很糾結,那就是雕刻。

翡翠,無論多麼高級的翡翠,只能算原材料,不值得令人側目。

玉雕,完美的玉雕,才能證明一家珠寶公司的實力。

前幾年,海派玉雕宗師聶陽榮一件翠綠蒼松轟動全場,成為翡翠這塊最耀眼的明星。

今年,青木集團和賈于飛花重金把聶陽榮請到賈氏珠寶,不出意外,聶陽榮必然攜新作代表賈氏珠寶參加世界珠寶展。

如果到時麗人珠寶拿不出與之相抗衡的擺件,會發生什麼不言而喻,風頭都會被賈氏珠寶佔盡,乃怕麗人珠寶有著高品質翡翠製品都不行。

「時澤大師雕刻的如何了?」顧銘忍不住問,猜測時澤證道宗師應該不是很順利,否則胡敏不會如此惆悵。

「一言難盡。」

胡敏嘆息說:「時澤大師現在彷彿魔怔了一般,天天坐在那裡一動一動,吃的也少,睡的也少,這樣下去,我真擔心他出事。」

顧銘:「……」

這不需要擔心,而是肯定出事,沒有人能夠扛得住如此糟蹋自己的身體,他都不行。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魔尊圖騰 顧銘起身說:「敏姐,我們去瞧瞧吧!時澤大師這樣下去不是一個事。」

「嗯!!」胡敏起身。

鈴鈴鈴……

突然,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胡敏掏出手機一看,愣住了。

「咋了?」顧銘問。

胡敏深吸一口氣說:「這是運玉石師傅的電話。」

「到了?」

顧銘馬上排除這個想法,如果到了,運送玉石的師傅壓根不用給胡敏打電話,這裡的負責人黃誠就能夠把所有事情處理好。

運送玉石師傅打電話的可能性只有一個,路上出事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顧銘說:「敏姐,接吧!看看他們遇到了什麼事情。」

「嗯!!」

胡敏接通電話。

「胡總,對不起,玉石被人劫走了。」一名男子哭哭啼啼的說。

「被人劫走了?」

胡敏蹙著眉頭問:「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晚上。」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胡敏吐血:「昨晚被劫,怎麼現在才打電話過來?」

師傅委屈說:「今天我們才被人發現,被救出來,昨晚我們被綁著,嘴巴也被堵著,想給您打電話的都不行。」

「這樣啊!!」

胡敏表示理解,沒有繼續責怪師傅,而是問:「報警了嗎?」

「沒有!!」

「為什麼不報警?」

「劫匪說,如果你還想要玉石,那就別報警,所以我們就沒有報警,而是先給你打電話。」

胡敏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很明顯,這不是一場偶然事故,而是一場有預謀的劫案,對方是沖著她來的。

她立馬問:「他們還說了什麼?」

「他們還說想要玉石,就讓顧銘去十四號碼頭找他們,不想要,可以不去,他們會把玉石全部扔到海里去。」

「行,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這事跟你們沒有關係,你們回家吧!!」

胡敏掛掉電話。

心裡,她已經知道這是誰的手筆了。

趙康,因為14號碼頭正是趙家的產業之一。

當然,不排除是偶然,是其他人想嫁禍給趙康。

不過,這不關鍵,關鍵是這批玉石對顧銘很重要,搞不好以後就沒有這麼多的玉石可供顧銘補充了。

「怎麼辦?」

胡敏把事情的始末告訴顧銘后問。

「當然是過去。」顧銘想都沒想,直接說。

「不行!不行!!」

胡敏搖頭說:「這樣太危險了,你不能去了。」

想了一下,她說:「我給趙康打個電話問下,看是不是他乾的。要是,我看他想搞什麼幺蛾子,要是他敢亂來,我們……」

胡敏想說報警,但話還沒有出口,就被她咽了回去。

報警確實可以保證顧銘的安全,可是玉石卻是沒有了,趙康可以輕而易舉把顧銘迫切需要的玉石運到海上,倒入海中。

無疑,這是顧銘不能接受的事情。

她嘆息道:「我還是問問趙康吧!要是他的要求不過份,我們答應他,先把玉石弄回來再說。」

「別!!」

顧銘阻攔道:「敏姐,這種事情不能有先例,一旦有了先例,就等於讓趙康找到了我們的軟肋,以後我們會越加的被動。」

顧銘做主道:「還是我過去會會他。」

「萬一出事了怎麼辦?」胡敏擔憂道。

「沒有萬一,我會沒事的,趙康不會是我的對手。」顧銘自通道。

以前沒有習武,能打過他的人都不多,現在他習武,能打過他的人更少。

而這些人,大部份還不在國內,在國外,他沒有理由不敢去赴趙康的約。

當然,除開這,趙康還有別的手段。

不過,他現在也是不怕的。

都有傢伙,真要拼起來,鹿死誰手還不不知道呢。

沒給胡敏說的機會,顧銘掏出一粒丹藥說:「敏姐,這是一粒培元丹,你拿給時澤大師吃吧!希望這粒丹藥能夠幫到他點什麼。」

「我替時澤謝謝你。」胡敏接過丹藥,感謝了一句,然後說:「你別急著走,我跟你一起去,有我在,趙康會有所顧忌的。」

顧銘:「……」

有胡敏在,趙康會顧忌,可是他的顧忌更多,畢竟,他比趙康更加在意胡敏的安全,不想胡敏出事。

他再次拒絕說:「不用,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等我的好消息。」

「這……好吧!!」

胡敏妥協,上前抱住顧銘,叮囑說:「注意安全,要是實在不行,服個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嗯!!」顧銘敷衍道。

胡敏自然聽得出顧銘敷衍的語氣,可能說的他已經說了,再說其它,就要遭人嫌了。

愛上病嬌秦先生 她只能緊緊抱著顧銘,良久,不願意分開。

幾分鐘過去,顧銘主動把胡敏推開,說:「敏姐,我先走了,晚上我去你那裡,正好有件禮物給你,可以不?」

顧銘說的禮物自然是指極品培元丹。

不是故意拖到現在才給胡敏,而是他打電話給胡敏,胡敏讓他這段時間別去找她。

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加之半月之約還在,不能碰胡敏,所以他痛快答應了。

現在,半月之約即將結束,介時他又可以跟胡敏纏綿,自然要先讓胡敏服用下極品培元丹,享受更加美好的胡敏。

「我等你。」胡敏答應道。

得到滿意的答案,顧銘準備走,胡敏把顧銘拉住。

「還有事?」

「吻我。」胡敏閉眼說。

顧銘笑了,這他求之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