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原來是在說這件事。

“不過你居然吹奏了《無雙》,那曲威力非比尋常,但同時也將吞食釋放者的大量真元,以後切要小心使用。”鄭明磊嘆息着說。

“是,弟子謹記師父教誨。”劍出如風心說:不用你說我也不會再用,這好不容易升到70級,一用又掉回20級,跟鬼玩去啊!

話說回來,好不容易升到70級,馬上又得去死到69級,同樣是心有不甘啊!

就此時,一行世界公告跳出來。

劍出如風微微一訝,天狼星他們動作這麼快就殺了楊素了?沒道理啊,以楊府侍衛隊長獨孤誠的實力,蒼穹幫就算是能夠拿下也肯定是要花費好些功夫的。

再仔細一看時,愕然愣住。

世界公告:亂民膽敢攻擊越國公楊素府弟,楊思月含怒一擊,盡屠血舞蒼穹幫衆!

要雄起,不止是小雨,劍出如風也要雄起了,哈哈!

jing彩推薦: 幫派公告:血舞蒼穹幫在《大興之亂》活動中全軍覆沒,《大興之亂》活動提前結束,幫派等級降一。

世界公告:血舞蒼穹幫在《大興之亂》活動中,成功擾亂長安城秩序,達到60的完成度,所有幫衆均獲得經驗3000000點,幫派等級加一。

世界公告:作爲第一個成功完成幫派傳奇任務的幫派,系統獎勵血舞蒼穹幫亂世之雄技能。

幫派技能,幫派成員皆可以獲得,退出幫派後將不再擁有此技能。

亂世之雄,開啓此光環前置條件,周圍需有十人以上並都處於戰鬥狀態。開啓後可令自身攻擊上升5,防禦下降5,內力上升5,生命下降5。

蒼穹幫之前已經有一個類似的光環技能先鋒之威,再加上這亂世之雄,攻擊將達到10的提升,對於戰場的影響是相當大的,當然這類加持類的技能肯定有加就有減,降御下降的有點厲害,所以開啓這類招式,是很需要看時機了,時機開的好,那就是神技,時機開的爛,也是神技,是送命神技。

可以說有了這兩個光環技能後,血舞蒼穹幫任何一個普通幫衆的瞬間雹力都達到一個極高的層次,讓人不敢輕視啊。

幾大幫派幫主都是愕然失顧,這血舞蒼穹幫真的是天下第一幫,要逆天的節奏啊!

不過真正逆天的還是楊思月,一招秒殺所有在長安境內的血舞蒼穹幫成員,這是何等的霸氣啊,玩家紛紛表示楊思月要逆天了。

劍出如風致電天狼星:“真對不起啊,都是我出的爛主意,害我們全部陣亡了。”

天狼星苦笑回覆:“這哪能怪你,誰能想到這npc這麼變態。”

劍出如風擺擺手,他倒是知道npc就是有這麼變態,只不過還真沒想到楊思月會出手救楊素,他以爲楊思月對楊府已經沒感情了,這奇怪的是上一世爲什麼楊思月不出手,或許是有什麼隱藏劇情吧。

心中思考這的時候,收到飛鴿傳書:來我房間見我。落款是楊思月。

我靠,不會是來找我算賬的吧!

劍出如風心下打鼓,不過他是楊思月的專屬護衛,眼下是非去不可啊,只能硬着頭皮承受了,大不了一死,反正也是必須死,這一千金幣讓楊思月賺去也沒什麼。

當下只能同鄭明磊告罪一聲道:“師父,徒兒此去有點事。”

鄭明磊揮揮手,道:“你去吧。”

看着劍出如風御劍離開,在角落裏忽然出現兩個小姑娘,望着劍出如風的身影沉默不語。

鄭明磊朝她們一笑,說道:“你們可看出什麼?”

若是劍出如風此刻在這裏,恐怕眼珠子都要瞪飛出來,倒不是說兩個小姑娘穿着暴露讓人想入非非,而是因爲這兩個小姑娘的身份。

站在前面的赫然是五強者之一,唐門唐若盈!

而在她後面的小姑娘,看起來不過是唐若盈的跟班侍婢,可這纔是會讓劍出如風震驚不已的人物。

傳授他無雙天曲的強npc,太原李淵之女,李雪。

身爲大原李淵之女,她應該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麼看起來卻如此自卑,甘願當唐若盈的小跟班?

唐若盈臉上酒窩閃現,讓她看起來很有些甜美,可一雙眼睛中全是寒意,冷冷道:“鄭師伯,何必來戲耍侄女,這無雙天曲除了是你,還能是有誰傳了於他?”

聽起來鄭明磊身份確實高,唐若盈也得叫他師伯,可惜實力實在不行,看唐若盈這口氣中對他可沒有什麼尊敬之意。

“這無雙天曲乃是你們唐門不傳之祕,就連你們門主唐希湖都未曾習得,我卻如何能夠得會。”鄭明磊苦笑着說,這年頭實力纔是王道,看來npc都懂這個道理,哪怕身份比唐若盈高,鄭明磊也沒有說她沒禮貌。

唐若盈冷笑一聲,望一眼身旁的小姑娘,道:“誰不知道你同唐海關係交好,唐海將無雙天曲的曲譜交給你也沒什麼奇怪。”

聽到唐海的名字,鄭明磊的眼光朝那小姑娘掃了一眼,那小姑娘的頭卻低的更低了。

“所以你帶着海的女兒來同我對質,是想問我要回無雙曲譜?”鄭明磊淡然問?

原來李雪的母親卻是唐門的唐海?

唐若盈冷笑道:“想來想去,唐海拿了曲譜去,不是交給了你,便肯定是交給了你們女兒,你們還是快些交給無雙曲譜,否則總有一個要承受我唐門的怒火!”

鄭明磊呵呵一笑,淡淡道:“老夫一生袒蕩,同海生死之交,這老夫不否認,然而卻未及於亂,海意中人另有其人,這小姑娘並非是老夫女兒,你卻搞錯了。”

“本姑娘不受你彈簧之舌,總之給你三天時間,若是還不能交出無雙曲譜,莫說是你們父女兩個,這天華門也當滅絕!”唐若盈冷笑一聲,走步出門,看邊上的小姑娘還在那裏不動,冷哼道,“唐雪溪,你還不走,莫非是打算留下來父女相認?”

唐雪溪略略的擡起頭望一眼鄭明磊,終於沒有說什麼,轉頭跟隨着唐若盈離開天華門。

卻說劍出如風御劍直飛楊思月房屋,進去時楊思月早在裏面打坐。

剛剛在長安城大開殺戒,轉眼又回到杭州,這就是楊思月的實力,這就是我的大靠山,哇哈哈哈!

但願她不知道進攻楊素府的真相,否則靠山變對頭,死上千百回啊。

“小姐。”劍出如風帶着心思,小心翼翼的行禮。

楊思月頭都不擡,冷哼道:“你還真會惹事!”

我cāo,難道真要翻臉!

劍出如風心下大驚,再看楊思月時,卻聽她繼續說道:“總是做些招惹人的事情,此次連皇di?du龍顏大怒抓捕你。”

原來是虛驚一場,在說這件事啊,劍出如風說道:“小姐放心,我是冒險者,被殺了只不過掉一級,問題不大。”

“什麼叫只不過掉一級!”楊思月雙眼一瞪,怒叫道,“你是我的屬下,居然說出這樣沒有心志的話語,就算他是皇帝難道你便怕了?真正有能之士,卻有幾個會去當那鷹犬,哼,若你死給我瞧,且看我以後理不理你。”

劍出如風心裏很想說:你老爸就是當鷹犬了,你還真敢說啊。

劍出如風行禮道:“是,小姐,我一定會努力保持不死的!”

“不是努力,而是必須!”楊思月很是不滿意劍出如風的態度啊,不過還是沒有再談論這個問題,而是轉過話風,“牧場的事情準備的如何了?”

還以爲她是個甩手掌櫃什麼都不理會的,原來還知道要關心一下啊!

劍出如風恭敬道:“小姐放心,一切正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我們飛馬牧場外圍已經建設完畢,內部房子也建設得差不多,而且小的已經僱傭來不少人看守牧場,照看馬匹。”

“對了,小姐。”劍出如風想到那汗血寶馬,立即獻功,“前幾ri從一胡商手裏購得一匹汗血寶馬,名喚絳紅,有了這匹種、馬,相信我們飛馬牧場出產的馬匠品質將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若是一般人物聽到汗血寶馬四個字,那肯定是激動不已想一睹爲快的,可楊思月估計早已經是仙俠級別人物了,這汗血寶馬果然不放在眼裏,也只能是任它當種、馬了。

楊思月淡定點頭道:“很好,你乾的不錯,若真是純種汗血馬作種,將來我們牧場出生的小馬便可以同驍果軍的馬匹不相上下,那價格可得定高一點。”

劍出如風聽得一悚,原來驍果軍的馬匹各個都是汗血馬雜交的,難怪驍果軍那麼勇猛了。

劍出如風回道:“是,絕不便宜了他們。”

楊思月一時沉吟不語,劍出如風卻是好奇起來這楊思月將自己召來究竟所爲何事。

這時看楊思月不說話,便是小心翼翼的插嘴道:“小姐……剛纔似乎爲了相國大人一怒屠城?”

楊思月淡淡一笑,說道:“也沒什麼,畢竟是他生養得我,這一輪便算是報答他的恩情,從此後兩不相欠,我與楊家再無並點瓜葛!”

劍出如風撇撇嘴,看楊思月嘴上說起來倒是雲淡風輕的,可顯然心裏不這麼想,每次說恩情已清,從此兩不相欠,可後面還是會出手去救助楊玄感吧。

看到劍出如風不以爲然的模樣,楊思月淡淡一笑,說道:“而今你已經大禍在身,倒你卻是不知。”

劍出如風微微一愣,心說剛纔你還對於楊廣的追緝令都不以爲然,怎麼轉眼間我又大禍在身了?

看到劍出如風的迷茫,楊思月解釋道:“或許你還不知道,無雙曲本是唐門不外傳的絕學,當ri你爲奪風劍而施展,卻已經被唐門中人查出蛛絲馬跡,這會兒已經是找上天華門。”

劍出如風一愣一愣的,道:“這毀滅技是從李雪那處學來,如何卻便成爲唐門絕技?”

楊思月哭笑不得:“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唐門已經找上天華門,你們天華門滅亡在即!”

聽到這句話,劍出如風纔是大驚失sè,驚道:“那怎麼辦?”

普通的十個公開門派被滅後會降低成爲隱藏門派,而如果隱藏門派再被滅,那就是真正的滅門了,而一但門派被滅門,這個隱藏門派中的弟子所受到的懲罰也是極爲嚴厲的。

將會廢除本門所有武學!

12000字的更新票……這位哥哥你好狠啊,九千字小雨或許還能拼一拼,這一萬二的,基本就是看看的份了。 楊思月看到劍出如風滿臉緊張的模樣,反而微微一笑平靜下來說道:“別擔心,所以纔會問你飛馬牧場的進展,若有不對時,你們天華門可以遷往飛馬牧場,有我楊思月保護着,我倒要看看他唐門有多大膽子!”

原來是這樣,劍出如風頓時得意:這就是我的大靠山,哈哈哈!

正打算退出時,世界公告:隋帝楊廣令越國公楊素將女兒楊思月獻入宮中,楊素巧言拒絕令楊廣大怒,將其斬於宮中!

劍出如風目瞪口呆,這劇情是什麼展開,楊廣啊楊廣,你也太昏庸了吧,兩個定國大臣楊素、長孫晟全部死亡,隋朝將亡矣……

轉頭朝楊思月望去時,楊思月臉上也是閃過一絲yin鬱,隨即卻又淡然,看不出什麼心情,只是看她手緊緊的握起,可知她的心情並不平靜。

“呵呵呵!”

劍出如風心下打鼓的時候,楊思月忽然竟冷笑起來。

我的小姐,應該不會是受不了刺激瘋了吧?

“過幾天送你一份大禮!”楊思月淡淡一掃劍出如風,“你賺大了,等着!”

劍出如風驚喜道:“什麼大禮?”

搞不懂楊思月的想法啊。

楊思月揮一揮手,道:“你且退下,爲了你的這份大禮,便本小姐也得好好準備纔是。”

從楊思月的居室中退出來,劍出如風就想要聯絡幾個好友來殺自己,轉眼又想到楊思月的話,若是死了會不會大禮就沒有,這樣消極的死法肯定要被楊思月鄙視啊,還是先忍幾天,等大禮到手再說。

老子天上飛的,想殺我的小毛賊都是地上走的,怕毛!

劍出如風得意一笑,開啓御劍飛行,拉風的就從杭州城上空五十米處飛過,惹得無數玩家擡頭圍觀。

紛紛都是驚呼:“哇,鳥人啊!”

“好大一隻烏鴉!”

……

這都是羨慕嫉妒恨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不跟這幫傢伙一般見識,自從搶到雲劍之後,都有一個多月沒有去陳家寨,說不定好感度都有下滑,這得去看看。

當下直奔陳家寨。

看到御劍而來的劍出如風,陳宣軒驚喜交集,道:“如風哥實力大進啊,難怪好久未曾來看望我。”

劍出如風哈哈一笑,說道:“這段時間一直忙着完成公主交待下來的任務而東奔西走,未能回來見過公主殿下,請公主恕罪。”

陳宣軒喜道:“那今ri回來,可是有好消息?”

呃,這任務根本沒有跑啊,劍出如風暗自掌自己嘴巴,沒事亂說什麼任務,這時只能硬着頭皮道:“暫時是未能找到同盟軍,不過近ri我同小姐策劃在襄陽那邊建立一個馬場,有戰馬有武器纔是能夠保證我們陳國子弟的戰鬥力!”

陳宣軒大喜道:“我正愁着這馬匹沒有來源,你與表妹此舉真乃神策,將來我們陳國需要戰馬,你們可得優先供應!”

劍出如風驚道:“這飛馬牧場乃是小姐做主,我人小言微,恐怕是沒什麼影響力。”

陳宣軒笑着拍拍劍出如風的肩膀,說道:“眼下誰不知道你是表妹的左膀右臂,失去了你表妹怕是什麼都做不成呢。”

這馬屁拍的,哈哈哈,不過也是啊,看前一世楊思就毫無作爲,到底是因爲我的出現才搗致了楊思月的崛起啊,話說爲什麼不給布個楊思月的崛起之路類似的傳奇任務……

心中舒服下便是滿口答應:“我一定爲公主殿下爭取。”

陳宣軒說道:“如風哥便去同表妹說,我們陳國雖然窮,但也不會貪她便宜,這戰馬購買價格上不會要求優惠,只要能優先供應我們陳國就好。”

劍出如風聽到這話,那是又驚又喜,喜的自然是價格完全一樣當然是買熟人更好,驚的則是陳家寨的經濟實力居然如此強大?

看出劍出如風的疑問,陳宣軒淡淡道:“如風哥可別要忘記陳國雖然眼下是亡國之奴,但畢竟曾統治整個南方達數十年之久。”

也是,當個官都能貪那麼多,更何況是一個國家,聽說楊素攻打下南陳後收穫的金銀多的都堆放不下,不得不在某處地底造起一個楊公寶庫來放置金銀財寶……

陳宣軒又道:“戰馬有着落,這兵器方面卻有些麻煩,隋狗肯定嚴格cāo控着兵器的流向,我們若是大批量收購定會引起注意,這方面還需要如風哥想些辦法。”

劍出如風這回是真的可以理直氣壯的拍胸脯:“公主放心,都交給我。”

系統提示:你接受奇遇任務,替陳國購買一千把大刀,一千杆長槍,一千副弓箭,十萬支箭!

陳宣軒揮手示意邊上,立即有幾個大汗擡上來兩個寶箱,打開一看,我勒了個去,金光燦燦的全是黃金,閃瞎了我的狗眼啊!

陳宣軒道:“這十萬兩黃金不知道是否足夠,重點是質地一定要好,若錢不夠時儘管問我來取。”

劍出如風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十萬兩黃金啊,哥的礦山,哈哈哈,要大財了啊!

劍出如風行禮道:“一定完成任務!”

飛馬牧場畢竟是掛在楊思月名下的,就算現在已經有聲有sè的進行,他也沒有礦山那麼着緊興奮,更何況眼下已經是現金進賬了啊。

將兩箱黃金收入揹包,居然沒有以物品的形式存在,而是直接加入到金幣數值上,當前擁有金幣:103752金!

哇!

劍出如風震驚了,望向陳宣軒。

陳宣軒微微一笑道:“如風哥的爲人,宣軒最是信得過!”

劍出如風沒有淚眼迷離,他已經是心跳加偷偷打量着陳宣軒無瑕臉龐,曼妙的身才。

npc是要嚴守規則不能隨意給玩家好處的,尤其是可交易的物品更加嚴格。

傳奇級npc在這方面上相對要寬鬆一點,陳宣軒自從獲得雲劍之後已經升級爲傳奇npc。可依舊是受限於這個規則的,除非是好感度高……

可連上次問楊思月要武器的時候,楊思月都說她受限於遊戲規則不能給。

從這方面上來看,陳宣軒的好感度已經過楊思月了啊,快暴棚了吧,哇哈哈哈。

npc好感值有一個上限,到達這個上限後就是可以將所有的東西都給你,包括她自己,大家都懂的,哈哈哈,美女排行榜第三名的級大美女啊!

接了這任務,劍出如風是個有責任心的人,或者說爲了陳宣軒的好感度早點突破天際,當然是立即馬不停蹄趕赴涉縣鳳凰山,視察礦山的情況。

遙想上一次來的時候還羨慕輕舞飛揚的御劍飛行,以爲自己至少要幾年後才能開啓御劍飛行,沒想到一個月過去,自己已經是能夠御劍飛行了啊。

猛然聽到一聲大喝:“何方妖怪,敢來鳳凰山仙家寶地搗亂!”

劍出如風驚的差點掉下飛劍,仔細看時,卻是一個黑臉大漢,看起來好生威猛,心說難道是傳說中的鳳凰山神?可仙俠世界還沒開,這沒道理啊!

此時又聽到一人叫道:“不得無禮,這位公子乃是鳳凰山主人!”

劍出如風轉眼望去,是全權替他負責鳳凰山事宜的公孫策。

公孫策朝劍出如風行禮道:“劍公子,來得正好,屬下正打算去尋你。”

每次到一個地方,npc總是會說這句話,不得不說這智能還有點不夠啊。

劍出如風點點頭,指着那黑臉大漢問:“那卻是誰?”

公孫策道:“此人原乃縣中鐵匠鋪學徒尉遲恭,前幾ri鐵匠鋪關門,他也無處可去,便來我鳳凰山找尋差事,屬下看他頗爲健壯,又學過打鐵,便將他留下先當看守,將來或者也可以去冶鐵幫忙。”

“嗯,想的很是周到。”劍出如風讚歎一聲,心說這名字有點耳熟啊,不過一時也想不起是在哪裏聽過,現在的他心情得意啊,不去在意這些小節,得意道,“我們礦山進行的如何了?”

公孫策道:“如大人所見,山上樹木已經清除乾淨,在山下已經建好冶鐵爐,只待請來風水師看過之後便可以擇地挖掘,且容屬下問一句,大人這礦產出來,是打算以礦售出,還是自己打造鐵器?”

公孫策果然是個好幫手啊,自己沒有提及他卻已經按照流程,冶鐵爐都造好了。

劍出如風四下望無人,便是低聲笑道:“我是打算自己造鐵器,這打鐵的也應該開始看着招起,那尉遲恭便不錯。”

公孫策看劍出如風的表情便知道他所謂的鐵器絕對不是民用的鋤頭之類,此時微微一驚道:“莫非是打算造兵……那可是違禁之事物!”

劍出如風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一切都自然有本公子頂着,絕不至於出了事。”

伸手掏出銀票遞給公孫策一萬兩銀票,道:“這些錢你自拿着花用。”

一萬兩銀票不過是一百金,灑灑水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