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天沖也隨著她前進一步退後一步,帶著微顫的聲音:「赫里斯塔大人……在下……在下沒做錯什麼吧?」

實際上,他心裡倒是很清楚,只不過是想裝傻,妄圖瞞過赫里斯塔罷了。

「那可多著呢。」

戲謔的語氣讓他寒毛全部豎起。

比如「百死百生」並不像她所想的那樣……

再比如打了創世神的眷族……

「在……在下會改的!」見赫里斯塔沒有停下腳步,鬼狐天沖更慌了,「在下可以給您在凹凸大賽上製造樂趣!」

深知,道歉什麼的已經沒有用,與其道歉,不如拿出讓赫里斯塔感興趣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赫里斯塔來凹凸大賽的目的是什麼,但他雲里霧裡摸索了一些。

趴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格瑞等人見到鬼狐天沖這股慫樣,不由得內心重新估量排行第一的赫里斯塔。

似乎,鬼狐天沖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偏偏對這個赫里斯塔畢恭畢敬。

凱莉皺眉。

難道,鬼狐天沖是知道了關於赫里斯塔的什麼?

淺坑裡,格瑞艱難地爬了上去,看到赫里斯塔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鬼狐天沖咬牙。

自己絕對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他握緊了些手中的雷神之錘,但不知道為什麼,猛然握了個空。

想要再弄出雷神之錘,但無論如何也弄不出,並且他還覺得身上的元力如洪水一樣流失。

鬼狐天沖驚恐地看著赫里斯塔。

赫里斯塔勾起了一個譏諷的笑容,那隻金色的眸子顯得格外地冰冷。

「鬼狐天沖,你膽子還真是大得很呢。」最後一個字尾音上揚,明明是極其隨意的語氣,但鬼狐天沖從中聽出了不可名狀的威脅。

鬼狐天沖連忙跪下,哪有剛剛那樣囂張:「在……在下沒有!就算對誰不敬,也不會對您不敬!」

赫里斯塔冷哼了一聲:「巧言令色。」

她走向鬼狐天沖,掐著鬼狐天沖的脖子往牆上抵,但又沒用力,她俯過身去,湊到到鬼狐天沖的耳旁說道:「我改變主意了,因為那傻小子,可比你有趣多了……他也比你誠實……我還是喜歡誠實的。」

赫里斯塔鬆開他。

鬼狐天沖癱坐在地上,思維停頓,只能被動接受眼前的事物——赫里斯塔右手閃著黑色絲絲的電光,隨即便出現一把短刀。

她拉起金。

凱莉和格瑞還有紫堂幻要喊出什麼的時候,卻硬生生吞回了肚子。

赫里斯塔把短刀放在金的手裡,她的手握著金握著短刀的那隻手。

為什麼——

為什麼神對自己一點都不公?!

明明自己那麼討好祂!

鬼狐天沖雙瞳微顫,他想逃,但是四肢發軟,怎麼也起不了身。

於是,他便像是個蟲子一樣,在地面上蠕動,臉也骯了。

無力動彈的格瑞等人茫然地看著這一切。

赫里斯塔揪起鬼狐天沖,握著金握著短刀的那隻手,刺入了他的心臟。

格瑞等人也收到了積分到賬的提示。

赫里斯塔也得到了一些積分,只不過比格瑞他們,要少得許多。

鬼狐天沖怨憤地瞪著赫里斯塔,但又立刻把怨恨的心情收了回去。

他不敢!

漸漸鬼狐天沖的雙眸暗淡,失去生氣。

赫里斯塔沒去看他一眼,也將金隨意丟在地上。

天邊,金橙色的陽光劃破烏雲,照射在這片地方。

空中,丹尼爾的略透明身影倏然出現。

「各位凹凸大賽的參賽者,你們好,我是本屆的裁判長丹尼爾,凹凸大賽現在已經全部結束,請先讓我對奮戰到現在的各位,致以最高的敬意,現在我宣布大賽預選賽正式結束,積分系統現在已經停止積分,恭喜在此刻仍在前100名的參賽者,你們是這一階段的獲勝者,並順利進入下一輪比賽。」

「能夠取得這份成績,已經足以證明各位的優秀,請再接再厲,為奪取凹凸大賽的最終勝利而努力吧!」

「而其他沒有達到前100的參賽者,非常遺憾,你們將不再允許出現在賽場,大賽系統將會開始回收各位的元力以及元力技能,諸位即將被遣返,不再允許出現在大賽中,抱歉了,各位。」

話落,丹尼爾的身影便消失。

金色的光束籠罩在被淘汰的人身上,隨後像是紙片一樣飄散,剩下的,只有元力種——元力種緩緩升向上空,直至消失。

赫里斯塔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目光微暗。

看來,維德的話,是真的了。

唯一的獲勝者,會成為七神使之一,失敗者,唯有一死。

她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再看金他們一眼,轉身就走。

凱莉等人看著赫里斯塔遠去的背影,心情不由得複雜起來。

要是像嘉德羅斯那些參賽者,才不會幫他們。

但似乎……赫里斯塔好像是有什麼理由才這麼做的。

突然,凱莉想起了赫里斯塔之所以呼聲很大的原因……

意外的是個老好人?

可這是凹凸大賽,赫里斯塔本人更是排行第一的強者,又怎會像表面看到的那樣單純?

只是沒想到,原來的赫里斯塔是站在鬼天盟那邊。

凱莉倒吸一口涼氣。

讓人比較在意的是,金剛剛散發出一種令人不安的力量。

如果不是赫里斯塔幫忙壓制的話,金現在估計在暴走中吧?

不管怎麼說,之後還是得好好謝謝赫里斯塔才行。

赫里斯塔在森林中行走著,目光平靜。

就算知道了事實,知道了被欺騙……內心也沒任何波瀾……在七神使面前還要擺出一副受騙的樣子。

七神使還不是要宰的時候……

再過久一些吧……只要沉醉在凹凸大賽里,時間就很快過去了。

相信,預選賽之後的比賽會更加刺激。 之後,赫里斯塔又去見了一下七神使。

去也是去質問他們為什麼欺騙她。

七神使們都花了不少功夫,才算是把赫里斯塔「哄」好。

大概在他們眼中,赫里斯塔跟小孩沒什麼區別,只要哄哄就好了。

可是,赫里斯塔又怎麼可能會被他們「哄」到?

因為預選賽結束,賽區關閉了,且淘汰了很多人,整個凹凸大廳變得空蕩蕩的。

要是以前,無論是哪個時間段,都是非常多人的。

剛回到凹凸大廳,就碰到了嘉德羅斯。

一直認為自己運氣很好的赫里斯塔,在這一刻覺得,自己運氣實在不怎麼樣。

嘉德羅斯想切磋。

赫里斯塔則想去娛樂區放鬆放鬆。

雖然預選賽末她就沒幹過什麼事——

兩人的切磋,也不知道怎麼的,傳遍了整個凹凸大廳,引得不少人來觀看。

有的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有的人則是想看看排行第一二名的實力,然後掂量掂量自己……

畢竟十強的參賽者,是很少機會能看到的。

平時見到十強的參賽者,也都是躲得遠遠的,那是因為在比賽中。

但現在不一樣了,預選賽結束,只能在凹凸大廳里活動,而且要是鬥毆的話,還會被扣除積分,當然,除了在戰鬥區。

隨著赫里斯塔和嘉德羅斯進入戰鬥區,後面進來的人更是絡繹不絕。

排名比較靠後的人剛進來,就害怕地往角落挪了幾步——來看這場比試的,十強都來了!

——除了格瑞。

雷獅海盜團也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竟也來了。

站在擂台上的嘉德羅斯輕蔑地掃過台下,當看到排名靠前的人都來了,那顆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也不知道赫里斯塔會不會像之前一樣手下留情。

要是她想在這些人對自己產生一些恐懼的話……

然而,赫里斯塔並沒有這種方法。

「聽說,鬼狐天沖的元力技能跟你是一樣的?」嘉德羅斯目光落在赫里斯塔上。

赫里斯塔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天知道。」

嘉德羅斯嘴角勾起,眉毛向上挑:「這次你就不要跟我用一樣的元力武裝了,你也不想跟讓那些蟲子把你和鬼狐天沖掛上勾吧?」

聽了,赫里斯塔皺眉,不冷不熱地說道:「好。」

擂台下的觀賽者迷惑。

「這兩人在討論什麼,怎麼還不開始?」

看著擂台上的兩人,雷獅雙眼眯了眯。

特別是赫里斯塔皺眉這一細節,讓眾人猜想非常多。

大多數人認為,嘉德羅斯是說了什麼挑釁的話語。

倒計時滴滴地響著。

直到上方的紅色數字變為零——

赫里斯塔看著沖向自己的嘉德羅斯,右手掌心黑色絲絲的電繚繞,倏然,一把黑劍出現在她的手中。

重回七十年代:腹黑首長,輕點寵 當大羅神通棍朝她落下的時候,她握緊黑劍,向上一揮,幾乎是一瞬間把劍提上去的!

大羅神通棍與黑劍摩擦,發出了金色的光芒。

赫里斯塔把力量壓了過去,嘉德羅斯承受不住,直接後退。

總裁輕些愛:虐寵傲嬌妻 她嘆了一口氣,說道:「我認真一點可好?」

從戰鬥開始的那一刻,擂台的隔音就會消失。

這話出,台下的觀眾像是看見鬼一樣看著赫里斯塔。

嘉德羅斯大笑了幾聲,眼底儘是瘋狂:「好!」

之前打過那麼多次,她終於要認真點了嗎?

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赫里斯塔手中的黑劍化為點點的金光消散,隨即,手中像是握著什麼極重的東西一般。

台下的觀眾一臉疑惑。

而嘉德羅斯注意到了她的手,眉頭微皺。

會是什麼?

赫里斯塔抓著什麼,奮力朝嘉德羅斯揮過去。

還不明所以的嘉德羅斯用大羅神通棍去抵擋,但因為看不見是什麼的緣故,並沒有花多少力氣去抵擋。

沒有重物刮著空氣的感覺——就好像什麼都沒有一般。

直到赫里斯塔握著的什麼觸碰到大羅神通棍的時候,嘉德羅斯瞳孔微縮。

頓時,他心中的那份困惑消散了。

嘉德羅斯沒想到,這一擊,會如此重。

就算他用全力去抵擋,也有可能抵擋不下來!

他整個人飛出了擂台幾百米,大羅神通棍也有碎裂的痕迹。

台下一片嘩然。

一擊!

這就是赫里斯塔的全部實力嗎?

雷獅想著,目光深了幾分。

自己跟赫里斯塔打的話,又會如何?

原本,嘉德羅斯的實力在他們的眼中就已經算是怪物了,而現在,又一次刷新了他們的認識。

安莉潔雙眸發亮,口微張。

這就是赫里斯塔大人的實力嗎……好強……

彩色的絲帶噴向赫里斯塔,系統放著喝彩的音樂。

眾人:「……」

這系統的品位也……

在戰鬥區的擂台上,只要倒地或者是下擂台,就會被判輸。

嘉德羅斯有些困難的從地上爬起。

雷德和蒙特祖瑪要跑去扶嘉德羅斯的時候,就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過去了,也就停住了腳步。

一隻白皙纖細的手伸到嘉德羅斯的面前。

嘉德羅斯抬頭看去,便看到面帶笑容的赫里斯塔。

他笑了一下,握上了她的手。

赫里斯塔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兩人對視了一會,她便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