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天鴻的面色驟然一變,沉聲問道。

「稟幫主,那名少年並沒有進來,而是在外面看了會就走了,尊幫主令,並沒有跟蹤他,所以也不知他在哪,不過人應該還在城中!」

下首的長老看出了幫主的面色不對,心中也是一凜,忙將下面報上的情況如實報了出來。

聽著下面長老的話,厲天鴻的面色一陣變幻,最終對下面的長老吩咐道:

「你再派人到城門口盯著!快去!」

「是,幫主!」

看得出幫主對那少年的重視,下首的長老也不敢怠慢,忙應了聲后,便快步離去布置去了。

而厲天鴻,則是直奔內湖附近的一座閣樓中,擰開了一盞油燈,面前的地面迅速分開,一條幽暗的地道出現,沒有猶豫,厲天虹直接就跳了進去,地道也隨即閉合。

地道蜿蜒向下,走了有些時間,一扇泛著血色的大門映入眼帘,厲天虹深吸了口氣,面上帶著恭敬之色,小心地上前扣了三下門。

隨即束手等著,過了有會,那大門才裂開了一道僅供一人進去的口子,厲天鴻見此忙閃身進去。

進了內里,裡邊是一座略顯寬闊的殿堂,有些壓抑,泛著詭異的血紅之芒,而在地上,背對著厲天鴻,盤坐著一道人影,在他旁邊,還有一名男童沉睡著。

「仙師,那個少年出現了,估計就快要上門了!」

厲天鴻躬著腰,對著那道背影恭敬稟報道。

「好!我知道了,他若是上門,直接將他請到這裡!」

身影依舊盤坐在地上,沒有轉過身來的意思,淡淡開口道。

「是!」

厲天鴻應了聲,背後的大門又裂開一道口子,厲天鴻又閃身出去。

透過幽暗的地道,重新出現在閣樓中,厲天虹鬆了口氣,僅僅只是面對那人一會,他的後背就浸濕了。

「終於來了么?剛好還缺一個修鍊者做陣眼……」

壓抑的殿堂中,盤坐的身影低聲呢喃了一句,睜開的眸子透著妖異的血芒。 「不好意思!客棧已經住滿了!」

鏡洪外城,一間客棧門前,離央一臉鬱悶地看著面前的客棧老闆,這已經是他找的第五家客棧了,但每一家的答覆都是客房已經沒了。

「真的沒客房了嗎?」

離央不死心地再問了一句。

「真的沒了,客官您又不是不知道,這幾天舉行武盟大會,城中的客房都爆滿了!要不您再到其他客棧問問!」

客棧老闆看著少年不死心的樣子,心中也是挺無奈的,自己的客棧在幾天前就已經滿了,可依舊還是有人不斷的來問詢。

無果,離央只能失望地走了,他只是想租間客房修養一晚上,將狀態調整到巔峰,奈何輾轉多家客棧,都租不到客房。

「唉!老爺命天黑前,一定要找一個少年給他,但城中的美少年老爺都膩了,也不知能不能找到!」

「找應該是有的,但如今鏡洪城魚龍混雜,就怕要是弄了個有背景的少年,你我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但若是找不到的話,我們自己可就慘了!」

街道上,兩名隨從模樣的男子,唉聲嘆氣地交流著,同時眼睛不時瞄向街上來往的行人。

「咦!你看那邊!」

忽的,其中看起來年長一點的隨從,當目光掃過一個客棧門口時,眼睛一亮,忙招呼同伴看過去。

「孤身一人的少年,而且似乎還找不到客棧住!」

另一人聞言看了過去,目光也不禁一亮。

「就他了,穿著寒酸,還孤身一人,還找不到客棧住,想必也沒有什麼背景!」

兩人對望了一眼,都明白對方的意思,相視一笑,便向著那少年走了過去。

「難道今晚要露宿街頭!」

從客棧門口走開,離央不僅嘆了口氣,自己問了已不下十家客棧,依然還是沒能租到客房。

「這位小哥,是不是在找房子?」

滿臉失望的離央,剛走到街道上,忽然一道聲音在耳旁響起,一怔,抬頭看去,發現前面有兩人正面帶笑意地看著自己。

看著兩人,離央眼中帶著狐疑之色,自己根本不認識這兩人,心裡不由得有些警惕。

「小兄弟別誤會,你是不是在租房子?是的話,我們或許可以幫到你!」

眼看離央對他們表現出的警惕之意,那年長一點的隨從馬上開口道。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找房子?」

離央的警惕之意不減,對方忽然找上了自己,必然是有著什麼目的。

「我們看小兄弟滿臉失望的從客棧走出,想必租不到客房吧!如今因武盟大會,城內的人數激增,所有的客棧酒樓都爆滿,所以小兄弟肯定是租不到房子的!」

對於離央的警惕,他們也不在意,同時點出了如今城內的的現況,以及離央面臨的問題。

「聽你們的意思,能幫我找到客房?」

離央眉頭一挑地問道,但心中也不信對方會這麼好心提醒自己。

葯香農女有點田 「小兄弟真聰明,若是信得過我們,就跟我們走,保證小兄弟今晚有房子住!」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兩名隨從點頭應道。

「看你們也似乎不像是能做主的人,能幫我找到客房?」

目光打量了面前兩人一眼,離央看出他們應該是屬於隨從之類的,但他們居然放言能幫自己找到房子。

「想必小兄弟也看出了,我們也不過是下人,不過,如今我家主人並不在府中,而府中卻有不少的空房子,主人經常不在,府邸由我們看管,而又看到城中客棧爆滿,想著出租幾天府邸中的空房,賺點小錢!」

那年長的隨從眼珠子一轉,忽然靈光一閃地開口道。

「話都說白了,小兄弟去不去,不去的話今晚只能露宿街頭!」

另一名的隨從反應也不慢,沒想到同伴竟然編出了這麼個理由,當即接話道。

「一晚多少錢?」

離央雖然依舊覺得這兩人的話中有些古怪,但還是動心了,不過主要的還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即便有危險,也能脫身,除非遇上其他的仙人。

「房錢好說,先跟我們去看房子吧!」

兩人一聽,眼睛都是一亮,這少年上鉤了;但面上卻是神色不變,說要先帶離央去看房子先。

「好!」

既然決定了要租他們的房子,不管他們是否有古怪,離央直接就應了下來。

「請跟我們來吧!」

兩人轉身在前頭帶路,待確定離央真的跟上了,臉上不禁浮現出了喜色。

離央隨著二人,果真帶著自己來到了一座氣派的府邸前,進了大門,兩人立即為離央安排了一個房間,也沒有提房錢,就匆匆走了。

「果然有古怪!」

離眼看他們連房錢都不提,就心知這其中有什麼貓膩,但也無懼,便直接到床上盤膝坐下,等著看看他們究竟想搞什麼鬼。

果然,不到盞茶功夫,房門打開,一名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進了房中,又迅速將房門關上,與體型不符的猥瑣目光一陣掃視,看到了盤坐在床上的離央,眼中露出淫邪之光。

感受到有人進來,離央睜眼看去,剛對上那赤裸裸的目光,就令離央渾身不禁起了雞皮疙瘩,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詞『龍陽之癖』!

「寶貝,我來啦!」

果然,下一刻,一聲更加令離央惡寒的聲音聲音響起,接著,那中年人竟是直接對著離央撲來。

離央當即一個激靈,一腳踹了過去,接著是一頓胖揍。

……

次日朝晨,離央將自己的精氣神都調整到最佳,睜開眼,看了眼被自己用床單綁起來的中年男子,還是不由得一陣惡寒,一個翻身,直接就從窗戶出去。

當日晒三竿時,房門終於被人打開了,卻是那兩名隨從。

「昨晚動靜挺大的,看來老爺興緻不錯!」

「是啊!」

二人說話間端著臉盆進了房中,不過當看清房中情形時,見那壯碩中年男子被床單綁著,鼻青臉腫的樣子,二人一愣:

「老爺難道趣味改了……」

另一邊,離央來到了昨天的內城門口處,面上神色微凝,但還是走了進去。

而就在離央進去后,守著門口的厲天幫弟子,又有一人走開了!

總裁求你放過我 觀戰台上,依舊坐在最中間的厲天鴻,目光忽瞥見不遠處一名長老對他示意,心神一震,但面色卻是不變,起身對著面前的人請罪了一聲,便直接走下觀戰台。

「這厲天鴻也未免太目中無人了,昨天如此,今天也是如此!」

待厲天鴻走遠后,當即就有人不滿出聲。

「孫掌門,慎言啊……」

這不滿的話一出,原本一派和諧的觀戰台,氣氛陡然一滯,諸派掌門人面色微變間,忙低聲開口道。 「他來了?」

厲天鴻看著面前的長老,沉聲問道。

「已經從東門進來了,現在隨著人流,正向這邊過來!」

「帶我去找他!」

想到那位大人的吩咐,厲天鴻也是不敢怠慢,當即就讓下面的長老領路,直朝著離央的位置而去。

內城很大,此刻離央正跟著那些武林中人朝著武盟大會的舉辦之地而去,猛地,離央頓住了腳步,目光一凝,直直地盯著前面兩名徐徐向他走來的人。

這兩人正是厲天鴻與那名長老,再次見到這名少年,厲天鴻神色凝重,早沒有了之前的輕視之心。

「此地人多,跟我來!」

硬邦邦地丟了一句話,厲天鴻便轉身在前邊領路,看著他的背影,離央也沒有多說什麼,跟了上去。

「咦,那人好像是厲天幫的幫主,居然在為一名少年領路!」

混雜的人流中,有武者忽然認出了厲天鴻的樣子,有些驚疑不定地開口道。

「你小子是看錯了吧,堂堂厲天幫的幫主現在怎麼可能跑這裡來,更別說為人領路了……」

武者的同伴聞言斜瞥了他一眼,嗤笑了一聲。

「錢功,你忙你的去吧!」

領著離央來到一處較為僻靜之處,厲天鴻停了下來,轉身打發走了跟在自己身後的錢功。

「孩子呢?」

等到只剩下兩人的時候,離央冷聲開口質問道。

「放心,孩子沒事,倒是你,東西帶來了沒有?」

厲天鴻神色保持著淡然,目光山下打量了離央一遍,反問道。

「東西那麼大,我不可能帶在身上,先讓我見到孩子,再帶你去取!」

見他的目光如此打量自己,離央哪還不知道他的意思,直接挑明了道。

「孩子不在我這,你要見他,就看你敢不敢跟我來!」

出乎離央意料的是,厲天鴻竟然真的答應了自己先去看孩子,對於厲天鴻的話,離央也沒在意,既然自己都來到這裡,又有什麼不敢的,當即答應了。

見離央答應了,厲天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繼續在前頭領路,至於離央,則是又跟了上去。

跟著走了有段路,離央看見他走進了一間樓閣中,沒有猶豫,也走了進去,看到天鴻正站在裡面等他,也不見有其他什麼人的,不禁有些狐疑。

但很快的,離央就明白了,只見厲天鴻伸手擰動了一盞油燈,霎時間,地面上無聲地裂開一道口子,露出一條地道,看上去很是幽深。

地道出現,厲天鴻回頭看了離央一眼,便直接走入地道口,離央目光一閃,沒有猶豫,也跟了進去。

地道沒有離央想象中的那麼深,順著台階蜿蜒而下,也不過走了盞茶的功夫,一道泛著血色的大門就出現在面前。

沒有絲毫光源,這扇大門卻散發著淡紅色光芒,這有些異常的一幕令離央瞳孔一縮,同時也令他想到了這厲天幫背後那傳說中可能存在的仙人。

「難道這裡便是厲天幫背後的仙人靜修之地么?」

到了這裡后,離央感到了厲天鴻似乎拘謹了很多,心中暗自猜測道。

厲天鴻走到門前,正想要叩門時,手還未舉起,整扇大門忽然自動打開,而且還是首次在厲天鴻的面前完全開啟。

「厲天鴻,這裡用不到你了,先出去吧!」

就在門外二人發愣時,一道帶著不容置疑的聲音傳出,厲天鴻不敢多言,看了離央一眼后,便重新順著地道上去。

至於離央,則是面色凝重地看著門后的昏暗空間,並沒有動。!

「既然都到門口了,不進來坐坐? 重生嬌妻美且狠 何況,這孩子也在這裡!」

聞言,離央目光閃動了下,特別是最後一句話,令他心頭一震,他本就是為了救小李子而來的。

不再猶豫,離央邁著有些沉重的步伐,走進了大門內,前面,一道修長的身影背對著離央而站,而在那道身影旁邊,則站著一道更小的身影。

一聲輕響,大門又自動關上了,但離央並沒有理會,而是目光一直放在那道小身影上。

身影緩緩地轉過了身,連帶著小身影也轉了過來,離央終於認出了小身影正是李叔的兒子小李子,只是他此時似乎有些不對勁,雖然睜著眼,但沒有半點眼神聚焦。

「你是誰,你對孩子做了什麼?」

離央將目光移到那身影身上,心中也不被不承認這是一個極為俊美的青年男子,身上有一種出塵的仙家氣質,但也沒有忘記他此刻是自己的敵人。

「沒什麼,只是讓他安靜的小手段,你看,這不就恢復清醒了么?至於我,別人都稱呼我為血厲!」

對於離央的敵視,血厲並沒有在意,伸手輕拍了一下孩子的額頭,就見孩子的眼中迅速聚焦起光芒,立時恢復了靈動。

「央子哥,你來救我了嗎?」

孩子一恢復神智,就看到了對面的離央,眼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想要衝過去,但身體卻是動不了,急得他大聲開口。

「小李子,你別急,央子哥等會就救你過來!」

眼看孩子恢復了神智,離央的心也是一松,先開口安住了他的情緒,才將目光重新放在血厲身上:

「你是仙人,為何要為難孩子?」

「仙人?」

血厲聞言,竟是怔了怔,但隨即輕笑道:

「也對,在普通人眼中,我的確是仙人!至於為難孩子,你想多了,這孩子本就不是我抓來的,何況,仙人也是人,自然有私慾,若是給你時間,你就知道仙人其實也不過和凡人一樣罷了!」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血厲說話間,話鋒一轉,又道:

「那塊礦石你沒帶來,而且才練氣二層,便孤身來到這裡,還真是年少輕狂啊!」

「礦石體積不小,又異常沉重,我自是不可能帶在身上,先將孩子交給我,再帶你去取!」

離央聽到血厲的話,心中一動,但眼前救出小李子才是最重要的,當即開口先要對方放人。

「也好!」

離央沒想到自己話才說完,血厲竟然立即就同意了,狐疑間,就看到他對著孩子的後背輕拍了一下,孩子立即恢復了行動,衝到自己這邊。

「小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