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安妮?”喬治安娜裂開起了危機意識,布蘭登上校看起來年紀確實有點大了,可他長的也是氣宇軒昂,並不比達西先生差多少,完全能算得上是一個厲害的對手了。

“只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而已,他真正喜歡的是那位高傲的小姐,只是對方不喜歡他,而他又到了需要找一個好妻子的年紀,所以你知道的這種喜歡是什麼。”安妮聳了下肩膀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可千萬別喜歡他。”喬治安娜立刻鬆了一口氣,只是這一點,這個什麼布蘭登上校就比不上達西先生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達西先生再次見到安妮時整個心境都變了,他如同毛頭小子一般有些興奮又有些不知所措般的站在客廳的中央,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他想要表現的熱情一些,可是他和安妮實在是太熟悉了點,那樣似乎會讓他在感情上落了下乘。 名門斗寵,真愛雙行道 他又覺得或許表現的和平時一樣比較好,可是那樣的話又顯示不出他的感情來。

喬治安娜看到達西先生盯着安妮出神,心裏覺得好笑,開口說道:“哥哥,你站在那裏幹什麼呢?就算安妮和露西已經和你很熟悉了,可他們畢竟客人。”

“哦,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達西先生立刻回了神,耳朵微紅着匆忙解釋道。

“我知道,哥哥你總是有想不完的事情。來吧安妮、露西,我們不用管他,只管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喬治安娜說道,然後一手拉着安妮一手拉着露西從達西先生的身邊繞了過去。

喬治安娜難得這樣子的活潑,達西先生絲毫不介意她的態度,笑着坐到了三人的對面,態度熟稔的對安妮說道:“我已經讓女僕給你們準備好房間了,如果有什麼缺的一定要和僕人說。”

“謝謝,達西先生,接下來的日子我和露西就多有打擾了。”安妮笑了笑說道,很久沒看到達西先生,這次見到他突然覺得達西先生身上的氣場變了,讓她有些不習慣了。

“不打擾,我非常歡迎你們能來陪喬安娜。”達西先生有些緊張的說道。達西先生現在心裏其實有些擔心,他害怕自己表現的太過嚴肅讓安妮誤會自己不歡迎她,又擔心自己表現的太過熱情讓安妮覺得莫名其妙。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天就各自回了房間,這次達西先生爲安妮和露西分別準備了客房,所以兩人不需要再住在一起了,不過露西並沒有急着回自己的客房,而是跟着安妮回了她的房間。

“你不回去待我房間裏做什麼?”安妮脫了鞋子爬到牀上躺着問道。

露西看了眼安妮,突然大笑了起來,她捂着肚子躺倒到牀上,摸了摸安妮的臉說道:“哈哈哈,安妮,你難道真沒發現達西先生看你的眼神有多麼的專注嗎?你簡直比那客廳裏任何一件古董都來的吸引人了!”

“胡說八道什麼,我可沒看見達西先生有什麼不同的。”安妮斥了一聲道。

“我纔沒有胡說,難道一開始他不是盯着你看的嗎?”露西說道。

“他明明是在發呆好嗎,那呆滯的眼神你說是在看我,除非我在他眼裏已經醜到極致了!”安妮說道,翻了個身不再理會露西。

露西發覺安妮看起來有些生氣,立刻收起了笑臉,她慎重的說道:“你絕對不醜安妮,你可比那些光有外表的小姐們美多了。我說真的,我覺得達西先生今天對你的態度真的很與衆不同,你完全可以試探他一下。”

“我想休息一下,你的話我也會考慮的。”安妮說道,伸手拉過被子蓋在了腦袋上。

“好的,這幾天趕路你也確實累了,不過我真心覺得這是一次不錯的機會。”露西說完,悄悄的離開了安妮的房間。

其實安妮現在看不出來只是由於燈下黑效應罷了。像感情這種事情,身處其中卻看不明白的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安妮又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就連現在對達西先生的愛慕都要摸索着來,想讓她一下看明白一位擅長剋制自己感情的先生是否對她有意,這也真是難爲她了。

姐妹兩個在來倫敦之前就給他們在倫敦的另一個朋友羅伯特寫了信,告訴他她們將會在倫敦居住一陣子,羅伯特當時回信說希望她們一到倫敦就告訴他,他會立即上門拜訪,帶她們在倫敦遊玩。

露西對倫敦是十分感興趣的,她一路上都在猜測着羅伯特會帶她在倫敦玩些什麼高雅的遊戲,又會帶她參加什麼舞會。因此回房之後她就給羅伯特寫了一封信,告知他她和安妮已經到了倫敦,現在住在達西先生的家裏,他可以來拜訪了。

羅伯特接到信之後非常高興,他如今已經接受了費拉斯家的產業,現在正缺一個妻子呢,露西的到來對他來說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第二天一早羅伯特就趕去了達西先生家裏拜訪露西和安妮,他給兩人帶了昂貴又精緻的禮物,還邀請她們白天一起在倫敦的漂亮街道上逛街,晚上則去劇院裏看戲劇。

“包廂我已經訂好了,保證是最好的位置。今晚的戲非常好看,你們一定會高興的。”羅伯特對露西說道。

露西從看到羅伯特的時候就已經喜不自禁了,收到羅伯特送的首飾時更是高興異常,現在聽了羅伯特的話,便連連點頭說道:“我和安妮都非常喜歡看戲,你的安排又這樣的妥帖,我們光聽着就已經非常高興了。”

羅伯特聽了這話滿意的擡了擡下巴,說道:“只要兩位小姐能夠高興,我就算赴湯蹈火都可以。”

安妮聽出他的潛臺詞是“只要露西高興,他願意爲此赴湯蹈火”,不由悄悄的翻了個白眼,對羅伯特和露西這一對她真的是沒什麼好評價的了,這兩個人都不是壞人卻都長着幾十個心眼,但是大事做不了永遠只能在小事上打轉。明明應該是同類相斥相看兩相厭的類型,可偏偏就王八看綠豆看對了眼兒,而且還愛的很熱烈,按照現在這架勢,安妮覺得自己很快就能聽到露西被求婚的消息了。

喬治安娜看着羅伯特熱情的模樣,再對比了一下達西先生板着臉喝咖啡的樣子,心裏突然爲自己哥哥覺得焦急起來。她猶豫了一會兒,才扯了扯達西先生的胳膊小聲的說道:“哥哥,要不我們晚上也去看戲吧,我也好久沒看戲了。”

達西先生看起來在看報紙,其實心裏正在盤算着要不要約安妮出去,喬治安娜的話正中他的下懷,於是他放下報紙說道:“那我們晚上也一起去看戲吧,如果斯蒂爾小姐願意,可以和我們坐一個包廂,喬安娜非常先要和你一起待着。”

比起做電燈泡安妮自然更願意和達西先生他們坐在一起,因此沒多想就點頭同意了。“當然,我當然樂意和喬安娜坐在一起來。”

安妮的決定讓在場的每個人都覺得滿意,達西先生更是非常高興,看羅伯特也順眼多了,甚至難得熱情的請他留下來一起吃午餐。

羅伯特求之不得,很高興的留了下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幾人吃完了午飯後出去玩了一下午,晚飯依舊在達西先生家裏吃的,羅伯特讓家裏的男僕把禮服帶了過來,吃完晚飯之後他直接在達西先生家裏換了衣服,然後和大家一起去了劇院。-叔哈哈-

馬車剛剛到達劇院‘門’口的時候,‘露’西心裏十分的‘激’動,她以前只去過一次劇院,坐的還是最後面的位置,現在竟然能夠坐最好的包廂,簡直幸運極了。不過當‘露’西看到那些打扮的異常時髦漂亮的夫人小姐一個個走進去劇院的時候,她的好心情就去了一半。進劇院看戲就如同參加最好的舞會,所有的人都會穿最好的衣服戴最好的首飾,和她們相比她實在有些上不得檯面,雖然她身上的裙子也是今年新做的,可是她根本沒有什麼首飾可以戴出‘門’。

‘露’西臉上還帶着笑容,可是安妮對她很熟悉,所以很快就看出她有些不高興。她大概猜出了‘露’西心裏在想什麼,其實她看到那些個打扮的光鮮亮麗的小姐們心裏也有些不舒服,的問道:“‘露’西,你怎麼了,剛纔不是還很高興嗎,怎麼現在看起來有些不高興,我們看上就要看戲了,高興一點啊!”

‘露’西小小的撇了撇嘴,扯着自己的裙子小聲的抱怨道:“剛纔進來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們了,讓我感覺我們和達西小姐站在一起就像是她的傭人一樣。”

“哪裏像傭人了,傭人可穿不上這麼漂亮的裙子。你的裙子款式可是絕無僅有的,我特意幫你做成了螺旋狀,這裏的小姐們可沒有這樣的裙子。”

“可是我也沒有她們的首飾!”‘露’西嘟着嘴說道。

安妮看了眼走在前面不時往後看的羅伯特,笑着挽住‘露’西的胳膊,湊到她的耳邊說道:“想要首飾的話,那你就好好抓住機會吧!”

‘露’西也看到了羅伯特尋找她的樣子,她心裏一動,立刻‘露’出自己最美的笑容對羅伯特眨了眨眼睛。羅伯特看到‘露’西的笑容耍帥般的也回了一個英俊的微笑,然後他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伸着胳膊等待‘露’西走過去。

“我們快走,一直伸着胳膊可是很累的!”安妮笑了下,扯着‘露’西加快了腳步跑了過去。

‘露’西歡快的跑過去挽住羅伯特的胳膊說道:“羅伯特先生,你其實不用等我的。”

“作爲一位紳士,等待‘女’士是再應該不過的了,再說我想和‘露’西小姐一起進包廂,我在裏面做了特殊的佈置,希望能夠看到‘露’西小姐高興的笑臉。”羅伯特說道。

‘露’西聽了臉就紅了,很不好意思的埋下了腦袋,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跟着羅伯特進了包廂。

安妮和喬治安娜站在一旁看着兩人旁若無人甜甜蜜蜜的樣子全都有些不好意思,迫切的希望到包廂裏去,緩解尷尬,可惜達西先生卻站在過道一動也不動。

達西先生此時正望着羅伯特和‘露’西離開的方向眯着眼睛愣神,他身邊的朋友基本都不擅長甜言蜜語,會像羅伯特一樣直白的說些好話討好愛慕之人的人更是一個也沒有,在達西先生的心裏一直覺得作爲一個紳士追求小姐的手段一定要委婉,他也正是打算這麼追求安妮的。但是剛纔達西先生看到羅伯特的做法之後,突然意識到這樣直白卻又不過分孟‘浪’的方法其實也相當不錯,太過委婉了說不定最後就和那位簡.班納特一樣了,萬一安妮同賓利一樣感覺不到他的愛意,那就糟糕了。

喬治安娜以爲達西先生這樣子是因爲看到羅伯特的做法生氣了,她有些擔憂的看了看安妮,小聲說道:“哥哥,我們快點進去吧,戲都要開始了!”

達西先生回過神來,見走廊裏除了他們以外再沒有別人了,連忙領着安妮和喬治安娜進了包廂。

安妮在包廂裏找了個很好的位置坐下後,在燭光的掩映下小心的觀察了一下達西先生的臉‘色’。自從她們來倫敦的第一天‘露’西對她說達西先生盯着她看到發呆之後,安妮就經常悄悄的觀察達西先生,剛纔看到達西先生的表情有些奇怪,安妮便有些在意。

戲還沒有開始,達西先生靠坐在凳子上,雙手‘交’握着放在膝蓋上,有些出神的想着剛纔的事情。他已經決定了對待自己的感情要直白一些,但是委婉他十分擅長,讓他直白的去表達自己的情意卻有些困難,因爲他本來就不是那種善於表達自己感情的人。

達西先生想的有些過於專注,眼神注視着一個地方一動也不動,安妮不由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結果卻看到了一個讓她十分想要回避的人——伊麗莎白.班納特。

她怎麼會在這裏?!難道達西先生會表現的這樣奇怪是因爲剛纔在劇院外面看到伊麗莎白小姐了嗎?

安妮這樣想着,心裏不由難過起來。之前在朗伯恩的時候安妮親眼看到了達西先生和伊麗莎白的爭吵,達西先生那個時候表現的非常的反感伊麗莎白,這之後也並沒有表現出絲毫對伊麗莎白有意的樣子,所以安妮在心裏一直抱有一種想法,認爲達西先生和伊麗莎白或許根本不會有可能了。但是現在她看到達西先生看着伊麗莎白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之前那個想法真的很可笑,愛情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是說變就能變的呢,這不,達西先生還是愛上了伊麗莎白吧!

好好的一場戲因爲這件事情變得絲毫都沒有吸引力了,一整個晚上安妮什麼都沒有看進去,回去的時候也表現的有些無‘精’打採,一到家就懨懨的回了房間。

“‘露’西,安妮怎麼了,她看起來好像有些沒‘精’神。”喬治安娜拉住‘露’西問道。

‘露’西並沒有注意到安妮的變化,疑‘惑’的說道:“安妮不是和你坐在一個包廂嗎,期間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我們連話都沒有說幾句呢!”喬治安娜垂着腦袋說道,她拉着安妮到自己的包廂本來是想讓安妮和達西先生多多接觸的,結果兩個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整晚幾乎都沒說話。

“那我過去看看,可能安妮只是太累了。”‘露’西說道,然後提着裙子上了樓。

安妮趴在‘牀’上覺得心裏悶悶的難受,想哭卻哭不出來,其實她對達西先生的感情也沒什麼多深,畢竟兩個人之間連曖昧都沒有,只是她的心裏一直抱着一點希望,現在發現希望全都沒有了,會覺得難過也是必然的。

‘露’西悄悄的進了房間,靠在‘門’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安妮問道:“姐姐,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安妮‘揉’了‘揉’眼睛,裝作沒事一樣說道:“我只是有些困了。”

“那你可別睡,我有重大的消息要告訴你!”‘露’西松了一口氣,一下跳到了‘牀’上,攬住安妮的肩膀,滿是興奮的說道:“安妮,羅伯特他向我求婚了!他向我求婚了!求婚了,求婚了!”

“什麼?!你答應了?”安妮驚訝的一下從‘牀’坐了起來,羅伯特和‘露’西這才見過幾次面啊!安妮就算猜到兩人應該會很快定在一起,但是這樣也未免太快了一點吧。

“恩,答應了!”‘露’西點了點頭,興奮的把左手伸到安妮的面前,給她展示手指上的藍寶石戒指。“你看,這是他給我的戒指,聽說是他祖母的結婚戒指。”

“好漂亮,這樣珍貴的戒指,看來羅伯特先生真的很在乎你啊!”安妮拉過‘露’西的手,盯着上面那隻藍寶石的戒指感嘆道。

“恩,羅伯特他真的很在乎我,他還對我說本來應該給我家傳給家主夫人的戒指,可是他的母親把戒指給了愛德華,所以他沒辦法給我,他爲此感到很抱歉。”‘露’西撫‘摸’着手裏的戒指滿臉幸福的說道。

“提前給了愛德華了,怎麼這樣,明明已經把繼承權給了羅伯特了啊!這位費拉斯太太真是讓人討厭,怎麼可以這樣子偏心,愛德華除了長得好看點,會討人喜歡一點,其他還有什麼優點,竟然這樣做。”安妮憤憤的拍了一下‘牀’墊,她雖然從來沒見過費拉斯太太,可是從她聽到的有關於費拉斯太太的種種傳聞來看,這位太太真是有夠讓人討厭的,明明已經把繼承權給了羅伯特,卻把傳給家主夫人的戒指給了愛德華,這算是什麼事情,難道是在衆人暗示她的心裏還是希望家主由愛德華來做嗎?

“就是,簡直可惡極了,羅伯特還說她以後一直要住在倫敦的主宅裏,那是費拉斯家的家主住的房子,可她明明知道羅伯特不願意和她住在一起,那樣做明顯是不希望羅伯特住在主宅裏。”‘露’西抱怨道。

“是嗎,只是房子而已,就讓她住吧,反正以費拉斯太太的年紀來說也住不了多少年了,你就忍忍好了。做出個大方得體好媳‘婦’的態度來,對你沒有壞處,反正好房子到處都是,你既然已經答應了羅伯特的求婚,那幢宅子就相當於是你的了,只是住進去早晚的問題。”安妮拍了拍‘露’西的手背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只是心裏還是爲羅伯特感到生氣,怎麼會有這樣討厭的母親。”

“別這樣生氣,你忘了嗎,費拉斯家那隻傳給家主的懷錶還在我們這裏呢,我們把它直接給羅伯特先生好了,反正愛德華也用不到了。”安妮說道。

“真的,我怎麼沒想到,明天羅伯特過來的時候我們就給他吧,他一定會非常高興的。當初愛德華那麼在乎那隻懷錶,它一定非常的重要。”‘露’西聽了果然高興了起來。

“懷錶收在櫃子裏了,我明天早上就拿出來給你。現在我要好好恭喜你,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操’心你的婚事了呢。你們這麼快就訂婚,羅伯特先生肯定希望早點結婚,他最近應該會來和我商量這件事,不過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開始準備婚禮用了。還好之前我們攢了‘挺’多錢的,我可以給你準備一份不錯的嫁妝。”安妮很欣慰,能夠馬上解決‘露’西的事情對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她以後的負擔會少很多,甚至偶爾還能讓‘露’西資助一下。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如同安妮預料的一樣,羅伯特希望能夠快點和露西結婚,如今他已經成爲了費拉斯家的家主,正是需要一個家主夫人幫他打理家事的時候。因此在求婚成功第二天,羅伯特就迫不及待的來找安妮商量自己和露西的婚事了,那架勢看起來恨不得馬上就想把露西娶回家一樣。

“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露西不能這麼快就嫁給你,至少要等上兩個月。”安妮捧着茶杯說道。

此時兩人正坐在達西先生的書房裏,羅伯特提出想要在這個月底迎娶露西的要求,安妮聽後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羅伯特緊張的看着安妮問道:“爲什麼,安妮小姐您對我有什麼不滿嗎?我保證會馬上改正的。”現在安妮也算是羅伯特的姐姐了,他對安妮對自己的看法還是很重視的。

“目前我對你沒有什麼不滿的,這點羅伯特先生僅可以放心。我之所以不答應你立即迎娶露西是因爲這樣的行爲有些太不莊重了。我和露西沒有父母兄弟,只有幾個勉強願意收留我們的親戚,他們對我們的好壞並不關心,我們的好壞只能我們自己來操心,所以必須更加謹慎一些才行。如果你和安妮一訂婚就馬上結婚的話,別人不會覺得你有什麼錯,只會把錯算到露西頭上,他們會認爲露西不檢點,急着要嫁給你。所以請理解我們的處境,只是兩月而已,其實並不多長不是嗎?”安妮嚴肅的說道。

羅伯特並不是很能理解斯蒂爾姐妹生活的痛苦,不過他多少也聽說過一些這方面的事情,因此很快就理解了安妮的意思,“安妮小姐,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姐姐,你比一些母親還來的了不起。”

“我只是盡了一個姐姐應該履行的責任而已。”安妮笑了一下,自己的辛苦被人認同果然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雖然羅伯特還有很多缺點,不過光這一點就讓她非常滿意了。

“我很羨慕啊,露西他有個好姐姐,而我的哥哥從來沒有關心過我。”羅伯特嘆了口氣,他不管嘴上說如何的厭惡愛德華,但他們倒底是血緣兄弟,在羅伯特年幼的時候,肯定也希望過得到愛德華這個哥哥的關心愛護。

“好了,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那麼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婚禮在兩個月以後舉行,至於具體的日期你可以回去和你的母親商量一下,然後再來告訴我,沒有問題的話我會答應的。這段時間我會準備露西的嫁妝的,至於結婚要用的其他東西就全部拜託給你了。”安妮放下茶杯說道。

“好的,具體的結婚日期我回去會和母親還有管家商量的,那麼今天我就先告辭了,雖然還要兩個月才結婚,不過爲了給露西一個完美的婚禮,要做的準備還有很多。”羅伯特笑了笑站起來就準備離開。

安妮立刻叫住他,“等等,先去見見露西再走,她有禮物給你。”

“禮物?”羅伯特驚訝的問道。

“是的,她一定在外面等你,快去看看吧。”

“我這就去。”羅伯特對安妮點點頭,然後高興的跑出了書房。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沉迷戀愛的少年啊!”安妮笑着搖了搖頭。

達西先生從書房外面走進來,扭頭看着風風火火跑出去的羅伯特,說道:“羅伯特先生看起來非常高興,出了什麼事嗎,剛纔進來的時候明明臉色很嚴肅。”

“其實昨天看戲的時候羅伯特先生向露西求婚了,所以今天羅伯特先生是來求得我的同意,順便商量婚禮的事情的。”安妮笑着說道。

“羅伯特先生向露西小姐求婚了?!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他們相處的時間並沒有多久,這樣是否有些太過於草率了?”達西先生眉頭蹙着說道,其實他的心裏很是嫉妒羅伯特,他認識安妮的時間可比羅伯特認識露西的時間長得多,可他如今和安妮的關係還只是朋友,而羅伯特卻連婚都求好了,這樣快的效率實在讓人眼紅。

“其實他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有的時候男女雙方見幾面就能定下一樁婚事來,他們也是做過謹慎考慮的了。”安妮說道。

達西先生坐到安妮對面的沙發上,問道:“斯蒂爾小姐,你不認爲這樣草率是嗎?”

“我認爲一段婚姻草率不草率,看的並不是兩人思考的時間長短,而是看兩人是否出於真心纔想要結合。我不知道露西和羅伯特先生倒底有多想愛,但是他們互相愛慕是千真萬確的事情,雖然他們的身份有些差距,但他們的結合也是合乎世俗規矩情理的,就這兩點,他們想要結婚就不草率了。”安妮看着達西先生,說道:“很多人相互認識很長時間,又因爲門當戶對互就結婚,或者因爲相愛就全部考慮現實裏的門第身份,自認爲互相瞭解就結婚,那纔是草率呢!”

“斯蒂爾小姐千萬別生氣,我只是覺得他們在行爲上有些草率,並不是否認他們以後的婚姻草率,但是聽了你這番話,我也覺得他們兩個並不草率了。”達西先生連忙說道。

露西和羅伯特的婚事任何人都挑不出錯來,達西先生之所以詢問安妮是否覺得兩人草率,其實是想知道安妮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如果安妮不覺得兩人認識這麼快訂婚有什麼問題,那麼他以後求婚的時候安妮應該就不會覺得他的舉動魯莽了。

羅伯特在客廳裏找到了露西,然後兩人結伴去了花園,羅伯特抓着帽子,有些期盼的說道:“你姐姐告訴我你有禮物送給我。”

“嗯,這禮物你保證會喜歡的。”露西笑着點點頭,從裙子口袋裏掏出用手帕包着的一樣東西放在手心裏,打開手帕後遞到羅伯特的面前,說道:“你看,高不高興?”

羅伯特一看就認出了那是費拉斯家傳的懷錶,連忙抓在手裏左右看着,驚訝的問道:“

這懷錶怎麼會在你們這裏?”

露西把懷錶塞到羅伯特的口袋裏,笑着說道:“這你就別問,反正是正經拿到的,現在送給你,費拉斯家主!”

羅伯特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之前愛德華一直不提把懷錶給他的話,他心裏正在意呢,現在拿到了自然高興。他看了看周圍,確定沒人之後才湊到露西的耳邊,小聲說道:“那我就先謝謝費拉斯太太的禮物了。”

露西聽了臉頰一下就紅了起來,羞的低下了頭。

倫敦永遠都有舉辦不完的舞會和沙龍,安妮和露西在達西家待了幾日,達西先生就收到了好幾封舞會邀請帖。這日達西先生又收到了一份舞會請帖,他看完之後就對大家說道:“明晚格雷伯爵家會有一個舞會,請貼上寫着讓收到帖子的人多帶親友一起過去,大家如果想去的話可以一起去。”

“格雷伯爵家,舉辦舞會的理由是什麼?”喬治安娜問道。

達西先生抿了抿嘴,“是格雷小姐的訂婚舞會。”

“啊!”喬治安娜驚訝的捂住了嘴,“格雷小姐的訂婚宴,是哪位先生和他訂婚的?”

“一個叫喬治.威樂比的人,你不必在意他,只是一個靠着女人吃飯的人而已。”達西先生不屑的說道。

“喬治.威樂比先生,我們也認識一位喬治.威樂比先生,名字一模一樣,不會是同一個人吧?”露西說道。

“那位威樂比先生來自薩默塞特郡,聽說在德文郡也有莊園繼承權……”

“那就是我們認識的威樂比先生,可是之前他明明和達舍伍德家的二小姐相愛啊,兩人萬分親密,私下裏經常在一起,大家都覺得他們已經訂婚了,怎麼這會兒卻和伯爵家的小姐訂婚呢!瑪麗安小姐真是可憐,她那麼愛威樂比先生,爲了他都不顧及基本的禮儀了。”露西捂着嘴說道。

“這麼說這位先生和那位達舍伍德小姐私定了終身,結果卻和格雷小姐訂婚了?真是太荒妙了!”達西先生一把將手裏的請帖扔在了茶几上。

這位威樂比先生的極品事可不少呢,安妮心想道,她記得原著中那位威樂比先生可是欺騙了布蘭登上校的養女呢!

“這樣的人簡直太可惡了!哥哥,這個誤會我不能參加了,我不想見到這樣的人!”喬治安娜猛的站起來跑到了樓上,聽到威樂比先生的事情讓她聯想到了威克漢姆,這兩個男人同樣都欺騙了別人的感情,這樣的人讓她厭惡極了。

“糟了,我們怎麼在喬安娜面前說這樣的事情呢!我去看看她。”安妮看到喬治安娜跑開立刻追了過去。

露西並不知道喬治安娜身上發生過的事情,不解的問道:“喬安娜怎麼了,我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

“沒有。”達西先生聲音僵硬的回答道,其實心裏已經非常後悔了,他怎麼一時疏忽就在喬治安娜面前討論了這樣的事情呢,明明說好了要杜絕喬治安娜接觸一切壞男人的機會,竟然會想要帶喬治安娜參加那種人的訂婚宴,真是糟糕透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最後格雷伯爵家的舞會是由達西先生帶着安妮一起去參加的,喬治安娜推說身體不舒服待在家裏休息,至於露西,則是跟着羅伯特先生以未婚妻的身份過去的。

“穿着這樣還真是有點不習慣呢!”安妮拉了拉身上華麗的絲綢裙子,在進門之前小聲對達西先生耳語道。

“大小不合適嗎?之前就應該重新定做的,你和喬治安娜的身材有些差距,修改的話總規不太好。”達西先生說道。

本來安妮並不想參加舞會的,畢竟參加伯爵家的舞會裙子和首飾不夠華麗的話會很丟臉,可是安妮買不起好的裙子,也沒有好的首飾,所以她打算留在家裏陪伴喬治安娜。但是喬治安娜希望安妮能夠去參加,所以借了裙子和首飾給她,不過喬治安娜和安妮的身材並不一樣,因此現在這條裙子是修改過的。

“只穿一次而已,做新的裙子實在是太浪費了,這樣就很好了。我說不習慣只是因爲之前沒有穿過這麼華麗的裙子,覺得有些奇怪。”安妮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這條裙子是用從東方運來的最好的絲綢製作的,上面又有精良的刺繡,價值上百英鎊都不止,安妮只要一想到自己身上的這條裙子抵得了自己一年的收入,就不由有些擔心,害怕跳舞的時候會不小心把裙子弄髒弄破,這樣一來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我倒是覺得斯蒂爾小姐你以後還會參加這樣的舞會。”達西先生說道。

“大概要等露西結婚之後纔會參加吧,到時候就不用操心,我可以直接穿露西的裙子。”安妮聳聳肩說道。

“難道你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天天穿這種裙子的時候嗎?”達西先生問道。

“天天穿嗎?”安妮動作頓了下,瞄了達西先生一眼,小聲說道:如果我能有幸嫁給一位富有的先生,那我一定天天穿。”

達西先生勾脣笑了起來,挺着胸膛帶着安妮走進了舞廳,似乎他就是安妮話裏說的那位富有的先生一樣。

格雷小姐是格雷家唯一的孩子,格雷伯爵和伯爵夫人非常的寵愛她,因此這次訂婚宴舉辦的格外盛大,來了許許多多的客人,每個人都是盛裝出席,充滿了奢豪之氣。

達西先生顯然認識舞廳裏大部分的人,他一進去就被好幾位先生給圍住了,這些人應該都是達西先生的好朋友,站在一起三言兩語就聊到了上流社會的事情。安妮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有些隱喻的話她甚至連聽都聽不懂,根本一句話都插不上來。

先生們聊得正是不久前的罷工事件,現在事情雖然已經平息了,可是留下很多問題還沒有解決,這也是相當麻煩的事情。因爲聊着這樣的話題,達西先生一時沒能夠察覺到安妮的處境,使得安妮只能傻傻的站着。

安妮很想離開,可是她對這個舞廳很陌生,也不認識這裏的人,貿然離開只會讓自己陷入另一中尷尬的境地,因此安妮開始悄悄的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結果她很快就見到了幾個熟人。

除了站在這場訂婚舞會主角格雷小姐身邊的威樂比先生,安妮還看到了布蘭登上校、布爾先生以及班納特姐妹兩個。

班納特姐妹顯然對這種完全上流社會氣氛的舞會有些不習慣,站在人羣中有些不知所措的東張西望,然後簡就看到了安妮和站在邊上的達西先生,她臉上帶着的得體微笑一下就消失不見了,表情痛苦的收回了視線。

前幾天賓利先生去嘉丁納家拜訪了一次,正式和簡結束了戀愛關係,回來就找達西先生訴說了當時的事情。聽說被伊麗莎白痛罵了一頓,伊麗莎白認爲賓利先生沒有主見,隨便聽達西先生和自己的姐妹說兩句就放棄自己的感情了,實在是很不負責任。

出了這樣的事情簡看到達西先生會有這樣的表現也是很正常的,不過安妮記得賓利先生今天好像也會過來。

“達西先生,賓利先生今天也會過來對嗎?”安妮動了動胳膊,小聲問道。

達西先生眉頭一蹙,問道:“是的,應該很快就會過來了,你有什麼事嗎?”

安妮沒說話,只往班納特姐妹兩個站着的地方擡了擡下巴,示意達西先生看過去。不做完這個動作安妮就後悔了,因爲她光想着假如簡見到賓利先生會發生什麼,完全忘了簡的身邊還站着一個伊麗莎白呢,而那位小姐正是達西先生所愛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