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洋點頭附和。

穆森聳了聳肩。為了簡繁,劍軒連這位老人家都驚動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

一個電話打到了林劍軒的手機上,「劍軒,謝謝你及時提醒我!我那個弟弟胡作非為慣了。我管不了他,請老爺子出面了。」

「我也是聽人議論了才知道。一帆在客服中心一鬧,圍觀的人太多,關鍵是那輛車太顯眼了!街上跑的寥寥無幾。」

「是呀!一帆交的都是一些不務正業的朋友,也不知道得罪誰了砸他的車,估計就看準了他那車來路不正,不敢報警。這下好了,我還得把那輛車買下來。」

「錢夠不夠?不夠從我這兒拿!」

「我是沒錢,只能讓老爺子出錢了!不過,劍軒,一帆的事真得麻煩你。他一直這樣混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家老爺子你也清楚,從他那走關係根本行不通。你看能不能把一帆安排在你的公司里,有你盯著他我放心。」

「沒問題。一帆加以約束是個好苗子!」

「哈哈,那拜託了!」

掛了電話,林劍軒眼底一抹笑意。連一帆,你不是欺負簡繁嗎?這次就讓你在簡繁的手下工作。依簡繁的小脾氣你未必斗得過她。 周五,直到快下班姚翠涵也沒有過問客服中心人員招聘的事,似乎給忘了。集團幾個主要辦公室卻遭到了手機信號的頻繁轟炸。

「我聽說昨天下午招聘的人員名單就報送集團了,還沒有正式公布嗎?」

「沒有!」

「唉,昨天我家親戚那孩子在客服中心等了一下午也沒等到結果,現在在家正著急呢!」

「等找時間我向廖助打聽一下!」

「好,拜託了!」

殊不知廖友此時也是滿腦子的問號。名單和報告遞上來后姚翠涵只看了一眼便擱置一邊了,這完全不符合她的做事風格。如果對於結果不滿意,她向來會立即指出來,絕對不會拖延時間。如果對於結果滿意,人員招聘一事已經耽誤很長時間了,沒有理由再拖下去。集團上上下下都在等著結果,收了近千份簡歷,不能讓這些人一直候著吧!行還是不行都要儘快給個說法。

廖友掃了一眼時間,當初告訴譚建良周五出結果,讓顏若禾不必著急。今天已經是周五了!

廖友吩咐秘書沏了一壺茶水,卻沒有心思喝,在桌案前不斷的來回踱步。要不要提醒一下姚翠涵?也許她忙忘了。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姚翠涵的頭腦從不糊塗。

秘書突然拿了一個文件夾走過來,廖友招了招手,「是什麼?」

「雲T報上來的客服中心繫統升級改造方案,我列印出來拿給董事長過目!」

「給我吧,我拿進去!」廖友接過文件夾。

「好的。」

廖友拿著文件推開姚翠涵辦公室的門,「董事長,這是雲T提交的方案!」

「好!」姚翠涵示意廖友將文件放在桌案上。

廖友放文件的時候有意碰了一下桌案上放著的一袋子面試紙條。

姚翠涵放下手中的筆,打開雲T提交的方案掃了一眼報價,「把方案拿給連總,之前沒有預算,讓連總衡量一下,連總批了就安排人辦吧。」

「好。」廖友猶豫了一下,沒有離開。

「坐下說吧!」姚翠涵清楚廖友在想什麼,指了指沙發,「客服中心招聘名單報上來了,你怎麼看?」

廖友略有遲疑,「也算是個結果!」

姚翠涵笑了笑,廖友習慣按她的思路考慮問題,她沒有思路,廖友自然只能模稜兩可的回答。

姚翠涵想了一天也沒想好如何處理這件事。之前預計簡繁不可能按時完成任務,時間一到便可以順利辭退她。大概的說辭都已經想好了,『招聘任務從始至終,從組織到操作沒有一點可取之處且以失敗而告終。在集團內外影響極壞,負責人不適合再於集團內部及下屬企業工作。』措辭雖然嚴厲了些,但是也只有這樣才能讓雲T認識到辭退簡繁的必要性,這次可不是廖友的個人建議而是集團決議,雲T不可能為了一個員工而與集團對立。可是沒想到簡繁在眾多不利因素影響下竟然如期完成了任務,而且給出的結果禁得起推敲,不得不說此次任務她完成的還可以。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寵 但是,如果認可她的工作,就失掉了這個難得的辭退她的機會。如果要辭退她,就得否認此次的招聘結果,集團就要另行安排人員重新開展招聘工作,不但浪費時間,結果也未必盡如人意,到那時這一場招聘就真成了集團的笑話。

非婚勿擾 秘書敲門進來,「董事長,廖助!客服中心來電話問是否可以公布招聘名單,中心的電話快被打爆了,都是詢問面試結果的。」

「我知道了!」姚翠涵點了點頭。

秘書見姚翠涵沒有表態不敢再言語,輕輕退了出去。

「董事長,此次招聘不是很令人滿意,不如重新安排,我可以親自負責。」廖友看出了姚翠涵的心思。

「好,你起草一份文件,詳細說明此次招聘無效的原因。分析的點就放在面試考核依據不夠嚴謹無法服眾上。」姚翠涵終於做了決定。如果簡繁註定是一個麻煩,那麼比起難於估量的後患,眼前看得見摸得著的困難就不算什麼了。

「好的。我先將系統方案拿給連總,然後就辦這件事。要不要一併起草辭退簡繁的決議。」

「起草吧!定論下的越早越好,免得大家胡亂猜想。」

「好!」廖友拿起系統升級方案走了出去。

姚翠涵注視著桌案上自己年輕時的照片,微微搖了搖頭。離開雲T對於簡繁來說未必不是好事,關於命運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連經洲的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側,廖友掐著額角走了過去。招聘無效也是一個結果,連同辭退簡繁的決議一併告知譚建良,他也許更滿意。

廖友敲了敲連經洲辦公室的門剛想進去,門被從裡面拉開了,「老廖,我剛想去找你!客服中心招聘的結果怎麼還不公布?」

「連總,這個!」廖友將手裡的系統升級方案遞給連經洲。

連經洲看了一眼,「嗯,我一會兒看!進來說話。」

連經洲畢業於中國老牌名校,作為老一屆大學生,他從打孔編程時期就開始鑽研電子自動化技術,經他手研發的自動化產品不計其數,所擁有的專利就更數不清了。

廖友跟在連經洲後面,看著連經洲高高瘦瘦、精幹無比的背影,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即便年紀相仿,在連經洲面前,他也永遠感覺自己是一個小學生。

連經洲指了指桌子上的電話機,「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一個招聘結果還發不出來嗎?」

廖友規規矩矩地站著,「董事長說這次招聘無效?」

「無效?」連經洲兩道劍眉之下,一雙鷹一樣明亮銳利的眼睛。他的問話聲音不高,聽上去卻像在被審問。

「哦,負責這件事的人工作不太嚴謹,在紙條上寫幾個字就當考核內容了!哪有這樣的?」廖友將話說得全無底氣,他看了簡繁的工作報告。之所以採用這種考核辦法,簡繁寫的清清楚楚,也給出了合理的解釋。廖友當時覺得很有意思,弄了一張紙條也寫了26個英文字元,發現確實如簡繁所說,簡單的事也許更容易看清一個人的行事習慣和思維模式。廖友相信,如果現在讓連經洲也寫一張紙條,然後與他寫的紙條進行比較,一眼便能分出高下。

「是嗎?」連經洲質疑。

「哦,是的。」廖友下了一跳。連總不是一個喜歡管閑事的人,偶爾過問過問雲仁的研發工作還得看他有沒有時間。

「是嗎?」連經洲繼續質疑,顯然對廖友的回答不滿意。廖友徹底不敢說話了。

連經洲瞥了一眼廖友,「我昨天去客服中心了!不瞞你說,我小兒子的女朋友也去參加面試了。全部過程雖然我未親眼所見,但是聽他們描述我大概有所了解。我認為面試很有新意。換做是我,恐怕也只能想到出題考試這種方法。但是應聘人員畢業於不同的專業,除非先統一參加客服中心的培訓,否則根本無法編寫相對公平的試題。」

廖友啞口無言。

「我去找董事長!」連經洲抬腳向外走,廖友只能跟上。姚翠涵發脾氣也沒有連經洲認真可怕!這是集團內部的共識。只要什麼事被連經洲盯上,時間、效率、效益,無論什麼因素只要達不到他心中的最優解就別想矇混過關。

「董事長,招聘結果怎麼回事?」連經洲開門見山。

姚翠涵笑了一下,「連總,也沒什麼!就怕結果禁不起推敲。公布出去若有人質疑,集團就被動了!」

「有人質疑讓他們來找我。浪費的時間不是成本嗎?已經耽誤多長時間了?簡單幹脆的將問題解決了不好嗎?」連經洲就事論事的脾氣又上來了,全部是反問句。姚翠涵若是心胸狹窄早就容不下他了。

「既然連總如此認為,我就放心了!」姚翠涵無法反駁,不得不為自己找個台階。她了解連經洲,連經洲的所有決定都是公允而客觀的。

「我建議還是將結果儘快公布,以便快速開展後面的工作。」連經洲繼續。

「好!我馬上讓廖助辦!」姚翠涵依仗連經洲多年,對他即信任又尊重!

連經洲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不是他不想笑,而是探討考慮問題時,他根本意識不到應該笑。問題不解決,無暇表情。

「唉,這點小事還驚動了連總!」姚翠涵從椅子上站起來,送連經洲出辦公室。

連經洲突然站住,「那個簡繁是什麼時候招聘上來的?」

姚翠涵不清楚連經洲何以問到簡繁,一時頓住。廖友急忙回答,「雲T的,臨時抽調上來幫忙的。」

「哦,難怪我昨天看到穆森在客服中心!」

姚翠涵看著連經洲闊步走遠的背影,暗自嘆氣。讓簡繁離開雲T就這麼難嗎?之前是歐陽擋著,這次是連經洲干預,不知道下一次是誰。 廖友還未給譚建良打電話,安茹的電話便打進來了。

「廖叔,招聘結果時時不公布,是不是無效了!」安茹滿心期待。如果告知譚建良此次招聘無效,讓他相信雲T毫無運作掌控項目的能力就太有說服力了。

廖友頓了頓,「剛發布出去!」

「哦?是嗎?」安茹即失望又感到不可思議,「廖叔,您也認可這種兒戲般的考核方式嗎?」

「董事長定的。」姚翠涵拍板的事,即使在背後廖友也不會議論。

「哦。好吧!名單上有顏若禾的名字嗎?我打電話告訴譚總。」

「有若禾的名字。」

「好的!廖叔還有一件事,我想麻煩您!」

「說吧!」廖友抬手搔了搔額頭。安茹雖然心有城府,不過每次找他幫忙也都不是什麼令他為難的事,無非協調一下時間,了解一些動向。

「還是關於南運物流的事,現在雲T想將南運物流納入他們的供應鏈生態圈,要給南運物流投資。」安茹盡量將語速放慢。廖友考慮問題異常謹慎,很怕什麼事情辦得不合姚翠涵的心意。若讓他幫忙,一定要給他充分考慮的時間。否則,即便當時答應了,日後也會反悔。所以,不如第一次跟他說就慢慢的說,免得他心存顧慮,之後再仔細琢磨。很多事情都是越琢磨越糟糕。

「嗯。」廖友蹙眉。雖然他已經暗示譚建良賣地比較穩妥,但是不能讓安茹知道。姚翠涵沒有傾向性意見,他就必須保持中立。即使出於私心已經為雲仁考慮也不能明說。

「廖叔,您放心,我不想藉助您與譚總的關係請您干預南運物流的最終決定。恰恰相反,我想讓南運物流仔細考慮一下雲T的方案。劍宇對劍軒的感情很深。如果我一味的為雲仁考慮,即便成功拿到南運物流的地,劍宇也不會高興。所以我希望雲仁與雲T公平競爭,給南運物流充分的選擇權和知情權。」

安茹的語氣委婉動聽,廖友頻頻點頭。安茹是一個事業心很重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次為了林劍宇寧願將與雲T的競爭拿到明面上來實屬不易。

「可是,廖叔您也知道,南運物流的那些股東頭腦太過陳舊了。當然,譚總除外。」

廖友笑了一下,譚建良也未必。

「所以,他們根本無法客觀的評價雲T和雲仁的方案,只會一味的盯著雲仁可以出多少錢,雲T可以投多少資。賣地拿錢他們還容易理解,衡量雲T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前景就難了。這對於雲T來說就不公平了!」

「安茹呀,廖叔對你真要刮目相看了!你能說出這樣一番話可見你的心胸和魄力。說吧,你想讓廖叔如何幫你。」

「我想給南運物流的股東們安排一次培訓,提高一下他們企業經營發展上的認知水平,也讓他們看看其它公司是如何發展的。其中有成功的經驗,也有失敗的教訓。之後他們再結合自身的經營現狀和特點就知道如何考慮了。」

「嗯,你這個辦法好!」

「培訓費可以由雲仁出,我請國際上知名的諮詢公司來給他們培訓。但是,這個提議我想請您跟譚總說,就說憑著您和諮詢公司的關係為他們免費安排的。」

「哎呀,那豈不是錢由你出,好人由我來做了!」

「廖叔,您本來就是好人!況且,我跟譚總提也不合適,我為競爭對手著想,譚總還不認為我腦子有病呀!」

「哈哈,好。你安排好了我就通知建良!」

「謝謝廖叔!」安茹唇角一絲難以捉摸的笑意。

「安茹呀,今天雲T已經將客服中心繫統升級方案報上來了,時間比較緊,你那邊著手準備硬體吧!」

「好的,廖叔,您放心吧!」

結束了與廖友的通話,安茹將秘書喊進來,「讓你整理的設配清單整理出來了嗎?」

「整理出來了,我再核對一遍就發您郵箱里。」

「直接列印一份給我!」

「好的!」

不多時,秘書便把列印的清單報表交到了安茹手裡,安茹拿起筆在紙上圈了圈,「將這批設備的晶元程序重新刷一下,然後貼新標換新包裝」

秘書遲疑了一下。

安茹挑眉,「馬上去辦!」

「哦,好!」秘書避開安茹令人怵的目光,她的遲疑又引起了安茹的不滿!

安茹將筆轉了兩轉,丟在桌上。產品不斷改進,代理商也學精了,賣不出去就以舊換新。也不想想,我能讓那些舊的堆在庫房裡面嗎?還不是給你們換個標重新包裝發貨。反正性能和穩定性上差個一點兒半點兒,用戶也分不出來。

此時夏陽正在CRM產品部中看著程序員調試程序。

產品部經理是夏陽的學姐,走過來摟上夏陽的肩膀,「感興趣就調我們部里來!」

「我只是好奇雲仁的這款產品怎麼樣?之前聽你說,你們部不喜歡用雲仁的產品,不知道為什麼?」

產品部經理翻了翻眼睛,「呼叫中心這類產品相對於雲仁的其它設備利潤薄,估計雲仁也沒有投入太多精力。除非客戶要求,否則我們一般不用。」

「性能不好?」

「感覺不是很穩定!偶爾一批用著不錯,偶爾一批就很槽糕,又很難測出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有時雲仁的售後工程師一連幾天盯在現場,設備不出一點兒問題。等售後工程師一走,問題又來了。搞得我們的實施人員都怕了!幸好公司不要求我們必須用雲仁的產品。」

「公司也知道雲仁的這款產品不穩定?」

「當然了!之前有幾次項目超期就是拜它們所賜。」

夏陽的心中升起一絲擔憂,「那麼這次呢?就是集團客服中心繫統升級這次,雲仁的設備也不穩定嗎?」

「難說!不過與系統聯調你取回來的這塊板卡目前還沒有發現問題!」

夏陽如釋重負,臉上驀然浮起欣慰而略帶羞澀的笑容。原來她在為林劍宇擔心!

產品部經理莫名好奇,「怎麼?對客服中心這個項目感興趣?怎麼突然關心雲仁的產品了」

「哦,不是。」夏陽急忙解釋,「這次客服中心招聘是由我們部簡繁負責的,所以我才留意這個項目!」

冷宮娘娘有喜啦 「是嘛!」產品部經理目光一閃,「那不如就將這次項目實施工作包給你們部門。上系統容易,給那些新招聘上來的員工培訓就麻煩了!既然他們是簡繁招上來的,讓她去培訓再合適不過了。那些人一定配合簡繁工作!」

「怎麼可能?」夏陽當即拒絕,「簡繁可是公司的高級開發工程師,而且現在手裡還有項目,怎麼可能讓她負責實施?」

產品經理故作不滿的撇撇嘴,「就算不是簡繁,你們部門也不會派其他人給我差遣的!」

夏陽笑了笑,「看你說的!」

產品部經理湊到夏陽耳邊低聲耳語,「其實我最討厭接集團內部的項目。壓力太大!」

夏陽點頭深表同情,「好啦!如果培訓中遇到難題,我請簡繁幫你!」

「這還差不多!」

夏陽一直等到系統和硬體聯調測試沒有問題了才回到重點客戶部。一進部里就看見簡繁的座位旁圍了一群人,「簡繁,來看看我寫的紙條,怎麼樣?」

「再看看我的!就我寫的這26個英文花體字,那是沒人能比了。」

「哈哈,你那是賣弄!看我的,我這才叫態度端正!」

見夏陽進來,立即有人遞給夏陽一張紙條,「夏工,你也寫一張!」

夏陽將紙條拂開,「你們自己鬧吧!」隨即環顧一圈,發現卓瑞澤辦公室的百葉窗開著,蔣帥正神情專註的凝視著筆記本屏幕。

「還是有專心工作的人!」夏陽會心一笑,推開卓瑞澤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蔣帥見夏陽進來,立即將屏幕轉向夏陽,「幫我參謀一下,你認為哪張好?」

夏陽俯身看了一眼,險些笑出聲來,「蔣帥,我太佩服你了?你這是設計了多少張圖片呀!我快得選擇恐懼症了。」

「不多。」蔣帥操作滑鼠,屏幕上顯示著一張張布局26個英文字元的圖片,「你猜簡繁最喜歡哪一張?」

夏陽深吸一口氣,將蔣帥的筆記本合上,「我猜簡繁哪張都不喜歡,估計她再看下去就要看吐了!」

蔣帥頓悟,「哈哈,你說得對!我還是給她一張白紙吧!」

簡繁看到蔣帥遞過來的一張空白紙條果然感到輕鬆愉悅。可是當她回到公寓,看到林劍軒寫的紙條后徹底抓狂了,「誰再挑戰我的腦細胞,我就跟誰沒完!」

蔣帥拿過紙條看了一眼。原來林劍軒將26個英文字元拉伸開,組成了一個貝塞爾曲線。

林劍軒微微一笑,我才是第一名! 周日,簡繁只想安靜的窩在房間里看小說,偏偏臨近中午時分歐陽紫嵐和穆森不請自來。

「小軒不在!」簡繁打開門。

「我們不找他。」歐陽紫嵐提了提手中的蛋糕。

「哦!」簡繁不情願的將穆森和歐陽紫嵐讓進客廳。

「蔣帥也不在?」

做你的夢中新娘 「不在。」

歐陽紫嵐嘟唇笑了一下。難怪劍軒打電話讓我和阿森過來犒勞簡繁上一周的工作,多半因為擔心簡繁一個人在家不好好吃飯。這個魔頭,有話還不明說。弄得好像我欠簡繁什麼似的,簡繁上周的工作又不是我執意安排的。

穆森拎著一袋子食材徑直走進廚房。

簡繁站在廚房門口向里貓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