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剛剛蕭戰讓自己私人助理去做的事情,便是調查葉風的身份。

調查一個人的身份底細,除了他的出身、由來以及個人發展情況以外,最重要的一點,便是查清楚葉風在外頭有沒有仇家,還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

畢竟,像葉風這樣有能力的人,在外頭行事囂張跋扈是肯定的,也肯定有很多的仇家,蕭戰要做的,便是查清葉風的身份來歷,以及避免讓蕭家也惹上更多的仇家。

沒想到,這一查,還真的查出了點問題。

一個大的世家,是擁有很多秘密情報來源的,蕭家作為江南地區數一數二的大家族,自然也是消息來源很多。

葉風得罪崔家,使崔家老爺子被抓,這件事也早已經傳開,同為中海四大家族,蕭家和崔家雖然不是世交,但也同氣連枝,這時候讓葉風成為蕭家客卿,很容易得罪整個中海世家圈子,也會造成不良的影響。

當然,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調查來的消息,最讓蕭戰感到不安的是來自海外的消息。

鬥婚,步步驚情 海外青幫總舵主唐天山發出懸賞令,懸賞一億華夏幣買下葉風的人頭!

青幫總舵主!

一億華夏幣!

不管是哪一個,單獨拿出來,那都是震撼人心的。

青幫當年在華夏呆不下去,只好全員轉移到國外,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個龐大的海外華人集團,實力、資本雄厚,總舵主唐天山本人更是一名武學宗師,名聲響徹國內外!

而現在他本人親自來懸賞一個人頭,明碼標價一個億,這可是天文數字!

這樣巨大的利益,肯定會吸引很多人前來華夏,要收了葉風的人頭。

這個時候,肯定也不能再讓葉風成為蕭家的客卿,因為那樣一來,倒霉的是蕭家,萬一那些國際上的殺手,將蕭家的人也連帶著處理了,那可如何是好?

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撇清和葉風的關係,才是正道。

「父親,你怎麼了?」

蕭如玉看著自己的父親,一直沉默不說話,而是一直看著葉風,那古怪的眼神讓她都覺得很是費解,只好問了出來。

「如玉啊,你的婚事我覺得還需要再多商量商量,另外,從今天開始,你閉門思過半個月,這半個月里不允許出門,禁足在家!」

蕭戰緩緩的開口說道,「聽到了嗎?」

什……什麼?

蕭如玉一時有點沒明白自己父親話里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在三分鐘之前還一口答應了秦朗,要商談一下婚事,可現在又一口回絕了,這是什麼操作?

這短短的幾分鐘里,自己的父親到底想到了什麼?

又是出於什麼原因,導致出了現在這種結果的?

蕭如玉不明白!

秦朗也不明白!

只有葉風,兩眼若有所思,剛剛蕭戰的那樣子,將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己身上,那問題,肯定也是出在自己身上!

剛剛這個跑進來的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關於自己的事情,所以才讓蕭戰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那會是什麼原因才讓蕭戰要撇清關係呢?

即便是自己和秦朗這點微弱的聯繫,也不放過,肯定是有什麼大人物盯上了自己!

「還愣著做什麼,現在立即給我進屋,不準出來!」

蕭戰看著自己女兒那呆愣的樣子,立即說道,「你,立即帶小姐進屋!」

「是,家主!」

旁邊的助理立即點頭,便走向蕭如玉,說道:「小姐,請進屋裡吧!」

「我不要!」

蕭如玉反手便推開了下人,說道:「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先說清楚,否則的話,我是不會走的,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女兒我不想做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提線木偶!」

「你懂個屁,事關家族利益,我做出的每一個決定都是為了家族、為了蕭家所有人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

蕭戰強硬的說道。

「我不,做人要守信,葉神醫已經治好了爺爺的病,按照約定,我就要嫁給秦朗,這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我雖然不夠喜歡他,但也有一個做人的底線!」

蕭如玉認真的說道,聲音不大,但卻非常有力。

守信,是爺爺教會蕭如玉做人的基本準則,她沒辦法接受自己父親的那一套,唯利益是圖。

幾分鐘之前答應的事情,幾分鐘之後就可以反水,這樣的行為,蕭如玉是沒辦法認同的。

「你這丫頭……真是死腦筋!」

蕭戰指著蕭如玉,一陣氣急,他一直忙著家族的事物,這丫頭也是跟著老頭子一起長大的,沒想到也這麼迂腐,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下場嗎?兩個將死之人,你覺得有必要嫁給他嗎?」

蕭戰又指著葉風和秦朗,開口說道:「難道你是想守活寡嗎?」

嗯?

將死之人?

守活寡?

這一番話說出來,蕭如玉還想據理力爭一番,但卻忽然沒詞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父親,你這是什麼意思?」

蕭如玉滿眼的不解。

包括葉風和秦朗,都很是不理解,都看向蕭戰,想知道他還能說出點什麼東西來。

「沒什麼意思,剛剛我才知道一個消息,海外青幫總舵主唐天山已經對葉風下達了必殺令,懸賞一億華夏幣取他的人頭,世界上各大傭兵團和頂級殺手已經來了華夏,都想取了他的首級,去領取一億華夏幣的懸賞金!」

蕭戰冷冷的說道,「秦朗和葉風關係這麼親密,說不定也難逃一死,這個時候還把你嫁給秦朗,這不是找死嗎?我蕭家在這件事上必須置身事外,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青幫總舵主!

唐天山!

是他!

葉風很快便想起了那次在石台山殺死的唐如龍,那小子對凌笑笑產生了非分之想,被自己當場擊殺,沒想到,他的師傅這時候找上了門來!

一億華夏幣,還真看的起自己啊!

葉風輕笑一聲,他從來沒想到過有一天,自己的人頭居然也價值一億!

「你笑什麼!」

蕭戰看著葉風那輕鬆的樣子,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笑這人是個傻子,我的人頭哪裡值這麼多錢啊!」

葉風嗤笑一聲,「典型的人傻錢多!」

額……

蕭戰等人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看著葉風,這人瘋了吧?

尋常人聽到這消息早就嚇傻了,被一億懸賞金懸賞人頭,他還能笑的出來?

有毛病吧? 第517章

一億華夏幣,買一個人頭,足夠了!

在西方世界,殺手殺人,是很稀鬆平常的,五千萬的價格已經是頂天的了,一億華夏幣的懸賞金,已經足夠買西方世界一些小國領導人的首級了。

這次懸賞金如此高,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在華夏的地界上!

在殺手的圈子裡,華夏是一個特殊的地方,這裡嚴禁槍械,嚴禁打鬥,身份查的嚴,所以才會將懸賞金提到一億的高度。

財帛動人心!

只有這樣,那些貪婪成性的殺手和組織才會派遣精銳的人手到華夏來,如果懸賞金額太低,的確會沒有什麼殺手願意到華夏這種不毛之地來冒險。

「葉風,你……這怎麼辦?」

秦朗略微有點著急的說道。

他在軍方任職,很清楚被人設置了懸賞金額是什麼後果。

泰坦輓歌 在西方世界,殺手工會的勢力是很龐大的,裡面不光有個人殺手,同樣也不乏一些雇傭兵團在裡面撈取懸賞金額!

如果是個人殺手來華夏還算好的,起碼軍方會給予葉風一定的幫助,但如果是那種雇傭兵團性質的來華夏,那可就麻煩了!

成群結隊的雇傭兵來了華夏,那可是毀滅性的打擊!

「還能怎麼辦,涼拌唄!」

葉風滿不在乎的說道,「管他誰來,都是死,在我們華夏的地界上還敢囂張?」

還真不是葉風囂張,以他如今的實力,堂堂宗師修為,一般的雇傭兵和殺手來華夏,還真的殺不死他!

除非成建制的軍隊,拿著火箭炮和榴彈炮等重型軍火來圍剿,否則,憑藉普通的槍械武器就想殺死他,還真的是難如登天。

誰來都得死?

蕭戰瞪大著眼睛看著葉風,他不理解,也不明白,這人為何如此囂張?

特么難道一點都不著急嗎?

一個億的懸賞金啊?

說不定,等他從這個別墅里走出去的時候,外面已經有十幾道黑洞洞的槍口在對準著他了,而他還有功夫在這裡吹牛逼?

可真夠閑的!

這就好比葉風的腦袋上綁了一個億華夏幣,這走出去,那就肯定會被人給惦記上的。

「我們走吧,這就回軍區,我倒要看看,誰敢在華夏的軍區鬧事!」

秦朗沉聲說道,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辦法,華夏的軍方一向是十分強硬的存在,來華夏,誰敢在軍區鬧事?

敢鬧,那就必死!

葉風乃華夏軍方少將,人又是在軍區,絕對是最安全的!

「晚了!」

蕭戰冷笑一聲,「我剛剛接到消息,羅伯特將你在中海的消息散發了出去,在你走出我蕭家大門的時候,就肯定會被人盯上,說不定,在外頭的大街上,就已經有他們的人了!」

這話一出,秦朗面色一變,眼中精光閃爍,似乎在想著其他的對策。

「父親,我們讓他們在蕭家躲一陣子不就行了嗎,只要躲個三五天,外頭的那些殺手見不到人,肯定會自己退散的!」

蕭如玉下意識的便說道。

「對,只要讓我們在這裡呆個三五天,不,呆個一晚上就行了,我可以讓軍方的人前來支援,到時候我們就安全了!」

秦朗也立即說道。

「不,我可不傻,這個時候,你們兩個人就是定時炸彈,我不會讓你們兩個人來危害到我蕭家人的安全!」

蕭戰立即回絕了自己女兒的提議,說道:「請你們兩個人在十十分鐘以內離開我蕭家,這裡不歡迎你們,請離開吧!」

什……什麼?

秦朗看著蕭戰那絕情的樣子,無比震怒!

他和葉風前來救治蕭老爺子,現在病情治好了,過河拆橋,立馬便要趕他和葉風走,就連一晚上的時間都不給!

真夠絕情的!

「父親,他……他有恩於我們蕭家啊!」

蕭如玉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有恩我報答就是了!」

蕭戰不屑一笑,雙手拍了拍,便有一人從外面提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將箱子遞給了蕭戰。

「啪……」

蕭戰打開箱子,露出了裡面一疊疊紅色鈔票,對葉風說道:「這裡是一千萬現金,作為我蕭家對你的治病酬勞,雖然不知道你有沒有命花,但我已經仁至義盡,希望你速速離開我蕭家,不要給我蕭家招來禍事!」

一千萬!

大手筆!

不愧是中海蕭家!

葉風微微一笑,並沒有去接這一千萬。

「這個錢,我先不拿,放在你這裡存著,明天我會親自回來取你給我的報酬!」

葉風開口說道,「記住,是存著,我會回來的!」

「你回來?」

蕭戰哈哈一笑,嘲諷的道:「那我就等著,如果你死了,我會燒一千萬冥幣給你的,放心,我蕭戰向來不會虧待恩人!」

「很好,我會記住的!」

葉風深深的看了一眼蕭戰,便對著秦朗說道:「我們先走吧,既然秦家人不歡迎我們,那就不留在這裡了,明天下午,再過來!」

「葉風……」

秦朗還想再說點什麼,想向蕭戰求求情,但卻被葉風的眼神給阻止了,便也沒說出來,只好跟在葉風的後面走了出去。

看著葉風二人走出去的背影,蕭如玉的心情很是複雜。

「父親,你今天的做法,把我蕭家的名聲給丟盡了,今天的事情傳出去,外頭的人還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們蕭家,簡直忘恩負義啊!」

蕭如玉忍不住說道。

「忘恩負義算的了什麼,他們二人是必死的,何必跟兩個死人有太多的交集?」

蕭戰滿不在乎,「這小子也是個傻缺,帶著一千萬,賄賂下殺手,也許還能多活個十分鐘,現在好了,幫我省了錢!」

蕭戰笑呵呵的,他以為這錢是葉風不想帶,殊不知,這錢,是葉風回來的借口。

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對於忘恩負義之輩,葉風可從來沒有手軟過!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

蕭家門口,葉風和秦朗負手而立!

晚上六點鐘,太陽剛剛落山,來的時候,是坐蕭如玉的車子來的,現在往回走,想打一輛車,卻奇怪的發現,這一條大街上竟然看不到計程車的影子,甚至,往日里繁華的大街上,多餘的閑人都見不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518章

葉風和秦朗兩個人都是經歷過大場面的,有過生死經歷,只看一眼這大街上的情況,便知道這裡蘊藏著殺機。

「葉風,怎麼辦!」

秦朗現在也很沒轍,他已經打了電話給軍方,卻發現這裡的手機信號都被屏蔽掉了,根本沒辦法和外界取得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