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是閔睿過來了,夜魅修轉頭對坐在身旁的亞瑟說道:

「乖,去把門打開。」

亞瑟一聽,連忙從沙發上出溜著滑下來,「蹬蹬噔噔」跑到房門口,伸手將門打開。看到閔睿站在房門口,他立刻開心地喊了一句:

「閔大大好」

「真乖」

閔睿笑著揉了揉亞瑟的小腦袋,隨後,邁步走進了房間。

「boss」

先與夜魅修打了聲招呼,隨後,閔睿轉身面朝著站在廚房門口,臉色有些不好的殷漓說道:「夫人,這是boss吩咐屬下給你和小少爺買的水晶蝦餃。」

說完,將手中拎著的食盒放在茶几上。然後,轉身站立在了一旁。

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小丫頭也不會給自己什麼好臉色。於是,夜魅修伸手扶著沙發扶手慢慢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閔睿見狀,連忙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扶他,卻被夜魅修擺手制止了。

慢慢挪動著腳步,夜魅修來到距離小丫頭半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小丫頭日漸消瘦的臉,他伸手用手背輕輕磨蹭了一下,隨後,在殷漓反應過來,扭頭避開時,將手臂收了回來。

「去吃飯吧。」

說完這句話,夜魅修便緩緩轉過身去,走到兒子身邊,伸手撫摸著兒子圓圓的小腦袋瓜,叮囑道:

「乖乖聽媽咪的話,過幾天,叔叔有時間再來看你。」

「叔叔再見」

看到房間的門隨著夜魅修的離開「咔嚓」一聲閉合上了,殷漓這才長長鬆了口氣,但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頭卻並沒有跟隨夜魅修的離開而消失。

邁步走到沙發前,殷漓彎腰在上面坐了下來。

從在樓下看到夜魅修,到剛才他離開。期間不過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而殷漓卻感到比自己上了一天的班還要累。

剛才夜魅修已經向她表明了態度,亞瑟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他不會放手,她更不會放手的。哪怕將來對簿公堂,她也要將兒子留在自己的身邊。

「媽咪,給你吃蝦餃」

殷漓正在滿腦子胡思亂想,忽然看到亞瑟用胖乎乎的小手捏著一隻蝦餃遞到了她的嘴邊。

蝦餃,殷漓原本賭氣不想吃的。可兒子的心意,她是不能不領的,張開嘴,她將蝦餃含在嘴裡,大口嚼了幾下,咽進了嗓子眼。

「媽咪,好吃吧」

聽到兒子的詢問,殷漓這才發現在她胡思亂想愣神的時候,小傢伙已經大快朵頤,又吃了好幾個蝦餃。

擔心兒子晚上吃太多,睡覺會不舒服,吃完晚飯,殷漓拿杯酸奶,讓兒子喝了下去,隨後,陪兒子玩了一會兒,待感覺他吃的東西消化的差不多了,這才讓他去洗澡。

亞瑟睡著后,殷漓走到電腦前,伸手打開電腦開關,登陸了QQ。

「嘰嘰嘰嘰」

看到QQ的小企鵝圖像不停在跳動,殷漓連忙點開了圖像。見是昨天她給編輯留言有了回復。

內容很簡潔,就只是『要保持穩定的更新』幾個字。

雖然只有寥寥幾個字,卻讓殷漓感到非常的開心。

由於將明天要交的設計方案還沒有弄好,上傳新章節的事情,殷漓只能先往後放一放。

從郵箱中將再公司已經設計完成了初稿的方案下載到桌面上,殷漓靜下心下來,逐項逐句認真進行著修改。

一直弄到凌晨兩點,設計方案終於全部修改好了,殷漓將方案進行保存,發送到郵箱里,隨後,點開小說網站,進入了作者後台,將自己已經寫好的章節,上傳了一章。

隨後,她又在頁面上留了言,告訴大家,這篇小說開始恢復更新。

一切靜待花開。

殷漓知道短時間內,文章的訂閱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收貨。只有等編輯開始在網站上推薦她的小說,才可能會見到收益。

站起身,殷漓去廚房沏了杯純咖啡,隨後,端著走回到電腦前,又開始了新的內容創作。

「叮鈴鈴,叮鈴鈴」

一陣鬧鈴聲響,將殷漓從睡夢中吵醒,睜開眼睛,殷漓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什麼時候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抬頭看了眼電腦上,見昨晚寫的內容還都在,她連忙將文章做了保存,然後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腿有些麻了。

殷漓站在原地,讓血液稍稍流通了一會兒,隨後,朝著洗手間走去。

南笙不在,送亞瑟去幼兒園,要坐幾站公交車。這樣一來,她們母子出門的時間,就要比平日里提前不少。

為了讓兒子多睡會兒,殷漓在將自己收拾利索后,這才走進卧室去將兒子喚醒。

半個小時候,母子倆大手拉小手,從樓道里走了出來,朝著公交車站走去。

這裡地處市郊,沒有地鐵,起早趕公交車的人特別的多。擔心一會兒上車的人多會擠到兒子,來到公交車站后,殷漓將亞瑟背在了背上。

稍稍過一會兒,公交車從遠處徐徐露了頭,車站的人們頓時躁動了起來。

殷漓背著兒子跟在人群後面朝著已經停靠在車站,打開了車門的車廂里擠著。

「往裡擠擠,都往裡擠擠」

司機早已經司空見慣了這樣擁擠的場面,大聲對剛上車的乘客喊著。

「咣當」

車門在殷漓背著亞瑟擠上車后關上了,緊接著,車子啟動,緩緩朝著下一個站點駛去。

在公交車駛離開后不久,一輛從殷漓走出小區便一直遠遠跟著的黑色商務車也發動了車子,在公交車的後面不疾不徐緩緩地跟著。

「boss,明天我會安排人代替南笙每天過來接送小少爺上下學。」

坐在駕駛室座椅上的閔睿,雙手扶著方向盤,隱藏在墨鏡後面那雙精明的眼睛,透過車前方後視鏡偷偷瞄了一眼夜魅修臉上的表情,隨後,開口詢問了一句。

車廂後排寬敞的皮座椅上,夜魅修身上依然穿著昨晚去殷漓那裡時穿著的黑色休閑套裝,深沉幽暗的目光透著複雜的神情注視著前方不遠處的公交車,半天,才開口回答了句:「不用了」 昨晚從殷漓那兒出來,夜魅修並沒有坐車離開。而是坐在車裡,目光注視著樓上那扇亮著燈的窗戶,腦子裡回憶著從去年在F國的時裝節與小丫頭別後重逢的點點滴滴。

思索著接下來,自己該如何去做,才能夠讓小丫頭放下對自己的戒心,重新接納自己。

晚飯時,小丫頭的種種表現,讓夜魅修深深的意識到,他與小丫頭之間的問題,並不是簡簡單單將誤會解釋開,便能夠化解的。

在小丫頭的心裡,已經根深蒂固的形成了一道專門抵觸他的圍牆。

但凡與他有關的事情,無一不被排斥在外。

自己想要得到小丫頭的心,就必須要先把這道牆拆除掉才行。

經過整晚的思考,夜魅修決定除自己會定期去看望小丫頭和亞瑟外,其餘所有與他有關的人和事都要暫時撤離小丫頭的視線。

這樣讓小丫頭在精神上先慢慢放鬆下來,然後,他再尋找機會進行心裡防線的突破。

正因有了這個打算,剛才閔睿提出每天派人過來負責接送亞瑟,夜魅修才狠心拒絕了。

剛才,在看到小丫頭瘦小的身體背著兒子奮力地往公交車上擠時,他簡直心疼的不得了。但他知道,即便是這樣,小丫頭也不會同意接受他的安排的。

黑色商務車一直跟著公交車來到了幼兒園附近,在看到殷漓背著亞瑟下了車,夜魅修這才吩咐閔睿開車返回了仁和博愛醫院。

「修,這麼早,你這是去哪了?」

車子開進地下停車場,夜魅修剛在閔睿的攙扶下從車上走出來,便聽到沐雨的說話聲。

夜魅修轉過身,看到在距離他不遠處,沐雨已經從一輛還沒有來得及熄火的車上走下來,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昨晚跟閔睿去會所喝酒,太晚了,就住那了。」

聽到夜魅修謊話信手拈來,運用的無比自如,閔睿心裡不由得暗暗笑了。

「腿還沒有好,怎麼就去喝酒了?」

沐雨嬌嗔地埋怨了一句,隨後,走上前,伸手從閔睿手中接過攙扶夜魅修的手臂,一半攙扶,一半挽著朝不遠處的電梯走去。

沒有接到夜魅修的指令,閔睿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默默地跟在他們的身後,一起走進了電梯。

「不是告訴你不要辛苦準備這些飯菜,墨言這裡都有安排的。」

「醫院裡的飯菜,你哪吃的慣,還是家裡的飯菜吃著比較對口味。」

閔睿默默地聽著倆人每天都要重複上幾遍的對話,對沐雨的這份不該有的執著,感到很是無奈。

夜魅修的確不喜歡醫院的消毒水味兒,這也正是為什麼會在醫院裡另闢其徑,再獨立建一所小二樓的緣故。

至於夜魅修飲食,墨言從來都沒有安排醫院食堂為他做過飯,這一點,他和夜魅修都是知道的。

但讓閔睿想不明白的是,夜魅修並沒有向沐雨講明他住在這裡的一日三餐都有專人負責打理,而是還縱容著沐雨每天這樣跑來跑去給他送飯。

不僅如此,自打被綁架的事情過後,夜魅修對沐雨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兩人彷彿又回到了當年殷漓還沒有出現的時候,甚至比那個時候還要更曖昧…

究竟在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夜魅修對沐雨的態度發生這麼大的轉變?!

這一點,不僅是閔睿,墨言也深感疑惑,但是,倆人誰都沒有去問夜魅修,因為,他們明白什麼是自己該問的,什麼是自己不能問的。

將亞瑟送進幼兒園,殷漓便急匆匆地朝著公交車站走去。

前些天,有南笙開車送亞瑟上學,早晨的時間,殷漓一直感到很富裕。

然而今天,她才切深體會了一把獨自一人帶著孩子時間的緊張。

坐著公交車來到產業園,殷漓幾乎是全程跑著衝進了產業園,這才終於在上班鈴聲響起時踏進了辦公室。

剛剛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殷漓的氣還沒有喘勻,市場部部長高穎便推開門走了進來。

「大家靜一靜,剛接到總經理秘書地通知,下午1點30分,總經理要在三十層的會議室親自聽取大家對此次活動方案設計的展示和講解,請大家提前做好準備,1點鐘準時進入會場。」

高穎的話音落下,辦公室里立刻傳來了嘈雜的議論聲。

「沒搞錯吧,總經理下午聽彙報,現在才通知?」

「就是,這時間也太緊了」

「之前做的方案設計並沒有要求製作成ppt,現在,還要馬上進行製作才行。」

不知是誰冒出了這麼一句,辦公室里的議論聲頓時消失了。大家立刻坐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噼里啪啦敲擊電腦鍵盤,開始忙碌了起來。

相比較大家手頭上忙碌的速度,殷漓坐在電腦前效率低了不是一星半點。

類似高穎所說的這樣的彙報會,殷漓在Austin的公司當挂名首席執行官時,曾經參與過會議的聆聽。

知道會議的形式,是要求參會的工作人員將自己設計方案製作成PPT,通過大屏幕進行展示,同時,彙報的人員要對照大屏幕上展示的內容,將自己設計的方案中精華的部分進行歸納提煉,向與會人員講解出來。

殷漓沒有正規學過電腦設計,製作課件的水平,與辦公室這些出自名牌大學的業內精英相比,完全就是一菜鳥級的。

但眼下,事情已經逼到這裡,現學顯然已經來不及了。殷漓只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製作一個最基礎、最簡單的課件了。

由於之前,殷漓從未製做過課件,在使用PPT的操作上,她總感覺非常不順手,反反覆復折騰了整整一上午,忙得她連水都沒顧上喝一口,這才終於在午休前,將課件做了出來。

「殷漓先去吃飯吧,那些回來再做。」

午休的時間到了,看到辦公室其他員工陸陸續續都去了餐廳,坐在牆角處的殷漓對著電腦還在忙碌著,喬安娜便朝殷漓招呼了一聲。

「你去吃吧,我不餓,就不去吃了」

殷漓抬起頭朝著喬安娜感激地笑了笑,隨後,將視線又重新盯回到電腦屏幕上。

喬安娜見狀,便沒再說什麼,轉身跟著其他同事,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很快,辦公室里只剩下了殷漓一個人。

在將已經做好的課件,又仔細地檢查核對了一遍后,殷漓將昨晚寫好的方案設計列印了幾份出來。

由於不知道一會兒開會時,讓不讓拿著資料進行講解,接下來的時間,殷漓對照著課件上的內容,將列印出來的設計方案小聲練習講解了幾遍。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

等大家吃完飯陸續回到辦公室后,下午開會的時間也到了。

看到眾人手中拿著事先準備好的文件夾,胸有成竹的魚貫走出辦公室,殷漓深深吸了口氣,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夾,邁步跟在了大家的後面。

「叮」電梯在30層停了下來,隨著電梯門的打開,殷漓跟隨著大家朝著位於三十層,部長級員工開會用的會議室走去。

走進會議室,殷漓看到裡面的陳設布置,與她做保潔工時看到的,沒有什麼變化。

走到會議室,殷漓與眾人一起圍坐在長方形的會議桌前,耐心等待著會議時間的到來。

距離會議開始還有十分鐘的時候,高穎手裡拿著一個小箱子,推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會兒都會議,為了公平起見,大家上台進行展示的順序,按照你們自己抓鬮的序號來定。」

高穎的話一說完,喬安娜立刻走上前去,伸手從她的手裡接過箱子,以此依次走向了眾人。

算上喬安娜,市場部的員工一共有九個人,殷漓抓到的是五號,位於中間偏後一點兒。

抓鬮結束后,高穎拿著登記好的紙單走出了會議室。

稍稍又過了一會兒,會議室的門才再次被打開。

一個中等身材,身上穿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率先從門外走了進來,在主席台正中央總經理的座位上坐了下來,高穎和秘書楚翹緊跟著走到他座位的兩側,分別坐了下來。

來到公司上班,殷漓雖然知道公司的負責人是個名叫徐威的總經理,但真正見到他的廬山真面目,這還是第一次。

儘管徐威人長得較為一般,但骨子裡倒是帶著做領導的氣派和精明。

會議由市場部部長高穎負責主持。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首先上台進行方案展示的是抓到1號鬮的喬安娜。

聽到高穎喊出喬安娜的名字后,殷漓看到喬安娜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一改平日里溫和無害的示人方式,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冷,目光中透著無比的自信,步姿優雅地走上了展示台。

「總經理,各位同仁,下午好,接下來,我將為大家展示的設計方案,著重圍繞著《火熱的激情》這個主題展開…」

喬安娜的PPT做的非常有特色,背景顏色色一片蔚藍的大海,而所有活動方案的展示都恰到好處的展現在背景圖上一艘游輪的甲板上,這與她方案中所設計的活動場地,恰好吻合了。

圍繞著主題,喬安娜在設計方案中,將此次活動的受眾人群,定位在了在時尚前沿的年輕人身上,按照她所解釋的,他們才是消費的主流。

看到喬安娜在進行展示介紹的過程中,總經理徐威除了認真聆聽外,還不時地點頭對她的方案的設計予以了肯定。

喬安娜展示介紹結束后,接下來進行展示的三個人,主題比較接近,基本上都是圍繞著春夏兩季的季節特點而展開的設計。

雖然各有千秋,但卻輸在沒有新意上。

接下來,第五個進行展示介紹的輪到了殷漓。

聽到高穎略顯中性的聲音喊到自己的名字后,殷漓深吸了口氣,緩解了一下緊張的快要控制不住的心跳,隨後,從座椅上站身,雙腿微顫地走上了展示台。

簡短的開場白過後,殷漓向大家展示了自己製作的PPT,背景沒有任何的顏色,彷彿一張雪白的畫紙,展示在上面的文字,字體及顏色也都是中規中矩。

會場上傳來了「嗡嗡」的議論聲,總經理徐威目光注視著PPT上內容,臉上倒是露出一絲玩味的神情。

被會場上突然變化的影響著,殷漓感到自己的心臟像在胸腔里「砰砰砰砰」敲著大鼓,緊張的情緒更加難以控制了,為了不讓自己的情緒暴露出來,殷漓將不住顫抖的手緊緊攥著拳,用力按在展台上。

隨後,她將自己的設計理念清晰地向大家介紹了一番。

「我設計的這個方案,受眾面主要面向的是大眾人群。作為經濟基礎比較穩定的人群,他們的購買力是不容小覷的,正因如此,吸引他們的購買力,才是我們接下來佔領服裝市場必須要爭取的…」

隨著殷漓的介紹,台下的議論聲,漸漸平息了。

大家看到原本顯得呆板怪異的展示版面上,在穿插著融入了殷漓設計的服裝構圖后,變得不再感到突兀,相反,顯得極具質感。

究竟是怎樣一個質感,大家一時又說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