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洞之中,離央依然盤坐在地上未動,腦中的念頭飛快的轉動著,一個又一個的想法一一在他腦海閃過,但又被他一一否決。

這一思考中,時間便飛快的流逝,直到忽然山洞劇烈震動起來,並且伴隨著巨大轟鳴聲,離央才回過了神來。

「不好!想得太入神了!」

山洞的震動,令離央面色一變,這時他才想起了外面正在發生著的滅宗之戰。

「想法再多,還不如有所行動!」

時間不等人,即便是星宮主人記憶所衍生的世界也一樣,所以離央知道自己在這空想根本無用,遂打算出去后再隨機應變。

「快帶著這塊令牌走!」

然而,離央才一出石洞,就看見楊青朝自己飛遁而來,交給自己令牌的同時,也已經激活了黑色玉符,一個虛空通道迅速成型。

這番變化令離央反應不過來,等到他有所反應時,想直接將楊青推進虛空通道,楊青卻是忽閃身擋在自己身前。

轟鳴炸響間,離央感到有溫熱的液體濺在自己身上,緊接著被一股大力推進虛空通道之中,這次一進入虛空通道,離央直接就陷入了無限升高的狀態中。

「這次我一定要成功!」

果然,等到再次醒來,離央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拜師這一段原點上,深吸了一口氣后,離央暗暗發誓這次自己一定要成功。

然而,接下來的一次又一次,離央依然還是以失敗告終,並且一次又一次的重來,離央也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實,那便是每一次重來,他的記憶就會模糊一些,這個發現令他每一次重來,都變得越發焦慮起來……

「終於成功了,這次總算可以通過了試煉了吧!」

最後,在經歷過無數次失敗后,離央的記憶變得極為模糊之際,終於成功的避免了楊青的死亡。

但,這似乎是離央的一廂情願,即便避免了楊青的死亡,離央還是又回到了拜師的那一段原點。

「怎麼會這樣,難道僅改變楊青一人還不夠?」

看著熟的不能再熟的竹屋,饒是以離央堅韌的心志,都要崩潰了,本以為這一次能通過試煉,沒想到結果卻還是一樣。

然而隨著試煉的再一次輪迴開始,離央也只能接受。

無數次的試煉輪迴中,儘管離央想盡了各種辦法,也改變了很多,但最終的結果還是一樣回到原點。

漸漸的,隨著離央記憶的越來越模糊,直至最終想不起來自己是誰,就這麼無盡地在星宮主人的記憶中輪迴下去,顯然已經迷失了自我。

迷失在記憶輪迴中的離央,不知又在經歷了多少次輪迴后,在一次無限升高的過程中,忽的看到了一個也在無限升高的光點。

這個光點的出現,似乎對已經迷失了的離央有些觸動,但也僅此而已,同樣的,離央的存在,似乎對那個光點也有所觸動。

接下來中,離央在記憶輪迴中,與這個光點一次又一次的接近,並且還有其他的七個光點相繼出現,終於,在一次又一次輪迴中,八個光點徹底相聚在了一起,而離央則是被圍在八個光點之中。

「我是誰……」

被八個光點圍住之後,原本迷失自我的離央,竟是出現了情緒波動,而隨著情緒波動的愈加劇烈,迷失的離央也恢復了思考的能力,不斷地在想著自己是誰。

「對了,我好像是處在一個試煉中……」

漸漸的,離央也想起了什麼,不再是毫無意識。

「想起來了吧!其實我們都錯了!」

這時,一道聲音久違地迴響在離央的心間。

「是啊!我們都錯了!」

「即便重新記起了一切,也晚了!」

「不過,你還有機會!」

隨後,又有其他的聲音在離央的心間迴響。 「輕舞,你不是受傷了嗎?怎麼?」楊鳴奇怪的問道。

「沒什麼大礙,過幾天就會恢復的。」夏輕舞一臉輕鬆道。

「那就好,聽到你受傷了,我還以為……」楊鳴有些不知怎麼說下去。

「沒事的,我修為這麼高,會有什麼……噗!」夏輕舞話說到一般,突然一口鮮血吐出。

「輕舞,你到底怎麼了?」趕緊上前抱住夏輕舞,楊鳴焦急的問道。

「哼,」夏輕舞恨恨的說道:「都是那付恆,竟然下毒,我不慎中了他的靈羅煙,體內真元不能凝聚,連境界都在緩緩倒退,也許,最多半個月,我就會倒退到金丹初期了。」

「這靈羅煙沒有解藥的嗎?宗內難道沒有解藥嗎?」楊鳴抱著夏輕舞繼續問道。

「解藥當然是有的,只是,能解靈羅煙的無不是解毒聖葯,合歡宗又怎麼會有呢?」夏輕舞失落的說道。

「小靈,系統里有什麼解毒聖葯嗎?」楊鳴在心裡呼喚小靈。

「有的,主人,有三種哦,第一種是七彩蓮花的根須,系統里有三根;第二種是生命之樹的樹葉,系統里有一片;第三是萬年仙曇的晨露,系統里共有五滴。」小靈乖巧的回答道。

「你說那個能解這靈羅煙呢?」楊鳴繼續問小靈。

「嗯,應該都可以吧,主人可以用萬年仙曇的晨露試試,畢竟,前兩種太珍貴了。」小靈想了想,建議道。

「好吧。」楊鳴答應了一聲,隨即對著夏輕舞說道:「輕舞,你把嘴張開。」

「嗯?」夏輕舞疑惑的看著楊鳴。

「是這樣,我有一滴解毒聖葯,想給你試試,放心,就是此葯無效也是對你有好處的。」楊鳴解釋道。

「我當然放心你。」夏輕舞辯白了一句,就張開了嘴巴。

楊鳴居高臨下,看著夏輕舞張開嘴巴后露出的香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不敢怠慢,連忙拿出一個小藥瓶,小心的倒了一滴晨露到夏輕舞的嘴巴里。

晨露進入到夏輕舞的嘴裡后,只見夏輕舞立刻閉上了眼睛,臉色變的通紅,緊閉的睫毛不停的閃動,良久后,夏輕舞從楊鳴的懷中掙扎的坐起,睜開眼睛,嘴裡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轉身奇怪的看著楊鳴,看的楊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才開口道:「你給我喂的什麼東西?」

「萬年仙曇的晨露。」楊鳴老實的回答道。

「你怎麼什麼都有?」夏輕舞不禁好奇道。

「運氣而已,我這人運氣一向很好。」楊鳴敷衍道。

「算了,我不問你了。」夏輕舞撇了撇嘴,也不糾纏。

楊鳴上前兩步,走到夏輕舞的身邊,輕聲說道:「這次是運氣好,下次怎麼辦,你為了回報門派,付出的也足夠了吧。」

聽到楊鳴的話,夏輕舞轉過了身體,也不避諱就這樣和楊鳴面貼面的站著,柔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以後我會注意的,你要快點修鍊,我,等著你。」 「錯了……什麼錯了?我到底是誰,為什麼又要試煉……」

心間迴響的幾道聲音,令離央的情緒波動更加劇烈起來,不斷地有零散的記憶碎片在他腦海中閃過,但卻似乎有著一種力量,使得這些零散的記憶碎片無法組合起來。

「你是誰?還得問你自己!」

又一道聲音在離央的心間迴響而起時,圍繞著他的八個光點倏地發散出柔和的光華,下一刻竟是化作八道神態各異的身影。

這八道身影齊齊抬手一指點出,旋即有八道流光先後沒入了離央的身體之中。

隨著這八道流光的沒入,離央的身體猛然一震,原本在他腦海中零散的記憶碎片,開始組合在了一起,最後化作完整的記憶。

「我想起來了,我叫離央!」

待到離央再次睜開眼睛時,那因迷失自我的茫然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目光。

「多謝八位前輩相助!」

看著圍在自己周圍的八道身影,離央對著他們感激地拱手施了一禮,因為他清楚,若非他們出手相助,自己恐怕難以重新恢復自我。

而對於這八道身影的來歷,不需細想,離央也立即猜出他們應該就是之前在最後試煉中失敗,而迷失的那八人。

只不過離央不明白的是,此刻他們為何都聚在了一起,還出手幫自己找回了自我,最為關鍵的是,為什麼他們都不像迷失了自我的模樣。

「我想,你應該在疑惑為何我等沒有迷失自我吧!」

似乎是看出了離央的疑惑,八人中唯一的一名女修士為離央解惑道:

「其實我等能找回自我,都是多虧了輕涯道友!」

「不錯,原本我們都以為改變星宮主人的遺憾,便可通過試煉,但結果是大錯特錯,最終落得個迷失自我的下場,幸好輕涯道友憑藉他的夢念大法,不僅自己找回了自我,還尋到了同樣迷失的我們,並助我們也找回了自我!」

「只是可惜的是,我們迷失太久,即便找回了自我,也無法離開這裡,而據我們的推測,唯有後來者真正通過試煉,我們才能得以解脫,重入輪迴!」

唯一的女修士出聲后,接下來的其他幾人也逐一開口,為離央解惑。

「那麼,八位前輩可知這試煉的真正目的嗎?」

聽完,離央一陣沉默,好一會兒后,才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這試煉的存在並不是為了改寫星宮主人的遺憾,那究竟真正目的何在。

也只有先了解最後試煉的真正目的何在,才能由此入手,這樣或許才有希望通過試煉並離開這裡。

而既然八人此番特意找到自己,並幫自己找回自我,還解說了這麼多,想必已經了解到了什麼,故此離央才有此一問。

「小友問得好,結合其他七位道友的試煉經歷,以及大家的推算,想要真正通過試煉離開這裡,就必須喚醒星宮主人神魂!」

離央這話一問出,便立即有一名身披黑袍的修士出來應答,而這名修士也是通過夢念大法幫其他人找回自我的輕涯,同時他也是一名魔道修士。

「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這豈不是說星宮主人還活著!」

輕涯這話一出,離央臉上旋即露出了驚容之色,雖然不知星宮具體存在多久了,但從自己得到星引的那地方來看,其所存在的歲月絕對久遠,這也表示星宮定然也存在了久遠歲月。

然而星宮的主人卻依然活著,雖然其神魂不知何緣由出了問題,但也可想而知這星宮主人到底有多麼的驚人。

「恕晚輩無禮,八位前輩何以判定這最後試煉是為了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若真是如此的話,代入星宮主人記憶沒有什麼意義不說,更是誤導試煉者最終迷失自我,這不是與喚醒星宮主人神魂的真正本意互相矛盾么?」

在最初的震驚后,離央冷靜下來一想,卻是發現試煉的內容與試煉的本意之間完全相反,所以對於最後試煉的真正目的提出了質疑。

「小友說的不錯,但這試煉的本意的確是為了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想必小友應該對那個特殊空間中,光球包裹著的那一縷紫氣有印象吧!」

輕涯臉上露出了苦笑之色,也並沒有去解釋為何試煉內容與試煉目的相矛盾,而是話鋒一轉地提起了特殊空間中光球與紫氣的事來。

而輕涯這一提起,離央就立即回想了起來,因為當時他一看到光球中的那一縷紫氣,竟是本能地被吸引了過去。

想到了這裡,離央心中又是一動,因為他只在第一次試煉輪迴時進入過那個特殊空間,接下來並沒有再進入過。

「難道那個特殊空間與試煉的真正目的有關?」

被引導到了這個特殊空間的話題上,離央一時也忘了之前的問題,因為如今再想起,這個特殊空間在試煉中出現,只有一次,似乎有些不合理。

「小友,如今我們的處境都是一樣,甚至相比於我們,小友若是真能通過最後試煉,至少還能回到肉身,再多的質疑也遠比不上一試!」

看著離央臉上依然帶著的疑慮,明顯就能看出他沒有完全信任自己等人,其中一名中年模樣的修士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北宮道友話雖然不是很好聽,但也說的不錯,況且,你如今還沒有墮入星宮主人的記憶輪迴中,也是因為我們相聚在一起的緣故,而再拖下去,我們又得要分散了,屆時憑小友一人是難以進入那個特殊空間的!」

中年修士這話一出,眼看離央的神色微變,另一名文士模樣的修士立即又開口解釋勸說了一句。

聽完了文士模樣修士的話后,離央臉上神色又是一陣變化,這八人雖然幫他找回了自我,但離央也不可能聽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過如今他們卻是主動講開了,也言明憑藉自己一人是難以進入那個特殊空間的。

而離央自己也清楚,他連找到那個特殊空間都辦不到,又何談進入特殊空間,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

「八位前輩確定能送晚輩進入特殊空間,並且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就能通過試煉離開這裡?」

心中一番考量后,離央驟然抬起了頭,目光直視著面前的八道身影。

「小友想好了?」

聽到離央這番話,八人相視了一眼后,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喜色,最終還是由八人中唯一的女修士再出聲問道。

「還請先回答晚輩的問題!」

眼見對方並沒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問題,離央也沒有真正表態。

「不瞞小友,將你送進特殊空間不成問題,但我們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喚醒星宮主人的神魂后,就一定能通過試煉,但若是不試,就永遠沒有脫身的可能!」

見到離央的態度,八人又是一陣目光交流,片刻后,輕涯給出了離央最終答覆,之後八人的目光就一直放在離央的身上。

「好!我答應了!」

當離央聽到輕涯這番話后,也不再猶豫,直接就答應了。 「嗯,等著我,我會努力修鍊的。」楊鳴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

「這個你拿著吧。」夏輕舞取出了一枚玉簡交給楊鳴。

「這是?」楊鳴說著就要用神識查探。

「你回去再看。」夏輕舞連忙擋住了楊鳴的動作。

「那好吧。」楊鳴點了點頭,突然伸手抱住了夏輕舞,感覺到夏輕舞的身體由柔軟變得僵硬,片刻后,才放開了她,說了一句告辭就離開了,遠遠的傳來楊鳴的傳音:「有危險就來找我,我有辦法帶你離開」。

直到楊鳴走後,夏輕舞才慢慢的恢復了過來,看著楊鳴離去的方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膽子是越來越大了」,臉上卻掛著抹不去的紅暈。

卻說楊鳴,這次不但抱了夏輕舞,對方竟然也沒有反抗,這讓楊鳴的心情大好,一路上腳步輕快的回道了自己的洞府,途中,他將夏輕舞送他的玉簡看了一下,原來這是一部叫做「陰陽聖決」雙修功法,想必就是合歡宗的鎮宗功法了,難怪夏輕舞不讓他當面觀看,只是楊鳴本來就對此類功法不感興趣,無奈之下,讓這「陰陽聖決」收入了系統,打算以後再好好修鍊。

到洞府後,開啟了陣法,楊鳴又將徐長庚四人召集到了一起,將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對四人說了一遍,最後將自己的傳送法陣也告知了四人,命令他們四人先回到各自的住處,一旦需要逃離,就來他這裡集體前往秦國坊市。

打發了四人後,楊鳴不由的慶幸自己當初不顧危險購買了傳送法陣,現在,這就是自己的一條退路,在別人驚慌失措時,自己卻可以悠然的在這裡閉關修鍊。想了一陣,楊鳴繼續進入了閉關的狀態,開始對周圍的一切不聞不問起來。

這次楊鳴修鍊到了築基中期的巔峰,只差一絲就可以突破到築基後期的時候才結束了閉關,算算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楊鳴走出卧室,感應了一番,發現陣法外並沒有人等候,楊鳴心想,無人等著見他,應該是最近門派沒有什麼大的變化,既然如此,他也可以放心的外出一番了。

脫下合歡宗的門派服飾,楊鳴穿上一襲白色的長衫,面容一陣扭曲,扮做一個風流倜儻的年輕修士模樣,便邁入了洞府內的傳送陣內。

經過山腹內的周轉,楊鳴又一次來到了秦國坊市九十九號院落。數月未至,這裡依然還是楊鳴離開時的樣子,楊鳴也不多呆,查看了一番傳送陣后,便離開了這裡直奔三百六十號院落而去。

三百六十號院落里,楊鳴在一處房間內布置了一道低級傳送法陣,與九十九號的低級法陣連接,如此,他才放心下來。

邁步走在坊市上,楊鳴發現此時的秦國坊市雖然人來人往,但來往的修士總是神情凝重、行色匆匆,給人一種壓抑的氣氛,楊鳴猜測,青松派對合歡宗的戰爭輻射範圍絕不僅僅是兩宗而已,整個秦國都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來到董晚霞姐妹居住的小院,楊鳴在門外通過傀儡法印發了一道訊息,片刻后,董晚霜把門打開了一條縫隙,將楊鳴讓進門后,才施禮道:「晚霜見過公子。」

「晚霜起來吧,怎麼如此小心翼翼呢?」楊鳴倒是有些奇怪董晚霜的行為。

「公子隨我來,我細細為公子解釋。」董晚霜拉著楊鳴就向裡屋走去。 「我們這就合力打開特殊空間,送小友進去!」

當聽到了離央的答覆后,八人真正是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隨即就開始合力施為起來。

而看著正在施法的八人,離央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當然了,最後離央會答應,除了自己不想跟他們一樣被困在這裡外,還有最後輕涯的話打消了他大部分的疑慮,但這也不代表完全相信相信了他們。

就比如他們是如何知道進入特殊空間,喚醒星宮主人神魂就能通過試煉的,雖然他們也曾說是結合其他人的經歷推算出來的,但這一說法根本經不起推敲。

最主要的一點,他們又是從何處知道星宮主人還活著,只是神魂出了問題?

「小友,通道已開,快點進去!」

就在離央腦中諸多念頭一一閃過時,輕涯忽然回頭對著離央一聲大喊。

聽到大喊的離央將心中念頭壓下,目光看過去時,前面八人按特定的方位排列著,且手中各自捏著一個古怪的印訣,有八束華光射出相交於一個點上,形成了一個小型旋渦。

「快!我們堅持不了多久的!」

眼見離央沒有立即動作,輕涯再次急聲催促道。

這時的離央也的確看到了八人的身體在迅速淡化下去,沒有耽擱,當即閃身沒入了旋渦之中。

而見到離央閃身進入了旋渦后,輕涯等八人立時將手中的印訣一收,八束華光消散,旋渦也消弭於無形。

而隨著他們印訣的收回,他們原本變淡的身軀也漸漸恢復了過來,不過比起之前還是大有不如。

「希望你沒有騙我們!」

這時,八人目光皆看向了前方的虛無處,輕涯更是沉聲出口道。

而隨著這話一出口,這個世界中不停閃過的零散記憶畫面凝滯了起來,同時前方的虛無處出現了一點亮芒。

「放心,作為一縷分魂的我,最希望本尊神魂能蘇醒,因為若是本尊神魂還不能恢復的話,我這縷分魂也即將消散!」

伴隨著亮芒的出現,一道不帶絲毫情緒的聲音在八人的心間迴響了起來……

另一邊的離央,身形沒入旋渦后,只覺眼前一個恍惚,便已經身在一個特殊的空間中了。

「是這裡沒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