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八點多幾乎所有人都爬了起來,九點整大家都聚集在本.艾倫的房間,十幾個人擠在一起,顯得房間有點小。

“稍後我們先接替CIA的監視位置,然後繼續觀察,先把裏面的情況‘弄’清再說,不急於動手,目標來這裏只比我們早一天,所以他可能會出來活動,所以不要輕舉妄動,他出來總比在酒店裏好動手。”

山狼說:“出來的話的確方便得多,只是這裏是旅遊區,平時都人滿爲患,動起手來可能會不太容易。”

“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注意,他們有十五個人,比我們多,正面衝突我們佔不到便宜。”本.艾倫打開自己的隨身電腦,“我把CIA提供的情報發送給大家;注意這條街四通八達,前後都可以走,也就是說有利於目標撤離,而不利於我們堵截,所以儘量避免發生正面衝突。”

“衝突也不怕,我不信他們有多牛‘逼’。”幽靈很無所謂地說道。

有種掰直 “就是。”重拳附和着說。

“嘿……你們兩,別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本.艾倫皺了皺眉,“我們在說正經事。”

“對不起長官。”幽靈立即很正經的說道。

“好,開始行動,從現在開始,這個房間就是指揮部,我就在這,一切信息都要彙總在這裏。”

“是。”衆人起身離開。

“我倒要看看目標什麼是一羣什麼貨‘色’。”幽靈一邊走一邊說。

“別惹麻煩。”重拳提醒他。

“你也是。”幽靈笑了笑,“咱倆是老大不是說老二。”

離開酒店之後衆人分頭行動,其實CIA的監視點只有兩個,就是目標是在酒店的正面和後面,獅鷲接管了正面的監視點,一個很不起眼的三層樓的一間整天掛着窗簾的房子,其實這個位置的角度並不好,之所以選擇這裏就是爲了防止被對方發現,都是幹這行的,哪裏更適合監視大家都心知肚明。

敲開‘門’,裏面站着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他看了看獅鷲,將一把鑰匙遞給他,然後一言不發的離開,和獅鷲沒有任何‘交’流。

房間不大,窗前擺着設備,從縫隙能看見目標所在的樓層,桌上的菸灰缸裏塞滿了菸頭,屋子裏的煙味很重,獅鷲將菸灰缸直接丟進垃圾桶,然後將垃圾桶一腳踢到了‘門’外。

觀察了一下房間獅鷲按着通話安低聲說道:“獅鷲到位。”

“收到。”本.艾倫做了簡單的回覆,很快負責後面的毒‘藥’也發來了就位的信息。

“我在大堂,這裏有兩個哨兵。”幽靈坐在大堂裏側的餐廳裏吃着東西。

“後面也有兩個,一個在車裏,另一個在對面的咖啡館。”重拳穿着西裝,腋下夾着報紙匆匆湊後‘門’經過。

“我已經到了三層,這邊也有人把守。”山狼站在三層的電梯口,裝作等電梯的樣子,但他已經將這一層的基本情況‘摸’清。

“好,繼續監視,爭取能獲得目標房間的影像和聲音。”本.艾倫說。

“我在入侵酒店的監控系統,估計難度不大,但也頂多只能看見走廊裏的情況,房間裏的不太可能看道至於聲音,我會想其他辦法。”軍醫在耳機裏說。

“不急,慢慢來。”本.艾倫說。 監事工作緊鑼密鼓的進行着,火繩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混進了後廚,在送餐的餐具中裝了竊聽設備,只是這東西能使用的時間太短,目標吃完東西之後餐具撤走就聽不見了。

後來他又在服務生身上下手,不知道他怎麼買通的保潔員,將竊聽器裝載花瓶上帶了進去,他們這纔得到了裏面的聲音。

“有雜音,需要過濾一下。”軍醫試聽了一會兒開始操縱設備處採集的聲音。

“對比一下目標的聲音,先確認身份再說。”本艾倫說。

“是,已經開始採集了,比對馬上開始。”軍醫看了一下屏幕,“不會太久。”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軍醫的對比結果出來了,聲音完全吻合,目標身份確認。

“他們在討論外出的事情。”軍醫說。

“哦”本艾倫拿起耳機帶上。

“外面不安全,我們還是在這裏等他們到了之後把事情談妥然後就離開。”

目標:“整天呆在房間裏是在悶氣。”

“忍耐一下,我們已經躲過四次追殺和偷襲了,謹慎點沒錯我。”

目標:“我們到這裏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顯然,這傢伙的警覺性很低。

“不一定,或許敵人就在暗處,只是我們沒發現而已。”

目標:“這次我們出行非常的隱祕,被發現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萬界之我開掛了 “cia是無孔不入的,別太大意,上次在意大利敵人也是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到現在我們還沒弄清他們的身份,不過根據他們的作戰手法和習慣來看很可能是cia的特工。”

目標開始發牢騷:“真是讓人無語,請你們十幾個人保護我居然還得呆在房間裏,要你們有什麼用”

“一切都是以防萬一,小心爲上肯定沒錯,所以您還是耐心的熬過這幾天吧。約定見面的時間快到了,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您就可以轉換身份,再也沒人知道您的去向,到那個時候您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目標:“好了,好了,別廢話了,說一千道一萬你們還是不許我出去透氣。”

“把聲音都對比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這支僱傭軍的來歷。”見聽不到什麼實質性內容本艾倫丟下耳機說。

“是。”軍醫點了點頭。

“看來他們很謹慎,不過目標好像有點沉不住氣了。”本艾倫說。

“對了。他到底知道什麼爲什麼如此之多的人要對付他”軍醫問。

“一個沉沒的俄國核潛艇的具體位置以及詳細水文數據,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私人組建了打撈隊,從水下打撈上來兩枚核彈頭,並且藏匿起來,現在恐怖分子對此很感興趣,據說上方已經見過面,結果卻沒人知道,cia也很惱火。因爲那之恐怖分子激進而且反美。”

“很簡單,最多達成協議。”軍醫聳了聳肩,“之所以沒有交易是因爲東西不方便運輸,或者恐怖分子一時籌不到足夠的錢。”

“那就不知道了。”本艾倫剛送來的午餐說,“我們的目的就是活捉他交給cia。”

“哦,他們是要查到核彈的位置,然後徹底解決這個隱患。”軍醫這才明白。

“應該是這樣。”本艾倫點了點頭。“不過這和我們沒多大關係,我們只負責捉人,剩下的事情我們不管。”

“那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他撈核彈頭的目的是什麼爲了發財”

“這個情報上沒說,不過看樣子這傢伙像是個普通的商人,或許是船務公司的老闆質量的,總之他不是搞情報的。”

“怪不得不知死活的要往外跑。”軍醫一邊調整着設備一邊說。“那這次來接頭的是什麼人”

“不清楚,情報上沒說的我一概沒多問。”本艾倫說,“不過我們的任務就是在接頭人出現之前把目標活捉,不算今天我們還有三天時間。”

“但願夠。”軍醫說。

“應該夠,只是我們得想點辦法,畢竟他們握着裏面不出來我們不能幹等着。”本艾倫研究着目標酒店的結構圖說。

“好辦,製造點意外事件。讓他們自己出來。”軍醫說。

再見及再愛 本艾倫點了點頭:“可以是可以,但必須謹慎,不能弄的太明顯,否則會打草驚蛇。”

“他們換崗了。”耳機裏重拳說,“發現一個暗哨,在後面對面的樓上。”

“的確夠謹慎。”軍醫按照重拳傳來的信息將明暗哨一一標註在接到的三維立體圖上。

“酒店裏幾乎注滿了,這不利於我們的行動。”山狼說,“四層五層已經客滿,一層活動的人也不少,不太容易下手,很容易造成混亂。”

“不行就把一層炸平,逼目標出來。”幽靈有開始他的簡單直接的暴力方式。

“沒好主意就閉嘴,比添亂。”山狼在耳機裏罵了一句。

“晚上動手吧,等他們睡着了,來一次偷襲,這個我們在行。”風刃在耳機裏說。

“一旦搞砸我們可能沒二次機會。”巴祖卡提醒他。

“總的試試,光想不動手永遠不解決問題。”重拳說。

“都別吵。”本艾倫說,“幹好自己的活兒,這件事讓我仔細想想。”

“那我先吃飯了。”重拳坐在後巷的餐廳裏一邊吃着烤羊排,一邊盯着酒店的後門。

山狼將酒店裏的情況摸清之後從裏面出來,重拳對他招了招手。

“好胃口。”山狼進了餐廳坐在重拳對面。

“吃。”重拳顧不上說別的。

“別光吃耽誤了活。”山狼喝了口紅酒說。

“不會,盯着呢。”重拳繼續大吃。

“他們封住了所有通往二層的路。”山狼一邊吃一邊說,“很專業。”

“沒關係,我們更專業。”重拳喝了口酒,“隊長在想辦法,彆着急。”

“不是着急,是想不到一個萬全之策。”山狼說,“這幾個傭兵很老練,但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歷。” 從任務開始本.艾倫只給大家看了目標的照片,至於目標的名字和來歷,他沒怎麼說,大家也不問,反正認爲就是抓住照片上那個胖墩墩的中年人,至於他的身份和來歷大家並不關心,他只是目標而已。

監視工作進展順利,但目標就是躲在房間裏不出來,這是個問題,本.艾倫一直在想辦法,其實辦法很多,但他是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這裏是旅遊區,他不希望造成必然要的傷亡。

整棟酒店的結構和基本情況已經被他們‘摸’得很透徹,就看採用什麼方式行動。

轉眼間時間過去兩天了,再過一天就是目標和買家見面的日子,他們必須在這之前動手,但本.艾倫卻依然不急不緩,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隊長在搞什麼?怎麼還不行動?”幽靈有點沉不住氣。

“不知道。”山狼說,他已經入住這家酒店的三層,每天就會從二層經過,觀察目標外圍的保衛情況。

“還有一天了,在這麼下去我們就沒機會了。”幽靈說。

“隊長肯定有隊長的辦法。”山狼說。

“但願吧。”幽靈聳了聳肩。

這時候耳機裏傳來了本.艾倫的聲音:“大家注意,按照我說的話去做。”

聽完本.艾倫的計劃山狼和幽靈對視了一眼。

щшш◆ тt kǎn◆ C〇

幽靈:“隊長,不會太麻煩吧?”

“照做。”本.艾倫的回單非常的簡單。

正說着酒店的火警鈴響了,裏面的人開始往外涌。

“我靠,這動作也太快了。”幽靈立即想裏面走去。後廚已經冒起了濃煙。

“目標沒什麼動靜。”獅鷲在耳機裏說,“他的人已經接到通知,但沒有做出什麼反應,仍然堅守崗位。”

“不急。”本.艾倫在耳機裏說,“巴祖卡,再加一把火。”

“是,長官。”巴祖卡剛說完不到兩秒鐘後廚突然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這下熱鬧了。外面的玻璃窗都被震碎了。

酒店裏的人陸續撤出,目標卻還是沒什麼動靜。

“看來他是不打算和人羣‘混’在一起,夠狡猾。”幽靈守在後‘門’。

“沒關係,實行第二套方案,先把他們‘弄’出來再說。”本.艾倫沉穩的說道。

沒多久後廚又傳來了兩聲爆炸,巴祖卡報告說瓦斯罐已經用的差不多了。

“酒店裏的人已經出來的差不多了,自動噴淋系統已經開始工作。他們還不出來嗎?”山狼看了看錶,“警察和消防快到了。”

“沉住氣。”本.艾倫抱着肩膀站在軍醫身後盯着監控圖像。“他們會出來的。”

錯過甜蜜:總裁的一世愛妻 “目標敵人都出來了,在走廊裏活動。”軍醫說,監控畫面上擁軍們已經提着槍出了房間,真正查看走廊裏的情況。

“他快出來了,大家準備。”本.艾倫盯着屏幕說。

果然目標在七八個人的護衛下離開房間沿着走廊直奔消防通道,這個時候酒店裏已經沒什麼人,十幾個人保鏢將槍用衣服蓋住,把目標圍攏在中間,防禦的密不透風。

剛到一層大廳遠遠的已經能看見正‘門’。爲首的一個人利用對講機說了幾句,很快兩輛汽車出現在視野裏,穩穩地停在酒店‘門’口。

“轟轟……”剛剛停在‘門’口的兩輛轎車突然發生了爆炸,氣‘浪’直接將旋轉‘門’撞得粉碎,這下目標的傭兵們都鎮住了,幾乎說有人都亮出了槍。

“把車都給炸了,這不會打草驚蛇嗎。”幽靈嘀咕。

“照做就是了。”本.艾倫沉穩的說道。

“嘭……”一聲悶響。目標身邊的一名傭兵被擊中大‘腿’,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傭兵立即散開。

“噠噠噠……”一排子彈掃進大廳,剛散開的傭兵立即有兩個被子彈擊中倒在血泊之中。

傭兵立即組織反擊,很快就和在外面的瘋狗、埃克斯以及火繩‘交’火。

“通、通、通……”十幾枚催淚彈打進大廳,煙霧繚繞中槍聲不斷。子彈在裏面橫飛,幾個傭兵倍感壓力,但並不慌‘亂’,而是有序的進行還擊,都是老江湖,還不至於被這點陣勢嚇到。

“轟、轟……”兩聲巨響,也不知道誰往裏扔了兩枚手雷。

“大爺。誰幹的?”幽靈罵了一句,根本沒人理他,他也頗感無奈,只能繼續幹自己的活兒。

敵人留下一批人阻擊,剩下的護送着目標向後‘門’車裏,剛出後面就遭到了襲擊,一排子彈飛過來瞬間放到了三個人,剩餘的立即拖着目標退回去守在‘門’口反擊,正‘門’的爆炸聲越來越大,他們只能守在這裏。

“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人?”目標隨着後面抱怨,看來他並沒有驚慌失措,甚至顯得很鎮定。

“有備而來,看樣子他們要殺你,否則幹嘛動用那麼多手榴彈?”

“搞定他們。”目標很沉穩地說,“你們可是我‘花’大價錢請來的,表現好點,沒準我加錢。”

“他們人好像不算少,至少火力很猛。”

“我不管,我‘花’了錢,你們就得保證我安全。”目標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這是你們的工作。”

“轟轟……”又是兩聲巨響,後面外面的臺階被炸出一個巨大的缺口。

“把車開過來。”一名傭兵拿着對講機大喊,“防彈那輛。”

“搞一輛防彈車回來還是用得上的。”目標從容地說道。

“留兩個人在外面也是對的。”

雙方繼續你來我往的互相‘射’擊,子彈在空中‘亂’飛,附近的人早已能躲多遠就躲多遠了。

很快一輛越野車風馳電掣的衝進戰場,一個原地掉頭直接堵住了後‘門’,子彈乒乒乓乓的打在車上又彈飛出去,三個傭兵拖着目標衝向已經打開的出‘門’,剛衝出去其中一個就被打得腦袋開‘花’。

剩下的兩個人拼老命總算是將目標塞進了車裏,但跟上才也只剩下了一個人,另一個剛‘摸’到車就被打死了。

“走走……”唯一跟上車的那名傭兵一邊叫喊着一邊關上了車‘門’。

車輪原地蹭出一團黑煙之後衝了出去,穿過空曠的街道向遠處駛去…… “總算是出來了。?”目標擦了把冷汗。

剩下的唯一一名傭兵趴在窗戶上看着後面:“還好,沒有追兵。”說我他通過單兵電臺呼叫道,“隊長,我們出來了,你們”

他的話還沒說完腦門突然中彈,一股熱血噴出來減了目標滿臉都是,幽靈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手裏端着槍看着目標:“怎麼不看看人不認識就上車你是不是太大意了”

原來本.艾倫他們利用這兩天早已將目標身邊的情況摸得很透徹,人員安排和車輛部署都瞭解的非常清楚,所以本.艾倫才制定了這計劃,在戰鬥開始的同時停車場的留守的敵人已經被幹掉,首先搶奪車輛,然後前後門發動佯攻,逼迫敵人將目標送出來,稀裏糊塗的將人搶了出來。

“你們是誰”一時間目標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會知道的。”幽靈將一副手銬丟過去叫他把自己靠在頭頂的扶手上。

半小時之後所有人在五公里外的預定地點匯合。

本.艾倫看了看目標:“毫髮無損。”

“你們究竟是誰我可以給你們錢,放了我。”目標還是很鎮定。

“給多少”幽靈從目標懷裏摸出香菸自己點上。

“三百萬”目標看着他們,見沒人表態就改口,“五百萬六百萬。”

“你還有那麼多錢”山狼接過幽靈遞過來的香菸點上一支。

“當然,只要你們願意放過我,反正現在放了我也沒人知道。”目標說。

“那要看你能給多少”本.艾倫問。

“只要我給得出。”目標說,他說的很含糊,給的出這個概念可大可小。

本.艾倫看了看他然後把大家叫到一邊低估了半天,目標伸長脖子側着耳朵卻什麼也聽不見,他不知道幾個人在說什麼,心裏有點召集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