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畢竟我呢,長得不漂亮,也不溫柔,還脾氣暴躁,他死了找別人,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見蘇慕辰不說話,吳賀又補充了一句,黑暗中,她上揚著嘴角,嘴裡卻有些咸,那,是眼淚的味道。

感受到溫熱的液體低落在手背,嬈嬈嘆息了一聲。

她戴著耳機,然而裡面卻是沒有音樂,將好友的話都聽了去。

感受著吳賀情緒的波動,嬈嬈內心很是複雜,她無意摻和好友的感情,可她偏偏似乎就是那道埋得很深的尖刺,平時不碰不疼,只有刻意撥動時,便會疼的刺骨。

吳賀拉著她的手在顫抖,可她偏偏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就在嬈嬈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繼續裝聾子的時候,被吳賀一度噎到沉默的蘇慕辰忽然轉過了身,黑暗隱蔽了他臉上的落寞,卻藏不住那語氣中的悲涼。

「如果他這麼讓你難受,那就忘記他,當他從來沒出現過吧。」 深秋的江邊並不友好。

濕潤的冷風宛如刀子一般惡狠狠的往臉上刮著。

看著蘇慕辰修長的身影漸漸在視線里褪去,吳賀手掌用力的攥在一起,咯咯的響著。

憤怒,迷茫,不舍!萬般情緒夾雜在一起,讓她覺得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腦海里無數個念頭叫囂著,在她的每一寸毛孔呼吸著,讓她想要怒吼,想要發泄!

「你到底有沒有心!」

最終,在男人身影即將徹底不見時,吳賀失控的大叫道。

蘇慕辰身形一頓,站在原地停留了兩秒。

然後…

舉起了左手的手指,指向天空。

隨即…

緩緩放下,消瘦的身影迅速隱沒在黑暗之中。

吳賀的瞳孔緩緩的放大,又慢慢的縮了起來,她晃著有些僵硬的腦袋,不明所以的扯著嘴角,拽下了嬈嬈的耳機。

「所以…他是在表達什麼?臨走了還要比個嘲諷的手勢么?」

嬈嬈眼皮挑了挑,總覺得蘇慕辰不是這麼中二病的人,迎著吳賀一臉慘兮兮的目光她拿出手機,迅速的百度起來。

「嬈嬈!你還有心情看知乎?」吳賀沒想到嬈嬈竟然也不理自己了,氣極反笑,整個人都抽搐起來。

感受著旁邊人的狀態不穩,嬈嬈慌忙的放下了手裡的東西,從手腕上取下金針飛快的刺進了吳賀的幾處穴位:「你啊…真是…我能說你什麼!」

「剛剛你不是問我他是不是在嘲諷你嗎?我覺得他不會那麼無聊,就上網百度了一下,喏,你看這個…」

【錫伯族有一個少有人知曉的傳說:如果一個男子背對一名女子將一手的食指筆直指向天空,那就表示,他向老天起誓,今生今世,除了她,永不再愛!】

吳賀喃喃的重複著上面的話,不信邪從嬈嬈的手機搶過手機,又瘋狂的百度起來。

雖然搜索顯示,並沒有真正的錫伯族人跳出來證實,但是不管怎麼看,這東西都還是有一定的信服力的。

想到這裡,吳賀又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然後慌亂的登入郵箱,她記得她曾經把兩個人的結婚掃描件存到了郵箱里…

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般,她那褐色的眼眸里透著讓人難以忽視的光彩。

「哈哈哈哈哈哈…」抽搐式的笑聲在黑夜裡無比清晰。

迎著路人們好奇且驚悚的眼神,嬈嬈一臉乾笑著按住了兩隻手在空中搖擺的好友,附在她耳邊低語:「我的姐姐,你這一驚一乍的是想怎麼樣啊?」

「你看這個!看!嬈嬈…」吳賀舉著手機,笑得眼淚都涌了出來。

完了,這人看起來是要瘋了。

嬈嬈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認命的將目光落在了吳賀的手機屏幕上,看到名字下面的名族那裡,她也跟著愣住了…

民族:錫伯族。

她還能說什麼?也難怪吳賀抽風呢!守了這麼久的感情,終於有了回應不是么?

「嬈嬈…你說我應該相信嗎??」啜泣了一會,吳賀的情緒漸漸的穩定了下來,目光灼灼的盯著嬈嬈。

她的目光太過清澈,也太過凌厲,嬈嬈張了張口,卻是不知道什麼樣的答案才是吳賀想聽的。

忽的,她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場。

眼角的餘光不經意瞥到了對面樹榦上的身影。

嬈嬈眼瞼暗垂,拽起了吳賀的手,安然用力:「走吧,咱們也該回去了,不能一會你老公可要怪我把你弄來半夜吹風了。」

「啊?嬈嬈你說啥?」吳賀一臉懵逼,她哪來的老公?蘇慕辰不是走了嗎?

「你啊…生氣也不是這麼生的,不就是沒給你買遊艇嘛,等你生日我送你就是了,我給你說啊,雖然這結了婚,但是錢還是花自己的才能心安,再者說了,你現在可是孕婦,懷著他們老於家的孩子,他若是再敢吼你,我讓我家老秦幫你揍他。」

「走走走,二半夜的,你不冷你的娃也要受不了了。」嬈嬈說著,便一把拽起了椅子上的吳賀,不由分說的往停車上走去。

吳賀臉上閃過錯愕,迷茫,但是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配合的大聲罵道:「老於那個死鬼,這會還不知道在哪晃悠呢,也許在哪個小三小四肚皮上趴著玩的正嗨呢,嬈嬈啊…你說著老於和秦琛好歹也算是表兄弟,這秉性咋就差這麼遠呢。」

「唉,我不管,你答應我的遊艇啊,我下個月就生日了。」

吳賀大大咧咧的說著,眼角都帶上了笑,然而嬈嬈卻是一個踉蹌。

遊艇就算了,反正QID名下也有好幾個,但是表兄弟是什麼鬼啊!

不過感受著空氣中波動,遠處樹榦上的人消失了,嬈嬈的性感的嘴唇,微不可聞的上揚了一個美麗的弧度。

回到車上,她便立刻給吳賀倒了杯熱水,讓她暖著。

吳賀眯著眼睛趴在玻璃上看了半天,轉過身一臉正色:「剛剛有人跟蹤我們?」

「是啊…看那身法應該是R國的忍者,估計是蘇慕辰身邊監視他的,我想,這也許就是他不和我們直接交流,只擺出了個手勢的原因吧。」

「可是他不是川島家族的首席幕僚嗎?我記得我之前看了很多報道,這首席幕僚的位置在家族裡可不算低了。」吳賀說著,微垂的眼瞼不經意劃過一抹擔憂。

「是不低,但是你想啊,他畢竟是個洛華人,咱們國家和R國的歷史你又不是不知道…只希望他不是真的敵人,不然…」

嬈嬈的話被吳賀忽然握住的手給中止了。

她抬起頭,對上的便是吳賀清亮的眼眸。

「嬈嬈,你信我嗎?」

「當然…你是這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嬈嬈認真的說道。

「雖然說我自個也沒什麼理由和立場來勸你,但是我覺得,蘇慕辰就算是再混球,也不會混球到叛國的地步,所以,嬈嬈,不管將來發生了什麼,至少,給他一個自辯的機會。」吳賀鎮定的說道。

此時已是深夜,特製的玻璃隔絕了窗外所有的一切。

嬈嬈靠在座位上,看著自家好友臉的變得朦朧,那是一種無形的光暈,像是飯前進行禱告的聖女,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嬈嬈忽然彎了彎唇角。

「笑什麼?人家很認真的在和你講話好么?」吳賀故意板起臉。

嬈嬈聳了聳肩,無奈的攤攤手:「我也很認真啊,不過就是忽然想起了秦琛也說同樣的話,不管怎麼樣,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開開心心賺錢,然後安心把孩子生下來,我可指望你這肚子里是個閨女,這樣我家瀚瀚的媳婦就有著落了。」

「我也希望是閨女,不是說閨女都像爹…」吳賀滿是憧憬的撫摸著自己的肚皮,再次遭到嬈嬈一枚碩大的白眼。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真可怕…」

。。。

蘇慕辰眯著眼睛躺在酒店,感受著床簾后一陣波動,嘴角微微咧了咧。

他就知道,自己身邊一直都跟著不止一個川島家的忍者,做著名為保護實則監視的工作。

所以,他從頭到尾都沒和吳賀有過正面接觸。

只是拎著一兜路邊到處都有賣的青蛙兒子,然後在回來之後把娃娃擺滿了一床,好似這樣,便是那個女人陪在自己身邊一般。

忍者一無所獲,見蘇慕辰關了燈,便也隱蔽在了月光下,悄悄的用手上的特殊手錶,將蘇慕辰一天的行程發了過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只是不知道,這螳螂是誰,蟬又是誰?

。。。

隱世家族——龍家。

「阿衍,你什麼時候走?」溫柔的女聲宛如空谷幽蘭飄著徐徐的香氣繚繞在房間里。

窗前,龍衍從身後將玉思諾緊緊的擁入懷裡,細細的在女人白皙的脖頸下落下一片片紅暈。

「下午吧,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嗎?」

玉思諾輕輕的搖了搖頭,一隻手伸出窗外,陽光溫柔的撫摸著她的手臂,將那本就白皙的手,照的越發的誘人,宛如碧玉。

「不去了…我身體不好,去了也是分你的心。」

「可你不去,我會想你,那不是更分心嗎?」龍衍低聲咬著她耳朵道。

淺淺的粉順著男人的唇飛快的布滿了玉思諾的臉頰,她收回手,用力的將圈在自己腰上的手掰掉,然後轉過身子。

不知是愛情滋潤,還是這些天藥材的滋補。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玉思諾毫無血色的臉已恢復了正常,看著比自己高一頭的男人,她輕輕的將腦袋靠在了龍衍胸膛,小手輕輕的在他胸前一圈圈繞著:「那就早點回來啊…我在等你…寶寶也在等你…」

女人的小手似有魔力,一圈圈下去,不僅沖淡了離別的愁緒,也撩撥起了男人的慾望。

龍衍眉頭輕蹙,忽然伸手,將女人橫抱起來。

「啊!你做什麼!」玉思諾驚呼兩隻手無力的掙扎著。

「當然是臨走之際,先交個公糧了!」龍衍壞笑著,還不忘用內力關上了窗戶… 一陣翻雲覆雨后,龍衍躡手躡腳的下了床。

凌亂的被褥下,玉思諾安靜的睡著,濃密的睫毛隨著呼吸顫抖,宛如等待王子歸來的白雪公主。

龍衍俯下身,輕輕的在她那誘人的紅唇上舔了下,回味著她的芳香,男人毫不猶豫的起身走出了房間。

「阿衍,早些回來。」

龍父看著自家兒子從院子走出,便上前囑咐道。

龍衍回眸重重的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那思諾就拜託父親了。」

「放心…祁先生已經派人過來了,你安心去吧。」龍父拍了怕他的肩膀,目送著兒子上了飛機。

看著兒子挺拔的背影,龍父的心忽然抽了下。

不知為何,這次看著龍衍離去,總覺得心裡有些不踏實。

「龍三…」龍父淡聲道,身後的樹上跳下個身影,恭敬的立在他身旁。

「家主。」

「你也帶隊人去吧。」龍父斟酌道。

「可是少爺現在不是在家族考核中,我們去的話…」龍三低聲道。

龍父身子一抖,抬手重重的敲在了他的腦門上:「你笨啊,你不會找個理由去嗎?我只是讓你去,又沒讓你去保護少爺!」

「是。」龍三吃痛,連忙應承,是啊,他怎麼就沒想到要找理由呢。眼珠子轉了轉,他又小心翼翼往前拱了幾步:「那族長,您看我找個什麼理由合適?」

龍父穩健的步伐慕然一頓,緊接著揚起扇子便重重的砸向了他的腦門。

龍三腦袋一縮,一臉委屈,氣得龍父背著手大步走了。

龍三見他走的飛快,便著急的追了上去,然而沒走幾步,他便聽到龍父暴跳如雷的怒吼:「我要是知道什麼合適還用你?你到底是怎麼被阿衍選在身邊的。」

「我…」龍三張了張口,好半天才在陽光下小聲嘀咕:「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

睡醒之後,吳賀終於找回了自己的智商。

看到嬈嬈在書房忙碌,她便主動湊了過去,商討公司的事情。

因為嬈嬈現在在研究所的緣故,所以藥品公司明面上的事情都是吳賀在出面,打著中外合資名號,一切程序都變得十分順利。

午飯時,淺淺帶著上官景來蹭飯。

小姑娘見到吳賀便是一愣,隨即便歡快的沖了過來。

「嫂子…你也在啊!」

吳賀從沙發上抬起頭,還未反應過來,便被小丫頭緊緊的抱住了。

明媚的笑容,帶著陽光鋪面而來,讓吳賀想躲也來不及躲了,她轉頭瞪了嬈嬈一眼,然而後者無辜的攤了攤手,竟然跑了。

「嬈嬈!」吳賀咬牙道,轉過頭來臉上已然掛起了微笑,溫柔的將八爪魚一般的淺淺從身上扯了下去,拉著小姑娘的手輕聲道:「淺淺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夏淺淺臉刷的一下紅了,嘴角也咧的更大了,她拽著吳賀的胳膊,目光落在吳賀的肚子上,頓時眼睛瞪的賊大:「嫂子!你有寶寶了!」

「是啊…」見小姑娘好奇,吳賀便主動拉起她的手輕輕的在自己小腹上撫摸著,孩子已經六個月了,已然可以感受到心跳。

小姑娘小心翼翼的用手摸著,還將自己的耳朵湊了過去。

「這麼活潑!一定是個很可愛的孩子!」

「和淺淺一樣可愛就好了…對了淺淺,你還沒給我介紹,這位是…你的那位未婚夫嗎?」吳賀將目光落在了上官景身上,這孩子大冬天的咋還戴著墨鏡呢。

難道是眼睛不好?吳賀眉頭擰了起來。

不管她和蘇慕辰之間到底怎樣,但是夏淺淺這姑娘,她是真心實意的當自己親妹妹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不喜,小丫頭吐了吐舌頭,低低在吳賀耳邊小聲說道:「嫂子,他昨天被哥哥考驗了,然後就被…」

夏淺淺說著,手指握成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