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吃驚,雖然美莎那丫頭答應了放你,但她畢竟是小女孩,對人心險惡不清楚,心還是太軟了,容易同情!但我可不一樣,所以,我想趁此機會,想要試一試,看看你在知道自己授業恩師被殺后,又面對仇敵時是如此作為?

楚河如此說說道,當然了真正的目的是不是為了那坑了的時間,這個,誰知道呢?

楚河嘆了口氣,說道「阿修羅,若是你當時一笑了之,什麼都不表明,我真的會殺了你,毫不猶豫,但是,你的做法,令我還算滿意!」

「阿修羅,你師傅有你這個弟子,看來,還算是沒有白收!這個世間有的是背師棄恩的人,但你不是,我很欣慰啊」

聞言,阿修羅抬頭看著楚河,臉上忽然露出幾分激動的神色,

沉吟片刻后,阿修羅忽然鄭重地對楚河行了一個大禮,然後一臉正色的看著他說道;「謝謝!」

「哈哈,那麼阿修羅,以後好好修鍊吧,多陪陪美拉吧!

「兩位,我要走了,你們再見!」楚河對阿修羅點了點頭,於是,便對兩人揮手作別。

「再見了,楚河!」

「一樓走好!」

兩人也分別一邊揮手,一邊出聲說道。.. 魔界的大門自楚河將橫插在門前的那把金色大劍拔起並崩碎后,就已經徹底的閉合起來了。

閉合之後,就是永久。大門從此之後,就再也不會被打開了。常人若是不甚落入魔界,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就只能在裡面過一輩子了。

當然,楚河非常人,自然不在其中。對於楚河來說,想要從中出去,再簡單不過了。

一來,楚河擁有瞬間移動的空間挪移技巧,如今已經出了天魔界那種特殊的次元空間,他已經可以不受限制地施展了。二來,楚河的修為已然達到了驚天動地的程度,區區一個魔界大門,無需全力,一拳之下,就會崩碎,自然是阻礙不了他的腳步。

當然,楚河是不會使用其二的方式破門而出的。要不然先前做的事情豈不是沒有了意義?

楚河的身影直接一閃之下,便走出了魔界。

明媚的日光靜靜地從從天空飄落,如女兒家的手,溫柔地撫弄臉龐,呼吸著乾淨清醇的空氣,楚河愜意的睜開眼睛,心神暢快的自語道;「終於回到了地球上了!」

感受到那一花一草,一草一木的勃勃生機,抬頭仰望碧藍澄澈的寧靜天空,楚河的心也漸漸的被凈化,從以前身在天魔界那種浮躁好戰的情緒中,漸漸地變得寧靜而又了平和了下來。

任性老婆好V5 楚河心中不住感嘆道:「與天魔界的惡劣環境相比,果然還是地球最美麗。那天空,那花草,那綠樹,那空氣,什麼天魔界,都統統見鬼去吧!」

霸氣重生之超強天后 好好地享受了一下人間的新鮮空氣,楚河暢快不已,只感覺,眼前的世界,似乎也變得清新了許多。

於是,楚河忍不住高聲長嘯了幾聲,以此來宣洩了他歸來的興奮。

與上次相比,自楚河將魔界之門徹底的封閉后,妖魔不再出來作祟了。所以,自然而然,這附近的居民也漸漸多了起來。

楚河的幾聲長嘯頓時引來了數十位不明真相的群眾,他們不明所以,紛紛大加猜測,都想要瞧一瞧,是誰在鬼叫,難不成,是那些妖怪有復甦了嗎?

眾人懷著忐忑不安,猶猶豫豫地循聲至而,但當他們到了的時候,也發現已是空無一人。

楚河早就已經離開多時了。

#################

當楚河從魔界大門口離去后,順著大山中的山路行走了一會兒,轉頭時,正好望見在他群山環繞的山麓中央處的那座巨大的城堡。

這座城堡楚河不然不會不熟悉,他也曾經進去過,還住了一天呢。

城堡內住著國王,王后還有公主。

以前,國王曾委託楚河從阿修羅手中救下他的女兒,而最終楚河也不負所托,親自將他的女兒美莎安然無恙的送了回去。

楚河想到這裡,啞然失笑,心中暗暗感嘆:記得當時,在住的那一晚,好像還和那公主丫頭睡了一覺呢?雖然那丫頭長的很漂亮,也很可愛,可惜就是年紀還小了,身量未足呢?

「不過,不知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還記得我呢?

畢竟,女孩的記憶都是很差的,也許,在當時看起來還算記憶深刻的事,說不定幾天後,就忘在了腦後呢?。

楚河極目遠眺城堡,思緒瞬間紛飛。

楚河在這裡不住的感嘆遐想,暗自猜測。熟不知。此時,在他眼下的那座巨大的城堡之內,有一個少女,此時,竟也正默默的想念著他。

##########################

國王城堡,城中內殿,公主卧房。,

紅色的牆壁,粉色的窗帘,寬大的屋子裡,角落裡到處擺滿了毛茸茸的玩具。屋內,充滿了女孩子的浪漫。

其內,一位少女對窗而立,盈盈似秋水般的雙眸正默默向前望去,似乎是在思念著什麼重要的人。

這位少女一身粉色連衣裙,嬌俏可愛的臉龐下,有一雙盈盈的水眸,小巧的鼻子微微翹起,粉嫩的櫻唇極其誘人。而在其中,最令人奪目的,就是她那頭如火焰燃燒般耀眼的紅色秀髮。飛揚飄舞間蘊含一股驚人的美麗。

這少女,正是被楚河所救的美莎公主。

相比一年多以前前,她的發育無疑是極其驚人,已然脫去了女孩的青澀幼稚的氣息,步入到了少女豆蔻的花樣年華。

美莎默默地向窗外看了一會兒,默然一嘆,忽然低下頭來,纖細白嫩的雙手忽然慢慢伸向腦後,雙手環繞白皙柔滑的脖頸,從中慢慢地取下了一個散發五彩光芒的項鏈。

美莎將彩石項鏈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那凝重的神態,就彷彿眼前的東西是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寶,唯恐將其摔碎。

美莎凝視了好一會兒彩石項鏈,忽然喃喃的自語;「大哥哥,你還記得我嗎,你現在去哪了呢,會不會想起我來呢,我很想你呢,為什麼你不來看看我呢?」

美莎對著彩石項鏈,不斷的低聲喃喃。女孩的聲音清脆而悅耳,如最優美的清脆笛聲,但不知為何,卻總有一股哀愁之意瀰漫其中。

她望著著彩石項鏈,眼睛一眨不眨,彷彿眼前的彩石項鏈突然化成了楚河,心神恍惚間,美莎的雙目似乎閃過了一絲絲的痴意。

她每天都要這樣,在某一時刻,對著窗子,遙望遠方,不停地想念著那個當初如童話般化身成為王子拯救了公主的他。然後,她在拿起彩石項鏈,對著看上幾眼,好似王子就在身邊陪伴。

對於這個楚河隨手所送給她的這條彩石項鏈,美莎自從獲得了它之後,就將其視為最重要的寶貝,無論是吃飯、洗澡、還是睡覺,不論身在何時何地,她都會帶著她。從不離身彷彿身體的一部分。

前夫大人請滾開 因為對於美莎來說,有了這個彩石項鏈,她的心就會慢慢平靜下來,就不會在害怕任何東西了。

就彷彿她心中所念的王子化身成項鏈,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給予她溫度,默然守護她,所以,有了這條項鏈在身,她就不會害怕任何人了。

「大哥哥,你知道我在想你嗎?我好想好想再看見你呢!但是,自從上次你走了以後,就再也打聽不到你的消息了,你現在還好嗎,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呢?」

「嗯,大哥哥是這麼厲害的人,就算是在傳說中的魔界,所有的人也都畏懼你,我真可笑,你怎麼可能過得不好呢?我真是瞎猜心,大哥哥一定討厭這樣的我了吧,所以才不肯見我的嗎?」

「大哥哥可千萬不要這樣啊,我很乖的。大哥哥,記得你當時不是也誇過我乖嘛?如果我不乖的話,你又怎麼會同意和我在一起睡覺呢?」

「現在想來,那時的我,是多麼的幸福開心呢!」

對著彩石項鏈,美莎又忍不住小聲低語,她白皙的臉上,湧現出一抹動人的紅暈,不時變幻出多種的色彩。時而害羞,時而慌亂,時而害怕,時而興奮。

「大哥哥,莎莎現在每天見到這個彩石項鏈,就彷彿每天又見到了你,我每天都好開心呢,有你陪我度過的每一天,真好!」

美莎痴語了幾聲,又默默地重新將彩石項鏈掛在了那白皙細嫩的脖頸上。

彩石項鏈五色的流光流轉,光彩閃耀中,映照在美莎可愛動人的臉龐上,又增添了許多說不出的魅力。

楚河此時當然不知,有個被他拯救了一次的女孩此時正從城堡內默默的凝視他所在的這個方向,默默地思念他呢?

楚河只是稍微唏噓了幾聲,便將心中的雜念一掃而光。

現在,楚河並沒有想要刻意去城堡內做客,從而瞧一瞧以前的那個女孩現在在幹什麼,過得好嗎?

在楚河心中,有一句話他一直信奉著,那便是人與人之間,有緣自會相見。

如果有緣,即使不用刻意去尋找,那也會再一次碰面,強求未必有好結果。

當然,最重要是還是,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楚河的肚子已經開始「咕咕」的傳出了叫聲,此時,已經的正式宣布他已經餓了,所以,他現在要趕緊急速的吃東西了。.. 在距離楚河不遠距離地方,就有一個城市存在。

如今,楚河自己身上的食物膠囊基本上已經被他吃光了。不能自給自足了,所以,他現在要去城市中大吃一頓。

白天的城市雖不如夜晚那般燈火霓虹,但是行人如織,到處都是人群。

楚河行走在街道上,一邊走,一邊環顧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商店,心中不免有些懷念了起來。

畢竟,如今的他,已經不像前世那般,長居於城市中了。現在乍一到了一個城市,各種記憶不由紛紛浮現心頭。

終於,楚河在一家不大不小的飯館門前停下了腳步。

楚河看了一眼門上的招牌,「好吃客」,感覺名字好算不錯,於是,他便向裡面走了進去。

楚河毫不客氣地來到了櫃檯,對那裡的老闆說道;「喂!把你們這裡的好酒好菜先給給我上個一百人份的!」

忽然聽到楚河的話,起初,那老闆滿臉驚愕,以為楚河是來到故意搗亂的,頓時,臉色一怒,要想馬上趕他走。

但是,正當他抽起袖子,想要有所行動時,突然眼睛一亮,就見到了楚河拿出了一堆堆金光閃閃的錢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那閃閃的金光差點沒晃瞎了他的眼睛,頓時,他心中大喜,心道,這是來了大客戶了。

那老闆臉色登時大變,如春花綻放,喜笑顏開。

他紅光滿面,滿臉興奮道;「嘿嘿!客人你等好了,我這就馬上叫人給你做,您先坐下稍等片刻~」說完,急急忙忙地就趕緊吩咐了下去。。

楚河嗯了一聲,對老闆點了點頭,忽然問道,「對了,老闆,我想問你一件事?」

涼情:一念之愛 心知楚河是個有錢的主,那老闆心中想要討好,直接笑眯眯的說道:「客人有什麼話就問吧,不要說一件,就是十件,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就會告訴你!」

「沒有這麼多了,我只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那老闆想了想,便快速的回道:「今天啊,是753年5月6日!」

楚河聞言,頓時感覺不明所以了起來,旋即,他一拍腦袋,心中暗自責怪自己;對了,我哪知道這裡的日子是怎麼算的,就算知道了日期,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楚河收回思緒,又問道;「老闆,我想知道,你知道這一屆的天下第一武道會是什麼時候舉行嗎?」

老闆一愣,頓時就驚訝的說道;「喲,客人,您……您不知道嗎。今天可就是天下第一武道會報名的時間呢,到了晚上,差不多就要截止了!明天大會可就要開始了!」

「難不成您是想要去參賽嗎?不過勸你還是放棄吧,天下第一武道會的舉辦地是在南都的木瓜島上,要知道,木瓜島距離此地可是有數好幾千里地呢!」

「就算是現在有機會乘坐上最新型的飛機,全速急趕,也要一天一夜的時間才能到達呢!而且,就算是最後到了,報名的時間也要截止了,沒有報名的人是參加不了比賽的!」老闆對楚河苦口婆心的勸道。

楚河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道;「哦,謝謝奉告,我只是去看看而已,或許不去參加!」

「希望你可以看到吧!」老闆見到楚河的樣子,微微一嘆,搖了搖頭,自語道

問清楚了想要知道的事情,楚河心中基本上對於現在是個什麼時候已經明曉了。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沒想到他運氣還不錯,從天魔界剛一出來,竟然正好就趕上龍珠劇情開始前,比武大會開幕的前一天。

記得三年前,當時,他可是和悟空他們約好了,下一屆武道會時,在相見。而且,布瑪到時也應該回去哪吧,這樣一來,幾人一起旅行的夥伴,又可以重新見面了。

雖然楚河現在已經習慣了一人獨自修鍊的生活,但和能夠和夥伴們見面,也是他非常期待的場景。

收回思緒,楚河見飯店內的位置差不多已經坐滿了,於是,便找到一個靠窗的位置,隨意地就坐下了來。

等了不長時間,飯菜就陸續的呈上了桌子。

鮑魚,熊掌,鴨脖,鵝肉,一一映入楚河眼前,可以說,天上飛的,地長跑的,水裡游的,各種山珍海味,幾乎一應俱全。楚河眉開眼笑,瞬間便身化饕餮,風捲殘雲般的開始掃蕩了起來。

一盤盤空盤子如小山似的堆積,啪啪的筷子交擊碗碟聲如音符般的響起,那一瞬間,店內所有的客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紛紛向楚河那一桌望去。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了起來,見到楚河桌上已經堆積了超過數百人份的空盤子,並隨著楚河的叫喊,約上越多,他們心中情不自禁的都冒出了如此的念頭;這人是個怪物?

酒足飯飽之後,楚河打了一個滿意的飽嗝。那一刻,只覺得吃飯什麼的是人生最享受的事了。

當楚河走後,這家酒店為了洗盤子,又雇了十幾個僱員,忙了整整一夜,才將盤子全部刷完。

……

楚河現在並不急於趕往西都,他先是如前世的習慣一般,到了一個新城市,就先遊玩一番。

楚河在城中各大地方逛了一逛,然後,又去遊戲街區去玩了玩他前世喜歡的各種格鬥對戰遊戲。

反正,他現在錢多的已經花不完了,所以,要盡量的去消費一下才對得起自己。

如今的他,對身體的掌握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再玩格鬥遊戲時,幾乎是無往而不利。

有幾個遊戲達人當見到他玩遊戲時,紛紛出言挑釁要和他一決勝負,結果無一不是慘被而亡。於是,人開始越聚越多,挑戰楚河的人也越來越多,無數人前來觀看,到了後來,就連此地一個當時在全國一萬連勝的超級遊戲高手,都被楚河給幾招之內就KO了。

當時,無數熱愛遊戲的圍觀的人群紛紛激動了起來,不斷地吶喊尖叫。

其中更好幾百個女孩見到楚河俊朗非凡,於是,不斷大喊大叫,嚷嚷的說要嫁給他,個個神色瘋狂,眼露痴迷,不顧一切的朝楚河衝來。

人群熱情涌動,幾乎如潮水向楚河襲來,楚河見到之後頓時大覺受不了,因為見到其中竟然還有許多中年婦女,他索性一個瞬移之下,才將她們全部擺脫。

從此,楚河決定再也不去這裡了。

楚河不知道,在他走後,因為自己不經意間玩了一個遊戲,就在遊戲界徹底的留下了一個傳說,一個永遠無敵的傳說,被無數遊戲高手崇拜的稱為格鬥之神,供無數的遊戲新人憧憬,膜拜。

又到其他的商店購買了一些生活必須品后,楚河走出了城市,就決定開始動身了。

「我記得西都好像是在這個方位的吧!」楚河面朝西方的一處位置,心中暗道,

他精神外放,以他如今的修為,瞬間就將整個地球瀰漫在其中,剛想要探知範圍,突然他在地球的另一面,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

「咦!這股氣好熟悉,這……這不是悟空的氣嗎?他在那裡嗎?」楚河沒想到自己剛一探查,就發現了悟空。

「武道會報名就要開始了,他竟然還在哪,真是無語,不愧是悟空啊,算了,去幫他一把吧!」楚河苦笑了一聲,順著感應到的氣,身影瞬間一閃,就向地球另一面而去了。.. 地球的另一面,一處不知名的島嶼。

海岸碼頭,此時,孫悟空正在那裡和一男一女兩人攀談起來。

這女的,楚河若是見到了。必然一眼就會認出,那正是龜仙人的親姐姐,曾經為楚河占卜了一次龍珠方向的占卜婆婆。

而那男的,楚河就不認識了,完全是屬於龍珠中的龍套角色。只是一個普通的狐狸頭少年。

只見此時,那龍珠中的龍套角色,狐狸頭少年正一臉愧疚之色的看著孫悟空,用滿含歉意的語氣,對孫悟空不斷地鞠躬道歉;

「大哥,都…..都是我害的你,若你不是了救我,怎麼可能會讓你錯過了開往天下第一武道會的飛機,我…..實在是對不起你!」

「對不起!」

「沒事的,你沒事就好了!」孫悟空撓了撓頭,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齜牙笑道

見到孫悟空一臉毫不責怪的樣子,狐狸頭少年心中更愧疚了,但他卻毫無辦法,只能低著頭暗自沉默下來,痛恨著自己的無力,對自己的救命恩人什麼都做不了!

此時,占卜婆婆用手指著大海上的一個方向,對孫悟空說道:「悟空,木瓜島就在那個方向,一直向前行走,持續不停,直到地球的另一面,你就會到達目的地!」

「不過,武道大會今天晚上可就會截止報名了,我想,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準時的到達那個地方了」占卜婆婆用無奈眼神看了孫悟空一眼,毫不客氣地說道。

「那……那該怎麼辦,難道要用筋斗雲嗎,可是…..爺爺都說了,這是修行,不准許我用的啊!」孫悟空抓了抓頭髮,一臉苦惱的說道。

「哎!你真是夠單純的啊,我那弟弟的話你就這麼當真。再不去的話,可就要晚了!」占卜婆婆苦口婆心的勸道,見孫悟空一臉不為所動的樣子,頓時急了,氣沖沖地說道:「悟空啊,要不是看在你爺爺孫悟飯是我朋友的份上,我才懶得管你呢!」

「真是個傻小子!你要我怎麼說你才好呢?」

「不行,就算是婆婆這樣說,我既然先前已經答應了爺爺,就不會使用筋斗雲的,做人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呢。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嗎?」孫悟空依然不斷搖頭,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堅持自己所做的決定。

「大哥,你…..你難道真的想要錯過天下第一武道大會嗎?」狐狸男子見到孫悟空如此,頓時焦急的說道。

「我不想啊,可是,就算我再怎麼想去,筋斗雲也是不可以用的!」

「悟空,你可要知道,飛向木瓜島的飛機是全世界最快的載人客機,飛機現在已經飛行了一個多小時了,現在,除了使用你的筋斗雲,再沒有任何其他的飛行機器可以在報名截止前到達武道會場!」

占卜婆婆搖頭說道,見到孫悟空一臉失望的樣子,她目光一閃,似乎時想到了什麼,忽然遲疑的說道;「除非…..」

「除非什麼,老婆婆…..」一旁正沉默的狐狸少年耳朵一動,馬上來了精神,頓時知道占卜婆婆有了主意,於是,急急忙忙地為孫悟空打聽了起來。

此時,孫悟空也是一臉好奇之色,問道;「怎麼了,婆婆?」

占卜婆婆看了看兩人,沉聲說道;「除非,現在這裡有一個擁有世間極其罕見的瞬間移動技巧的人,若是由他帶你去的話,不到一秒,便可到達你想去的地方!」。

「不到一秒,好厲害啊,老婆婆,那,要怎麼去找這樣的人!」狐狸少年聞言,頓時一臉興奮的問道。

而當孫悟空聽到了瞬間移動這四個詞時,則忽然低頭沉思了起來,口中不斷地喃喃,」瞬間…..移動!好熟悉的名字呢?

占卜婆婆搖了搖頭,蒼老的臉上皺紋深深的皺了起來。

她輕嘆說道;「據我所知,這瞬間移動可以說是世間極其罕見地招數,我所知之人,只有一人擁有這種技巧。若是平常,還好說,但是,就在前些日子裡,我曾不斷地試圖去占卜他在什麼地方,但是,無論占卜多少回,卻總是無法佔卜到,這令我感覺非常的奇怪!」

顯然,這占卜婆婆當時在占卜楚河時,並不曉得楚河身處在天魔界中。

要知道,這天魔界的次元是屬於極其特殊的空間,有空間規則阻擋,所以,即便是以占卜婆婆之能,也沒有辦法探測到那個地方。

占卜婆婆見到孫悟空仍繞在低頭沉思,便笑著說道;「悟空,不要想了,這個人你也認識,還非常熟悉,如果可以找到他的話,那可就好辦多了!」

「哦,我想起來了。婆婆,你說的是楚河吧!剛才我就在想,這四個字好熟悉呢,原來是楚河的絕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