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韓武站在結界的光芒上,觀察四周。

葉修搖搖頭,一拳砸在樹上,大樹應聲倒下,可是他的孩子怎麼辦?

回到別墅,幾個女人堵在門口,都焦慮地看著葉修,毛靚最先開口,「異世界是哪裡?葉修,笑笑呢?」

「約瑟夫他怎麼會是個壞人?他的一切都在這裡!」蜜糖還是無法相信,約瑟夫那麼好的一個人竟然會把笑笑綁架了。

「約瑟夫把葉致帶到另外一個世界了,他在引我去那個世界。」葉修痛苦地解釋,他以為所有的危機都結束了,誰知道約瑟夫才是最大的隱患!

該死的,這一切都怪他,是他失誤了!

「去看看清雪!」上官瑩讓開路,讓他進去。

步伐僵硬地走進房間,看著沈清雪跪坐在床邊,低頭哄著躺在床上的葉寧。

葉修走過去,半跪下緊緊抱住失神的沈清雪,「對不起,我去晚了!」

沈清雪沒有任何反應,她依舊看著床上的孩子,葉修心痛她這副樣子,一把轉過沈清雪的身體,「看著我,笑笑被帶走了,這都是我的錯!」

「異世界?笑笑被帶到了異世界?他還不滿一個月,他一個人怎麼活下去,葉修,怎麼辦?」沈清雪拉住他哭得私心裂肺。床上的孩子也睜開眼睛跟著哭起來。

「我去把孩子帶回來。」

「對,帶回來,帶……」沈清雪的笑慢慢凝住,推開葉修,「你要帶球球一起去?」

「沒有葉寧,我進不去異世界。」

沈清雪慌亂地搖頭,她憤怒地捶打葉修的肩膀,「我不要,我不要再失去一個孩子,我不要,嗚嗚……葉修,我不要失去寶寶……」

葉修緊緊抱住沈清雪,「我會把孩子帶回來,我保證,你相信我!」

「嗚嗚……嗚嗚……」沈清雪只是不停地哭,她一句話都不說。

葉修也滿心痛苦,可是他不能倒下,他是所有人的依靠,必須扛住。

懷裡的人在他懷裡點點頭,她緊緊抓住葉修的衣服,聲音弱的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如果你失信了,我會恨你一輩子」

葉修緊緊抱住他,閉上眼,把自己的眼淚逼進去,咬牙承諾「我答應!」

沈清雪突然狠狠咬住葉修的脖子,狠得咬出血了。

這是我們的承諾,不要忘了,我在家裡等你。

葉修手刀砍在她脖頸,懷裡的人昏倒了,葉修抱起她走到床邊,蓋上被子,低頭輕撫她的臉。

握緊拳頭,抱起床上的孩子,轉身走到門口,看著大家,葉修深呼吸一口氣,還沒有說話,葉妍已經開口了,「不管去哪裡,把笑笑救回來,哥,我們等你!」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上官瑩把準備好的包遞給葉修,「大哥,照顧好兩個孩子,我們相信你!」

葉修伸手捧起紅拂的臉,道別似的親吻她的額頭,三個女人,同樣的行為,最後抱住葉妍,看向韓武,「她們交給你了,照顧好大家!」

「大哥,放心!」

深深地看了大家一眼,滿心的話只化作兩個字,「等我!」

「好!」

不想讓他們送他去,不要送別,就沒有離別,就像是他去修鍊了一樣,很快就會回來的。

葉修抱著葉寧穿過林間,站在結界入口,看著結界的光芒,閉上眼睛回望別墅一眼,拉起兒子的胳膊,割一滴血滴入結界圖案上。

「嗚嗚……哇……」

「我們去帶弟弟回家!」抱緊懷裡的人,葉修目光堅定。

一陣光芒亮起,一股龐大的吸力把葉修吸了進去,他護住兒子,周圍環境一改,彷彿到了一個流動的通道一樣,葉修警惕地看著四周。

突然一股重力衝擊過來,葉修看著正面,越是裡面越是一片漆黑,透著一股詭異。後背對著重力,身體繃緊,懷裡球球一咧嘴,嚇哭了,「嗚哇……嗚哇……」

「別……別哭,不怕!有爸爸在,別怕!」也不知道是不是葉修的話起了作用,葉寧真的不哭了,一雙大眼睛怯怯地望著他。

背後彷彿要被衝破的重力突然停了,葉修踉蹌幾下,整個空間彷彿扭曲一般,「閉上眼睛,快!」伸手用小被子蓋住兒子的頭,葉修用胳膊和上身被兒子鑄成一個鋼鐵般堅硬的空間。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空間無限擠壓,葉修感覺骨頭都在往裡縮,他用意念形成一股強大的保護層套住兒子,葉修臉上漲成紫紅色,青筋暴起,身雙手被扭成畸形。不知道過了多久,葉修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懷裡的孩子確保他一直都安全。

擠壓力頓時消失,葉修這次警惕起來,先是有黑洞強大的吸力,又是擠壓,還有什麼?

膨脹,好吧,葉修渾身被扯開,朝向四面八方,他不在乎自己的到底有多疼,都能忍,看著漂浮在空中被他藏在保護層里的孩子,感受到他一切平安,這就夠了!

眼前一片漆黑,葉修還沒有反應過來,所有力量瞬間消失,趕緊抱住孩子,身體噗通一下掉落,好不容易穩住身體,葉修緩慢地站起來。

打開小被子,看到兒子一雙眼睛滴溜轉來轉去,葉修鬆了一口氣,這才緩緩抬起頭往下去。

站在茫茫雪山上,他摟緊兒子,盯著陌生的世界,心情複雜化作一個個堅定信念,「葉致,我一定會找到你,帶你回家!」 亞澤看著突然出現的風玫,極致恐慌驚懼下,仿若在黑暗中摸黑前行的人看到了黎明的曙光,頓時驚喜出聲:「古紇,救我!」

風玫出現在背對著沐音澈的方位,但是聽到亞澤的聲音,感知到身後熟悉的氣息,沐音澈身體一僵,臉上一直冰冷平靜的表情出現了瞬間的龜裂。

他自然不會擔心亞澤之前所說的她會因為他殺了吸血鬼而對他如何,畢竟以前她為了他殺的吸血鬼可不少。

只是,他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道她看了多少,更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向她解釋這發生的一切——以前他在她面前一直都偽裝成一個普通人的模樣,每次被吸血鬼抓都是等著她來救。

她……會不會覺得他欺騙了她?

沐音澈抿緊了因失血過多略顯蒼白的唇瓣,心中一陣忐忑。

可是,也因為她的出現,一直緊繃著的神經本能就放鬆了下來,強撐著的身體有著欲要將他擊垮的疲憊感湧來,他心中想著回頭看她,可是在扭頭前,身體已經先不受控制地晃動了一下。

下一瞬,薔薇冷香將他包裹,那人已經到了他的身邊,單手攬著他的的腰,支撐著他身體的重要。

「你來了。」他扯出一抹笑來,但是配著他此時的模樣,就如一朵經歷雨打的嬌花,有種破碎的凄涼之感。

風玫抬眸涼涼地瞥了他一眼:「我以為可以為你收屍了呢。」

語氣淡淡的,在收回目光看向亞瑟時,卻暗藏鋒芒。

她查看沐音澈的情況時,正看到亞澤第一次拿刀挑開沐音澈的血管。

只是瑪德城堡距離珈藍學院很遠,她無法直接瞬移到達,這才趕到。

可是亞澤對沐音澈所做的一切,她全部都看在眼裡。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就是古紇本人,都沒讓沐音澈在吸血鬼的手中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傷害,而她來了,卻讓他受傷了!

他若是真的如古紇記憶之中那般,在成年之前,只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普通人,在吸血鬼面前沒有任何的自保能力,那她真的要來收屍了!

感覺到風玫攬著自己腰間的力量微微加重,沐音澈唇瓣動了動,沒有吭聲。

她生氣了。

他又惹她生氣了。

可是,這是真的不是他故意去招惹吸血鬼的。

可是……亞澤的發難,其實他也不是毫無預料的。

在昨日課堂上,他第一次表露對她的佔有慾的時候,在他開口要補習到那張試卷,他與亞澤目光對視時,他心中就已經隱隱有了預料的。

只是,他沒想到亞澤竟然會行動的這麼快。

另一邊,亞澤原本看到風玫出現是滿心歡喜的,可是,當看到風玫扶住沐音澈時,他哪能不明白?

不可置信中更多的是憤怒與不甘:「古紇,他是吸血鬼獵人!」

風玫看著亞澤,紅唇弧度冰冷:「我昨天就說了,最後一次,可是你卻用這最後一次來傷我的人。」

風玫語氣其實聽不出什麼情緒,卻讓亞澤徹底慌了神:「什麼你的人?你沒聽到我說嗎?他是吸血鬼獵人!沐音澈是吸血鬼獵人,是我們的敵人!」 一道刺眼的光芒劃過,葉修瞬間閉上眼睛,順手捂住孩子的眼睛,光芒之下一股迫人壓力席捲而來子,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帶走,恍惚之間,微微睜開眼睛,竟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片翠綠覆蓋的森林裡。

無數翼展近一米的大鳥在森林上空盤旋而過,聲如滾雷,帶著一絲警告意味。葉修站在林中,頃刻之間,這片罕有人煙的森林也彷彿多了一絲人氣。

「我,這就到異世界了嗎?」葉修五官繃緊,眼眸如狼般警惕,後退一直到靠在在一棵直徑幾十米的樹榦上,慢慢滑著蹲下身,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雙手如鐵箍一般護著懷中剛出生的兒子。

球球身體動了一下,似乎剛睡醒一般,還打了個哈欠,這種反差,讓葉修這個當爸爸的不由一愣,隨即淺笑了一分。

葉修緩緩站起身來看看四周,又低頭看向了自己的兒子球球,眼中溫柔漸漸變成堅定的執著!

球球晶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著自己的父親,微微揚起的嘴角,天真無邪地沖著葉修笑,倒是一點都不膽怯。

葉修父愛爆棚,低頭親了兒子一口。又看到球球左右扭動似乎在找什麼,葉修心裡狠狠被刺痛了一下,雙胞胎從來沒有分開過,球球也在找自己的弟弟。

看著球球的笑,葉修感覺自己看到了那個剛剛出生就對著自己樂笑的二兒子。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弟弟帶回來!」葉修緊緊摟住葉,向著叢林一個固定的方向邁出執著的步伐……

在森林中,最重要的便是食物和水,毛靚給他準備的袋子在過空間的時候,應該被吸到什麼地方了,現在他身上什麼吃的喝的都沒有。葉修自己可以撐幾天,可是懷中還有一個小嬰兒,他需要奶水!

葉修一邊熟悉著這新世界的環境,一邊尋找著看什麼地方有剛剛生過幼獸的野獸。

「兒子,你放心,老爸絕不會讓你挨餓!」是承諾,也是給自己的要求。

這是異世界,對於葉修來說,這裡就像外星球一樣,他甚至不知道這裡會不會有正常的人累?不過這個世界和地球很像,至少空氣和壓力和地球一樣,否則這剛出生的小嬰兒也活不下去。

不過這個世界讓人感覺很舒服,讓葉修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也增長了幾分,絲毫不覺得疲累。

「吼——吼——」

忽然一陣獸吼傳入了葉修的耳朵里,摒住呼吸,抱著兒子立即躍上一棵大樹。

這是葉修進入異世界聽到的除了鳥類以外第一個動物的聲音。也不知道他離文明社會有多遠,該死的約瑟夫,找到他非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兒子,有吃的了!」葉修眼中精芒閃爍,疾行如風,如果在地球,他肯定不敢這麼猖狂,不過這是異世界,不是嗎?

對這個世界全然無知,葉修總是小心翼翼的……

快到了……近前,葉修停在一顆三十多米高的樹榦上,向前方看去。

在前方二三十米地方有兩頭葉修從來沒有見過的野獸。

這野獸好像地球上已經滅跡的劍齒虎,但是尾巴上卻如同一條蛇,張著大口撕咬著它的敵手。

而對面的野獸像是一頭巨熊,更詭異的是,這頭「熊」竟然張著一張人臉。

葉修被這一幕驚住了,但是一秒鐘不到就平息了心裡的震驚,就算早就做過心裡準備,這裡不會是什麼和平的世界,看到這種怪獸,還是讓人熱血沸騰!

此刻那頭熊人已經滿身是血,喘著粗氣,它的氣息十分混亂,看樣子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而反觀劍齒虎,雖然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可依舊攻守兼備,看樣子勝利在望了。

劍齒虎巨爪揚起,一爪拍在了熊人的胸口上,熊人仰天殘叫,此刻它的胸膛上又多出了幾道血淋淋的爪痕!

葉修死死盯著前方的戰鬥,手中從樹上折下一段樹枝,手腕一抖,這段樹枝瞬間化為一道流光射向前方的劍齒虎。

「嘶——」樹枝射入了劍齒虎的腦中。

很好,他的實力在這裡並沒有受到任何阻力,這劍齒虎就算強大,弱點卻異常明顯。

「看來異世界,也不是太遙不可及!」葉修一臉輕鬆笑道。

此時虛弱的熊人抬起它的頭顱,一雙眼睛帶著莫名的恐懼盯著葉修。

葉修微笑看著熊人,他這樣撤去一切防備,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結果熊人站了起來,用右手扶住自己的左胸,人性化的向葉修鞠了一躬,眼裡的防備褪去了一點,帶著一絲敬意。

葉修驚訝的看著熊人,「這麼人性化?」

「你……你竟然會說神語?」熊人瞪大眼睛盯著葉修。

「你會說話啊,神語,神語是什麼?」葉修看對方那麼驚訝的模樣,倒像是自己說話才是神跡,他滿臉興緻的看著它。

「恩人,你竟然不知道神語,難道你是從小世界來的?」熊人一看就是個單純的傢伙,區區幾秒,他已經撤下防備,走到葉修面前了。

「我……嗯,剛剛從其他世界來到這兒,你能給我介紹一下這個世界嗎?」葉修禮貌地問他。

「哦,那就不奇怪了,這個世界的本命是玄炎世界,是百萬年前一位大能用奪天之力創造出來的。」熊人一臉得意揚揚的模樣,讓葉修想到了韓武,單純喜歡得瑟的傢伙。

葉修見熊人還在滔滔不絕,心裡慢慢放鬆一絲警惕,抱著兒子躍下枝頭到了熊人近前。

熊人似乎很開心他的親近,更加歡暢地解釋,「如今這個世界分為三大勢力,神域,魔域,以及我們獸域,我們現在所說的話,就是神域的通用語言。」

「哦,那我現在所在的地點就是獸域了?」葉修繼續問道。

「沒錯,恩人,你現在所處的便是獸域。」熊人回答道。

「哦,知道了,多謝你了,你也不要叫我恩人了,我叫……我叫葉尋笑。」葉修沒有說出真名,但是「尋笑」也說明了自己的來意與目的。

「這沒什麼,葉公子,我還得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呢。我叫熊七。」

熊人憨厚撓撓自己的頭。

「……熊七,難道還有熊大熊二?」葉修不禁想起了地球上華夏國一部很火的動畫。

「你認識我大哥二哥?」熊七震驚的說。

「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起了我家鄉的一部戲。」葉修連忙解釋。

「好了,不給你聊了,這隻劍齒虎已經死了,你就把它帶回你家吧,我該去給我兒子找吃的了。」葉修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用手指逗了逗他的臉。

熊人這才注意到葉修懷中的孩子。

「葉恩人,你來這世界還帶著小孩子?」熊七不解的看著葉修。

「這裡面箇中原因一時說不清楚,以後再見面給你解釋吧。」葉修此時急著要給自己的兒子找奶喝,不願意和熊七繼續說下去。

熊七看出了葉修眼中的焦急,解圍道:「葉公子,你對我有救命之恩,如不嫌棄,到我們部落坐坐,正好我妻子最近生下第六子,母乳還是有的,不能讓小嬰兒餓著。」

葉修一臉驚喜的看著熊七,現在最重要就是為懷中孩子找到充足的奶水。

「那多謝你了,熊大哥。」葉修趕忙道謝。

「這沒什麼,和救命之恩相比不算什麼,我們的部落不遠,公子這邊請。」

熊七粗魯地托起劍齒虎的屍體,扛到肩上向叢林深處走去。

葉修興奮地抱著孩子,跟上熊七的步伐。

眼前的熊七好像沒有受傷一般,步伐穩健,連胸口剛剛留下的傷都不再流血了,看的葉修暗道「牛逼」。

要是放在地球上,這種傷勢,不死都得躺上一年半載了,當然他自己不在此行列。

熊七好像很不在乎自己的傷勢,一路上不斷向葉修介紹著這個世界……

「葉公子,你知道嗎?我們獸域是最弱的,如果不是創造出這個世界的大能有我們獸族四大神獸的血脈,冥冥中帶有獸族氣運,我們可能沒有辦法在這個世界生存。」熊七滿臉崇拜的表情,不斷向葉修說著這個所謂的大能。

「我挺好奇你這個所謂的大能到底是什麼人。」葉修被熊七挑起了好奇之心。

「這位大能有三個兄弟,神史上記載,他們是從一個名叫地球的地方來的,這個世界之所以叫作玄炎世界,是因為這位大能第一個到的地方就叫玄炎大陸,後來不知道為何,好像是這個大陸被毀掉了,這位大能後來創造出這個世界才叫玄炎世界。」

熊七也是滔滔不絕的向葉修解釋道。

「地球?」葉修臉上終於露出驚容。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是地球,怎麼了?」熊七扭頭看著葉修,一臉疑惑。

「不瞞熊大哥,我家鄉的名字就叫地球。」 風水秘聞 葉修無奈的說。

「你竟然和天君來自同一個地方?」這次輪到熊七震驚了。眼前這個少年竟然和他心目中至高的存在來自同一個地方,這不禁讓熊七對葉修產生了一種尊敬。

「天君?我剛剛來到這個地方,還不知道這裡的實力到底是怎麼區分呢?」葉修聽到天君這個詞,彷彿看到了一位翻手之間可以毀天滅地的大能,對葉修這種血液都帶著瘋狂的人,不禁對這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你說境界啊,其實我也不知道更高的,只知道有人魄境,地魄境以及天魄境,更高的我只知道天君。」熊七尷尬的撓撓頭。

他作為一個這個世界的土著居民,竟然不知道詳細的境界劃分,就覺得特別尷尬。

「這三個境界嗎那你現在是什麼境界的?」葉修問到。

「我我現在是人魄境前期,這隻劍齒虎在前期巔峰中也有頂尖戰力,如果不是境界比我高一點,我們熊人可不怕他。」熊七撇了一眼劍齒虎的屍體。

對於剛剛被劍齒虎打敗的事情,他還是耿耿於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