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難捨難離,到現在,溫念念險些就將進一步的貪心給予餘墨欽,可在終了后,一陣刺疼了皮膚的澀疼讓她還是理智了下來。

他們互相看著彼此,最後還是溫念念宣告失敗的敗下陣來。

她慌忙的落地穿鞋就要往房間內走「外面冷,我先躲被窩了。」

第二天——

昨天的飄飄小雪到了今晨溫念念拉開眼帘已是大片白茫,她很是欣喜的拉開窗帘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出去大玩特玩。

餘墨欽這一次來也是放下了很多工作,決定就陪著溫念念好好玩一場,於是在他們經歷了一整天的吃吃喝喝后,傍晚時他帶著溫念念來到了早有預謀的雪人廣場。 這裡正在舉辦著雪人節,顯然溫念念對這毫無抵抗力,見她都要往雪地裡面鑽了餘墨欽才趕忙一手把她拉回到自己面前。

他的長指幫溫念念把圍在脖子上的灰色圍巾整理好,又去像個擔心孩子生病的老父親一樣幫她拉著黃色衝鋒衣的衣擺,而溫念念也很是配合的把手微微張開來,由著餘墨欽賦予關愛。

溫念念的眼裡,餘墨欽此刻是那樣的專註為自己整理衣服,有那麼一剎那她在想,自己何德何能能讓眼前這個完美無瑕的男人固執了十幾年。

到了現在他又可以放下所有架子為自己整理衣服,把所有的好和關心都放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這,溫念念眼角因為感動的笑而眯在了一塊,就連餘墨欽什麼時候抬頭看著她都沒有注意到。

「又分心了?」不知道溫念念心中正如何的感天動地的餘墨欽正被不耐抓著眉頭,他怎麼覺得溫念念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分心?

漫卷著冷空氣的襲來,溫念念趕忙晃了下腦袋讓自己清醒,她主動牽起了餘墨欽的手拉著他一起散步,走路間,帶著他專屬味道的風衣會時不時的蹭到她的臉頰。

像是餘墨欽的大手那樣撫過去,讓溫念念不再受到嚴寒的威脅。

三流製作人失格記 「才沒分心呢,我就是在想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餘墨欽目光落在遠方的一個雪人冰雕上,那四周的光影圍繞,白色的光打在冰雕上晶瑩剔透的十分夢幻「遇上了,就會用盡一切對你好。」

整個地球那麼大,光是一個嘉海市的人就認識不完了,能遇上那得是幾輩子修來的緣分,如果不珍惜,那下輩子也未必能遇見了。

餘墨欽總是這樣想,所以對身邊人只要能夠走近自己的他都會加倍的珍惜。

溫念念莫名的心中一暖,不是因為什麼令人感動的深情,而是餘墨欽那句願意窮盡一切來對自己好的誓言。

她挽住餘墨欽的力道緊了些,抬起頭去看那個高大的男人還是一臉冷沉沒有表情「餘墨欽,謝謝你,在沒有血緣的關係中只有你對我最好。」

說不上到底是哪裡好,也許是他次次的把生命拋在腦後也要救出自己,也可能是他在每一次危難關頭從不背棄自己站在自己的這一邊無論是非。

總之,這些是溫念念愛上他的原因。

正在二人煽情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幾個在打雪仗的小男孩把一團綿綿的清白丟到了溫念念的腹部,她覺得腹部一沉,再看去時已有了水漬。

餘墨欽見狀立即心生不悅起來,他修長的腿已經要提步去找男孩子們之際就被溫念念拉住了胳膊。

「他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想玩。」話音剛落,溫念念就直接拋下了餘墨欽朝著那打雪仗的小男孩那跑去,在雪地里她跑得踉踉蹌蹌和走路搖搖晃晃的小企鵝似的可愛。

而她本來就是孩子長不大,僅是幾句話的功夫就和那群小孩子們打成一片,這一幕倒是讓餘墨欽哭笑不得。

他就這樣站在原處,雙手插兜,頭頂上方一盞昏黃的暖燈打在頭頂,拉出一道比人還要長的影子出來。 嬉笑聲、打鬧聲、雪球和衣衫相撞的聲音,這些在餘墨欽聽來是溫暖的,尤其是那不遠處笑得合不攏嘴的溫念念,他忽的有了感慨。

好在,他沒錯過她,好在她愛上了自己。

「餘墨欽,接球!」

「咻——」

還沒來得及收回心思的餘墨欽聽見這兩道同時迎面而來的聲音都沒有半點的空間讓他躲閃就已經被溫念念丟過來的一團雪球砸在了肩膀的位置上。

那雪球砸在他的肩膀后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般又順著衣衫滑下,而餘墨欽臉色卻沉了沉,默默的蹲到了地上,掬起一捧雪,他三兩步來到得逞笑盈盈的溫念念面前。

「哈哈哈哈,餘墨欽你剛剛好狼狽啊。」溫念念幾乎捧腹大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縫的她沒有注意到餘墨欽手上的一捧雪,但下一秒她就知道了。

因為餘墨欽毫不留情的把手裡那冰冷的雪蓋到了溫念念頭頂,在一感受到戴著帽子都能夠傳來的涼意后,溫念念收斂起笑意趕忙拍著腦袋。

在雪地里足足轉了兩個圈圈那頭上的雪才被她拍下來。

而餘墨欽早就拿出自己的手機把這滑稽的一幕拍攝了下來,他嘴角不自覺的因為溫念念而勾起,她總能像是有魔力一般的去牽動餘墨欽的每一根神經。

「餘墨欽,你偷襲算什麼男子漢!」溫念念氣得直跺腳,在看見餘墨欽還偷偷錄像后更是羞紅了臉。

但那怒意還未升起,就被餘墨欽的舉動給消滅掉了,他去不遠處撿起溫念念為了感受雪的觸感而扔到一邊的手套,回到溫念念面前時他霸道的拽過她的手。

全手的凍到發紫讓他很是不滿「玩雪有個度,手套都摘了你不冷嗎?」

一邊教訓著餘墨欽一邊細心的給溫念念帶好手套,那一副早已在冰天雪地中凍得一併冷了的手套經由余墨欽這麼一帶,彷彿就自帶了一個暖手寶似的溫暖了溫念念的掌心。

溫念念感到了被寵愛的滋味,她笑得甜絲絲的,卻還是故作不讓步「休想這樣討好我。」

「是嗎?」餘墨欽挑眉,眉尾的弧度捎帶著篤信「那我自己去看煙火了,你繼續玩。」

言畢,他還真就提起步子要走,但他內心實際上已經算準了溫念念跟過來的時間。

三。

二。

一。

等等,怎麼沒跟過來?

餘墨欽失策后回頭去沒成想竟然見著溫念念比自己還要沒心沒肺的又和那些小孩子們玩上了,迅疾的大步上前,他大手一抓直接把溫念念整個人都給扛起來帶走。

「啊啊啊——餘墨欽你去看你的煙火表演我想打雪仗!!」溫念念的腳亂踢亂動,她覺得比起煙火打雪仗比較有意思,這男人怎麼還回來把自己抓走呢!

不是說好讓自己繼續玩的嗎!!

餘墨欽現在覺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溫念念給震垮了,他黑著臉重重的朝著溫念念的腿上拍了一下「女孩子家家的玩什麼打雪仗,老實點給我去看煙花!」

敢不從他的套路,要不是她是他要呵護的老婆不然非得把她綁著丟回國去!

「餘墨欽!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自己走還不行嗎!」 一通鬧騰之後,餘墨欽好不容易願意放下溫念念了,剛把人放下他就不留餘地的來了個「胖」字。

溫念念朝他嘟了嘟嘴「你才胖,你宇宙無敵第一胖!」

鬥嘴的時間過得飛快,他們二人踏著一路的綿綿白雪很快就走到了煙火表演的場地,在這裡已經圍滿了不少的人群,大家似乎都為了能夠在雪地里感受一場點亮天際的花火而在此等候。

原本對這是毫無興趣的溫念念在融入人群后也起了興緻,還未有光點通明的天她都看得津津有味。

仰望天際時,她的手被餘墨欽緊緊的牽住,在餘墨欽看不到的角度里她勾唇一笑,能被人當成一個孩子的感覺真的很好……

這場盛大的煙火會面沒有讓大家等得太久,兩三分鐘後天空開始炸出絢爛,那煙火緊湊一團直到天際才分散成各自星點,劃在靜美的空中帶來了生機。

有不少的人都紛紛拿出手機拍攝短片打算髮到社交論壇上,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和溫念念餘墨欽一樣仰望星空,暗暗的把這一幕印刻在腦海。

顧少的天價前妻 溫念念想也許那些人都是想要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分享這份難得一見的佳境吧,這麼一比較自己是不是就自私了好多?

因為她只是想把這當成是自己和餘墨欽的回憶,甜美的,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煙火。

「喜歡嗎?」餘墨欽移動視線來到溫念念被煙火紅光照亮的面龐,她安靜時似那靜婉的水仙,純粹美好。

溫念念點點頭,滿心歡喜「喜歡,餘墨欽,以後如果可以我們每年都來一次好不好。」

她真的好想每年都來一次,從他們兩個人,到後來牽著他們第一個孩子,再過幾年又帶著他們第二個孩子,到時候餘墨欽抱著一個,自己牽著一個,多幸福的畫面啊。

畫面走得好遠,溫念念也看見了未來的很多足跡,她突然就不那麼避諱和餘墨欽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了,因為到了這一刻她明白了,那些說在這個年紀嫁人生子會後悔的聲音,不過是他們沒有遇見一個值得自己奮不顧身的人罷了。

「好。」

「咻——嘣——」

天空再次傳來巨響,餘墨欽的承諾被響聲所覆蓋,溫念念沒能聽見就又一次被天際的燦然吸引。

轉瞬,不遠處也傳來了一陣掌聲,這才讓沉迷煙火無法自拔的二人回神。

「那邊怎麼了?」溫念念畢竟是個女孩子,好奇心總是比男生要來得重,她左墊腳右跳跳,極力的想要看見不遠處發生的事情。

「去看看。」知道擋不住溫念念的好奇心,餘墨欽大方的牽著溫念念朝著亂作一團的人群那裡走去。

好不容易由著溫念念的小身板擠出一條路去,餘墨欽和溫念念二人才豁然開朗。

只見,在那廣場的中心,冰雕的面前,一個男人正單膝跪地手捧戒指對著一個女孩深情款款。

那男人字字句句說得十分誠懇,直到最後,溫念念看著他把指圈帶進了女生的無名指上才帶頭的鼓起掌來。

在溫念念股掌的一刻,餘墨欽的關注點全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他分明就見到她眼裡閃動而過的期待,才豁然明白他們之間欠缺了一場盛大的求婚。 求婚…

餘墨欽不是給不起溫念念一場比這還要盛大的求婚,這件事其實也一直是有在他的日程安排中的,只不過他和溫念念的感情比較特殊,所以就暫時耽擱了。

「你看看人家的人生,都是遇見相知相愛,然後求婚結婚婚禮生子,我們卻是遇見套路結婚,這麼平淡無奇的真是沒意思。」溫念念抱怨道,一想到自己和餘墨欽之間似乎缺少太多甜蜜的關鍵就讓她的心情烏泱泱的。

而餘墨欽確實也覺得在這點上是虧欠溫念念的,但有些事他為了保持神秘不會現在和她說明白。

他重新牽起溫念念帶著手套的手,明明隔著兩副厚厚的手套他也還是能夠準確無誤的感受她的溫度「沒想到你這麼男孩子氣概的人也會嚮往女孩子喜歡的東西。」

「你什麼意思啊,」溫念念語氣鄙夷,她怎麼就男孩子氣了「我好歹也是我們系公認的美少女好吧?怎麼在你這我好像一點魅力都沒有?」

說到魅力,好吧,溫念念覺得有點心虛了,不是因為她對自己不自信,是餘墨欽身邊圍繞的花花草草實在是多得數不勝數。

什麼豪門千金,職業專業女白領,還有一線二線十八線,這些隨便抓出來一比較,和校園裡的女孩子那氣質真是相差甚遠。

為了避免掉被餘墨欽啪啪打臉的尷尬處境,溫念念調虎離山把矛頭一轉指向餘墨欽「好啊你餘墨欽,肯定是你身邊的女孩子太多了你都覺得我沒有魅力了是吧!」

「……」餘墨欽難得的有了一瞬的沉默,他都說什麼了?一沒承認溫念念沒有魅力,二沒有發出一點點質疑她的聲音和表情,怎麼就莫名的被懷疑了?

「念念,你的腦迴路是不是有點清奇了?」

「我不管!你就是這麼想的!」隨著脾氣的上漲,溫念念停下了腳步,雪地靴直就在厚厚的雪地裡面戳出了一個大洞。

她倒是要看看這麼雷厲風行的餘墨欽都是怎麼哄女生開心的。

但餘墨欽這人吧沒什麼耐心,對人對事都是如此,他見溫念念發了脾氣自己的情話儲備庫也是庫存告急,自然只能用行動來化解她的小情緒。

沒給溫念念心中火苗燃成烈火的機會,他高大的身軀直逼溫念念弱小的身前,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溫念念的後腦勺,用力一扣,頭一歪,如此二人迎來了很多人的駐足。

餘墨欽的側麵線條是那樣的凌厲分明,再碰上了溫念念的眉眼彎彎柔和似水構成了絢爛燈火下的一道亮麗。

過了很久,直到溫念念心突突直跳到停不下來餘墨欽才鬆開了她。

「還鬧嗎?」他的嘴角蔓延勝券在握,對待溫念念他堅信這個方法能一秒讓她慫下來。

果不其然,溫念念本來還是很有骨氣的狠狠點頭,在看見他作勢又要附上來后才趕忙變卦的搖起頭來。

那樣子餘墨欽真是不知道該說她隨機應變能力強還是該說她傻的可愛。

「乖,看在你還小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了。」撫著溫念念的發頂餘墨欽的語氣幾乎要把她融化掉。 之後,餘墨欽帶著溫念念一同去了一家別有情調的果汁攤,據說這種果汁一直都是A國的特產,只要是前來就必須要打卡的網紅產品。

溫念念早就查過攻略自然是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好東西的,從大老遠的她就看見了不遠處的排隊人群立馬就拉上餘墨欽往前沖。

可餘墨欽哪裡會受得了陪著她在這裡乖乖排隊啊,到最後還是溫念念大發慈悲讓他去一旁等著。

約也過了有十分鐘,她終於才如願以償的買到了果汁,興沖沖的把餘墨欽的那份遞出去后她看見他正愁眉不展的看著自己遞出去的一袋果汁。

「不喝嗎?」溫念念一嘴咬著吸管,一手晃了晃手裡用袋子裝好的果汁,不知道怎麼的她覺得這果汁的味道有點烈,入喉后像是在喝酒那般從頭暖到尾。

「你確定這種東西有衛生許可嗎?」而餘墨欽卻在這個時候不解風情的來了這麼一句,就這麼簡陋的包裝他很難相信能孕育出什麼樣的美味。

況且,網紅產品什麼的他從來不感興趣。

「唉,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出來玩難得放縱一回不行嗎!」聽得都不耐煩的溫念念才不管餘墨欽願不願意就把手裡的果汁自覺的掛在他的長指上「你喝不喝我不管,反正我是給你買了。」

說完她徑自提步朝前走去,餘墨欽拿起那小小的袋子,思索著那橙色的液體到底能不能入喉以及分析了一系列後果后,最終還是嘗了一口。

但也就是這一口,他瞬間發現了不對勁猛地抬起頭去看溫念念背影。

這哪裡是什麼果汁,分明就是果酒啊?這個溫念念買之前都不好好看清楚任家攻略上的文字嗎?

說時遲那時快,在餘墨欽意識過來趕到溫念念身邊的時候就已經見得她整張臉都被酒熏得微紅。

好在她的酒量還不錯,到這會也只是輕輕顛了兩步對著餘墨欽納悶的說道「餘墨欽,我怎麼覺著這果汁那麼得勁呢?」

「……」餘墨欽現在覺得自己娶得怕不是個傻子,轉瞬他才注意到溫念念手裡的果汁已經被她喝完了「你…喝完了?」

開始上頭了,溫念念一晃腦袋就覺得有好幾十個餘墨欽在眼前,她加深了不解在眉間,歪頭「對啊,這麼小一袋我一口氣就能喝完,就是頭…有點暈。」

她向著餘墨欽懷抱的方向顛了兩步,扶住腦袋才覺得被緩解了些,事實上也就是錯覺罷了。

而餘墨欽這下才明白為什麼這個果汁只有那麼一小袋了,擺明是因為它後勁大喝多了人必定會醉才作此設計。

來不及了,這是餘墨欽現在唯一意識到的,就在下一瞬溫念念已經一個腦袋埋到了他的心口,擺明了就是喝醉的她還不安分的蹭著餘墨欽,這下讓他不知所措。

「念念,你喝醉了,把袋子給我。」餘墨欽一手護在溫念念的身邊,一手嘗試著要去拽回她死死抓在手裡的空飲料袋。

「不!」溫念念立即抬頭,受到酒力的作用她還踉蹌了兩步,手裡的袋子也像是個無價之寶一樣被她保護好來。 餘墨欽臉色沉下來,他知道又免不了一場麻煩了。

他朝著溫念念那裡走去兩步,左手一繞,繞過了她的後背把她扶穩來「我幫你扔垃圾,然後我們回去好嗎?」

「垃圾?」溫念念真的是醉了,滿臉的酡紅讓她在這夜色下成為了餘墨欽眼裡不一樣的亮點「你是說這個嘛?」

她把手裡的包裝袋揚起來,大咧的直就放在餘墨欽的眼前。

餘墨欽被她的大動作驚得把頭後仰了下,他實在不理解為什麼自己非要在這和溫念念就扔垃圾的問題探討,擔心溫念念在這麼下去就要開始發酒瘋了,他輕鬆的從她手裡奪過袋子。

「你怎麼和小孩子搶東西啊!」溫念念不滿,嘟著嘴問道。

「你是小孩子嗎?你都二十二了!站著別動,我馬上回來。」說完,餘墨欽小跑到不遠處的垃圾桶邊扔好垃圾就立即折了回來。

在冰天雪地中喝醉的溫念念開始腦補著一出情感大戲,尤其是在餘墨欽跑向自己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簡直是活脫脫的女主啊。

所以,在餘墨欽站定在自己面前她原形畢露,一把跳起來熊抱在他身上「我要你抱著我回家。」

幸好是餘墨欽的動作迅捷,在溫念念跳起來的一瞬間拖住了她的人,要是換了別人溫念念指定是要摔到厚厚的雪地里去的。

不過這一刻,餘墨欽也確實是想要把溫念念扔到雪地上去醒醒酒。

「嗝~」在他還在暗自思忖著這老婆是丟還不丟時,溫念念突然就把臉湊近餘墨欽冷得比天氣還凜寒的臉來了這個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打嗝。

「溫念念,」餘墨欽咬牙切齒「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扔到地上去!」

這個女人竟然對著他的臉打嗝!而且那股酒味還這麼濃!

「不行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話真的太嚴肅了把喝醉了酒的小可憐嚇得連連靠緊他,似乎真的是害怕他把自己丟掉似的。

可餘墨欽沒能走進溫念念的心思中去,但凡他要是能夠走進去就會知道,這是溫念念內心底層最最深刻的依賴,一份哪怕喝醉了酒都能夠認清楚他是誰,肆無忌憚對他撒嬌的依賴。

也是證明溫念念動心的最好證據。

到底,餘墨欽沒捨得把溫念念丟掉,反而還一路抱著她承受眾人異樣眼光回到了酒店裡去。

這一路他還真是第一次體驗到了除去羨慕愛慕之外看奇葩的眼光,要不是溫念念一路引吭高歌他們也不至於被人那樣的看待…..

房間內——

任憑再如何身強力壯的男人抱了一個女孩一整路也都會筋疲力盡,餘墨欽好不容易熬回來了,門一關就把溫念念甩到了軟軟的棉被之上。

寶貝甜妻,抱一抱 溫念念被這一摔,不舒服的砸了咂嘴還念念叨叨起來「臭脾氣,叔叔那麼慈眉善目,阿姨那麼溫婉動人,怎麼就生了餘墨欽這種人?」

當然,現在的溫念念完完全全斷片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說了一番什麼話。

倒是剛在把風衣褪去的餘墨欽動作一頓,把動作繼續完后他沒打算放過酒後失言的溫念念。 他腿在溫念念身側一跨,黑著臉問道「溫念念,你說說看我這種人是什麼人?」

換做以前餘墨欽一定會覺得自己瘋了,竟然在這裡和一個喝醉了酒的人交談。

「是…..」溫念念朦朧的杏眼微微睜出一條縫隙來,她什麼也看不清,看什麼都是在重影「你是誰啊…」

真是醉了….

餘墨欽被她最後來的這句你是誰給折服了,就在他清醒過來打算放過溫念念的時候,徒然手臂被一道力氣帶了回去,不僅如此這一回他直勾勾迎上溫念念的面孔。

他微微一怔,而後就聽見溫念念醉得清醒「餘墨欽,你怎麼長的這麼帥的,搞得我都要忍不住了。」

霎時,餘墨欽被溫念念的話給驚訝到了,人人都說酒後吐真言,難道說溫念念一直心裡都在盤算著這些事?

一念之間,餘墨欽真是險些就要犯渾了,他本來已經把手放在了溫念念的領口處,可愣是生生沒有下手。

他記得溫念念當時很擔心自己的一念之差就會讓人生軌跡出現偏移,雖然餘墨欽很清楚只要凡是做好保護就不會出事,但就沖著溫念念的擔憂他還是制止了這種趁人之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