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致笑了笑,他希望這孩子早點改口喊他一聲姑父。

秦致一馬當先,走到門口敲了敲門,裡面沒有反應。

他輕輕一推,門就打開了。

「啊,血腥味更重了!」白小倩小聲地說。

「我先進去看看,你們在這裡等著。」秦致提著斧頭,小心地走了進去。

片刻后,他神色冷沉地走了出來,「裡面有一個死人,不知道是不是你們說的趙博士。」

白楓皺眉想要進去,秦致下意識擋了擋門,「楓兒,那是死人。」

白楓已經戴上了口罩和手套,語氣冷靜而淡漠,「死人沒什麼可怕的,我們是醫生,你忘記了嗎?」

白小倩和白小傑也沒有半點害怕的樣子,跟在白楓後面進去了,秦致也只好跟著進去保護他們。

研究所里器皿凌亂的擺放著,在實驗室裡面還種植了不少的藥草。

這些藥草顯然比外面葯圃中種的藥草還要矜貴。 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躺在地上,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看來,他就是趙博士了。

白小傑和白小倩戴著口罩和帽子,蹲在地上檢查趙博士的死因。

「死者沒有外傷,身上沒有淤青,面容平和,沒有掙扎。姑姑,他看起來似乎是中毒而死的。」

白楓點了點頭,她動了動鼻子,似乎聞到了一種奇怪的味道。

順著那股奇怪的味道,白楓不由自主的朝著那些種在實驗室里的植物走了過去。

那是一種奇怪的植物,開著幾朵妖冶的紅色小花,香味就是從花里散發出來的。

越是靠近,那香味就越是濃烈,似乎在勾著人一直往前,一直往前。

白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下意識的就越靠越近,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了聞聞這些花的香味。

秦致在屋子裡搜索有沒有打鬥的痕迹,忽然看到白楓蹲在一堆植物面前,還取下了口罩。

他急忙喊了一聲:「楓兒!」

白楓被這一聲喊聲給喚回了神志,她看著眼前不斷散發著奇怪香氣的植物,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走過來。

她搖了搖腦袋,重新走回到了趙博士的屍體旁邊,和白小傑、白小倩分析起趙博士的死因。

白小傑說:「看起來,趙博士似乎是在配藥的最關鍵時刻出了錯,中毒導致死亡的。」

白小倩指著趙博士身上的幾塊屍斑,「根據屍斑的顏色來看,趙博士死去至少有兩天了,導致他中毒的氣體已經散去了,否則我們也會中招。」

白小傑得意地說:「才不會呢!我們有家族特製的藥丸,服用之後百毒不侵。」

白楓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小傑,我們白家雖然醫術高明,但是這世上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要永遠保持警惕心和畏懼心,醫術才能更加精進,才會走得更遠。」

白小傑吐了吐舌頭,「知道了,姑姑!」

白小倩小聲說了一句:「好奇怪,姑姑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兇巴巴的了?」

姑姑明明就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平常教導他們的時候也很溫柔的,怎麼會動手打白小傑呢?

秦致在試驗台上找到了一個筆記本,「楓兒,這上面寫的東西你能看懂嗎?」

「哼!這世上有什麼藥理能難倒我的?」白楓冷哼了一聲,走了過去,翻看筆記本上面寫的東西。

秦致和白小傑、白小倩他們對視了一眼,說好的警惕心和敬畏心呢?

白楓怎麼忽然就變得暴躁起來了?

難道是女人每個月的那幾天?

可是這轉變也太突然了吧!

「原來是這樣!趙博士對疫苗的研發已經到了最後一步,可惜他太笨了,這裡這樣就好了啊!還是我最聰明最厲害!」

白楓拿著筆,在筆記上面寫寫畫畫,「好了,搞定了!小傑、小倩,過來給我打下手!還不快點,磨磨蹭蹭的小心我揍你們!」

「好的,姑姑。」兩小隻趕緊跑過去了,動作麻利的把操作台準備好。

「楓兒,你是要在這裡調製疫苗嗎?」秦致靠了過來,看到她的肩膀上落了個灰塵,下意識的伸手幫她輕輕拍了拍。

白楓抬起頭來看著他,忽然就覺得他長得好帥,身材也好,聲音好磁性。

他全身上下每個地方都特別符合她的審美。

嘖嘖,看看這張臉,這結實的腰身,這大長腿……

四十多歲的男人正是最具有成熟魅力的時候,全身上下似乎都在對白楓說,「來呀,快活啊!」

白楓的視線盯著秦致的腿看,他的耳朵就不自覺的紅了。

楓兒的眼神太過直接,他害羞了。

忽然間,白楓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領,語氣異常暴躁的吼道:「你給我停止散發這該死的甜美!!」

秦致:???

白小傑:???

白小倩:???

三臉懵逼!

白楓笑了起來,「你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嘛!」

說完,她就一把把秦致給按在了牆上,狠狠親了上去!

白小傑:「哇!!!」

白小倩漲紅了臉,一把捂住了白小傑的眼睛,「不許看!」

「你別擋著我的眼睛,我要看!」

「都說了不許看!我們是小孩子,不可以看大人親親的!」

秦致整個人都傻掉了!

他以為追妻路漫漫,他都已經做好了長期戰鬥的準備。

可白楓居然就這麼親他了?就這?

聽到兩小隻的聲音,秦致才想起來這裡還有小孩子呢!

他握住白楓的肩膀,強制的把她給拉開了一些,黑眸如同醞釀著風暴,緊緊盯著她,「楓兒?你……」

白楓:「都怪你太過甜美!」

秦致:???

白小倩:「我怎麼覺得姑姑的話,好像霸道總裁小說裡面寫的啊?」

白小傑:「大叔以後就是我們的姑父了嗎?」

秦致輕咳了一聲:「楓兒,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

白楓很不滿,「我沒有哪裡不對勁,我好著呢!倒是你,假正經,明明喜歡我還不給親!」

兩小隻捂著嘴巴偷笑。

秦致尷尬極了,臉都紅了,「現在不是時候,等我們離開這裡再說好嗎?」

天哪,楓兒原來這麼迫不及待的嗎?

其實他也是一樣的啊,他和楓兒分開了二十年。

雖然他被葉微瀾算計了,被迫娶了葉微瀾,但是他從來沒碰過她。

如今好不容易和楓兒重逢了,他滿心歡喜,無比渴望和她親近。

但現在真的不是時候啊!

白楓冷哼一聲,非常的不滿:「我就想在這裡親你怎麼了?」

皇上,本宮很會撩 秦致臉紅紅的,「楓兒,理智點,這還有小朋友在,不要教壞小朋友。」

白小倩嘻嘻笑著,拉著白小傑往外走,「你們隨意啦,我們出去轉轉!」

兩小隻跑出去了,還貼心的關上了門。

白楓伸手捏住了秦致的下巴,「他們出去了!」

秦致紅著臉,緩緩低頭。

就在兩人快要親上的時候,門被砰的一聲推開了。

白小傑和白小倩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姑姑、姑父,你們等一下再親,外面來了好多人啊!」

秦致用盡了畢生的剋制力,才勉強推開了白楓。 秦致喘著氣,「不對勁,楓兒真的不對勁!小傑、小倩,你們快來看看她。」

他用力把白楓按在自己的胸口,不讓她抬起頭來。

因為她只要一抬頭,就會馬上親上來。

秦致努力屏除那些意亂情迷,保持理智。

雖然他很想很想楓兒,但是他絕不能趁人之危。

聞言,白小倩也回過神來了,急忙上前來查看,「姑姑,你清醒一點啊!」

白小傑腦子轉得快,在實驗室里轉了一圈,發現了那株不起眼的植物。

「我知道了!就是這個!」白小傑連連後退幾步,像是避開洪水猛獸一樣,大呼小叫道:「這裡居然種了這個花!這花的味道能讓人的脾氣變得易怒暴躁,具有攻擊性,而且還有催……」

白小傑傻不愣登的,就要把後面的話給說出來,被白小倩一把給捂住了嘴,搶著說:「這花的藥效大概有三四個小時吧,等時間過了就好了。」

秦致又不是什麼小年輕了,配合白楓按著他親的反應。

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了白小傑後面沒有說出來那個字是什麼。

他很鬱悶,還以為白楓是想起他們的過去,或者是對他產生好感了,才會親他的呢!

「這個葯會有什麼後遺症嗎?」秦致不放心地問。

「不會哦,只要等到藥效過去就好了。」

聞言,秦致這才放下了心。

不過這樣暴躁的白楓也很可愛呀!

白楓趁著他們說話的時候,總算是把腦袋掙脫了出來,又踮著腳要去親秦致。

秦致無奈地把她拉下來,「楓兒,等會兒再親好嗎?」

白楓盯著他一張一合的薄唇,任性地說:「可是我現在就想要親你。」

秦致:好氣啊,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

在異世界C位出道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喧鬧聲。

白小傑急忙說:「姑姑,姑父,你們等會兒再親吧,外面來了好多人!」

秦致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這聲姑父喊得太好聽了!

不錯,小夥子很上道嘛,很有前途!

白楓還在一個勁兒的踮著腳要去夠秦致的薄唇。

秦致只好輕輕啄了她的紅唇一下,溫柔的安慰道:「楓兒,先等等好嗎?等到離開這裡,我隨便你怎麼親。」

「哼,好吧。」白楓非常的不滿,一把抱住了秦致的腰。

白小倩簡直沒眼看了!

透視神醫在都市 這還是她那個高冷,堅持一輩子不嫁人的姑姑嗎?

「姑父,他們來了!」白小傑喊道。

「嗯,不怕,有我。」

秦致此刻身高兩米八,他先是護好了白楓,讓兩個小的躲起來,然後走到窗戶縫裡朝外看。

一陣喧鬧的聲音之後,好幾輛汽車停在了研究所外面,還真的來了好多人。

秦致的眼眸微縮,因為他看到竟然有人拿著槍!

這些人來者不善,一看就很不好惹。

難道他們是沖著趙博士來的?

就在秦致腦中快速想著對策的時候,又有一波人來了。

這第二波人顯然和第一波人不是一夥的,因為他們兩邊見面就吵了起來。

「姑父,來了好多人,怎麼辦啊?」白小傑悄悄摸了過來。

「先看看情況。小傑,你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一定要保護好你姑姑和小倩好嗎?」秦致語氣萬分鄭重地說道。

白小傑一下子就覺得肩上的擔子很重,他語氣堅定地回答:「放心吧!我可是個男人,一定會保護好姑姑和妹妹的!」

而此刻,門外的兩波人正掐得不可開交。

其中一個紅頭髮的男人跳下車,「喲,這不是羅星鵬嗎?這裡可是我的地盤,你跑到這裡來是想跟我搶地盤嗎?」

羅星鵬穿著黑色背心,脖子上掛著金鏈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不屑地冷笑道:「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劉九發嗎!你這破地盤老子還看不上,老子是專門來拜會趙博士的!」

「啊呸!」劉九發罵道:「當初劃分地盤的時候說得好好的,南風鎮的東邊是我的,西邊是你的。趙博士的研究所在東邊,就該歸我管!」

「明人不說暗話,你不就是沖著趙博士的疫苗來的嗎?怎麼著,羅星鵬,你這是想要獨吞嗎?」

「看來你也是沖著趙博士的疫苗來的了?劉九發,不是當哥哥的我笑話你,人家趙博士可是文化人,能把疫苗交給你這種連ABC都念不利索的土老帽嗎?」

這話一說完,羅星鵬那邊的小弟們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劉九發氣得大罵道:「廢話少說,老子是來和趙博士談生意的,你沒事滾一邊兒去!」

羅星鵬眯了眯眼睛,「那還真是巧了,我也是來找趙博士談生意的,要不然我們比一場,輸了的人立馬滾出這裡,怎麼樣?」

「行啊,比就比!」

於是,兩個人走到了中間,在一群小弟的吶喊助威聲中打了起來。

秦致看著中間打架的兩個人,心裡想著幸好這兩個人不是一夥的,沒有衝進來就開始搞內訌了,這樣更利於他們逃走。

白小傑看得津津有味,還不忘記評價,宛如現場解說員,「哇哦!紅頭髮看著不行啊,外強中乾。金鏈子力氣大,但是腦子不好使啊!」

秦致說:「趁著他們打架,我們趕緊從側門走。」

然後,他就聽到了一個非常中二,極度酷炫拽的聲音:「走什麼走?不就是兩個小鱉崽子,看本女王怎麼收拾他們!」

秦致:???

楓兒不是出自隱世白家,是來自祖安的吧?

「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