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我是小可愛(安琪拉):軒大大,你怎麼不幫我一下

對面安琪拉以為搭上了裴俊軒這個大神就有好日子過,沒想到居然會遇到裴俊軒的姐姐,一下子地位就低下了。可是這個女人並沒有因為裴薇然的出現而討好,反而叫囂,證明自己的地位。

裴薇然什麼都沒有說,不想說安琪拉的壞話,也不想罵自己的弟弟了。

她決定還是留一點面子給裴俊軒。

整局下來,那對情侶死的次數相對比較多。一個射手被抓死,另外的程咬金送死。大神雲是沒辦法被抓,而中路更是沒有人敢抓,畢竟,大神雲願意為了小小的菜鳥甄姬而放棄整個王者峽谷。

不過裴俊軒跟蕭雲浩還是沒有放過彼此,認真展示出了實力。

即使紅孩兒對戰百里守約,輔助對戰輸出射手,蕭雲浩也毫不遜色。他們兩個人不相上下打出了平手。不過顯而易見,蕭雲浩的能力還是比裴俊軒厲害些許。

最後,在雲帶領之下,裴薇然的隊伍還是險勝了。

回到組隊隊伍,裴薇然立刻邀請了裴俊軒進入組隊。

小然:小軒軒,你告訴姐姐,那個女的是誰?

裴薇然有些撒嬌地跟裴俊軒說著,可是裴俊軒自己很清楚,這個語氣並不是撒嬌,反而是笑裡藏刀,恨不得把裴俊軒煎皮拆骨,扒了皮看看究竟裡面是個什麼構造。

臭小子小小年紀,居然學會了早戀?

軒:那個就是個遊戲認識的朋友

小然:嗯?是個什麼朋友呢?

軒:就是看她頭像長得挺好看的,就帶她玩唄

云:不許跟別的男人撒嬌

軒:對!還說我!你說!你們兩個!怎麼!

云:小軒軒,你居然學會了帶妹上分?

本來裴薇然訴說著裴俊軒,結果雲的摻和讓裴俊軒反咬他們兩個一口。不過所幸的是,雲出乎意料地又跟裴薇然站到了統一陣線,畢竟在小舅子跟老婆二選一,還是乖乖跟著老婆比較吃香。 軒:雲!你怎麼了!你不是我認識的雲了!裴薇然!你把雲怎麼了!!!

雲突如其來的撒嬌讓裴俊軒吃了一驚,直呼裴薇然的名字。這不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雲。那個高傲,高冷,從來不會在遊戲說話的雲居然變了!!!

居然談戀愛還學會了撒嬌賣萌!

軒:你們還說我!雲!你還不是帶我姐玩了!

小然:裴俊軒!!!你敢直接喊我名字!

裴俊軒徹底慫了,剛剛他承認自己是因為太激動了才會直接叫自己姐姐的名字。現在的他,倒是有些後悔了。這麼吼自己的姐姐,裴俊軒怕是不想死也想半身不遂了吧。

軒:姐,你要感謝我,要不是因為我你們兩個還不會在一起呢

裴俊軒再次把自己轉移話題的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如此一來,裴薇然倒是想了想,如果不是裴俊軒的話,她跟雲還不會在一起呢。雖然說,裴俊軒一開始找雲帶自己的姐姐也只是想甩開一個包袱。沒想到他會把他們兩個甩到了一起。

云:謝謝你,軒月老

軒:不。。。不客氣。。。求你們放過我吧

裴俊軒真的怕了,自己的姐姐不幫自己,自己的姐夫也不幫自己,還要兩個人合起來欺負他。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天理了。

軒:不過,你們究竟是怎麼在一起的?網戀!!!

裴俊軒好像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在另外一頭不可思議地捂著自己的嘴巴。以學習為主的裴薇然姐姐居然也會網戀?

所以說,緣分來得實在是太巧合了,就算是不想談戀愛的人,居然也會在關鍵時刻栽進去這般甜蜜。

後來經過一番簡述,裴俊軒終於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把所有的東西都捋清楚了。

沒想到王者榮耀裡面的雙大神居然成為了一家人。

看來蕭雲浩有菜鳥女朋友的事情已經在王者榮耀的論壇上面炸開了,一夜之間,整個論壇史無前例地熱鬧了起來。

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後來得知是一隻菜鳥,謾罵的聲音刷遍了整個論壇。他們認為,菜鳥配不上大神。

可是後來裴俊軒出面說希望大家不要議論自己的姐姐了。 紅樓之尷尬夫妻 這句話不僅僅是字面上的意思,更是暗地裡告訴著大家不能議論裴薇然。

這一次,裴俊軒用到了自己作為大神的身份,誰都不敢說大神的姐姐的不是。

蕭雲浩本來是想介入的,可是他並不喜歡跟別人拌嘴。這實在是粗俗的行為。而裴俊軒則是主動介入,畢竟誰都不願意聽到自己的親人被罵。

對於炸開的論壇,裴薇然選擇無視。不屬實的事情她從來都不會過問,更不會過分關注,她自己知道現在的她很幸福。即使是一直大神身邊的菜鳥,卻在現實中是大神的女王,大神的掌中寶。

八卦和諷刺總會在時間的流逝之下慢慢淡去,菜鳥甄姬遇到愛的事情已經滿滿銷聲匿跡了。

一切都恢復到了平淡的生活,論壇上也漸漸少了八卦和流言蜚語,偶爾多了一些關於新英雄的信息跟改版英雄的玩法。 「這節課講心理學。」蕭雲浩站在講台上講述著。

作為醫學院的一份子,不僅手術要了得,醫術要好,還要也要充分了解病人的心裡。

「如果你的病人是個小孩子不願意動手術,怎麼辦?」蕭雲浩開始講案例。他站在講台上魅力四射,旁邊許多女生都看呆了。這一度引起了裴薇然的不滿。然而裴薇然只能憋著,她也只能習慣了。

「講道理!」

「硬來!」

「鎮定劑!」

各種答案滿天飛,作為蕭老師的學生,大家可是非常非常的積極。這要是換作別的老師,可能是鴉雀無聲。不過在蕭雲浩面前大家都盡量留好印象,這群學生非常希望師兄能夠記住他們。

後來,因為大家都沒有再到更好的答案,這個噪音只能慢慢淡下來。

「裴薇然你說?」蕭雲浩站在講台上看著自己家的大寶貝。是時候給感情升溫了,讓裴薇然回答這個問題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給糖哄。」裴薇然說了三個字。這三個字並不是經過精心熟慮,也沒有綜合大家的說法看看哪個最多人選擇,而是直接說了出來。這就是裴薇然現在想到的辦法。

這個答案讓有些人忍俊不禁,更有的直接笑噴了出來。裴薇然沒有覺得很丟臉,因為這個就是她腦子的想法,比起那些為了彰顯自己的智慧而選擇成熟答案的人,裴薇然覺得自己簡直是太真實了。

「何以見得?」蕭雲浩挑了挑眉,饒有興趣地看著裴薇然。這個答案出乎了蕭雲浩的意料,畢竟他總覺得裴薇然會選擇成熟的做法。可是這個答案卻讓蕭雲浩非常滿意。

「不願意做手術的是小孩子,不是成人。」裴薇然開啟了自己的思路。

「成人的思想是成熟的,他們會為自己打算,會想清楚自己究竟做這個手術好還是不好,會意識到風險,也會明白益處。」裴薇然沿著自己的邏輯繼續走了下去。

此刻那些剛剛上一秒還在笑的人停止住了笑聲,開始聽裴薇然講。

裴薇然雖然說的做法是單純的幼稚的親近孩子的,但是在捋清楚思路邏輯的時候,是非常成熟的思維。

聽到大家沒有異議,裴薇然知道自己說的話是有道理的。於是便繼續說了下去。

「而小孩思想可能沒有那麼成熟。」裴薇然繼續說道。她沒有作為一個成年人的想著,把自己帶進去作為一個小孩子的思想。

「糖可以讓小孩子愉悅心情,在這樣的情況下哄小孩,就會變得高效率。」裴薇然看到大家認同她的時候自信感由心而生。

「非常好。這個方法雖然有點像拐騙一樣,但是父母為了子女的身體健康,這是最好的辦法。」蕭雲浩跟著裴薇然的思路繼續說道。

「先給小孩一顆糖,讓他嘗著甜頭的時候給他講道理,講手術有多麼不可怕。這樣的情況下小孩子會更加容易接受建議和想法。」蕭雲浩接著說。

這個情景十分迎合一個成語「婦唱夫隨」。裴薇然說了開頭,講了大概,蕭老師繼續深入地把案例講清楚。

有時候充分了解病人的心裡才可以完全對症下藥。

蕭雲浩說完以後,全場熱烈的掌聲響起。裴薇然搖了搖頭,還真的是低估了蕭雲浩蕭老師的魅力。 下課了以後,裴薇然像是看不到蕭雲浩一樣抱著書本走出了門口。蕭雲浩則是跟在後面像個小書童一樣。裴薇然沒有理會,可是不代表同學們不理會呀。

所有同學都自動讓出了一條路給蕭雲浩,可是蕭雲浩偏偏就是不走,拚命跟在了裴薇然後面。

這一幕引起了同學們極度不滿。

憑什麼他們給學長讓路,學長寧願跟在一個路人甲的身後。

後來,同學們越來越哀怨了。因為他們要給學長讓路,所以跟在蕭雲浩後面的人越來越多,整條路變得水泄不通。有些趕著要上下一節課的同學都因為這樣而沒有辦法前行。

但是畢竟是師兄又是男神,大家只好忍著。

「你快走,都堵路了。」裴薇然偷偷對身後的蕭雲浩說道。 後會無妻 她明白趕時間上課但是路卻被堵住的那種心情。

「果然我家小然適合帶小孩。」蕭雲浩也知道自己過於耀眼,倒是水泄不通。

而且既然裴薇然開口了,那蕭雲浩也不能夠一直堵著讓大家都沒辦法向前走。於是蕭雲浩悄悄小聲地對裴薇然說著,這曖昧的姿勢讓那些女生緊握拳頭。要是可以,她們想立刻現在馬上把裴薇然撕開兩半。

聽到這句話,裴薇然顯然紅了臉。蕭雲浩還是一如既往地會撩。讓裴薇然的臉總是滾燙燙的。

其實蕭雲浩並沒有想過裴薇然居然會這樣說,畢竟他認為裴薇然是個十分成熟的人,不會想到這種方法哄小孩。只是蕭雲浩沒有想到的是,裴薇然居然比他想象的還要成熟。

有時候面對小孩,面對一些情況,或許較為幼稚的做法才是成熟的決定。

說完蕭雲浩對裴薇然眨了眨眼睛,電到裴薇然頭髮都豎了起來,然後瀟洒地離開了。

蕭雲浩就像是一個交通指揮官,只要他指揮自己離開,一切都順暢了起來。

回到宿舍,裴薇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今天真的是要把她累哭了。一大早就一堆課,然後蕭雲浩的課又是壓抑自己的怒氣。裴薇然感覺自己一天都在遭罪。

「薇然!薇然!」李雅婷一聽到裴薇然回到了宿舍立刻沖她跑了過去,然後拿起她一隻手臂就不停地開始搖晃。

「停停停!」裴薇然本來今天就已經很累了,現在還要被李雅婷如此折騰,還讓不讓她活了?

「你知不知道!!學校說要舉行籃球比賽!!不同學院之間的比賽!!」李雅婷一臉興奮地跟裴薇然介紹道。

籃球比賽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全學校最帥的男生都會聚集在一起呀!拋開蕭雲浩不說,就一個顧夜便可以把所有人迷得神魂顛倒的。再加上蕭雲浩,估計女生們已經失去理智了。

「所以呢?」裴薇然簡單地回復著,籃球賽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幾個男生拿著球打來打去嘛。她打遊戲已經習慣了甄姬彈彈球了。籃球不就跟二技能一樣嘛。

況且,裴薇然已經是個名花有主的人了,男朋友還是蕭雲浩。

「所以啊!我們籃球隊不僅最近多了訓練,更是選啦啦隊來助陣誒!」李雅婷越說越興奮。這個讓裴薇然來了一些不詳的預感。 「你。。。你不會是。。。想要。。。」裴薇然試探性地發言。難道李雅婷真的想要,當個啦啦隊隊員?

「不!」李雅婷一下子否定了裴薇然的想法。

可是下一秒。

「要當啦啦隊的是你。」李雅婷說道。她肯定不能當啦啦隊的了,顏值呢沒有裴薇然高,身材呢也比裴薇然差,當然,韓雨學長也不會讓她穿得很暴露大庭廣眾之下跳舞。

裴薇然慶幸自己沒有喝水,不然的話直接一大口水噴了出來。現在噴了一大口空氣,也是萬幸沒有過分失禮。

裴薇然輕輕擦了擦嘴角,然後掏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是蕭雲浩嘛?」裴薇然對著手機說著。

「我跟你說,薇然,你現在叫誰都不好使,拉拉隊隊長非你莫屬。」李雅婷一聽到裴薇然叫人立馬就不相信了。裴薇然現在居然還學會叫支援了?

「你籃球隊經理叫我去當啦啦隊。」裴薇然沒有理會李雅婷繼續對手機說著。

李雅婷依舊一臉不相信,正當她準備跟裴薇然繼續說的時候。裴薇然從耳朵旁拿開了手機,然後按了免提。

「不可以。」三個字從電話傳了出來。這個好認的聲音正正是裴薇然男朋友蕭雲浩的。

這把聲音這三個字嚇得李雅婷哆嗦了好幾下。

「那個。。。蕭隊長,我。。」李雅婷頓時間啞口無言。剛剛她的確以為裴薇然是在假裝打電話給蕭雲浩,沒想到裴薇然居然真的打給了蕭隊長。

「嗯?」蕭雲浩饒有興趣地問道。這個球隊經理居然膽大包天叫他的女人去當啦啦隊?

「我。。我是說我要去啦,不是薇然。」為了不得罪大神。。。嗯。。簡單來說為了不得罪全校的女生,李雅婷也只能認命了。她決定與其狡辯,不如這個鍋自己背。

「不可以。」正當裴薇然想要再丟一個鍋的時候,電話裡面傳來了另外一個男生的聲音。這把聲音讓李雅婷最熟悉不過了。

「韓。。。韓雨學長。」李雅婷經過了蕭雲浩的一番洗禮以後,現在第二波緊接著來,本來微微顫抖的聲音現在演變成了全身發抖。

「是我。」韓雨對著電話平靜地說著。幸好他今天約了蕭雲浩不然的話,還不會聽到這樣的對話呢。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認識的!你們什麼時候好上了!」李雅婷經過二次洗禮,腦子都有點稍微不清醒了。不過還真的是很好奇,蕭雲浩究竟怎麼認識了韓雨,韓雨又是怎麼跟蕭雲浩關係那麼好了?

「我們還有事,先不說了,反正寶寶你不能去當啦啦隊。」韓雨像個夫管嚴一樣下著命令。

「小然,你也不可以。」蕭雲浩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裴薇然一臉無所謂地說著,反正現在被暴擊最重的不是她,而是她旁邊的這位石化了的美女,李雅婷。

不過裴薇然倒是有一件事情很好奇,為什麼蕭雲浩跟韓雨會在一起?他們一個是醫學院的,一個是商學院的,認識彼此倒是不奇怪,但是他們兩個呆在一起倒是有些令人好奇。

裴薇然想了又想,到最後都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 咖啡廳裡面兩個顏值超高的男生面對面坐在窗口邊。這讓路邊經過的路人都放慢了腳步欣賞著上帝用心打造的美男子。可是即使再怎麼多女生拋媚眼,再怎麼放電,這兩個男子依舊沒有注意外面,而是專註地盯著彼此。

不過也正正是因為他們的高冷,他們的不理睬,而引起了女生們的花痴泛濫。更引來了腐女們的關注。不過也是,兩個男的還是高顏值男生面對面坐在一起,看似深情地望著彼此,終究還是讓人想入非非。

頓時間咖啡廳爆滿了。女生們手挽手地走進咖啡廳然後找了一個比較靠近美男的位置坐下。

店裡的服務員悲哀地帶著位,而老闆則是在櫃檯笑眯眯地看著錢入口袋。

店裡每一個位置都已經被坐了,而店外也開設了排隊。咖啡廳的生意可以說是十分可觀。

這個店開在街的拐角處。因為所處的位置不是十分理想所以生意可以說是平平淡淡,人也寥寥無幾。有些路人看到裡面沒有人便會選擇街頭的那一間「速溶」咖啡店。畢竟那邊客人多許多。

然而只要嘗試過這個拐角處咖啡店的咖啡,都會變成回頭客。濃濃的奶泡輕輕地放在在卡布奇諾的頭頂上,再配上一個拉花和可可粉,一口下去澀澀的但讓人還想繼續品嘗下去。

如今,因為兩個帥哥想要神秘地找個地方來談計劃,卻變相增進了咖啡店的營業額。也算是為這個社會做了一點好事。

「你說她會不會喜歡這樣的?」蕭雲浩先開口了。今天不是韓雨約他,反而是他約韓雨。

「要不加點燈光?」韓雨說著給著蕭雲浩出一些新的主義。

「你以為這是蹦迪?」蕭雲浩嫌棄地看了一眼韓雨。他的性格本是冷淡,加燈光實在是太俗了。蕭雲浩有些後悔找來了裴薇然最好的朋友的男朋友,這。。。他們根本不是一類人呀。

「氣球,鮮花,蛋糕。」韓雨繼續出主意。剛剛被蕭雲浩打槍,他倒是有些不爽。然後說了這三樣東西。

「這還差不多。」蕭雲浩贊同道。

這兩個直男癌究竟在討論什麼,一個讓他們彼此措手不及的話題。

「不過只是一個生日,你至於那麼緊張嘛?」韓雨有些疑惑地問著蕭雲浩。

「兄弟。。。等你女朋友生日的時候你就明白了。」蕭雲浩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