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不傳真氣給姐,你就死定了!」洪佳欣警告道。

面對含笑的洪佳欣,羅陽在想要不要把秘密告訴她。 他說的是情分,可見這個大仙跟天界是有些關係的,而且是關係不淺。而又自稱本王,這個大仙的真實身份越來越撲朔迷離,一般神仙自稱本尊、本座或者本仙,但稱王的幾乎找不出幾個,只有十殿閻羅這一類的神仙才會自稱本王,可三界之中,像是十殿閻羅這樣的身份極少,他們是陰間十王,職位上在玉皇帝君和陰間天子之下,可若是說神位,卻是三界中的十都,在三界中有很高的地位,就算玉皇帝君也只敢說跟他們齊平;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稱王稱霸,相當於人間的諸侯,所以才能自稱本王。

可如果這麼說似乎也不對,這樣的一個仙家,又將九天諸神打敗,天宮焉能善了。

那些仙家原本以為這個大仙的本事也就在金仙之列,或許比九天大羅金仙強那麼一點,觀音跟四海龍君還有九天上來的那些神仙聯手打敗他不是問題,就算他是天道大仙,要想在這麼多同時天道大仙的手裡就走一根黑龍公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是經過這麼一下,足以證明就算他們綁在一起也擋不住這個大仙的一招一式,於是就只能放棄掙扎,行禮問道:『大仙何許人也,可否留下個名號,讓我等好給玉皇帝君一個交代』。

但是那個大仙十分的猖狂,哈哈哈大笑回答他們『不必了,玉皇帝君那邊我親自告訴他好了,黑龍公主我是非帶走不可,至於南海太子父女,送給你們吧』。

說完,伸手將黑龍公主抓上去雲頭,對著九天之上喊道『玉皇帝君,本王要帶走黑龍公主,想來你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當然,有沒有都不打緊,反正你也沒本事攔住我』。

他才說了,就聽見九天上傳來戰鼓,聽見這站鼓聲,一眾仙家都洋洋得意,是玉皇帝君派兵來協助他們,這遭,一定要拿下這個猖狂的傢伙,押上斬妖台,讓三界中還在蠢蠢欲動的仙妖魔怪都看清楚,跟天庭做對的下場。

四海龍君疑惑不已,本意思南海太子有救了,可,沒想到他真的只是來救黑龍公主的,有聽見天宮傳來戰鼓,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扛著。

可事實似乎不如他們想的美,那個大仙也似乎是有心要欺辱這些神仙,就端坐在雲端上,等著天上的援兵過來。

等了很長時間,已經過去四五天,雖然這是凡間的時間,可是即便天地相距九萬里,即便大軍排陣需要時間,也早就該來了。

五天時間還不見天庭的援兵到來,這些仙家也有了猜測,那個戰鼓,不是援兵要來,而是天宮在備戰防衛,防著這個神仙攻上九天,能讓天庭如此緊張,看來眼前的這個神仙不是好惹的,一時間進退兩難,相持不下。

看著這些神仙終於明白過來,那個大仙也不再客氣,不屑的聲音對他們說『既然你們不動手,我可要走了,眾仙家,有不同意的嗎』?

這樣的猖狂,讓那些仙家顏面掃地恨得牙痒痒,卻也讓我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知道此仙是條生路,連忙跪拜請求:『大仙,救我一家人性命,感激不盡,立廟刻碑一世供奉』。

雖然他能輕鬆帶走我一家三口,可是卻不願意,回答南海太子說:『南海太子,你若是別人我自然樂意救你,可你是南海太子就不容易了,黑龍公主非是天道仙家,我能救她,可你是天宮屬臣,南海太子,我若是救了你,就是與玉皇帝君宣戰,縱使本王不懼他玉帝,本王卻還有自知之明,不是鴻鈞老祖敵手,這遭救了你,鴻鈞老祖哪裡說不過去。』

『小龍自知罪該萬死,不敢請求大仙饒命,但是我妻女並無過錯,懇請大仙救她母女一命,小龍縱使魂飛魄散,也無怨無悔,感激大仙恩德』。

南海太子知道自己沒有活路了,可是他一定要保住妻女的性命;這是他最後能做的事情了,至於以後,就看這母女的運氣了。

那個大仙沉默了十分之一刻的時間,冷哼一聲回答南海太子說:『你何必擔心,九天仙家要你夫妻性命,是因為南海太子與黑龍公主結緣乃是天地不容,可這孩子何罪之有,如果九天仙家連這麼一個孩子都容不下,這天宮治下,未免也太狹隘。』

他說完,南海太子叩頭謝恩。現在羽舞都還在想『我能活下來,大概是因為他說了,天宮治下如果容不下我,這些神仙就太狹隘了。』

九天諸神是何等的要面子,怎麼能允許被說狹隘,為了自己的顏面,縱使千般不願也只能留下她,讓她這個神與妖生的妖龍活了下來。

就是這麼可笑,耐以生存的天要她的命,卻因為一個跟天不相和的大仙一句話不得不允許她活下來,大大方方的活在九天之下,可能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當初那個小妖龍有一天會登上九天做了三界之主,見他們都趕在哀牢山去。」

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發生了,九天諸神怎麼都不敢想的吧,在若木攻天之前,甚至在戒魔關被破之前,九天諸神應該怎麼都想不到他們會是這樣的結局。

事情就是如此難以預料,就是如此喜歡捉弄人,曾經恨之入骨的,轉眼間就放下了,曾經苦苦追尋的,突然就覺得無足輕重。

黑龍公主被那個大仙帶走,南海太子雖然被俘,但是經過這麼一鬧,天庭應該不敢輕易將他處斬,那後來南海太子怎麼最後還是沒能逃過呢?

這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這件事,一定是足夠讓玉皇帝君不惜一切要殺了南海太子,讓四海龍君連給他求情都找不到理由。

父女二人被抓回去,南海太子犯了天規,下獄無可厚非,可是這個南海太子跟黑龍公主生下來的妖龍要如何處理,卻成了讓一眾仙家頭疼的問題,如果把她下獄,哪個大仙說的就成了事實,這些天宮治下的神仙,連一個無辜的孩子都容不下,更別說把她斬了,要是這孩子死了,估計就要有神仙以此上天質問玉帝了,放了她?也不行,羽舞是仙妖合體的產物,卻也是南海的二公主,放到人間流浪,豈不是讓南海臉上難堪,而且她性格中的妖性已經顯露出來,放她離開萬一有一天修成魔道,那今天在座的,可都要遭殃了。

左右為難,一眾神仙嘰嘰喳喳的議論了兩天也沒有結果。

劍問大道 第三天一早,一個身著黑鐵戰甲,手裡窩著一柄三尺長劍,身邊跟著兩個怪物差使的傢伙來到了南海龍宮,裡面的仙家對此仙頗有幾分敬重,一個個都是敬畏的表情,除四海龍君之外均起身相迎,這個神仙,便是東方神主青龍。

青龍出現的時間剛好,見到青龍來了,四海龍君都在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氣;不過表面上還是裝作不歡迎的樣子。

他也不客氣,大大方方的走到主人家的位置上坐下來,滿是不悅的開口道:「四位叔叔,眾仙家,未免也太不把我當龍族一仙,未免也太不把我東方神主放在眼裡,這麼大的事情,都沒人通知我一聲,如果不是手下差使道聽途說,我這遭還蒙在鼓裡,南海太子怎麼說也是我的兄弟,就算本尊沒什麼本事,但東方神主的位子我還坐著,拿我兄弟,也該知會我一聲的吧。」

那時候,青龍雖然是東方神主,但其實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不管事,加上他執念太深沒有修成正果化身應龍,所以雖然坐在東方神主的寶座上,但是各路散仙都不願意跟他結交,甚至有意避開此仙。

不過東方神主青龍的稱號是軒轅大帝封受,人王伏羲題名的神仙,就算眼前的這個不是第一代青龍,卻也是實實在在的東方神主,加上青龍在水元下界仙家之中修為不低,所以在場的也沒有誰敢公然說他的不是,跟他唱反調,就連觀音,也得以禮相待。

見一眾仙家都不說話,青龍知道自己還是有點說話權的,這些各路神仙,對他還是有些畏懼的,就繼續說道:「罷了罷了,南海太子既然是四位龍叔下令捉拿,我也不敢多說什麼,但是我那侄女,所犯何罪,要讓各位大仙出手將她拿住?」

他這麼一問,在場的都不敢答話,羽舞有什麼罪,什麼罪都沒有,如果一定要說,那就是連坐,可天規之上對連坐的罪名有明確規定,非是大奸大惡,不可連坐親友家人,南海龍太子雖然跟黑龍公主私定終身,可是兩人並沒有做出什麼害人的事情,算不上大奸大惡,拿了羽舞,完全是因為他們害怕,害怕讓四海龍君顏面盡失,也害怕有朝一日遭到報復。

青龍知道這些仙家心裡的恐懼,所以知道他們都在想什麼,也知道這些仙家不會輕易放了羽舞,眼下之計,保住她的小命才是最要緊的,這是他唯一能提她做的。 日後洪佳欣也要知道秘密的。

現今不告訴她也行,但羅陽心裡會歉疚。

畢竟那是人生大事。

洪佳欣的親生爸爸,估摸只有十生宮宮主知道。

讓洪佳欣知道親生媽媽是誰,她能不能接受十生宮宮主,那還是個未知數。

「班長……」

正當羅陽要再勸洪佳欣時,只聽花襲伊忽然說道:「呵呵,坐好了!寶寶要飛車了!」

話音剛落,花襲伊就把車速往死里提。

車子果然飛馳起來,看樣子是要發生事情了。

羅陽早就知道被人跟蹤了,現今看來,那可能是要戰鬥了。

見慣了打打殺殺,羅陽沒多少驚訝可言。

在車裡的幾位美人,只有蘇雲不能鎮定。

羅陽握著蘇雲的手,示意她不用怕。

可沒怎麼經歷過血腥場面的蘇雲依然在輕微震顫著。

後面幾輛車子發了瘋似的狂追而來,在高速路上玩起了生死時速。

蘇雲害怕的原因,或許更多是擔心花襲伊把車子開得飛出路邊。

「羅陽同學,發生了什麼事?」蘇雲問。

「可能有壞人看上了你們的美色,不怕,我會保護你們的。」羅陽說道。

怔了怔,蘇雲不太相信羅陽說的話。

「羅陽同學,到底是怎麼回事?」蘇雲又問道。

若實說了,那會嚇著蘇雲。

此時除了說謊,還有什麼話更合適的呢?

羅陽又握了握蘇雲的手,安慰道:「蘇老師,沒事的。據我所知,有幾個混混想找我們的麻煩。有我在這裡,不用怕。」

這次見羅陽神色正經,蘇雲只能相信了。

花襲伊把車子開的那麼快,蘇雲提心弔膽的。

「這車速超過每時小時超過一百二十公里了吧?」蘇雲問。

單看周邊的車子,便知時速必定超過一百二十公里了。

「蘇老師,你放心。花姐曾經參加過賽車比賽,拿過亞軍的。」羅陽說道。

話剛說完,花襲伊就有了回應。

「呵呵,寶寶學會開車沒幾個月。」花襲伊笑道。

「這……」蘇雲語塞了。

羅陽只覺老臉一熱,呵呵而笑。

「蘇老師,不用擔心的。我和班長會保護好你的。」羅陽說道。

眼看後面的車子已跟上了,車子撞車子,那是不能避免的了。

彼時正好快要走到一個下高速路的路口。

羅陽當機立斷道:「花姐,那邊下高速吧,敢不敢?」

他的意思是要找個地方跟來者決一死戰。

若這樣一直你追我趕的在高速路上玩飛車,確實容易出事。

蘇雲膽子又小,她都快要嚇到臉白了。

「呵呵,寶寶正有那個意思!」花襲伊笑道。

隨即車子倏地拐下了高速。

總裁的私有寶貝 後面的幾輛車子緊追不捨,看來是要跟羅陽等人玩一玩了。

來者是什麼人,羅陽還不清楚。

但他猜極有可能是骷髏堡的人。

按理來講,骷髏堡堡主和水妹都還需要羅陽幫忙治療怪病,又還沒有拿到血煞子,不應該在此時對羅陽下殺手。

思索間,花襲伊已把車子駛到了更小的路。

附近是村莊。

幾個拐彎,車子陡地停在了一片樹林里。

「呵呵,寶寶去跟他們玩玩!」花襲伊先下了車。

車裡能打的人,祝子姍也可戰鬥。

不過羅陽覺得她和洪佳欣留在車裡保護蘇雲,那會更好。

「班長,祝姐,蘇老師,你們不要下車。我去幫花姐。」羅陽說道。

下了車,羅陽迎了上去。

那幾輛車子也已駛到了左近,停了下來。

從車上走出來的人,其中一個居然是女忍者步川奶照!

至此,羅陽才知道這些人是忍者,並非骷髏堡的人。

「步川奶照小姐,請問找我有什麼事?」羅陽掃視一圈。

對方人員大約有十多人,個個勁裝,看來不是來說閑話的。

「羅先生,我們的想請你談一談的。」女忍者步川奶照說道。

昨晚,羅陽向女忍者步川奶照承諾過,說會幫忙將十三姨和蘭雅引到忍者的陷阱里。

結果天亮后,羅陽進了祭壇。

出了祭壇,現今又要送蘇雲回家。

換言之,女忍者步川奶照是等不急了。

這次追來,估摸一是要羅陽兌現諾言。

二則是要帶走祝子姍。

畢竟在眾人眼裡,祝子姍是尋找血煞子的關鍵人物。

三就是要綁走洪佳欣了。

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為了找到木炭,可謂費盡了心機。

那廝認為洪佳欣知道木炭藏在哪兒。

事實上,極有可能洪佳欣就是不清楚木炭的藏處。

據羅陽看來,洪佳欣對木炭所知甚少。

可是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認定只要捉走洪佳欣,就能得到木炭。

以前羅陽覺得那廝是想從洪佳欣的嘴裡問出木炭所藏之處。

近來,羅陽有了新的看法。

特別是當得知洪佳欣是十生宮宮主的私生女之後,對很多問題都有了跟以往不同的念頭。

羅陽先假設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知道洪佳欣的身世秘密。

如果這一點成立,那事情就有意思了。

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極有可能是想用洪佳欣去要脅十生宮,從而得到木炭或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這次女忍者步川奶照帶隊追來,明顯是想撿個大便宜。

平時羅陽身邊有不少強手,忍者很難下手。

現今只一輛越野車,車裡能戰鬥的美人不多。

穿書後我成了男配的心頭寶 是以,這也算是忍者最佳的下手機會了。

只要控制住了花襲伊和羅陽,那剩下的3位美人就難以敵住忍者的進攻。

聽了女忍者步川奶照帶著威脅的口吻的話,羅陽冷笑道:「步川奶照小姐,有什麼事,晚上再跟你談。」

這時一個平頭長臉男子似乎身份地位比女忍者步川奶照更高,伸手做了個要女忍者步川奶照別說話的手勢。

「你的必須跟我們走的!」平頭長臉男指著羅陽。

羅陽指了指平頭長臉男,女忍者步川奶照說他是忍者狼的徒弟。

由此看來,真正的忍者狼確實還活著。

若能活擒忍者狼的徒弟,那就有可能找出忍者狼的具體所在位置。

羅陽跟花襲伊交換了個眼色,確認花襲伊可以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