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真水之力,臭小子竟然怎麼快就領悟了真水之力,妖孽啊~」

「可惡,現在竟然又搶我風頭,我這好不容易有機會露個臉,看我領悟大地之力后不一鎚子錘死你。」

身在千米高空的岳老頭眼睛一紅,麻蛋,自己好不容易裝個13,在大家面前露個臉,耍個帥,可是轉眼間王影就搶走自己的風頭。

上千米高的波濤,可怕的洶湧聲猶如雷鳴一般響徹雲霄,可怕的氣勢一下子就將岳老頭的風頭給搶了過來,以至於他現在都沒有心思繼續在天空之中耍帥。

此時他覺得自己彷彿受到了百萬點的暴擊傷害,原本覺得進入到王境應該可以嘚瑟、嘚瑟,可是前面有雷正領悟一絲雷電之力,後面又有王影領悟了一絲真水之力,儘管王影還沒有晉級王境,可是這氣勢也是絲毫不差。

總裁老公麼麼噠 「麻蛋~遲早錘死你們兩個混蛋,羨慕嫉妒恨啊~一個小小的江南基地市竟然有兩個人在氣境就領悟了一絲法則之力,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

「算了~好像除了我,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們兩個的妖孽,反正我也是晉級到王境了,這算不上哈奇士混進了狼群。」

「呸~呸~什麼哈奇士,我可是天才,很快我也可以領悟大地之力。」

岳老頭自言自語,看向王影的時候,眼睛微微泛紅,得了紅眼病,而且似乎沒有治了。

「嗷嗚~」

銀月天狼看著眼前直入雲霄一般的可怕的水牆,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嗚咽,接著尾巴架起,全身湧出白色的光芒,猶如一道白光一般朝著遠處激射出去。

它怕了,它已經徹底沒有任何的底氣了,夾起尾巴就開始逃走,已經根本顧不得自己王境怪獸的尊嚴之類的,小命才是最要緊的。

然而這一切已經遲了,高達千米的水牆重重的落下,那個幾十米長的狼爪在它面前就和小不點一樣,瞬間就被擊潰,變成了一點點白光逸散開來。

「轟~」

猶如山洪暴動,又好像天崩地裂,可怕的波濤重重的落在銀月天狼的身上,在一瞬間,爆發出可怕的巨響,天空之中的空氣一下子都彷彿變的凝固起來,接著又好像是颳起了史無前例的颶風,瞬間掃過,將下發無數的怪獸給掃飛。

「嗷嗚~」

銀月天狼發出一聲凄慘的悲鳴聲,一股浩大不可抵擋的可怕力量瞬間貫穿到自己的身上,剎那間,全身的骨骼、內臟等等全部被這股巨大的力量壓的粉碎,猶如一灘爛泥重重的從天空之中落下。

「變態~先天境幹掉了王境,這領悟了一絲法則之力就是不一樣。」

擺出一個帥帥的姿勢,輕輕落在城牆之上的岳飲川紅著眼睛,用羨慕嫉妒恨的語氣說道。

「水的力量~」

一道雷電劃破天空,雷正的身影幾乎猶如瞬移一般從十幾公裡外的荒野一下子落到了城牆之上,來到了岳飲川的身邊,看著天空之中的王影,微微沉吟。

天空之中,王影的眼睛漸漸的恢復清明,看著下方荒野之中的銀月天狼屍體,在看看荒野之中正在急速的退去的怪獸潮,似乎微微一愣,有些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接著很快又想起了一些東西。

「嘎嘎~」

王影仔細的感受體內力量的變化,輕輕的一握拳,頓時拳頭上就泛起了陣陣的水藍色光芒,光芒非常的濃郁,宛如實質,隱約之間還伴隨著波濤的洶湧澎湃之聲。

「真水之力~」

王影笑了笑,接著身上的氣勢一下子全部收斂起來,腳踏虛空,猶如一道水藍色的光芒的激射到基地市的城牆之上。

「老岳,厲害啊,竟然怎麼快就晉級到王境了。」

王影看了看岳老頭,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對不起他,此時他竟然紅著眼睛看自己,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哼~少在我面前裝13,等我領悟了大地之力,我一定要一鎚子錘死你。」

岳飲川冷哼一聲,存心消遣我是不是,晉級王境又不算什麼難事,領悟法則之力才是真正的厲害,你不就是比我先一步領悟了那麼一絲水之法則之力嘛,有必要在我面前嘚瑟。

「遲早一定要錘死這個臭小子~」

岳老頭心裡已經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王影,我們還是先將基地市內的怪獸給清理乾淨吧,別的事情後面慢慢來聊。」

雷正看了看王影,再看看還在慘烈廝殺的一些區域,基地市內都已經進入了大量的怪獸,此時正在不斷肆虐,也不知道這一次死了多少人。

「嗯~」 江南基地市的城牆之上,一道閃電以極其可怕的速度劃過,所過之處,一頭頭強大的先天怪獸紛紛一分為二。

突破到了王境,領悟了境界,又領悟一絲雷電之力,雷正對付王境的劍齒虎都僅僅只需要一招,對付這些先天境的怪獸,那根本就是摧枯拉朽,猶如風捲殘雲,所過之處,所有的怪獸都被清理的乾乾淨淨。

「呼呼」

「哈哈我還以為這次我們完蛋了,沒想到你們三個一個比一個牛。」

高武大口、大口的喘氣,接著整個人都癱坐在城牆的地面上,他實在是太累了,體內的元氣都已經枯寂,全拼著一口氣在硬撐。

他一個人既要防守一段城牆,同時還要充當救火員的角色,哪裡有危險就往哪裡跑,幾300多頭先天境怪獸攻城,除了少數一些人實力強大,能夠應付一二之外,求援的人太多、太多了。

即便是他急忙的救援,可是畢竟分身無術,更何況先天境的怪獸當中也有很多後期的強大先天怪獸,戰到現在,他也已經力竭,再繼續打下去的話,說不定他也要死在怪獸之下。

「傅盛、歐陽雲、楚雄、溫國榮……」

高武看著滿目瘡痍的基地市,嘴裡不斷的念出一個個名字,每一個都是因為他救援不及,死在了怪獸圍攻之下,救他負責的一般城牆之上,倖存下來的先天武者寥寥無幾,而且一個個到了後面都是已經顧不得防守城牆,只能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唉」

高武的身邊,雷正一聲嘆息,看了看基地市內王影的身影,整個人一下子朝著基地市外閃去,整個人的氣勢陡然暴漲,一道道閃電從他的身上湧出,朝著荒野之中正在急速逃竄的怪獸潮席捲而去。

猶如風捲殘雲、又好似秋風掃落葉,荒野之上,大片、大片的怪獸瞬間被雷正給屠戮的乾乾淨淨。

基地市內,王影全身冒出水藍色的光芒,猶如一道影子在基地的之中閃動,所過之處,正在不斷肆虐的怪獸紛紛被王影一槍掃飛,變成了一灘灘肉泥。

「呼」

王影的身影出現在一個防空洞之中。

防空洞內,鮮血凝稠無比,到處都是被啃食的面目全非的屍體,一頭頭怪獸紅著眼睛,一個個吃的肚子都圓鼓鼓的,見到王影出現,頓時一個個用猩紅的眼睛看了過來。

「啊」

王影一聲怒吼,身影暴動,手中的長槍揮舞出一道道影子,轉眼間,整個偌大的防空洞就再次變的寂靜無比,只是此時王影的臉上看不到任何的喜悅。

整個防空洞內躲藏的上萬人竟然沒有一個活口,全部命喪怪獸之下,一幅九幽煉獄的凄慘景象。

王影搖搖頭,身影再次閃動,繼續開始在基地市內清剿怪獸。

基地市內的怪獸數量非常多,幾乎每一個方向都有被怪獸打開的缺口,或是被食岩鼠啃食出來的洞口,又或者是被強大的先天怪獸摧毀的城牆,湧入基地市內的怪獸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到處都是怪獸的身影,這些怪獸憑藉自己靈敏的嗅覺,猶如挖地鼠一般,在基地市內不斷尋找躲藏在一個個角落內的普通人。

濃郁的血腥味在基地市內不斷的瀰漫,凄慘的叫聲不斷的響起。

「嘎」

一頭全身漆黑,有著血紅眼睛,一看就知道是烏鴉進化而來的強大先天怪獸,它嘴巴張開,一道火焰從中噴出,瞬間就燒起了一大片的區域。

「呼」

然而還沒有等它來得及飛起,一道疾風閃過,瞬間它的腦袋就被打爆,幾百米之外,王影面色沉重,元力不斷的激蕩,一道水波激射而去,很快就將大火熄滅。

大火覆蓋之下,一個防空洞內,成千上萬的人猶如世界末日降臨一般,惶恐的尖叫起來,在一處缺口處,幾百個人被剛剛的大火給燒起了焦炭。

「沒事了大家先不要出來,基地市還有很多的怪獸」

王影的身影從缺口處緩緩的降落下來,看到這一處防空洞內大部分的人都還倖存,頓時也是微微的鬆口氣。

接著吩咐了一句,腳一蹬,整個人又拔地而起,繼續向著城內的其它地方救援過去。

……

幾天之後,武道社的一間會議室當中,江南基地市活下來的高層再次聚在一起,只是這一次,會議室顯得空蕩蕩的,只有寥寥無幾的幾個人。

雷正、王影、高武、陳司令、趙鐵軍、餘慶全、施玉成、楊繼業、譚曉國,原先有28個先天武者,現在僅僅只剩下9個。

而且除了雷正、王影、高武三個沒有受傷之外,其它人一個個全部帶傷,即便是領悟了境界的陳司令,此時他的左臂空蕩蕩,被一頭先天怪獸給咬掉,至於其他人,一個個也都挂彩,有傷勢極重的趙鐵軍、施玉成、譚曉國,一個個又是缺胳膊、又是少腿的,要不是雷正救援及時,可能全部都命喪黃泉。

「看來以後少不了要去荒野之中尋找草木之心了,要將大家都給治好,需要的草木之心絕對不是幾顆就夠的。」

雷正看了看眾人凄慘的模樣,心中微微的想到,只要沒死,有草木之心,這斷手斷腳都是可以治好的,以他現在的實力,他也有信心去荒野之中得到草木之心來治好大家。

「開始吧」

雷正對著身邊的一個武道社工作人員點點頭說道。

「這一次怪獸攻城,損失的數據已經統計出來,這一次,總共有225萬人死在了怪獸之下,其中我們基地市內的武者僅僅只剩下不到2000人。」

工作人員的話落下,會議室一片寂靜,儘管大家已經能夠預料到這一戰的殘酷,可是誰能夠想到,整個基地市內一半的人口都沒了,原先有1萬多武者,可是現在僅僅只剩下不到2000人,實在是太慘了。

不過眾人想了想之後又一點也不意外,連在場的這些強大先天武者,原先有28個先天武者,現在也僅僅只剩下9個人。

強大如先天武者的存活率都不到1/3,對於普通的武者和普通人而言,在數量是自己很多倍的怪獸攻擊之下,存活率可想而知,能夠剩下一半的人口就已經算不錯了。

要不是最後雷正、岳飲川和王影三人接連突破,幹掉了三頭王境怪獸,然後橫掃基地市內外的怪獸,整個基地市可能連一半的人口都留不住。

怪獸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上億頭怪獸,300多頭先天怪獸,縱然是基地市準備充分,可是在如此可怕的怪獸攻城之下,能夠堅持下來,最好還保存了一半的人口,這已經算是大勝了。

「哈哈我們勝利了,不是嗎我覺得我們應該開慶功會,大肆的慶祝一番。」

陳司令看著會議室壓郁、沉重的氣氛,他突然大笑起來。

「對我們是應該好好的慶祝,也許這一次我們基地市是損失慘狀,但是經歷了這一次的災難,我們以後只會越來越強。」

「現在我們基地市內有2個王境高手坐鎮,我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怪獸攻城,一戰就換來了長久的安寧,足夠了。」

高武也是跟著笑了起來,基地市雖然損失慘重,可是同樣也有巨大的收穫。

雷正、岳飲川突破到了王境,江南基地市成為了全國目前唯一一個擁有兩個王境武者坐鎮的基地市,一下子就變的安全無比,即便是王境怪獸再次來襲,也絲毫不懼。

另外王影領悟了真水之力,實力強大堪比王境,而且以王影的天賦資質,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王境,到時候,江南基地市一城三王境坐鎮,足以成為最安全的基地市。

在生與死的磨礪和廝殺之中,活下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所突破,餘慶全在大戰之中領悟了舉重若輕的境界,其他人一個個也對自己的武道修鍊更加的清晰,以後只要不斷的鞏固,很快就會進步神速。

眾人聽完,一個個也是紛紛露出了笑容,江南基地市以後的前景都是可以看得到,有眾多強大的高手坐鎮,這裡將變成最安全的基地市。

「我準備在近期舉辦一個追悼會,追悼這一次遇難的死者。」

「另外這一次的會議最主要的事情還是商量一下子我們基地市以後的建設,這一次我們可謂是真正的一窮二白了,基地市基本上都已經被打成了廢墟,百廢待興。」

「接下來我們的工作主要還是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重建基地市,另外一個就是繼續大力的廣播武道,大力推動全民皆武,我們損失很慘重,但是我們同樣收穫巨大,我們獲得了數不清的怪獸屍體,只要將這些資源好好的消化完畢,我們基地市將會重新再次繁榮、強大起來。」

雷正笑了笑點點頭,沉吟一番之後開始布置起接下來的工作,戰爭是打贏了,基地市卻是打廢了,必須要重新規劃和建設。

秦少的心尖狂妻 當然最重要的依然還是繼續推動全民皆武的計劃,這一次讓所有人都深刻的清楚,普通人在怪獸面前,哪怕是最弱小的d級怪獸面前,也是脆弱不堪,這才是這一次基地市損失慘重的根本原因。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基地市的重建熱火朝天,這一次的戰爭雖然讓基地市損失慘重,但是同樣的戰後的江南基地市有種浴火重生的感覺。

因為這一次大良的武者戰死,連強大的先天境武者都死的僅剩下9個,而且基本上人人帶傷,就傷亡比例而言,武者的傷亡比例比起普通人高了不知道多少。

普通人也僅僅只是損失了一半,可是原先1萬多武者現在也僅僅只剩下2000多人而已,這樣的損失比例讓人觸目驚心。

同樣的基地市的普通人對武者也是發自內心的認可,原先的時候多少對武者特權有所怨言,可是此戰過後,對於武者的特權,大家普遍都能夠接受,有付出才會有回報,道理是一樣的。

給予武者特權,同樣的在江南基地市的生死關頭,武者也是激流勇進,沒有絲毫的退縮,用自己的生命鑄就了捍衛江南基地市安全的城牆。

當然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雷正、岳飲川還有王影這三位強大武者展現出自己無與倫比可怕力量,再加上普通人在怪獸面前非常的脆弱,往往一隻D級的怪獸就足以屠殺一群普通人,讓所有人清醒的認識到武者力量的可怕和重要性。

整個基地市,活下來的人幾乎人人的內心之中都豎立起了一顆尚武之心,即便是女流之輩,也有很多、很多人開始舞刀弄棒,想要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學校的武道課成為了孩子們最喜歡也是最期待的課程,在怪獸肆虐下存活下來的孩子,彷彿一夜之間全部成熟起來一般,知道力量的重要性,也渴望擁有強大的力量。

除了學校,在基地市隨處可見的一處處角落,上來年紀的人也都在勤奮的修鍊,扎著馬步,連著刀法、劍法等等。

每一天都有大良的獵人、武者走出基地市到荒野之中去狩獵,在生與死的磨礪之間,不斷的變強,對於勇敢者,以前大家雖然表示讚賞,但是內心之中卻是總覺得這樣的人很傻。

安全的基地市不呆著,非得要出去荒野之中找死,這不是白痴是什麼?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對於敢於去荒野之中的人,大家都會發自內心的表示認同,因為這有勇敢者才能夠不斷的進步,很快成為武者,成為擁有特權的人。

對於那些膽小始終不敢賣出基地市的人,大家現在則是往往投之鄙視的目光,這有的人是最沒有出息的,永遠只會躲在後面。

思想觀念的轉變,整個基地市煥發出無線的活力。

再加上這一戰,基地市也不是沒有收穫,在基地市內外,到處都一具具怪獸的屍體,這些怪獸屍體的肉可以用來吃,還能夠增加普通人的力量,各種各樣的材料也可以用來製造作戰服、兵器等等。

怪獸潮留下的怪獸屍體實在是太多了,以至於基地市這邊對所有人敞開了進行供應,也算是讓一直籠罩在基地市頭上飢餓陰雲消失的乾乾淨淨,也讓基地市內普通人的力量開始不斷的增長。

王影最近這段時間以來非常的忙碌,基地市內的重建,很多人的力量達到了武者標準,要進行考核,訓練等等,忙的王影暈頭轉向。

沒有辦法實在是基地市內現在的武者太少了,在加上基地市強化武者的地位,在方方面面都要用到武者,即便是以王影如今的地位,手下也沒有幾個人可用,很多事情都要自己親自去做。

「咚~咚~」

「進來~」

王影聽到敲門的聲音,頭也沒有抬起,依然在不斷的批閱文件。

「哥哥~」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王影抬起頭看了過去,只見郭媛媛手中拿著一個木製的飯盒走了進來。

「媛媛~你怎麼來了?」

王影放下手中的事情,起身笑著說道。

「我給你送飯了。」

郭媛媛一邊將飯菜拿出來,一邊又繼續說道:「再忙也不能忘了吃飯,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嗯~還是你做的飯菜好吃。」

王影一邊吃一邊誇讚,郭媛媛頓時就開心的笑了起來。

郭媛媛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王影吃飯,滿臉的滿足,她喜歡現在的生活,和自己所愛的人生活在一起,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咚~咚」

王影這邊飯還沒有吃完,很快又有人過來找王影。

「王社長,雷社長讓你過去一下,說有事找你商量。」

「好,我馬上過去。」

王影匆匆的吃完煩,非常抱歉的對著郭媛媛說道:「我還有事,沒有辦法陪你。」

「嗯,社長找你肯定是有要事,你趕緊去忙吧,晚上早點回來。」

郭媛媛知道王影很慢,也沒有絲毫怨言,收拾好碗碟,默默的選擇當一個賢妻良母的角色。

「好~」

王影匆匆來到雷正的辦公室,發現雷正手中拿著一顆青色的圓球正在不斷的把玩,這青色的圓球有雞蛋大小,猶如碧玉一般,散發出瑩瑩的青色光澤,隱約之間有磅礴的元氣氣息在其中流淌。

這是王境劍齒虎留下的東西,也是王境怪獸才有的,可以稱之為金丹,劍齒虎一身磅礴的元氣幾乎都濃縮在裡面。

這東西王影也有一顆,是銀月天狼的那顆,不過王影的那顆金丹是白色的,比如雷正手中的這顆劍齒虎金丹還要大上一些。

「在想什麼呢?」

王影看著有些發獃的雷正,笑了笑問道。

「我在想如何利用這金丹之中的龐大能量,進入到王境之後,不管是怪獸還是人,體內都凝聚出金丹,這金丹可以說是固態的真氣,非常的龐大,如果能夠利用好的話,肯定會有大用途的。」

雷正回過神來,笑了笑說道,三頭王境怪獸留下了三顆金丹,雷正、王影、岳飲川,一人一顆,算是戰利品。

「我現在可沒有研究出什麼門道來,不過我覺得這可能和每個人的屬性有關吧,你手中這顆是劍齒虎的,它應該是風熟悉的,我手中的是銀月天狼的,是光熟悉,或許可以從這方面去研究、研究。」

王影想了想說道,元力分成很多屬性,王影自己是水屬性,雷正是雷屬性,岳飲川是土屬性的,想要利用金丹之中的能量,應該也是要根據屬性去出發。

「也是應該是這樣的。」

「對了,這次找你過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去砍了那顆大樟樹,它的草木之心對我們現在基地市還是很重要的,陳司令他們的傷必須要草木之心來治好,一旦他們能夠治好,我們基地市也可以恢復一部分的力量。」

雷正點點頭,接著想起找王影過來的事情。

「以你現在的實力,砍掉那顆大樟樹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