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查爾多斯,你不想說些什麼嗎?」唐克傲然道,從今天起,他將君臨聖堂。

「呼————呼————」查爾多斯面露悲涼,他感覺到了瑪雅的氣息慢慢消散,雖然她未死,卻也接近死亡,被封印了起來。

「唐克,你不是聖堂真正的主人。」

「那又如何?現在我才是勝者。」唐克張開雙手,絲毫不在意查爾多斯話語中的刺。

「要麼你就殺了我!」查爾多斯咬牙切齒道。

「呵,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殺了你,沒有你,淵蘭根本擋不住古拉加斯。」唐克搖搖頭。

「你明明知道古拉加斯對聖堂的危害有多大!你明明知道他意味著什麼!為何要打開他的封印!」查爾多斯厲聲質詢。

「沒有他的幫助,我怎麼拿的下你。」唐克拍拍手。「查爾多斯,你是聖堂之主,聖堂外近百萬的軍隊都歸你管!若不是古拉加斯替我牽制住他們,還分出你一部分精銳,縱然今日我可以大敗於你,最後還不是落得個一敗塗地的下場?」

「只有他幫我,我才能拿下你,而後以雷霆之勢席捲整個聖堂!到時候你是無能!而我就是聖堂的救世主!」

「痴心妄想!你簡直是瘋了你知道嗎?你就這麼肯定古拉加斯最後還會被封印回淵蘭?你就不怕最後你即便戰勝了我也只能成為天使族的罪人!聖堂的罪人!變成一隻喪家之犬!」查爾多斯怒道,「這是用無數鮮血堆積的王座!你坐的安穩嗎!」

「古今之事!勝者王!敗者亡!這就像是一場賭博,我壓上自己的性命!若是古拉加斯破出了封印,那好,我陪聖堂一起死!若是我贏了,我即天下!」

「瘋子!不可理喻!」查爾多斯氣得發抖,唐克是在拿人命開玩笑。

一旁的加百列駐足而立,他瞥了一眼唐克,若有所思,最後化為一聲喟嘆。

「況且我有把握贏。查爾多斯,我太了解你們了,你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封印它的,對嗎?事實也是如此,你的妻子,雲族的瑪雅公主,以自身為代價,封印住了他,所以我贏。」唐克森然一笑。

「瑪雅···瑪雅···」查爾多斯如遭重擊,雖然心中有感應,但他還留有一絲期盼,然而唐克將這最後的希望也給狠狠踩碎了。

「其實我很佩服你,查爾多斯,我承認,你和你的父親都是一位英明的主上,只可惜道不同,不相為謀。」唐克惋惜的搖搖頭,「你們呀,缺了野心,只想著偏安一隅,或者和火炬議會合作。」

「看看這嚷嚷天下,多麼美妙,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何不讓天使族逆流而上!成為那至高唯一的主宰!」唐克興奮起來。

「呸!唐克,你這是要把天使族推向一個無底深淵!戰爭會毀了一切!我們是光明神的後裔!為何要用殺戮與血腥成就主宰?雲陸才是我們的家!」查爾多斯痛恨道。

「主宰為假,爭奪為真,唐克你只是想給自己爭,不是那個位子,而是一個精彩的人生。」加百列用複雜的目光望著唐克。

「哦?我原以為最懂我的是查爾多斯,沒想到加百列你更懂我,只可惜你拒絕了我,沒了寶麗雅,你不會為我所用。」唐克輕嘆一聲。

「交易完成,你不會失約吧?你知道我的性子!」加百列冷冷道。

「放心,我不會騙你,聖堂既入我手,有沒有你都無礙了,寶麗雅的毒我會去解,日後你別妨礙我就行。」唐克擺擺手。

「哈哈哈!父親在上!列祖列宗在上!查爾多斯有愧於米迦勒一族!有愧於聖堂!」

見大勢不可為,查爾多斯仰天長嘯,他這回栽了。

「查爾多斯,乖乖替我守著聖堂吧,我要你看看聖堂會在我的手中走到什麼地步!」唐克大手一揮,一張捲軸咻的一下飛到了查爾多斯的頭頂。

「什麼東西!」查爾多斯驚怒道。

嗡!嗡!嗡!

數聲異響之後,一個魔法陣砰然炸裂,一股來自於規則的力量籠罩在查爾多斯的身上。

咔咔!咔咔!

泥土在凝結,查爾多斯驚訝的低下頭,他的身子正在岩石化!

「再見了,我的朋友。」

「我一定會看著你!唐克!下一次我會贏!」查爾多斯伸出手指著唐克,面容最終被土石所吞噬,化為了一尊古樸的雕像。

「下一次?不會有下一次了!沒有人可以救你!」唐克淡淡的望著查爾多斯雕像,而後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我贏了!從今天起!我就是聖堂之主!下一任的大天使!」

「呼哈!呼哈!呼哈!」

秘境的大地上,天使長議會的士兵們高舉著手中的武器,他們在歡呼,在迎接一個新的主人!

這一刻,聖堂換天改地!

「黑暗的時代來臨了,不知道預言中的光明什麼時候來,我們也該蟄伏了。」加百列在心中默默道。

屬於米迦勒一族的時代暫時告了一段落,輸了並不意味著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原來如此,現在掌權的還是唐克!」

寂靜的古堡中,艾克聽完這段往事之後面帶凝重,桌上的茶水已然變涼。

「我先前一直以為帕洛米修斯在操控一切,可直到我將布魯諾救出來才明白唐克是幕後黑手!他隱藏的太深了。」諾蘭捏著鬍子嘆了口氣。

「諾蘭大師,那個萬足魔羅真的有這麼恐怖嗎?」艾克沉聲道。

「很恐怖,假如他真的從淵蘭中出來,恐怕只有傳說級別的強者出手才有一線生機。」諾蘭眉頭皺在了一塊,「這還是他的力量被封印魔法陣消磨了許久的結果,可以說,沒有瑪雅殿下,聖堂早就被毀滅了。」

「哎,這是我們虧欠她的,她在那個黑暗冰冷的地方呆了快十多年了吧。」

艾克噌的站起身子,一抹殺氣若有若無。

瑪雅是但丁的親生母親,而但丁可是他們的弟弟!

「我們會帶著但丁重新回到聖堂,然後將他的父親和母親重新解救出來。」

「此事還得從長計議,這麼多年過去了,唐克也不再是當初的唐克了。他的力量恐怖接近了亞傳說,更重要的是整個聖堂現在是鐵板一塊!這種手段讓人絕望啊。」諾蘭搖了搖頭。

若非如此,他們這些人也不會隱居的隱居,殘喘的殘喘。

不提他和考辛斯這些人,單單談談米泰羅他們。

甘洛和羅南兩人自查爾多斯「敗亡「之後也心灰意冷,就此退出聖堂權力中心,如今下落不明。

偌大的聖堂里只有米泰羅一人苦苦支撐,而他的嫡系也只剩下一支勇士團了,於大局並無大礙,這也是唐克不動他的最大原因。

在唐克看來,米泰羅是一個可以控制在影響範圍之內的人,況且留下他也可以安撫軍隊中一部分老人。

原來的兵士統領階級在十數年的時光中也被唐克調離退役了不少,現在的軍隊可以說八成以上掌控在了唐克手中!

唐克之所以敢明目張胆的派出人手追殺但丁,亦是因為他所掌握的滔天權力!

「的確很棘手。」艾克咬著大拇指頭,從目前的情況看來他們別說是救回瑪雅和查爾多斯了,連聖堂能否進去都是個未知數。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消息都是壞的。」諾蘭話鋒一轉,「翼之國度的翼王和現任雲王都和瑪雅、查爾多斯有莫大關聯,他們在這件事情的態度上是持支持態度的。」

「這是我們可以爭取的一點,再加上如今勞波拉大先知回歸,雲族的威勢達到了頂峰。兩族之間雖然偶有摩擦,但距離大戰還有不少時限,唐克從不打沒把握之戰,他這一輩子也就賭了淵蘭一把。」

「諾蘭大師,你是說我們可以混入一支拜訪聖堂的隊伍?」艾克眼前一亮。

「沒錯。」諾蘭帶著讚許的目光望了艾克一眼,「明面上唐克是不會出手的,這樣會違反雲海聯盟的協議,到時候哪怕是空神一族也不會站在他那裡,反而會成為他的敵人!唐克再自大也不會敢這樣虧本的事情。」

「但我們若有行動,便有風險,因為他可以隨時找個理由處決我們。」艾克接著諾蘭的話語道。

「對,混入之後的行動才是重點。不過我可以提供一個庇護所,風城廢墟是聖堂的禁地,這裡是天然的庇護所。」諾蘭笑呵呵道。

「也好,得讓但丁他們先進來,我們再商議下一步行動。」艾克思索著。

「你最好和他們聯繫上,我也得和老朋友們聊聊了。」諾蘭眼底閃過一絲精芒,身上微微頹廢的氣勢大變。

「諾蘭大師,看樣子你還留了幾手。」艾克笑眯眯道。

「哈哈,輸一把並非輸全局,先前讓他几子又何妨?」諾蘭低吟著,「現在才是決定輸贏的時候,不可再犯錯誤了。」

滴滴!滴滴!滴滴!

突然間,古堡內一陣刺耳的警鈴響起,諾蘭猛地轉過頭,雙眸死死盯住東側正門口。

「有人來了?」看到諾蘭如此舉動,艾克推測道。

「嗯,今天還真是個怪日子,往日里在這廢墟之中人影少見,現在確實來了一波又一波。」諾蘭彷彿探測到了什麼,面色趨於鎮定,保持著笑盈盈的模樣。

「有類人生物闖入。」愛莉掃了一眼窗戶,馬上分析出來。

新生的她解鎖了許多許可權,實力也是漲了一大截。

「有人?」艾克若有所思。

「走吧,跟我去見見,我想他們是你的老朋友。」諾蘭雙手搭在背後,向著大門通道走去。

古堡之外,磚石鋪就的花園小道上,三抹身影緩緩浮現。

為首一人步伐隨意,目光也是遊離不定,好像在欣賞著周圍的美景。

剩餘兩人則是緊隨其後,一人披著一件巫師袍,面容冷漠,另一人則是饒有興趣的望著周邊的植物,不時看看摸摸。

「真是沒有想到這不毛之地還有一片森林,森林裡還有這樣一座古堡,看樣子有上千年的歷史了。」澤吉嘖嘖稱奇道。

「颶風道畢竟是體術九道之一,有如此傳承並不奇怪。」安德魯冷聲道,作為古老職稱的傳承者,他對許多秘辛都有了解。

「安德魯,颶風道和你們這一支關係應該不錯,不然風后不會在他們手裡。」澤吉好奇道。

安德魯並沒有回答澤吉的問題,而是閉唇不語。

「好了,人來了,不要給我嬉皮笑臉。」前面的伯頓停下腳步道。

安德魯點了點頭,澤吉聞言也馬上換了副嚴肅的面孔,由此可見伯頓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吱嘎!

古老的大鐵門被推開了,諾蘭也踱步走出。

當艾克與伯頓三人對上眼之時,瞳孔頓時一縮,面露驚訝。

「是你?」伯頓本就面帶笑意,在瞧清楚艾克模樣之後,那笑容越發蕩漾。

這是一場宿命的相遇! 「好久不見,艾克。」伯頓率先開口了,他對艾克的興趣並未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有絲毫減弱。

在他看來,艾克是一個可以爭取的人,未來也是不可估量。

「好久不見。」艾克淡淡的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些許忌憚。

一個可以演戲騙過所有人,最後更是吞噬了巨人的傢伙絕非等閑。而這樣的人偏偏可以幹掉自己的家族!稱得上是心狠手辣!一代梟雄!

「你們認識?」諾蘭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兩人。

「你好,諾蘭大師。」伯頓微微彎腰行禮,他也不愧是大家族出身的,禮節挑不出絲毫毛病。

「小傢伙,我認識你,不過你的膽子挺大的。明知道我是火炬議會的人還敢以通緝犯的身份出現。」諾蘭眯起雙眼。

沒錯,諾蘭雖然是天使族人,也是雲海聯盟的一位長老,但他實際上是火炬議會的人。

他之所以幫助查爾多斯,除了雷東多的原因之外更多的還是為了埃爾洛的和平。

「哈哈,我這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更何況有我這樣的人存在,不正是你們希望看到的嗎?」伯頓悠悠道,並沒有因為諾蘭的軟威脅而有丁點慌張。

「你很聰明,不過你想成事也太難。」諾蘭搖搖頭,「萬千年的積累不是一時可以改變的,你心中的夢想世界也不可能存在,人性本就貪婪,世間也沒有所謂絕對的自由和光明。」

「但我想試試。」伯頓面無表情。

「好吧,我知道我也勸不了你,你們來的目的我很清楚,是要這個吧。」

諾蘭一拳揮出,勁氣叢生,一枚青色的菱形符紋便懸浮在了其掌心之處。

巫師銘印!風后!

「風后!」安德魯舔了舔嘴唇,眼中的炙熱無以復加。

在他的體內,感受到了同宗同源的氣息之後,黑神和血皇也是興奮起來。

艾克微微有些愣神,安德魯他太認識了,當初在雷賽城的比斗讓人記憶猶新,沒想到他竟和伯頓混在了一起。

不過艾克最感興趣的還是安德魯的特殊職稱,這是他沒有在典籍上見到過的古怪職稱。

「小傢伙,你們這一脈和我們這一脈的關係你也知道,我不為難你,想要拿到風后就得拿出真本事,不然我不會白白送給你,再讓你去送死!這樣有愧於老友所託。」諾蘭正色道。

「我已經做好準備了,諾蘭大師!」安德魯神色凝重,挺直了腰板沉聲道。

「很好,跟他打一場。」諾蘭眼睛笑的眯成了一道縫,指了指身旁的艾克。

艾克頓時就懵了,這和他有個鬼關係?

安德魯聞言則是身子一震,作為老對手,他雖然未和艾克交手,但從後來得到的資料來看,艾克無疑是萊爾瑪吉斯中最強之人!

如今數年過去,他雖然大有長進,可也絕不會小覷艾克。

「那麼久開始吧,就在這裡。」諾蘭往後退了一步。

「呼————」安德魯深吸一口氣,雙目赤紅,重重踏前一步。

風后,他志在必得!

艾克苦笑一聲,諾蘭大師這可是坑了他一把。

「小艾克,拿出你的實力來,我也好制定接下來你的體術修鍊計劃。」諾蘭的聲音輕輕飄來。

艾克認真起來了,諾蘭大師不光是為了考校安德魯啊,還有考校他的意思。

「有趣。」伯頓帶著澤吉退到一旁,同階級間頂尖的戰鬥可不多見呢。

「重新認識一下,安德魯·梅爾,銘印巫師一脈傳人。」安德魯冷冷道,左臂之上自然而然的纏上了紫剎藤。

比起幾年前,現在的紫剎藤更加粗壯堅韌,那嫩紫色的枝葉也愈發妖魅起來。

「艾克·雨果。」艾克回答道,當年他們便知曉安德魯隱藏了實力,現在看來恐怕就是這個特殊職稱了。

「比賽規則很簡單,出圈子者敗!自喊認輸者敗!昏迷者敗!將死者敗!」

諾蘭隨意將遠處的一條木枝吸了過來,而後在院子里畫了一個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