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洛奇腦海中,時不時的閃現出一道道靈感之光,光線出現一次,夏洛奇向前的速度就會增加一分。

很快,夏洛奇的腦海中白光充滿,龐大的邏輯之力宛如星球內核爆發。

夏洛奇身後的虛影已經變成了矩陣。

無數過去、未來的可能性在形成夏洛奇宇宙雛形。

雛形成長,夏洛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中間會出現一大群黑色的裂紋病毒干擾,它們向蟲子一樣啃咬著夏洛奇剛剛形成的雛形宇宙,但夏洛奇自身則產生免疫的邏輯程序抵抗那些蟲子的入侵。

那些免疫程序的防禦陣地隨著夏洛奇的思想幻化,有時候是刀劍,有時候是重火力武器,機槍重炮什麼的,如雨點般的射擊那些蟲子。

無數個夏洛奇在那雛形宇宙中書寫方程式,手不停止的書寫計算編程。

各種各樣的天體從方程式中誕生,光從方程式中誕生,金木水火土等自然元素在方程式中誕生。

恆星誕生,光芒四射,那些病毒蟲被恆星之光一照,立即化為灰燼。

夏洛奇靠近了那白金邏輯世界的核心球體了。

果斷融入那白金球體,裡面是一個方程式:

E=MC?

夏洛奇隨即將自己的雛形宇宙連接到這句方程式上,那方程式自動的將夏洛奇的宇宙時空上下左右的成經緯狀整合固化。

於是,時間出現了,雛形宇宙終於成熟了,空間穩定了。

夏洛奇一呼一吸間,宇宙也隨著縮小擴張,無數的天體自行運轉,光與時間空間的關係變得穩定下來。

不像初期宇宙光速有時候跟蝸牛爬一樣,有時又不受控制的達到超光速,物質坍塌,時間無法形成,宇宙輪廓不清晰。

現在,連接上星球的主控方程式,等於掌握了這顆宇宙心臟的時空秘鑰。

所有的邏輯阻隔都不存在了。

夏洛奇一步邁過了那條界限,從邏輯進入了靈魂。

這個方向是對的,夏洛奇明顯感覺到那暗紅色的星球在吸引他,在拉拽他。之前強大的邏輯力量在這裡一無用處了。

現在的夏洛奇只是萬千邏輯偉力形成的一滴靈魂。

幸虧夏洛奇早已掌握了那金紅色靈魂之力的跳動頻率,不然這滴靈魂之力會立刻融化進稠密之極的靈魂之海中。

如此,夏洛奇保持了靈魂上的清醒順利進入了暗紅色的星球內部。

暗紅色的黃昏,平坦的草原上,一棵相思樹,一頭大奶牛,赫然是黛麗斯的兩種本命宿尊。

這就是靈魂的本質么?

夏洛奇想到了黛麗斯的精神共享與靈魂預警。

其實,夏洛奇並沒有真正理解這樹與奶牛的含義。

靈魂究竟是什麼?

相思樹代表了美,奶牛則代表了善。

而邏輯世界中的核心就是真。

夏洛奇所獲得的純真之力在美的面前竟然形成了知障。可夏洛奇是幸運的,因為黛麗斯絕對是美麗而善良的。

心中所想,則被紅色星球內主程序所認同。

夏洛奇這一滴靈魂隨即被連接到了相思樹與那頭奶牛上面。

一滴水浩然變成了大河,一條大河又洶湧成了海浪……

夏洛奇的《十一重樓》與《十一弦境》的境界立刻進入了「探幽」境,從知微到介子再到探幽,夏洛奇的靈魂之力已然可以初步形成實體化。

也就是說,夏洛奇的靈魂力可以瞬間形成一柄利劍,攻擊的自然只能是對方的靈魂。這樣,靈魂修為差於夏洛奇的,碰見夏洛奇就要遭殃了。

掌控了這暗紅色靈魂星球后,這顆宇宙心臟中的太極圖消失了。

巨大的心臟縮小成了一隻眼睛,豎起飛入夏洛奇的眉心隱沒不見。

夏洛奇感覺到這方宇宙時空中不斷傳來那金紅色的能量。

夏洛奇內心一震,這可不符合他所承諾的軒轅神劍的精神本意。隨即,夏洛奇自動切斷了一些靈魂中充滿善良的人的金紅色能量柱。而那些邪惡的人就繼續封印在寶塔中吧,能量依然可用,邪惡也可約束,何樂而不為呢?

夏洛奇體內被封印的元力就此恢復了,吞噬獸對自己的壓制消失了。

夏洛奇感覺實在太好了,隨即一個瞬移,回到了清玄的寶塔內。

此時,清玄寶塔中的封印依然還在,但那金紅色的能量刺體卻消失了。

夏洛奇心想,用不了多久,寶塔外源源不斷輸入的能量自然會修復清玄被吸收的部分。

而且,乳白色護罩也會因為清玄能量充足而自動消失,到那時,清玄也就自動解除了寶塔封印。

但這時間卻是漫長的,夏洛奇稍微感應了一下,至少需要一千年才能恢復清玄體內那龐大的能量。

乘著這段時間,夏洛奇要好好找那吞噬獸的晦氣,還有古華夏時空中舜皇那邊的事情因果沒有了結。 「綺羅,你在這裡陪著她,你也知道,她對你有恩。對我也是。」

「因此,她沒醒,你就守護著她。她醒了,你和她一起來找我。她若不願意,你就自己回來找我。」

首席強寵契約妻 「我們約好在靈淵界芳華山流水》曲目。

「出來了?」友志在船頭撫琴道。

「嗯,出來了,送我出去吧。」夏洛奇向友志抱拳道。

「這裡面的人還請都督代為照看。」

「自然,這不用你說,西王母對我們的意義可能不亞於你。」友志點頭道。

「什麼?她是西王母?」夏洛奇愕然。城見面。這是《十一重樓》與《十一弦境》的修鍊心訣,現在我傳給你,你有不懂的,等她醒來可以問她。」

夏洛奇不放心清玄一個人在這裡,就對綺羅軒說道。

「好的,吹雪,儘管我還是願意跟著你,但她這裡的確需要一個人照看,我是她幫助復原的,自然應該好好照顧她。」

絕美的綺羅軒一如既往的那麼柔順。

她也明白,夏洛奇如此做,其實是把她看作自己的妻子,清玄的兒媳婦了,若清玄真是夏洛奇的母親,綺羅知道這件事在夏洛奇心中有多重要。

想到這裡,綺羅心裡不禁一喜,但想到馬上又要與吹雪分別,於是悲喜交集了。

安排好這裡,夏洛奇出了玄關寶塔。

寶塔外大河濤濤,兩岸蕭瑟。

秋已深,大風吹過,金黃的樹葉落得滿地,河面上也飄著很多。

琴音裊裊,已是《高

「正是,我們都是她的手下。」友志道。

「好,不多說了,多謝,以後還會再見面的。」夏洛奇向友志一抱拳道,然後閃身出了崑崙墟。

崑崙墟外那金紅色的詭異能量罩已然消失,神殿向外散發更多的是那乳白色的清玄能量了。

到此,夏洛奇體內沒有元力的困擾得到了根本的解決,靈魂之眼隨時隨地在不斷補充能量。

這些都是靈魂的精華,元力雖然還是不能調動,但通過靈魂力卻可以轉化成所需的元力。

甚至,夏洛奇憑藉這探幽境的靈魂力也可以自保與殺敵了。

夏洛奇念及此,於是心中大定。

總裁寵妻有點甜 在崑崙墟外閃身進入體內次元,一把抱起趙欣,走進卧室,兩人合體,修鍊光明火焰能量。

夏洛奇想嘗試一下通過靈魂力轉化,能不能將光明火焰能量也提高一個層次。

趙欣被夏洛奇如此熱情的擁抱,當即身體一熱,融化了進去。

夏洛奇的雙肩處一陣熱浪洶湧凝聚,然後撲稜稜,長出一雙千米長的火鳳雙翅,那僅僅是能量形態的翅膀。

夏洛奇感覺到崑崙墟中清玄的羽翅也展開了。

夏洛奇留給綺羅軒一盞阿拉丁神燈,給她服用了雷澤之珠,傳給她《十一弦境》與《十一重樓》。

雖然吞噬獸體內元力無法修鍊,但靈魂力卻是不受限制的。

這樣,一千年的時間,綺羅軒的實力也必然大進,自己也會多一個幫手。

趙欣的實力也已抵達戰宗境中級高階,她成為光明戰神的羽翅后,實力隨時隨地的在成長。

每一次與夏洛奇合體,她都會提升一級戰力。

所以,趙欣的實力也是飛速的提升著。

與趙欣的合體時間也越來越長,那種水乳交融的感覺也越來越爽。

夏洛奇腦海中那個經絡交叉節點也越來越清晰,每一個關節點似乎都與一個宇宙時空連接著。

放大,穿越,探測,由近及遠……

夏洛奇在感知黛莉斯的心跳,她與自己的精神共享一直沒有斷絕,這說明她還活著,釋天並沒有在瘋狂中殺死她。

居然黛莉斯離自己很近,不到一個宇宙的距離。

從一個節點穿越過去就應該能抵達。

而且她的狀態還很穩定,似乎沒有到處亂竄。

江湖梟雄 既然她沒有亂跑,那自己就先安心提升一下諸多實力再說。

那個該死的釋天簡直是自己的苦手。

有時候清醒,有時候瘋狂。

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偏偏還實力高深,現在靠自己還真不是釋天的對手。

夏洛奇知道什麼是關鍵的,一方面開啟著次元空間的關照跟蹤,一面與趙欣交流著光明火焰能量。

這些能量一旦產生,就被夏洛奇轉化成靈魂力儲存到靈魂之眼中,靈魂之眼內的靈力也越來越多。

不僅如此,靈魂之眼自己還吸收著龐大的靈魂之力,讓夏洛奇的靈魂力妖孽般的快速變強。

三個月後,夏洛奇與趙欣的合體才完成。

那個通透,趙欣幾乎成了一道透明的虛影。

從夏洛奇體內分離出來的時候,忍不住一聲聲呻吟。

夏洛奇則感受靈魂之眼中的變化,透視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

次元經絡節點越來越多,閃亮的節點連接也變得更加通透。

最關鍵的是,夏洛奇的《十一弦境》與《十一重樓》的靈魂力再次上了一個台階,探幽境初級到了探幽境中級。

凝聚出來的實體狀靈魂力如利劍般來回掃視,從靈魂之眼中赫然出現了一柄軒轅神劍的模樣。

那是夏洛奇想象出來的實體形狀,對於靈魂力實體的形狀,軒轅神劍自然是最酷的樣子了。

修鍊合體結束,夏洛奇拉著趙欣的手走出眾女搭建的茅屋小居。

外面陽光燦爛,因為夏洛奇的實力修為增加,次元世界中那輪太陽也格外燦爛。

趙欣的胸脯顯然又高挺了幾分,眾女不懷好意的笑著看向趙欣,嬋娟連忙過來拉住趙欣的手說:

「哎呀,你們兩人怎麼這麼長時間啊?我們都不敢進去打擾你們。房間里從早到晚的閃著電光。幸虧這裡只有我們,要是有外人,還不被你們給嚇死啊!」

「夏大哥,黛莉斯的情況怎樣?」 冷酷老公呆萌妻 嬋娟最知道夏洛奇現在心裡想什麼。

「嗯,我這就要去找她,你們呆在這裡挺好的。我建議種幾棵相思樹,養幾頭奶牛,那樣就更加悠然自得了。」

夏洛奇想起黛莉斯,脫口就說出了相思樹與奶牛。

眾女哪裡知道夏洛奇的心思,一聽之下,紛紛贊同。

夏洛奇心意一動,茅屋小居後面不遠處的山坡就出現了一片草原。一棵孤獨而憂鬱的相思樹兀然凸起,樹下一頭奶牛卧在草叢間,不緊不慢的咀嚼著青草。

「哇,真是很美呢!」安若梅第一個跳了起來,跑過去找奶牛玩去了。

相思樹加上奶牛,旁邊還有安若梅的萬象繽紛,可謂是真善美三才匯聚了,夏洛奇不僅暗暗點了下頭。

「嬋娟,今晚你過來陪我吧,我有話跟你說。」夏洛奇看著嬋娟,笑道。

嬋娟立刻羞紅了臉,說:

「你還是找平兒吧,我和若梅妹妹相談甚歡,就不陪你了。」

「那怎麼能行,你們兩個都過來,今晚我要給你們傳功!」夏洛奇假裝嚴肅的說道。

「去你的,你還是跟趙欣傳功去吧,真受不了你們那麼長的時間!」平兒略帶醋意的說。

「還說我們,以前你和夏大哥在一起不也是這般驚天動地的么?」趙欣反唇相譏道。

「啊呀,你這個小蹄子,還翻舊賬,看我怎麼修理你。」平兒跑過來就要呵癢。

趙欣啊的一聲跑開去,場面錦團玉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