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冷聲道,他此時面容冷峻,一掃隨意,感覺就像是換了一個人。

「是么,誰敢說這是綠色?你?還是你?」

安德魯指了幾個人,但沒有人敢回應,「看到沒有,只有你們認為是綠色,莫不是在誣陷我?」

「好膽!我可是加利亞家族的唯一繼承人,你們到底是誰,居然敢在這種場合誣陷我,是想對我們家族圖謀不軌嗎?哈利管事,我覺得你們酒樓需要與我們家族合作一番,將這幫歹人拿下,事後,我會給你足夠的報酬!」

18世紀的亡靈帝國 安德魯聲音重了起來。

「哎,怪就怪在你們運氣不好吧。」

哈利看著雅爾曼,眼中閃過無奈,雅爾曼這孩子雖然人比較冷,但做事認真,還是深受他信任,可加利亞家族是諾克之城裡的龐然大物啊,他惹不起,只能選擇犧牲你們了。

「來人!」

哈利喊人,腳步震動,幾個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沖了上來,每一個都至少有著銅環級初階的實力,「把他們給我抓起來!」

「我看誰敢!」

山姆大步一跨,有如橫刀立馬,很是威風,一時間,不少人都被他鎮住了,「我爺爺是光明教廷紅衣大主教尼羅!」

聞言,眾人又愣了會,隨即爆笑出聲。

「你還真能編啊,你咋不說你父親是國主呢?」

安德魯捧腹大笑,笑聲過後,面色冷了下來,「給我拿下他們!」

「瑪德,你居然敢不相信!」

山姆連忙想掏出自己的身份證明,但手剛摸到儲物戒的時候,卻想起了邁克爾的話。

「此去學院,給我低調點,如果讓我聽到你借著自己的身份,公然鬧事的話,回來后我絕不饒你!」

「艹,這該怎麼辦?」

山姆一時間額前泌出了汗水。

他這模樣落在其他人的眼裡,無異於心虛了。

安德魯見此,原本有些疑惑的念頭也隨之散去,畢竟聽到紅衣大主教這五個字時,他心裡也是有些驚疑不定的。

瓊斯瞥了眼山姆,搖了搖頭,這個插班生剛進來,就鬧事,一點也不知道低調,而且選擇的目標居然還是安德魯,真是不知道死字該怎麼寫。

「無聊。」

布蘭妮心中給山姆定了一個智障的評價,她最討厭的是沒實力還裝逼的傻叉。

「易林,救命啊!」

情急之下,山姆只能如此喊道。 刀王風自飛少年成名,在宏海縣少遇匹敵,算是少年得志。

後來去了一趟血煞門,就變了個人。

很多人都能看出風自飛是被嚇著了,只是不清楚他在血煞門到底遇到了什麼事。

「你們血煞門用詭計嚇壞了他?」羅陽猜道。

「不是詭計,就是讓他闖奈何橋。他要是能通過,就算他贏了。」祝子姍說道。

奈何橋?

怎麼那麼耳熟。

羅陽愣了愣,問道:「奈何橋在哪裡?」

祝子姍淺淺一笑,說道:「你沒聽說過孟婆湯?」

這個羅陽聽過。

「孟婆湯跟奈何橋有什麼關係?」

問出了口,忽然記起來了。

見羅陽瞪大了眼睛,祝子姍道:「對,就是通往地獄的奈何橋。」

怔了好一會子,羅陽才說道:「你們血煞門掌握了通往地獄的道路?」

祝子姍轉著眼珠子,說道:「這跟我們做的生意有關,等你做了門主,我再告訴你。」

她不肯說,羅陽也沒辦法。

初次聽說真的有通往地獄的道路,羅陽確實震驚了。

「風自飛去了奈何橋,怎麼能回來?不是有孟婆湯么?」

腦筋一轉,羅陽覺得祝子姍是騙人的。

「我沒有說奈何橋有孟婆湯,那是傳說。我們血煞門的奈何橋跟傳說的不一樣……,反正風自飛就是在奈何橋被嚇壞了。」 傲嬌與病嬌的日常 祝子姍說道。

「奈何橋上有什麼?」羅陽好奇道。

當時左右護法說血煞門裡面的可怕東西要比鷹爪雁行門的多,羅陽算是相信了。

現今跟血煞門算是杠上了,羅陽知道這塊硬骨頭不好啃。

祝子姍說道:「等你做了門主,就知道了。」

說話間,便已回到陳潔的美容院。

剛才車子就在附近遊盪,不需要帶洪佳欣出來。

若是走遠些,羅陽都得帶著洪佳欣在身邊,不然不放心。

停好車,羅陽說道:「等我跟我兩位……」

兩位?

祝子姍微訝,見羅陽尷尬的笑了笑,她便點了點頭。

「你進去吧,我等她們出來。」羅陽說道。

隨後用手機發信息給安玉瑩和唐桂花,讓她們出來聊一聊。

上次鑒於譚勝美的事,羅陽吸取了教訓。

當時想到若跟兩位村花談譚勝美的情況,恐怕她們不會同意他假扮譚勝美的男朋友,也就沒有跟她們說。

後來才發現,處處要瞞著兩位村花,不讓她們知道他跟譚勝美的事,這很累。

想當初,還不如跟兩位村花說,那後面就不用擔心她們知道了。

這次要假扮祝子姍的老公,羅陽決定跟兩位村花商量。

雖說他感覺她們不會同意,但若是同意了,他以後就不用活得那麼累,不須擔心她們因知道而折騰。

兩個案例,兩種做法。

羅陽想看看哪種做法更好,以後若還遇到這種情況,就有先例可循。

坐在車廂後座,很快等來了兩位村花。

她們也想知道羅陽跟祝子姍聊了什麼,二女分從兩邊車門上來,坐在羅陽的左右兩邊。

當她們坐進車廂后,羅陽立時聞到黃花閨女特有的那種體香,淡淡的,令人陶醉。

左右透視一眼,欣賞了她們傲人的上圍,他咂了咂嘴,腦海里浮現出林喜欣通奶的畫面,不覺更加的口渴了。

「安姐,桂花姐。」

一面說,兩手一面伸了出去,分別摟住了她們的柳腰。

兩位村花淺淺一笑。

隨即羅陽分別輕啄了她們的紅唇,才說道:「安姐,桂花姐,我有事要跟你們商量。」

唐桂花輕撩秀髮,說道:「你跟她聊了什麼?」

她比安玉瑩管的更嚴。

只要知道羅陽跟哪位美女過度親密,她就要弄清楚二人是什麼關係。

「她說你們很漂亮。」羅陽笑道。

兩位村花聽了均莞爾一笑。

「牛仔,你叫人家出來要商量什麼呢?」安玉瑩嬌聲問。

「就是聊祝子姍。」

羅陽便介紹了一下,讓兩位村花知道誰是祝子姍。

得知祝子姍是血煞門門主的女兒,兩位村花都很驚訝。

「安姐,桂花姐,別跟其他人說這事。她跟我提過,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羅陽說道。

「陳小芸都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唐桂花眨了眨眸子。

這個羅陽不清楚,搖了搖頭。

血煞門挺嚇人的,祝子姍有她自己的考慮,估摸是擔心別人知道她是血煞門門主的女兒,會害怕她,不敢跟她交朋友。

這是羅陽猜的。

「安姐,桂花姐,她想要我……」

下面的話沒說出來,兩位村花還道祝子姍想要羅陽。

唐桂花聽了,輕嗔道:「剛見面她就想跟你做!太不要臉了!」

她誤會了,羅陽笑道:「不是,不是。她不是想要跟我做,她是想我幫她一個忙。」

聞言,唐桂花含笑道:「你不早說!」

一面說,一面施展掐功伺候羅陽。

「桂花姐,輕些,輕些。」羅陽只得啄唐桂花的唇。

只有這樣,才能使唐桂花減低掐功的力量。

安玉瑩見羅陽只顧著啄唐桂花的唇,吃醋道:「牛仔,人家不理你了呢。人家要回去呢。」

不待羅陽回答,唐桂花笑道:「牛仔,玉瑩要回去,快讓她回去。」

聽了這話,安玉瑩更氣了。

「桂花,人家跟牛仔說呢,沒跟你說呢。」安玉瑩氣咻咻道。

「安姐,別回去。咱們還要逛街。」

話音未了,他已啄住了安玉瑩的紅唇。

起先她還撒嬌式的晃著身子,看似要推開羅陽,漸漸地她便安靜下來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唐桂花的掐功又加了力,下死勁來擰羅陽的肋。

幸好不是很痛,只能先捱著,待到用嘴完全哄轉了安玉瑩,才轉頭去啄唐桂花的唇。

3人這麼一鬧,便過了好幾分鐘。

待把兩位村花都哄好了,羅陽才說道:「安姐,桂花姐,我下面要說的話,可能不是你們喜歡聽的……」

唐桂花搶著道:「既然是那樣,就別說了。」

數次話到嘴邊,羅陽都咽了回去。

畢竟要說的事很不好開口,將心比心,沒有哪位美人願意另一半去假扮別的美人的老公。

可是不說,以後兩位村花始終會知道,屆時倒要花費更多口舌來解釋。

倒不如跟她們商量,看她們是什麼態度。

笑了笑,羅陽說道:「安姐,桂花姐,我一定要跟你們商量。這種事我不敢自己隨便拿主意。」

安玉瑩嬌聲道:「牛仔,那就說出來呢。人家聽著呢。」 「易林,救命啊!」

山姆轉身,對易林大喊。

「你還有同伴?」

安德魯眸光微動,順著山姆面朝的方向看過去。

窗邊,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坐在那裡,青年眸光平靜,面色古井無波,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他緩緩起身。

這一動,帶上了一絲絲的殺氣,既然躲不了,那便給這幫溫室里的鮮花足夠的震懾吧。

嘶!

酒樓里的溫度一下子就降了下來,不少人都下意識地拉緊了衣服。

「你…是誰?」

安德魯吞了口唾沫,不自覺退了一步,隨著那遺人的站起,他感覺像是有一頭凶獸睜開了眼,那冰冷的目光,嗜血的氣息,宛如巨石一般壓在自己的心頭,讓自己差點無法呼吸。

這股壓迫感,只有族裡的頂級強者才擁有!

「我不願生事,所以適可為止吧,再鬧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