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怎麼會呢。」說話很卡頓,因為他很害羞的,張艷一身性感的黑絲連衣裙。

張艷嘴裡叼著一支煙,盤著二郎腿,平時在學校里人模人樣,在這路居然,算了,我不是來找她的。

張艷看到鎧僵硬的表情說道

「好了好了,開個玩笑而已嘛,琳兒一會就到了,來,先坐著。」鎧說

「好吧。」於是,鎧走過去,坐在一個沙發上,這感覺,真舒服。鎧就在那裡獃獃的看著,等待琳兒的到來,這時候,張艷走了過來,坐在鎧的旁邊,鎧下意識的躲開一點,張艷突然抓住鎧的一隻胳膊說

「你躲什麼啊,我又不能吃了你,來陪老妹我喝杯酒。」鎧說

「我,我不會喝酒。」張艷說

「你個大老爺們都不會喝酒,這可不行啊,琳兒喜歡會喝酒的男人哦。」鎧很難堪,因為身為一個男人不會喝酒確實有點丟人。

鎧說

「那我,試試下啤酒吧。」張艷立刻說

「我的大哥啊,這是約會哎,怎麼能和啤酒呢,當然是要喝紅酒啦!」

「這,那,好吧。」於是,張艷給他倒了一杯紅酒,鎧毫不猶豫的一口喝了下去,

「還不錯嘛,挺好喝的,就是有點。」說完,撲通倒在地上,張艷嘴裡露出邪惡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鎧被一盆涼水潑醒了,鎧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想動身體,卻發現身體被綁起來了,面前站著他的校友!

陳浩!鎧憤怒的說

「陳浩你什麼意思,快放開我。」陳浩說

「喲喲喲,這不是我們大名鼎鼎的學生會副主席鎧神嗎?怎麼對我對象有興趣呢,居然想要*!還問我什麼意思?」鎧一臉茫然說

「你說什麼?」 鎧一臉茫然說「你說什麼?」陳浩說「你喝多了酒,酒後要*我對象張艷,在我及時發現沒有成就大錯。」鎧說「這,這不可能!」陳浩說「人證物證都在場,你就不用解釋了,來兄弟們,給我好好修理這小崽子,這傢伙在學校給他裝的。」最好別被我發現你騙我,否則我一定弄死你全家!我,我怎麼一點也記不起來了,我真的有那個她嗎,我就記得喝完后我就困意襲來。我想解釋,但是他們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每說一句話,就會更加使勁揍我,到最後我渾身酸痛動彈不得,他們才停手,這個時候我看到外面,琳兒來了,獃獃的看著我,我現在上身的衣服已經被他們扒了,現在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就算渾身酸痛,我還是掙扎要對琳兒說,琳兒說「張艷早就喜歡你了,你何必這樣呢,太讓我失望了。」說完,甩了下白色的長袖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剩下的都是其他人的嘲笑「嘿,看,那個小帥哥要XX那個女生。」「嘿,我說你這麼帥,為何要XX呢,你直接表白說不定會拋棄他找你呢。」「哎」

鎧一點無辜,落下的無辜的眼淚,我到底做錯什麼了,要這麼對我,這時候,酒吧前台來人了,「這瓶紅酒1000塊,你付下錢吧。」鎧說「什麼?1000塊,我現在身上就幾十塊錢。」前台人員說「沒錢啊,沒錢這就不好辦了。鬼哥,這有人沒錢付賬了。」這時候,進來一個渾身煙味又胖又肥的男子,看著我說「小子,吃霸王餐啊」鎧說「我,我沒有」「來啊,弟兄們,給我閹了他!」隨後又進來幾個男的,一看就是他的幫凶,看來,我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且慢!」一個高貴的女子走了進來,一身紅袍也這擋不住她性感的身子,不對,呸,鎧你在想什麼。

男主的惡毒前妻 「鬼哥,賣我個面子,讓他到我那邊上班,等掙足了在放他走怎麼樣。」鬼哥說「好吧,顏姐的面子肯定給,兄弟們撤。」

這個時候,這包間里就剩下我們兩個人,我慢慢站起來,扶著牆,咳嗽幾聲,對那個鬼哥叫顏姐的人說「多謝顏姐救命之恩。」顏姐坐到沙發上說「我看你一邊人才,怎麼會做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鎧說「我沒有,我是被陷害的。」顏姐說「哎,行吧,顏姐幫你查查具體原因,你明天來上班吧,現在給你高職位肯定有不服氣,先安排你掃廁所幾天吧,你有意見嗎?」鎧心想,我堂堂一個大男人,居然要去掃廁所,真是時不犀利騅不逝啊,人在屋檐下誰敢不低頭啊「行吧」

第了好幾天

哎,我一個大佬爺們要在這掃廁所。突然進來一個人對我說「顏姐找你」「知道了」這幾天我已經熟悉這座酒吧了,我很快找到了顏姐的辦公室,顏姐說「不用客氣,給你看段錄像。」「恩」

隨後,顏姐身後的投影屏上出現,那是我們學校,陳浩找上琳兒,他們要共同陷害我,琳兒騙我來這,之後,陳浩還有張艷在酒里下藥,然後陷害我,導致我在學校里名譽掃地!我在剛開始看的時候手裡捏著桌子,當看完后我居然直接把我手裡捏的那一塊桌子角捏成了灰塵! 顏姐看到這一幕並沒有多大反應說

「鎧,你冷靜一下,你不好奇我看到了你手上這一幕沒有任何反應嗎?」鎧才回過神來

「不,不知道。」顏姐說

「你在看看我,你不覺得眼熟嗎?」鎧看著顏姐,心裡想,眼熟?眼熟眼熟眼熟?

好像是在哪見過。顏姐說

「你在仔細看看!」鎧突然想起來了,很狂傲的說

「不錯,要是當時沒有我,你早就喂獅子了。」顏姐對這種態度並沒有生氣反而很溫柔的說

「不錯,這就當做當年你對我的救命之恩吧,不過你的救命之恩只能救的了我一時間,救不了我一世,我的生命也即將消逝殆盡。」鎧說

「這是為什麼?」顏姐說

「你不了解,這是我們家族的一種疾病,到我這一代已經爆發。」這個時候顏姐已經坐著旋轉椅背對著鎧,鎧這時候說

「我能幫你。」顏姐眉頭似乎跳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恢復平靜說

「你就別」話說一半,她突然感覺後背湧進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強大的力量,頓時讓她感覺渾身都在發熱,渾身充滿力量。

這股力量在她周圍形成了一道紅光,這道紅光亮了一會,最後逐漸進入她身體里,顏姐立刻站起來回頭看著鎧說

「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感覺現在身體精神百倍。」鎧說

「我已經燃燒掉你體內的病毒,你不會在受病魔的困擾了」顏姐說

「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嗎?」

「我只能告訴你,我有你們沒有的力量,以後你會很難見到我了。」

「你決定了,是嗎?」

「是的,為了我的名譽!」

「那行,這個口哨你帶著,以後需要我,吹口哨,就會找到我了。」

「恩」平安公園裡,一個非常隱秘的小樹林里,琳兒,陳浩,還有張艷還有兩個男的,在那裡,哼,你們跑不掉了

「哈哈,這回鎧那傢伙是徹底完蛋了。」

「哼,以前我追他,他居然說我配不上他,真是給臉不要臉」

「活該,看他以後在學校怎麼混。」

「哈哈哈哈哈」突然,天空一聲巨響,天空突然從明媚陽光變成陰雲密布了,隨後,幾個人抬頭,又低頭看后,陳浩不見了

「陳浩?」

「人呢?」

「剛才還在啊?」

「不會是上廁所去了吧」正在幾個人疑惑的時候,天上一個巨大的聲音說道

「他已經灰飛煙滅了!」幾個人抬頭一看,居然是鎧!隨後,開從樹上跳下來,踩在地上,還用鞋畫了畫地上的灰塵說道

「這就是陳浩!」琳兒

「什麼?是你?」張艷看情況不對

「快跑。」琳兒一把抓住張艷說

「你們兩個,給我揍扁他,然後我們去找陳浩。」隨後,那兩個人舉起拳頭沖了過去,誰知,鎧僅僅伸出兩隻手,就像變魔術一樣,左邊的那個人身上著火了,那個人躺在地上,來回翻跟頭,試圖撲滅火焰,痛苦的嚎叫,另一個,直接一道來歷不明的電流變成灰燼,和鎧腳下踩著的灰塵一樣!

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懼棲息撲面而來!!!!!! 張艷瑟瑟發抖的問琳兒

「琳兒姐,

「這到底..是人還….還是鬼啊?林二姐。」琳兒這個時候也渾身直哆嗦,琳兒用她那也同樣瑟瑟發抖的手抓著張艷的手,滿手是汗,琳兒說

「我…我…我也想…想知道!」二人緊緊抱在一起,看著地上的鎧!

鎧用犀利的眼神看著她們

「為什麼要坑害我!我哪裡對不起你們了!」

「不,不是我想害你,只是陳浩讓我這麼做的,我不敢不來啊。」隨後,鎧嘆氣一聲,手一揮,她們倆也變成灰了。

從那以後,鎧就變了個人,見到美女就想殺,我經常開導勸阻他,都無濟於事。

就這樣

「哎,你哥哥確實命運不太好。咦?前面那是怎麼了?」只見的正大銀行著火了,周圍一片狼藉,還有幾個蒙面人一身黑色緊身衣,而且還身上背著一個袋子,不用腦袋想都知道,搶劫案!

閃婚盛寵 我得找個地方變身我對他們客氣的說道

「那個,鎧與霞咱們先找個地方躲一躲吧。」霞說

「好。」鎧說

「哼,無用之輩」。說著,一個大跳跳了過去。

「哎,我這個莽撞的哥。雅姐咱們躲一躲..」回頭一看,陳雅也不見了。

陳雅在一邊陰暗的角落拿出神光棒,一按!盜賊A

「發財了,今天這些民警都被我們的通訊阻斷器給耽誤了,快走吧。」盜賊B

「恩,好,快走。」頭上一個女生的聲音說,

「你們想去哪裡啊?」兩個盜賊同時看天上,一個身著華麗的女警察在天上,腳下的靴子居然會噴火能讓她飛起來。

盜賊

「我的嗎啊,快跑。」隨後,華麗女警兩隻手朝他們發射出兩個鉤子飛了出去,直接抓在盜賊A的左肩膀,盜賊B的右肩膀,兩個人稍微掙紮下了,試圖把鉤子整下去,但是鉤子抓的太近了,甚至都穿透了他們的皮膚。

只見那女警一收,直接兩個人就像被吊起來一樣的掉在了女警的左手和右手上,分別有一根繩子連接他們。

「誒我的嗎啊,我們怎麼這麼倒霉啊。」

「不用想了,我們下半輩子準備在監獄里過吧。」女警說

「清平盛世朗朗乾坤你們居然敢來這偷東西!」

「大姐啊,我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們吧」

「這些話你們還是留到法庭上去說吧,這個世界不容邪惡!」

「放開那兩個小偷,那是我的!」這個時候,女警朝聲音的來源一看,看到了,一個渾身著火周圍又有電環繞的人,從女警手裡一*走了那兩個人,女警指著他說

「你是誰?幹嘛妨礙我做公務,快把那兩個人還給我!」鎧說

「我叫鎧,這兩個人是我的了,我會幫你處理的,你不用惦記了。」

「那可不行,這是我的,快還給我,不然我不客氣了。」

「哦?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不客氣。」

「我的媽啊,我們今天都碰到什麼了?」兩個歹徒被嚇暈過去了。這時候,一道激光打了過來,

「啊」鎧慘叫一聲從天上掉了下去,一個身著很粉紅色鎧甲的鎧甲人一把接住

「誰也別搶,這兩個劫匪是我的!」

「你又是誰?」女警問

「即將要滅了你的人!」說著,一拳沖了過去! 那個鎧甲人二話不說直接一拳待著她那噴火的腳直接打了過來,女警一個彎腰,在空中完美躲開,倆人擦街而過,鎧甲人一拳從女警的上方飛了過去的一瞬間,女警彎腰卻用另一之後一把抓住那兩個人的繩子,隨後鎧甲人轉過身來,使勁拽了兩下,發現那邊女警也拽著便說道

「放開!」

「不放!」

「放開」

「要放開也是你放開!」

「哼!」說著鎧甲人用另一隻手一拳沖了過去,女警一個側身就躲開,隨後也一拳打了回去,鎧甲人也是側身躲開,鎧甲人一腳踹了過去,女警一腳接上,兩人力量不相上下,就在兩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兩個人可能是用力過猛,突然把那兩個歹徒給甩出去了。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

「啊!」突然,一道光芒出現,接住了那兩個歹徒,當光芒散去的時候,那個光芒變成了,光之巨人

「迪迦!」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齊頭看向迪迦!兩個人的姿勢成了對稱狀,互相抓對方一隻手,互相另一隻手掐住對方的脖子。

另一邊,靚麗女警用右手朝修羅鎧甲左手發射一隻飛鉤!正中打在修羅鎧甲左手上,修羅鎧甲兩隻手並用,試圖把飛鉤弄下去,女警則用兩隻手拽,但是似乎她力氣不夠大,這邊,修羅鎧甲看到女警拽,修羅鎧甲乾脆直接一使勁把女警拽過去了,女警

「啊」了一聲吼飛了過去,但是和修羅鎧甲原計劃不一樣,女警則被拽過頭了,一下子到修羅鎧甲身後了,修羅鎧甲正在回頭看之時,女警則利用回身的角度一腳踹中修羅鎧甲,這一腳可不輕,直接把修羅鎧甲踹到了地上,激起巨大的灰塵,隨後女警立刻從她那苗條的腰上的腰帶上蹦出一顆膠囊,女警右手立刻接住,隨後便摁下膠囊上的按鈕,之後右手一甩,出現一把激光槍!

然後女警朝修羅鎧甲降落的位置,打了一道激光!轟的一聲!震動產生的巨大超聲波,一下子把迪迦和鎧對峙的光線給打斷開了,並且把二人震飛了!

迪迦被震在地上翻滾兩圈后停了下來,看著天上的女警說

「好大的威力!」鎧則說

「在大也沒有用!」說著,一手指向女警,一道火焰直衝過去!女警側頭看到了火焰直逼她來,但是已經來不及防禦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綠色光波,波動了到了,鎧,迪迦,修羅鎧甲,和女警同時有一個動人的聲音

「靜止之音!」四個人都動不了了!女警是在天上,一下子腳下不噴火了,從天上掉了下來慘叫

「啊!」這個時候,一道光沖了過去,一下子接住女警,並且把她放到地上,那道光就是迪迦!

迪迦對那個身著綠色長裙的女子說

「你的音波對我無效!」綠裙女子小聲嘀咕

「光之巨人嗎?哎」綠裙女子右手上有一根笛子,靈活的甩了甩轉了幾圈說

「我只是想提醒你們,你們看的人要跑了!」說著便用笛子指著一個方向,那邊一個人開著一輛卡車,上面裝這剛才那兩個昏迷的傢伙! 女警倒在地上,似乎「凈值之音」的魔力消失了,女警立刻站了起來,用手拍一拍身上的灰塵說「打擊罪犯,刻不容緩!」說著從右手又出現一支膠囊,按下之後放入腰帶!隨後女警一跳,腳下幻化出一個藍紫色的滑板,滑板後面噴著火,嗖的一下朝那輛卡車的運行方向飛去了!

這邊,鎧「哼!」說著,一隻手噴著火,也朝那個方向飛去了!修羅鎧甲見狀,把左手的召喚器打開,隨便點了幾個按鈕說「修羅駒!」隨後她旁邊出現一座黃金的戰駒,獅子龍頭,我也沒仔細看,之後修羅鎧甲跳上那個可能是她的坐騎吧,之後朝那兩個人飛的方向追去了,隨後,我也拜謝綠衣女子之後,我也跟著他們三個的那個方向,飛了過去。

決說「果然不是一般的卡車,怪不得這麼快,哼!」決,是這個女警的名字。此時此刻的女警已經身著夏日警裝,頭盔已經帶好,之後在地上奔跑的鎧,渾身著火,腳印留下了巨大的灰燼,電光火石的速度,追著那輛卡車,再往後,那個修羅鎧甲騎著坐騎在後面追趕,再往後就是我,迪迦!

「你們這些傢伙真礙事」女警說,隨後她從滑板上挑起,到空中半蹲狀態朝後面的鎧,迪迦,修羅鎧甲甩出三支飛鏢,隨後在空中轉個身後又完美的落在滑板上,這一邊,第一支飛鏢,朝鎧飛來,這個角度,鎧的飛行高度和地面相差不是很高,而這個飛鏢就是朝著鎧的上半身飛來,鎧一個跪地姿勢,立刻快速下降,直接跪在地上,在地面上摩擦出巨大的火花也灰塵,躲開飛鏢后,鎧直接一個跳躍,在地上以剛才的飛行速度奔跑著!

第二支飛鏢,朝修羅鎧甲飛來,修羅鎧甲並沒有任何神情上的改變,而是直接握著右手手柄的手鬆開了,右手點擊飛車上的一個紅色按鈕,之後飛車前面出現一個玻璃似的保護屏障,飛鏢打到上面后,消失了,修羅鎧甲又點擊了那個按鈕,保護障消失。

第三支飛鏢,朝迪迦飛來,迪迦看狀,直接左手一個手掌光波,打碎了飛鏢。

女警回頭看到三支飛鏢都無效后說「可惡!」這時候地上的鎧對天上的女警說,你別在哪裡囂張!說著左手一個火球,右手左手兩隻手揉了一下就朝女警仍了出去!女警看到后,滑板前腳抬起,後腳用力,滑板側面,躲開了這個火球,但是,下面的鎧卻斜嘴在笑,突然,他右手甩出一把火,隨後他跳了起來,一下子跳到了女警的頭上,我的天,這可是1千米啊,鎧右手的火環變成了一把刀!女警抬頭看到鎧了,但是她已經沒有機會去躲開了,鎧朝女警的身上扎了下去,一直,從天上扎到地上。

一聲痛苦的慘叫「啊!」 啊的一聲慘叫隨著鎧和決的高空墜落,掉在地上的時候,激起了巨大的灰塵,從灰塵中跑出來一個火焰人,那個人就是鎧,和剛才一樣的速度,朝著那輛卡車,狂奔而去。

迪迦說「不能把,這麼快就掛一個。」就在這一溜號的功夫,突然一道電波打了過來,迪迦沒有防備,被打掉了下去,迪迦看到原來是修羅鎧甲在暗算我,可惡,隨後迪迦一個轉身,掉到了修羅鎧甲的座駕上,修羅鎧甲使勁掙扎「下去!快下去,給我滾下去!啊!!!」倆人在座駕上搏鬥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