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有事嗎?」

一個警員拿出了證件在白千夢眼前晃了晃,說道:

「我們是省廳調查局的,現在有一件案子找你詢問。」

「是,是林軒的事嗎?」

警員點頭:

「嗯,我們找同學詢問過,有絕大多數同學都說是林軒持刀砍傷你,但有幾個同學卻說是周棟,事情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希望你如實交代。」

白千夢輕咬嘴唇。

她已經收了周家的錢,已經指認了林軒。

她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是,是林軒。」

「白小姐,我希望你想清楚在回答,我們調查過你,你媽重病,中午的時候被趕出了病房,而你的經濟情況我們也查詢過,已經沒有錢交醫藥費了,你是不是拿了周家的錢,這才污衊林軒的?」

「我……」

白千夢緊咬嘴唇。

「身為老師,你居然收同學的錢,你這是賄賂,現在交代還算是坦白,否則到了法庭,就什麼都晚了。」

「我……」

白千夢欲言又止。

她緊咬嘴唇。

「我說,我說,我是收了周家的錢才指控林軒的,持刀傷我的是周棟。」

調查員詢問了白千夢之後,就轉身離去。

高官親自出馬,事情很快就調查清楚了。

傍晚時分,警局,拘留室。

鐵門打開,一個警員走了進來。

將林軒的證件和槍手機還給他。

「林軒,你可以走了。」

走?

那有這麼容易。

林軒躺在木床上,淡淡的道:

「抓我進來容易,想送我出去,恐怕就沒這麼容易了,事情沒有得到圓滿解決,我是不會出去的。」

林軒不出去,警員也無奈。

他轉身離去,轉告局長、

局長又轉告高官。

張大富本來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願你愛的人值得你所愛 因為周家在江華市,乃至正個廣省都有人。

想要把周家連根拔起,這廣省官場會大地震。

張大富親自去了拘留室。

林軒在木床上,已經快睡著了。

聽到腳步聲,他翻身爬起來,看著走進來的張大富,淡淡的道:

「我說過,這件事情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是不會離開的,除非是葉軍長親自來接我。」

聽到葉軍長這三個字,張大富心中一沉。

看來這件事情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沒那麼容易了。

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

「林軒你好,我是張大富,廣省的高官。」

高官?

林軒不由的多看了張大富一眼。

高官又能怎麼樣。

他連京都軍區軍長,軍界一二把手都不懼怕,豈會害怕一個高官。

張大富笑著說道:

「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你放心,受賄指控你的白千夢會受到處罰。」

「白老師?」

林軒眉頭微蹙。

他不知道白千夢到底怎麼會指控他,但這件事情白千夢是受害者,就算白千夢指責他,他也沒有怪罪。

「張高官,周家小小一個家族,在江華市卻能隻手遮天,顛倒黑白,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我還是親自給葉軍長打電話吧。」

林軒已經從葉雯那裡要到了葉澤的電話了,他直接給葉澤打電話。

葉澤已經回家了,正在陪葉來。

葉來康復的很好,現在已經能杵著拐杖自己走路了,而且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好。

此刻,電話響了起來。

他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中傳來林軒聲音。

「葉軍長,這件事情,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是不會離開看守所的。」

葉澤問道:

「怎麼,事情還沒解決嗎?」

林軒回道:

「我知道周家在市局有人,可是他們膽子也太大了吧,如果這件事情換成是其他人,豈不是有冤無處說?」

「我立刻打電話給張大富。」

「他就在我身邊。」

「讓他接電話。」

林軒把手機遞給張大富,說道:

「葉軍長讓你接電話。」

極品特工女皇 張大富小心翼翼的接過手機。

電話中,傳來葉澤的聲音:

「張高官,我是京都軍區葉澤,周家的所做作為極其惡劣,務必要嚴查到底,涉嫌職業犯罪的人,一個也不要放過,如果你沒處理好,中央調查小組將即日抵擋江華市。」

聽到中央調查小組,張大富臉色微變。

中央調查小組一旦出現在江華市,那江華市乃至整個廣省官場都會大換血。

「葉軍長,請放心,涉嫌職業犯罪的人,無論是誰,都難逃法網。」

葉澤掛了電話。

張大富不由的多看了林軒一眼,他到底是什麼人?

一般情況下,只要地方官員不搞出太大的動靜,中央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葉軍長態度卻如此堅決?

「林軒,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徹查到底,周家涉事官員一個也逃不掉。」

葉澤發話了,林軒也不擔心什麼了。

他開口說道:

「這件事情跟白老師沒什麼關係,她是受害者,就別追究了。」

「是。」

林軒離開了警局,朝江華市醫院趕去。

今天晚上,江華市官場大地震。

周家在職官員二十八人全部被雙規,上到市高官周劍,下到警局副隊長周家浩。

被雙規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林軒這件事,而是省廳調查局調查出了一些周家官員利用職務收取不義之財。

周家別墅。

周棟爸爸周建猛地一巴掌扇在吳艷臉上。

「臭娘們,真是無法無天了,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都分不清了。」

吳艷被打瞢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捂著被打的臉,問道:

「到底什麼事?」

「你兒子持刀傷老師,你乾的好事,周家在職官員,上到市高官,下到警隊副隊長,全部被革職等待調查。」

聞言,吳艷徹底傻眼。

瞬間癱瘓在地上。

「這,這怎麼可能?」

ps:shengzhang被和諧,系統自動轉換成高官。 周家在職官員昔日一些犯罪證據被翻了出來、

周家在職官員全部落網。

林軒離開了看守所之後,就直接朝醫院趕去。

外傷科,白千夢病房。

病房寂靜,顯得有點冷清。

白千夢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

此刻房門推開,一個年輕少年走了進來。

「老師。」

聽到聲音,白千夢睜開眼,看到是林軒,她神色中帶著內疚。

「林軒,老師……老師對不起你。」

林軒微微罷手。

白千夢指控他,但他心中卻沒怪罪她。

走了過去,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詢問道:

「老師,吃飯了嗎?」

白千夢點頭。

「嗯,同學都來看望老師,才走沒多久。」

她看著林軒,問道:

「你沒事了?」

林軒笑著說道:

「我能有什麼事,周家以為江華市是他的天下,想隻手遮天,我想現在周家在職官員全部都被革職了吧。」

白千夢怪異的看著林軒。

到現在她還疑惑。

省廳調查局的人怎麼會找上她。

「林軒,你告訴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情?」

林軒笑著說道:

「上次去京都參加奧數競賽考試的時候,認識了京都一個軍長,這次我給軍長打電話,這才能平安,否則還真遭了周家的道了。」

白千夢自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