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么都給你打眼色了,你怎麼還不明白呢?

陳木水不停地給林飛打眼色,可林飛卻偏偏像沒看見似的,這不是擺明了自己撞槍口上嘛!

「給我閉嘴,一邊站著去!」

黃華不耐煩地朝陳木水揮了揮手,然後猛地看向林飛,掃了一遍后喝道:「你到底是誰,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林飛有點無語,好不容易搞定了一個陳木水,沒想到現在又來了一個黃隊長,他們該不會是約好排隊來的吧?

「我剛才都說了,我叫林飛,是你們李哲明李老闆的債主,他昨天欠了我五千萬美元,但只給了我一千五百萬而已,還欠我三千五百萬呢,他今天叫我過來問他要的,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他。」林飛一臉認真地說道。

「……」

林飛的話一說完,黃華和陳木水先是一愣,接著陳木水向林飛投來無可奈何的眼神,無非就是說他自己也無能為力了,畢竟就算是吹牛比,也得有個上限不是?

你一個普通人在我們面前,說我們李哲明李老闆欠你五千萬,還要是美元,這話說出口,誰特么信啊?

誰信誰傻,好嘛!

「哈哈~」

黃華愣了片刻后,開始狂笑了起來,最後笑到蹲下來捂住肚子后,卻猛地站了起來,臉色一正,怒指外面喝道:「滾,馬上給我滾!再在這裡多一秒,我特么立刻把你帶到保安室裡面去!」

「如果我說不呢?」

林飛臉不改色,冷眼看向暴怒的黃華,一字一頓地應道。

「那就不怪我不客氣了!」

黃華臉色都青了,轉頭過去看向陳木水,「過去,把他給我帶走,快點!」

陳木水愣住,他左右為難啊!

林飛的實力他剛才領教過了,叫他過去抓他豈不是等於推他去死?他才不幹呢!

可是,黃華是他上司,他不聽又不行,這可怎麼辦啊!

「陳木水,你聾了嗎?沒聽到我說什麼嗎?還不快點去?想被開除是嗎?」

濛濛的愛 黃華的催促聲再次響起,陳木水再次陷入兩難境地。

「喂,過來,把我抓走吧!」

林飛笑了笑,朝陳木水招手。

(本章完) 「大佬啊,你系唔系痴線既?」

穿越之長姐難爲 陳木水走到林飛跟前,附在他耳邊問道:「我們黃隊長罰人的花樣多了去了,你傻呀……」

「不要說了,快點帶我去保安室吧,然後幫我打個電話給你們老闆,就說林飛被黃隊長親自扣押在保安室,他如果不來墨藍就會過來了。」

林飛小聲交代陳木水說道,而陳木水一開始聽得有點懵,問墨藍是誰,林飛沒有回答,而是朝黃華看了一眼,陳木水見狀立刻就不敢再問。

等林飛被陳木水帶到保安室關起來后,黃華剛好在接電話,於是陳木水趁著這個空擋,拿起固話打給李哲明辦,照著林飛說的告訴李哲明。

「好,我馬上過來!」

李哲明沉默了半響,應了一聲后便掛了電話。

「還是來了……算了,不就是三千五百萬美元嘛,給他便是,只是墨藍她……」

放下電話的李哲明,一想到墨藍,他的心就沒來由地一陣刺痛,墨藍和林飛的眉來眼去,無疑是他今生最大的痛。

我就看看,這個林飛到底那裡好了?

居然能讓我的女神如此著迷?

想罷,李哲明拿起固定電話,把門口的秘書叫了進來,交代了一下后便起身離開,朝大門的保安室走去。

就在陳木水剛剛放下固定電話時,黃華也打完了電話,他質問陳木水打給誰,陳木水支支吾吾地不敢說實話。

「滾一邊去,看我怎麼處理他這種人,學著點!」

黃華剛剛接了一個電話,是他家裡那個黃臉婆打過來的,三句不到就開口要錢,瑪德,真把自己當成銀行ATM了,什麼時候缺錢張口就問,自己就算是做到公司董事長也經不起她這樣要錢法啊!

於是,剛才黃華狠狠地罵了一頓家裡的黃臉婆,所以此時此刻他的心情差到了極點,急需找個人來發泄一下,毫無疑問,林飛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黃華掃了一眼旁邊的辦公桌,眼前立刻一亮,嘴角泛起一抹戲謔的笑容后,走過去拿走放在上面的硬皮文件夾以及旁邊的一個鎚子,隨後他叫陳木水過來幫忙。

陳木水一臉歉意看著林飛,而林飛卻還對他笑,這笑意裡面居然還有一絲鼓勵的意思,這就讓陳木水更慚愧了。

大哥啊,我特么這是要過來助紂為虐,而且虐的人就是你啊!

沒辦法,陳木水只有乖乖聽話走到黃華跟前,幫他拿著那塊硬皮文件放在林飛胸口上,接著黃華手裡拿著鐵鎚,並沒有急著錘下去,而是特意在林飛眼前晃了幾下。

「小子,別說我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現在態度好點給我老實交代今天來這裡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立刻放你走,說吧!」

黃華說完將鐵鎚放到另一隻手手心上握著,擺出一副寬宏大量的樣子。

這些動作和對話,可都是黃華從港島以前經典的警匪片電影中活學活用的,他覺得裡面的那些警察審犯人實在太爽了,尤其是這個用文件夾捶胸口的動作,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啊!

就算大力打了,也驗不出什麼內傷,這個才叫厲害。

他早就盤算好了,不能真的打太狠,免得出了人命,但又不能打太輕,不然林飛這小子肯定不會服自己的,那讓自己這個保安隊長的臉面往哪兒擱?

但在打之前,自然也要假惺惺地給林飛最後一個機會,以表示自己之所以打他,也是迫於無奈的。

這種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想法,得到了陳木水深深的鄙視。

可是鄙視歸鄙視,但陳木水卻又對黃華的行為無能為力,除了助紂為虐外,就只能幹瞪眼了。

黃華很滿意自己此刻的表現,能將懲罰做到想自己這麼寬宏大量的,恐怕翻遍整個港島特區,都只有他而已了吧!

「黃隊長,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是你們老闆的債主,今天特意上門來討債的,他還欠我三千五百萬美元呢……」林飛微笑著緩聲說道。

瑪德,是你自己不識好歹,可別怪我下手狠!

黃華臉色一黑,朝陳木水打了個眼色,陳木水臉色一沉,小聲對林飛說了聲對不起后,咬著牙把那硬底文件夾壓在林飛胸前,再朝黃華點了點頭,示意他搞定了。

「放心吧,你不要愧疚,待會兒有事的是他,而不是我!」

林飛小聲對陳木水說道,同時悄悄地運轉自身真氣,施展望氣術十層的一個新技能——乾坤小挪移。

所謂的乾坤小挪移,是十層境界眾多技能之一,顧名思義,只要動用自身真氣將其解鎖,即可使用,而且見效奇快,不過唯一的缺點卻是持續時間不長,只有二十分鐘不到。

這一技能的最主要功效便是,能將對方傳遞過來的力量、攻勢等等,瞬間返還給對方,讓對方承受同樣的痛苦。

說白了,就是對方打得越大力,承受這些力道的人,還是對方他自己。

其實,這些功能,林飛思想也並不知情,因為它們都是得在遇到特定事件發生,才會出現在林飛的識海之中,僅僅早了幾分鐘而已。

不過,對於林飛來講,這幾分鐘的準備,就已經足夠了。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小子,最後的機會給你了,你不懂得好好珍惜,不能怪別人,只能怪你自己了!」

黃華猙獰一笑,掄起鐵鎚,瞄準了陳木水放在林飛胸口上的硬底文件夾,並且還特意後退了幾步,來了個助跑。

說實話,他矮胖的小身板跑起來,還真有幾分武大郎的喜劇效果。

黃華往下一蹲,右腳再大力一蹬,整個人瞬間如同一顆發射的炮彈般,疾射而出,很快就衝到林飛跟前,接著他在高高躍起,鎚子精準地朝著林飛胸口方向砸了下來。

「噗~」

鎚子狠狠砸中林飛胸口上方,硬底文件夾被砸中之處頃刻破裂,出現了幾條蜘蛛紋路后,咔嚓幾聲后盡數破裂,鎚子頃刻間毫不間隙地砸中林飛胸口,砸出了一個小口。

「啊~」

緊接著,一記慘叫響起,只是這聲音好像不是林飛的……

(本章完) 「什麼情況?」

陳木水目瞪口呆,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黃華像一根彈簧一樣,被瞬間彈飛,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慘烈的半弧形后,狠狠砸在保安室門口左側牆上,停了兩秒不到再狠狠砸地上的一幕,以為自己看錯了。

鬼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黃華那鐵鎚明明砸的就是林飛的胸口,為何看上去好像砸的是他自己啊?

更讓陳木水難以置信的是,黃華才剛砸到,人就被彈飛了,且從他慘叫的聲音看來,好像很受傷的樣子……

其實,不但陳木水覺得不可思議難以置信,就連此刻被彈飛砸在牆上,再狠狠墜地的黃華黃隊長,也是一臉懵逼。

見鬼了嗎?

自己明明砸中的是林飛胸口,但為何卻是自己的胸口被鐵鎚砸中一樣,而且還有一股難以言狀的巨大彈力反彈過來,瞬間就把自己給彈飛。

不對,不是見鬼,黃華這才想起,就在他大力用手捶中林飛胸口上方的文件夾時,林飛當時臉色一點都沒變,甚至還笑了。

卧槽,都被人砸胸口了,居然還笑?

肯定有問題!

難道……他是個高手?

故意在自己面前扮豬吃老虎,在伺機給自己一次深刻的教訓?

但是……好像又不對!

「不行,肯定是個意外,剛才一切都只是意外,我還就不信了,搞不定你,你厲害是吧?那我直接就用鎚子捶你,看你能不能一直都躲!」

黃華掙扎著站了起來,連滾帶爬來到林飛旁邊將鐵鎚拿起來,握在手中眼色一橫,掄起來直接往林飛腦袋砸去……

麻痹的,叫你彈我!我特么砸死你!

黃華目露凶光,隱約間居然透出一絲殺氣,全然已經失去了理智般……

「黃隊長,冷靜啊……」

陳木水見狀,立刻嚇了一跳,連忙大喊阻止,尼瑪,這可是要出人命的節奏啊,完了,黃隊長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了,這一鎚子下去,林飛可是要爆頭的!

「黃華,你在幹什麼?」

突然,門口傳來一道威嚴且帶著一絲驚訝的聲音,發出這聲音的正是剛剛趕到的李哲明。

雖是短短几分鐘不到,但李哲明已經徹底做了決定,待會兒不但要將餘款全部結清給林飛,還要和他打好關係。

當然,之所以這麼做,目的只有一個一一墨藍!

李哲明認為即便現在墨藍喜歡林飛,但只要自己跟林飛混熟,再暗中收買、離間他,最後讓他離開墨藍。

或者,還可以讓他出謀劃策幫自己去追墨藍,說不定還事半功倍呢!

憑藉著生意人的精打細算,李哲明自認為自己的計劃很完美,無懈可擊!

但,讓他始料不及的是。

在他走到保安室門口,正準備以最誠摯的態度去開口和林飛打招呼時,卻見到讓他憤怒的一幕一一黃華拿著鐵鎚正準備朝林飛的臉砸去……

反了啊這是!

黃華這老滑頭居敢在保安室如此對自己最為尊貴的客人!

要不是看在黃華的小舅子為李家服務多年的份上,李哲明才不會上黃華這種品行卑劣的人進公司當保安隊長。

平日里,對於黃華在公司內的吃、拿、卡要等種種監守自盜行為,李哲明一清二楚,但卻又全都睜一眼閉一眼。

「啊~李總,救命啊!黃隊長他、他要弄死我,我都跟他說了是來找你的,他卻死都不信,還說我要是你朋友,他就是你老子……」

林飛突然驚慌失措地喊道,雙手抱頭很害怕的樣子。

「……」

黃華聽到林飛這樣說時,氣得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尼瑪,老子什麼時候說過是李總的老子啊?你丫純粹含血噴人!

「李總,別聽他亂說,我沒有……」

「李總,你也親眼看到了,我相信以你英明的能力,誰在說謊,肯定一眼就能看得出!」

沒等黃華苦逼地解釋完,林飛就搶著說道,配上滿臉真誠的表情,只要李哲明不是傻子,都不會不信他而信黃華。

「影帝級的演技呀,大佬,你好犀利啊!」

旁邊目測這一切的陳木水,此刻對林飛的敬仰之情,恐怕只能用滔滔不絕來形容了。

李哲明黑著臉,緩步走到黃華面前,直接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耳光聲清脆乾脆,原本已腫成豬頭的黃華,臉立刻再腫了一層!

「給我馬上滾!」

一字一頓,李哲明咬牙切齒地說道:「黃華,你被開除了!」

「李總,你聽我解釋……」

黃華一聽,急了,撲過去就想抱住李哲明大腿。

「滾~」

李哲明靈活地往後一退,同時伸腳朝黃華身上大力一踢,腳落人飛,在其踢完重新站穩時,黃華已悲催地被踢飛在地上連滾了幾圈,最後再次貼在牆角邊……

緊接著,李哲明不再理會黃華的悲慘嗷叫,而是換上一副熱情討好的臉色,快步走到林飛跟前。

「林先生,實在抱歉,都是我的過錯,讓您受驚了,請隨我一起到辦公室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