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這個好,這個好。」

蠻象忍不住哈哈大笑著,奪命腿掄得如巨錘,收繳著身邊敵人的生命。

他們雖不明白唱征服是啥,但聽著就特別帶勁的樣子。

「宣哥,小蛇也想聽他們唱征服。」

另一邊,三紋蛇十指連連出擊,《陰絕指》下,凡是被他指風點中的敵人,紛紛失去戰力,死傷無數。

「那就給哥加油干,先干趴了他們,很快就可以聽到他們跪地唱征服了。」

丁宣邊擊殺衝擊過來的敵人,邊給兄弟們加油打氣。

同時也時在與兄弟們對暗號。

他們都清楚,殺的敵人越多敵人便會越瘋狂。

前面一個時辰出來對戰的,都還是修為在鍛體六重以下的成員。

如今,人群中已有不少於五位鍛體六重的高手了。

在青峰鎮這樣的地方,幾大家族和天雲殿高手不出,那麼鍛體六重已是可以橫著走的存在。

可如今,三大家族已派出這麼多這個階層的高手,顯然已有了必殺他們的心。

再繼續殺下去,三大家族很可能會將族中鍛體七重以上的執事,長老一類的存在派出來。

因此,在對方大多高手出來之前,丁宣必須讓兄弟們殺出重圍,先撤回暗鴨叢林雲霧峽。

至於他自己,呵呵,三大家族擺出這麼大陣仗,他若不讓他們留下慘痛的代價,他們如何知道痛?

眼見敵人越來越瘋狂,被丁宣他們護在身後的阿彩,不停在原地打轉。

口中不停發出低鳴:「昂昂昂……」

若按它在雲霧峽的脾氣,有這麼多人不把它放在眼裡,它非打個噴嚏噴死他們不可。

可經過剛剛的消化,它已明白了丁宣不讓它暴露的意思,全是為它好,也是不給霸主冒險團惹來更大災禍。

因此,就算阿彩心情再怎麼急躁,沒得到丁宣的命令,它也不敢輕舉妄動。

好在,霸主冒險團成員都是戰鬥精英,幾個時辰下來,不但沒受到絲毫損失,反而收繳了不少好處。

而無所事事的阿彩,便將這些好處替他們收集起來,放在一起,方便等會兒帶走。

又是半個時辰,霸主冒險團成員已殺得精疲力竭,而三大家族的成員,損傷程度已達到了一個新高度。

剩下的五六百人,如今只有不到四百人。

這樣的傷亡率,簡直比探索一次危險秘境還要大。

「該死!」

城牆上,三大家族高層怒罵一聲,邱家家主咬牙切齒的道,「不行,得派些高手下去,將那幾個最兇猛的傢伙解決了,否則,不但抓捕不到霸主冒險團的人,反而讓咱們的人傷亡會越來越大。」

豐家和鳳家兩位家主相視一眼,幾乎同時點頭。

雖然他們也看出,霸主冒險團成員已精疲力竭,但,誰知道要把他們抓住,得付出多大代價?

就在三大家族派出三位鍛體八重的長老和數位鍛體七重的執事時,丁宣那敏銳的感知立即捕捉到了。

他還沒自大到可以與這麼多修為高深的傢伙硬抗的地步。

於是高聲沉喝:「霸主的兄弟們,給哥殺出去,養好精神再回來算賬。」

隨著他這聲令下,猴子四人紛紛帶著手下兄弟聚集在丁宣四周,阿彩也急忙站了過來。

在阿彩背上,是剛剛收繳的三大家族冒險團的數百支制式長槍。

「兄弟們,時間寶貴,殺啊!」

丁宣見自己人已匯聚起來,率先殺了出去。

眼見他們要從那個方向逃跑,已被殺得膽寒的三大家族成員,立即驚醒過來,紛紛堵在前方。

丁宣臉上笑容痞氣十足,這便是他要的效果,讓敵人把自己當成靶子,正巧為兄弟們提供離開的條件。

就在三大家族將重心傾斜向這個方向時,猴子、三紋蛇等人率領著其餘十幾人,兇猛的從相反方向衝過去。

「殺啊,回去養好精神再來。」

猴子大喝一聲,手中棍子橫掃出去,便清出一片空曠地帶來。

緊接著,金剛一個縱身,接著猴子掃出來的位置,掄動霸王拳,再次清出一片。

接下來便是蠻象、三紋蛇。

幾人就像在玩拉力似的,一段段替手下兄弟清出安全地帶,讓離開的速度變得異常迅捷。

寧爲妾 「不好,他們的方向是暗鴨叢林。」

眼見除了霸主團長丁宣以外,所有人都沖向相反的方向,三大家族高層立即反應過來。

「該死,他們怎麼知道我們派了高手下去?撤退得也太及時了。」

實在是他們剛派出的高手,還在城門內,霸主冒險團便已反應過來,開始了撤退行動。

這種敏銳的洞察力,就連他們這樣即將踏入凝血境的高手都沒有。

小小的霸主冒險團是如何做到的?

「你們逃不掉的,兄弟們,殺!」

就在猴子等人即將撤離包圍圈時,尚未圍向丁宣那邊的鳳鑄、豐景、邱希三人立即帶著手下僅剩的三十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給我去死吧,霸主團的人,一個不留,殺!」

城樓上,三大家族看到這一幕,不由露出滿意的笑容,「嗯,這三個冒險團不錯,這次之後,必須大力培養。」

可他們的笑容才在臉上停留了一瞬,便僵硬在臉上。

而樓下,鳳鑄三人看著霸主冒險團的人,心跳怒火便熊熊燃燒起來。

今日,他們三大冒險團的損失實在太大了,三大二星冒險團,足足五百餘人,如今便只剩下身後這幾十人。

這叫他們如何不怒,如何能讓罪魁禍首逃出去?

「去你娘的,簡直找死!」

見這幾十人就想攔住自己等人的去路,猴子手中棍子彷彿長了眼睛,直接掃向鳳鳴三人,「猴哥成全你。」

這一棍,猴子完全毫無保留,用上了全力。

他十分清楚,此時此刻,每耽誤一息,宣哥就多一分危險。

只有他們平安殺出去,宣哥才能放開手腳陪他們玩。

至於是走是留,全看宣哥的心情。 姜雲卿也知道剛才的情況太過異常,可是她又不好解釋識海中的變故,只能說道:

「我剛才用神念查探四周,想要看看能不能看到更遠的東西,結果神念被阻險些受傷,這才沒留意身前。」

她對著唐瑜道,

「唐瑜,多謝你,要不是你我就麻煩了。」

唐瑜聞言見姜雲卿臉色的確有些蒼白,而且想起這一路上都是她在用著神念察看周圍替他們引路,她只以為姜雲卿真的是神念受損才會一時大意。

唐瑜搖搖頭說道:「沒事,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雲卿,這裡不比外面,既然能夠壓制神念,就定然有什麼特殊之處,你別勉強自己,否則神念受損之後難以恢復。」

貝柏之前就察覺到姜雲卿的異常,而且他也是唯一一個知道之前那些秕谷獸突然死去的原因。

他雖然不知道姜雲卿是怎麼辦到的,可卻知道姜雲卿的確一直在暗中出手幫他們解決麻煩,只是因為不想要暴露實力所以才遮掩下來,沒叫其他人知道。

貝柏只以為姜雲卿又在借著那「神秘力量」清理秕谷獸,他皺眉沉聲道:「你別太勉強自己了,試練塔終歸還是要我們自己闖的,只憑你一個人是不可能帶著我們所有人走到最後。」

「我們這麼多人,大家同心協力總能走出雪原。」

貝柏以為姜雲卿又是如之前那般力竭,可是又不好說的太過明白,只含糊說了一句后就直接道,

「你既要在前領路又要查探四周,難免耗費精力,反正都快出雪原了,而且秕谷獸也越來越少。」

「等下我替你在前領路,你先休息一會兒,彆強撐著免得自己出事。」

凌秦幾人也留意到了剛才的情形,姜雲卿那一愣時臉色有些不好,而且剛才那秕谷獸險些都攻擊到了她跟前,若不是唐瑜反應快,說不定姜雲卿就要受傷。

凌秦開口道:「貝柏說的對,你別逞強,這星空之地還不知道有多大,咱們入內到現在也才幾個時辰。」

「要在這裡堅持三天才能過關,你若是傷了自己,後面若是遇到更大的麻煩時,未免太過危險。」

蘭茜也是說道:「雲卿,你先歇息一會兒,只需要替我們指路就行,我們幾個擋在前面不會有事的,若有什麼問題你再出來就行。」

姜雲卿聽著幾人的話,知道他們恐怕是誤會了,不過見著他們神色她想了想也沒開口解釋。

她此時滿心驚愕於剛才識海之中的變故,而且精神念力也的確感覺到之前遠處的天地之力越發濃郁,出雪原的確不遠,況且她也能隨時留意外間變故。

若有意外也能來得及反應。

姜雲卿想了想后便沒有推拒,而是開口說道,

「我的確有些力竭,那你們先頂上,繼續朝西走。」

姜雲卿被蘭茜和凌秦他們換下之後,就和奚佑走在人群中間。

她只是留了精神念力在外隨時應變,又和奚佑他們說了幾句安撫了他們的擔心之後,就將心神沉浸在了識海之中。 這是之前丁宣暗中給他們安排撤退任務時,告訴他們的信息。

經歷了這麼多事,猴子幾人對丁宣的話已毫不懷疑,宣哥說可以,就一定可以。

因此,當得到他的命令后,他們才會毫不猶豫的按照他的吩咐,配合他帶著手下兄弟們從相反的方向殺出去。

其中還包括本應跟在丁宣身邊的肖吉翎、盧梓、墨儒三個。

丁宣明白,接下來的戰鬥才是最可怕的,帶著三個修為不高的人,反而讓他束手束腳,無法完全發揮自己戰力。

因此,無論三人如何請求,他都沒鬆口讓他們留下。

這時他們的退路被人突然擋住,猴子十分清楚,只有快速解決了這三人,才能按照預定計劃離開。

至於剩下的渣渣,就是個屁,根本對他們造不成任何威脅。

三紋蛇、金剛、蠻象三個也沒閑著,帶著手下兄弟們,直接殺進敵人內部,很快便解決了剩餘的幾十人。

鳳鑄三人完全沒想到,這些平常根本沒被他們放在眼裡的小角色,今日在自己等人面前,竟如此兇猛。

更沒想到的是,猴子的修為,已不是他們幾個鍛體六重巔峰的人物能攔住的了。

服用藥物修鍊到鍛體六重巔峰的他們,哪能跟猴子他們相提並論。

為了替丁宣多爭取點放手殺敵的時間,猴子出手便是目前自己最強殺招。

手中棍子帶著霸絕威勢,直接對著鳳鑄幾人身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掃去。

眼看那棍子帶著山嶽般的力道向自己劈來,鳳鑄三人瞳孔收縮,濃濃的危機感令他們想要遠離這一擊。

可惜,猴子這一招實在太兇猛,太快速,角度也太詭異了。

以他們平常狩獵對敵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因此,無論三人如今閃躲,都沒法避開這一招。

「拿命來!」

猴子大喝一聲,手中長棍所到之處,便傳來噗噗噗棍棒入肉時的沉悶聲響。

一招,僅僅是一招,三人便被棍子掃中腰部,被高高拋起,狠狠甩飛出去,再也沒爬起來。

鮮血混雜著內臟碎片,不要錢的從三人口中噴出,染紅了地面。

鳳鑄在失去意識之前唯一的意識:「棍法!武技!這是棍法武技!好高深的棍法武技!」

可惜,他已沒機會將這個發現說出去了。

猴子對自己剛剛的一招橫掃千軍十分滿意,雖然對方只有三人,但他卻用了十成力道。

再走那青 成功將三位敵人掃飛出去后,毫不停留的往外跑:「兄弟們,立即離開。」

而原本準備跟著鳳鑄等人過來拴便宜的,見此兇險情景,不由猶豫了,一時間躊躇不前。

他們愣神的瞬間,正巧給了霸主冒險團員們一個絕佳的跑路機會。

纏上小甜心 所過之處,凡是擋路的,都會被猴子等人或砸飛,或砸扁,或踢碎,或點穿……

就連跟在他們之中的阿彩,也趁人不備,抬起蹄子踢了好些敵人。

這讓它心情十分舒爽,暗暗得意:終於找到機會動手了,哼,本獸就是比你們人類乾脆利落。

凡是被本獸踢到的人都爆碎了,這才是殺敵最高境界。

猴子等人並不知道阿彩心中的自嗨,腳步不停的加速殺出重圍,飛快往暗鴨叢林方向跑去。

另一邊,丁宣確認手下兄弟們已離開,他心裡踏實了不少。

殺起敵人來更是毫無顧忌,所到之處必定人仰馬翻,好不慘烈。

鮮血已染紅了他的衣衫,血腥味已如實質,瘋狂往鼻孔里鑽,腳下粘乎乎的,踩在上面十分不舒服。

淺紫色的視線里,敵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猙獰瘋狂。

有人面容扭曲,只想將手中長槍扎進他身體上,扎穿他的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