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此女不知所蹤,再過幾日,我等恐怕已經不是她的對手,還是早些回去吧。」

柳長風轉身拂袖,竟是要離去了。

「長風道友……」王寅還欲勸他留下。

「不要怪我沒有提醒天水宗的諸位,珍重。」柳長風言罷,已然架風離去,慕寒,葉村兩位長老也緊隨其後。 雨靈山某處山頭灌木林之中,蕭凡三人徐徐現出了身形。

「哥哥,那個女人好可怕,我不舒服……」靈兒臉色有些蒼白,緊緊抱在蕭凡懷裡,不肯鬆手。

靈兒受了很大的刺激。

她方才全程目睹了成群成群的大蟲子死去。殘肢,腥血幾乎佔據了她幼小的心靈。

雖然之前不是沒有見過,但那畢竟數量很少,和這成百上千的一比,有些相形見絀。

江英也有些噁心,但她還是堅持從頭看到尾,她知道無論是那些強者的法術,還是魔蟲們的動作,多多少少都會有些感悟在裡面。

蕭凡表面上很鎮定,實際上也很不好受。這種大規模的屠殺場面,簡直宛如地獄!

他在數月前,也不過是一個凡人孩子罷了,如今卻已經接觸到這等層次的戰鬥。

但他,也必須勇敢去面對。

三人互相安慰一番,就開始分析眼下形勢。

當時,他們看青雨鎮無恙,就偷偷摸摸找了一處位置合適的山頭,藏在灌木叢里,借用仙靈玉的遮掩效果,躲在暗處觀察情況。

等他們到時,正巧看到隕石裂開,看到那自稱祭司的神秘女子。

那女子身著紫黑色緊身長裙,曼妙的身材被勾勒的十分完美,只是面容有些看不清,只能看出她有一頭紫色短髮。

當時蕭凡緊緊盯著那女子,讓一旁的江英醋意大發。在她心裡,小淫賊這個標籤可沒從蕭凡身上摘下來過。在看到小凡眼中並無慾念之後,江英舒了一口氣。

後來他們看到八位強者屠殺魔蟲,又看到一人被無端迷惑,白白送了死,再後來,那神秘女子和眾多魔蟲消失在迷霧裡,不一會兒,有三人單獨離去,只留四人待在原地。

「蕭凡,那女子恐怕就是蟲族之人了吧。」

江英一邊翻著一本從仙靈玉拿出來的書冊,一邊問到。

「應該沒錯,是虛空蟲族。」

「她自稱祭司,會不會有什麼恐怖的祭祀大典一類的陰謀?」

「有可能。」

「那女子帶著魔蟲們離開,看起來似乎對凡人沒有興趣,青雨鎮上的百姓應該安全了。」

江英拍著胸脯,她的心,稍稍有些放下了。至於修士們怎樣,她沒有義務去管,況且他們修為那麼高,她也管不了。

「哥哥,我們接下來去哪?」靈兒趴在蕭凡懷裡,弱弱的問到,她不想待在這裡了,一刻都不想了,這裡太可怕了。

「按照計劃,北上大梁吧,那裡畢竟是個修真國。」

「那我們如果遇到那蟲族女子怎麼辦?」

「英兒放心,到那時我便再用虛空旋格絞她一次就好了。」

江英聽他這麼一說,腦海里頓時湧現出了許多回憶。

「那個法術你還是盡量不要用了,你忘了上次,差點連命都丟了。」

「英兒多心了,前幾日我又精心研究了一番這個法術,再加上仙靈玉的加持,應該無礙。」

看到蕭凡一臉不在乎的樣子,江英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爆栗。

「那可是帶脈境法術,你明悟虛空之力了嗎?」

「略知皮毛。」蕭凡依舊是雲淡風輕的模樣。

「就,就算你懂,也不能用!你法力不足,全是靠精血才能撐起來!」

「啊?哥哥,你用精血施展法術?」靈兒聽著他倆拌嘴,本來還挺有趣的,然而當她聽到自家哥哥用精血施展法術時,一瞬間就心疼的不行。

她雖然不懂什麼虛空不虛空的,但她可是知道精血對於修士,意味著什麼!

「靈兒不許哥哥再用精血施展法術了。」

「聽見沒,不許再用了!」

看著兩個女人一唱一和,蕭凡無語的同時,心裡又會感到陣陣溫暖,被關心的感覺,是很幸福的。

他修道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守護這份溫暖嗎?

「好,我不用,一但遇見,我們就跑路。」

三個人悄悄離開了雨靈山,又去了一趟空谷,就趁著夜色離開了。

下一站,初級修真國,大梁!

而此時,天水宗的四人,還留在原地。

望著觸目驚心的山谷,四人心裡,都很不是滋味。

且不說任務沒有成功,還眼睜睜看著一位同僚死於非命,這樣的結果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雖說以往做任務偶爾也會損失人手,但這一次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他們幾乎什麼也沒做,就白白死了一人,雖然說那人不是自家宗門的人,但好歹也是玄門的正道修士。

那種死法,讓人感到無力,細細想后,又會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青雲宗的人,正是認識到了那神秘女子可怕的實力,才選擇了撤離。但事到如今,他們又該如何是好,畢竟宗主,可是下了死命令。

「副宗主,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沉寂的空氣中,張曉蕊首先出聲問到。

她現在臉色很不好,素凈的面龐之上滿是擔憂,其餘幾人,也都有些懼怕的神色,顯然是被那神秘女子打擊到了。

「先向宗主彙報此事,再做打算。」王寅嘆了口氣,翻手朝自家宗門所在方向打出一道傳音飛劍。

「那神秘女子手段莫測,我等結四方之陣,以防她殺個回馬槍。」

四人尋了一處隱秘之地,開闢了一座洞府,在內打坐結陣,靜靜等待著宗門的消息。

他們的擔心不無道理,這世間有太多事情,無法預料,總歸要多幾分謹慎。

而青雲宗的幾位,就沒這麼好運了。

三人御空而行,很快就到了南梁國的邊界,出了國界便是大梁,再往北,便是青雲國了。

三人一路沉默不語,一前兩后的飛行著。

路上,柳長風還在不停的思索著方才的那一幕幕,思索著那女子的來歷。

突然間,他忽覺背後一陣寒意,轉頭一看,同行的慕寒,葉村長老已沒了蹤跡。

他登時汗如雨下!

這是什麼手段!竟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同時擄走兩名督脈境巔峰的高手!

他剛要拿出法寶,預備戰鬥,突然眼前一黑,便沒了意識。

月華普照,松影森森,南梁邊境某處山洞內,一位身著緊身絲質長裙的女子,正在吸食著一個老人的精血。

那老者面容漸漸乾枯,脖子上還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源源不斷的精血從裡面流出,被那女子吸入口中。

她的身邊,還有三副已經乾枯的屍身!看那衣著,赫然是那青雲宗的三位長老,而她拎在手裡手裡的,正是青雲宗副宗主柳長風!

「咯咯,凡界的仙靈修,真是弱呢。」

女子很快就吸幹了手裡的老者,嫌棄的扔在一旁,她獰笑著舔了舔嬌艷的紅唇,一副意猶未盡模樣。

「看來這些人還是不夠呢,有必要再回去找那幾個人。那裡面好像還有一個女娃娃,甚是惹人喜愛呢,咯咯!」

女子盤膝打坐,開始煉化吸食而來的精血。

此前在山谷之中,她還十分虛弱,空有沖脈境巔峰的氣息,卻沒多少力氣。

吸干王尋歡之後,她已稍稍有所恢復,於是便趁機埋伏了青雲宗的另外三人。

如今她已恢復了帶脈境的修為,她把目標,又瞄向了另外四人,她對那個女娃娃,尤其感興趣! 凡界十分遼闊,擁有數千國家,宗門無數。

若要具體劃分,那麼凡界又可細分為五大塊。

南澤,北原,東海,西漠,以及中洲。

這種劃分的依據,主要還是依據地勢而來。

中洲居中,被一塊環形湖泊所圍,而這湖泊,又向四周分支而出四條大江,這四大江河,便是南澤,北原,東海,西漠的邊境線。

凡界至高勢力,當屬天道凡宗。

天道凡宗是天仙界天道宗的附屬勢力,代表天道宗,司掌凡界。

天道凡宗主宗坐鎮中洲,其下四大分宗分掌各自地界。

而掌管南澤的,便是南澤宗。

南梁國,正是南*南邊陲,一個毫不起眼的凡人國度。

此番南梁國魔女作亂一事,已由天水宗上報南澤。南澤宗對此十分重視,當即便派出三位帶脈境巔峰的執事弟子,前往南梁,平息魔亂。

若要問為何偌大的南澤宗,會理會一個沖脈境的小魔女?

只因二者之間,天生便是敵對關係!

天道宗最恨的,當屬天妖狐族,其次便是天魔界的那群魔頭!

因此在凡界,無論是妖還是魔,都要謹小慎微,否則便只有死路一條。

三界大戰之前,妖魔兩族,在凡界根本沒有權利可言,他們是最下等的奴隸階級,生活暗無天日。

自大戰之後,天仙界似乎也意識到了天妖天魔兩界的實力,因此有所收斂,妖魔兩族,也算有了些好日子。

可司掌天道的,依舊是天道宗,對於妖魔兩族態度,那便是你不犯事還好,但凡讓我看不順眼,那就只有殺!

那神秘女子迷殺玄門正道修士,已是犯了戒律,而天澤宗恰巧負責此事的外門長老,又極其痛恨魔族,聽聞此事之後,當即便派出弟子前去絞殺,只要屍體!

可憐那神秘女子對此似乎是一無所知,她似乎算不到偌大的天澤宗會來一個凡人國度專門對付她,更算不到那長老,恰巧又極其痛恨魔族。

雖然她並不是魔族罷了,只是很像而已。

此刻她已經悄無聲息的回到了雨靈山,並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天水宗的四人。

「咯咯,這樣的陣法,可不頂用哦。」

那神秘女子盯著天水宗的張曉蕊,興奮的舔了舔自己的紅唇。

此刻,她已經恢復了少許實力,對付這四人,綽綽有餘。

再三確定周圍沒有其他強者埋伏之後,她動手了。

「小心!」

位於陣法正南的王寅,率先感知到了靈氣波動,他毫不猶豫,當即調動法力,催動陣法。其餘三人見狀,二話不說,也配合施法,催動法陣。

只見他們周邊,立刻顯出一道青藍色的光芒,身下也徐徐浮現一個四方陣法的印記。

那印記一經出現,就在四人之上,形成了一個半透明的屏障,很輕鬆就擋下了那神秘女子的一擊。

「孽畜!休要張狂,我等兩人都是沖脈境修為,而你也不過沖脈境巔峰,真要打起來,你可未必有好果子吃!」

王寅見那女子突然冒出襲擊眾人,當即便破口大罵,實際上,他的心裡,也很犯怵。

這女子,實力深不可測,此刻敢於主動前來,必是有了極大把握。

可他們的支援,還要很久才能趕到。

「咯咯,我倒是看你們能撐到幾時。」

那神秘女子突然拿出一塊黑色圓石,王寅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就是那顆大隕石提煉濃縮的結晶,虛空之石!

此石不但有很強的虛空之力,更有空間之力,可成空間法寶,內部自成一界。

果不其然,只見那黑色隕石之中,不斷溢出黑芒,每一縷黑芒落地,便是一隻魔獸。

很快,魔獸便有了數百隻。

「升空!」王寅沉聲道。

四人手一拍地,起身便飛向了百尺高空。

他們都知道,這些魔獸,無法升空。

可一旦御空,這法陣,便不好維持了。

一來,四人處在空中,並非腳踩大地,他們的相對位置,多少會有變化,會引起法陣不穩。

二來,一旦脫離大地,便要多分一倍的法力,用以補全原先地面部分的防禦。

但這,也比被數百魔獸圍毆的局面,要好一些。

黑衣女子見狀,哂笑一聲,隨手打出一道指決,那虛空之石之中,又飛出數百黑芒,黑芒飛在空中,變成一隻只魔獸。

令王寅等人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出現的魔獸個頭雖然小,卻長著肉翅!這意味著,這些魔獸,可以飛行!

轉眼間,魔獸們就阻擋了四周去路,那神秘女子,亦飛上長空,坐在一隻魔獸身上,等著看戲。

眾人的神情,此刻都沉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