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你跟硅頭步長先生,誰更強?」羅陽問。

那個明面上的忍者帶頭大哥硅頭步長,雖說羅陽也沒跟他直接交過手,但可知他沒有多少把刷子。

小眼男得意道:「我的比他強。」

聽了這話,羅陽在想若是他一個人,那能不能順利拿下小眼男。

打探木炭的秘密,羅陽不想讓十三姨等人摻和進來。

「狼先生,我倆就在這裡過兩招,怎樣?」羅陽說道。

小眼男可能沒有聽明白羅陽的意思,與女忍者步川奶照相視一眼。

無緣無故的要動手,這確實有點怪怪的。

羅陽解釋道:「狼先生,是這樣的。我只是為了保證你身手實力不會比我差。不然,一旦發生衝突,可能你就要死在那兒。只要有水平跟我差不多,那都有機會逃生。」

小眼男冷道:「羅先生,你的說去拿魂珠的,不是用錢買的?」

先前羅陽說過要花一筆錢,那只是胡謅的。

腦筋一轉,羅陽說道:「狼先生,那個人的脾氣很古怪的。我不能保證在進行交易的過程中會不會發生衝突。」

小眼男聽了,猶豫起來。

這時女忍者步川奶照說道:「我跟你們去的。」

若她也在旁邊,那羅陽就難以讓小眼男吞服主僕丸了。

「步川奶照小姐,你不要去。那個人不喜歡那麼多人去的。」羅陽說道。

要出門之前,羅陽本想再次進廁所發個信息給十三姨,讓她不要跟蹤了。

他猜十三姨和蘭雅有可能就在酒店外面。

屆時若又跟蹤小眼男,那倒有可能壞事。

其實十三姨和蘭雅在羅陽附近,本來是一件好事。

若羅陽遇到危險,那還可立時叫十三姨和蘭雅過來幫忙。

只一件,羅陽要是成功的讓小眼男吞服了主僕丸,他倒不希望十三姨和蘭雅在旁邊聽。

雖說羅陽和十三姨算是名義上的合作關係,但實際上雙方是競爭對手。

何況木炭的秘密關涉到洪佳欣的身世秘密,若讓十三姨和蘭雅聽去了,那不知又會生出什麼麻煩。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進來房間前,羅陽上了一次廁所。

現今還沒過多久,若又上廁所,那會令人懷疑。

為了保險起見,羅陽就放棄發信息給十三姨。

出了房間,和小眼男進了電梯,羅陽說道:「狼先生,你準備好錢了沒?」

小眼男點頭道:「羅先生,只要你的真能拿到魂珠的,錢可以通過帳號打過來的,很快的。」

想來想去,本來打算用激將法,看能否讓小眼男吞服主僕丸。

可小眼男好像比女忍者步川奶照更為小心謹慎,恐怕不易上當。

是以,還得換一種途徑來達到目的。

電梯下到一樓,羅陽忽然說道:「狼先生,我再次提醒你,見了那個人時,不要頂嘴,否則她很容易生氣的。」

小眼男說道:「羅先生,你的放心的。我的不會亂說話的。」

走出酒店,羅陽也不知十三姨和蘭雅是否在附近。

「狼先生,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要小心。不能讓人跟蹤。」羅陽輕聲道。

「羅先生,你的說的對的。我很擅長跟蹤的,要是的有人跟蹤的,我的會知道的。」小眼男說道。 她安靜下來,哪吒繼續講道:「人生活在陰陽相交的之處——大地,同時吸收了陰陽二氣,生出神沒有的東西七情六慾五識,而到了這個時候,人類的命途究竟如何,先天五道人也推算不出,這個變化,讓盤古大神覺得人並非是媧皇聖母所造,而是天生地成、藉助她泥偶的外形,於是又根據天地之象造出蟲魚鳥獸、花草樹木,才有了今天的九州大地;崑崙紀元,三十三重天宮建成兩千五百年,陸壓大聖決定要開闢大地之上九州之外的地方,才有了今天的西方天和域外天。」

「什麼是崑崙紀元?」『崑崙紀元』四個字不是第一次聽到,也在很多書籍上見過,可是崑崙紀元究竟是什麼,兩個人都還不知道,哪吒既然提到了崑崙紀元,那他就一定知道些什麼,囚焰就趁這個機會問了。

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好歹她也是若木的劍奴,跟在悟透天道的大仙身邊,竟然連崑崙紀元都不知道,真的是丟人!

有這個想法,也毫不掩飾的說了出來:「你主人真是拿你當寶貝養的,崑崙是神最早的居所,崑崙紀元是天的年號,天地生根為始,至今已有數億年,一百五十萬年前,媧皇聖母摶土造人,八十萬年前,伏羲大帝育人智慧,十萬年前,盤古大神發現了三界和天外天之外的地方九幽,那是神隕落的地方,為了探清其中淵源,親自往之。」

羽舞嘴巴張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相信的語氣問道:「你是說神也會死?」

哪吒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據說神仙死後都要歸在九幽,至於是老死的還是怎麼死的,不得而知,而且三界中有很多靈魂是不能往生的,這些靈魂據說最後的歸處也是九幽。」

「這麼說九幽就是個垃圾桶,專門收那些剩下的東西。」羽舞脫口而出,囚焰、哪吒愣了愣,都憋住不笑,哪吒告訴她說:「可以這麼說,但九天諸神也怕死,更害怕自己死後真的成了垃圾,所有的風光都蕩然不存,所以很忌諱這一類的說法,才把九幽叫做諸神最終的歸所。」

對他露個鄙視的表情:「你們這些九天大神,平時把大地生靈當做螻蟻一般,自己原來也這麼怕死,丟人。」

冷冷的看她一眼:「你還要不要聽?」

立刻閉嘴,嘻嘻的笑兩聲:「我沒有說你,我知道你跟別的神仙不一樣,別的神仙要是被關在這裡,別說跟我們成為朋友了,肯定恨不能把我臉抽筋剔骨。」

這個馬屁拍的還行,哪吒也不跟她計較,繼續講道:「盤古大帝往九幽之後,陸壓大聖在一重天造了戒魔關,布下陣法,規定妖魔登天,必先過戒魔關;後來人間修鍊成仙的生靈越來越多,媧皇聖母又在九重天外立下南天門,並定下規矩,能過南天門照妖鏡的才能享受金身正果,其餘的,或是下仙,或是妖魔;再後來,天皇帝君隕落,玉皇帝君入主三界,三清大神為鞏固天庭地位,合力定下了今日天規,新規落成之時,有一域外天聖使來朝,就帶了這兩根棍子,三清大神見他粗俗鄙陋,不是成仙得道之輩,就沒有再九天上與他一神職,誰知道這廝離開天庭后沒有回去域外天,而是到了天山為妖,這才有了你們跟他的相遇。」

哪吒講道這裡故事就結束了,羽舞拉拉嘴角,非常不爽的說:「你講了這麼半天,也沒說這兩根棍子究竟是怎麼來的啊!」

哪吒愣了愣「哦,跑偏了!」

羽舞舉起拳頭就要揍他,囚焰趕緊拉住,對哪吒做個請的手勢:「重新來!」

調整一下姿勢,頓了片刻措辭,開口道:「傳說,域外天有個叫做阿摩利人的部落,他們崇尚太陽,就仿照光的形態製作武器,慢慢的就演變成兩根橫豎交叉的棍子。」

「所以這兩根是阿摩利人武器的始祖嗎?」

被羽舞這麼插一句,哪吒很不高興的看她一眼:「你能聽我說完嗎?或者你知道你講。」

見兩人又要開撕,囚焰連忙捂住羽舞的嘴巴:「你講,你講,我兩負責聽。」

哪吒繼續講道:「但是作為武器,尤其是神聖的法器,光明一面只是一半,這兩根棍子被供奉在神位上,漸漸有了靈識和貪慾,以神的名義向部族索要供奉,最後發展為要部落獻出美女財寶之物;這件事讓域外天的一位大神『密特拉』知道了,一怒之下將這兩根棍子扔在極陰之地,讓它受蟲蟻蝕骨之苦。」

講了這麼多,感覺口乾舌燥,倒一杯酒喝了才又繼續:「大概是一千五百年前,阿摩利人一位有雄才大略的首領途經那地方,見到了這兩根棍子,因為陰陽相合,它已經成了仙家寶器,就將他撿了起來用作武器,並且帶著他統一了草原,見了國度,這兩根棍子因為勞苦功高,再次被奉為聖物;後來被在爭奪王位的戰爭中遺落,到了一個心術不正的聖使手上,就是那個域外天的神。」

他講了這麼多,兩人總算聽了個大概,對這兩根棍子的來歷了解了大半。

伸個懶腰,從他手裡拿過葫蘆斟滿酒,一仰脖子倒進肚子,問他說:「這麼說那個叫做密特拉的大神法力很高強咯?」

哪吒點點頭:「密特拉是天生的火部大神,與祝融應該是同一輩分的神仙。」

祝融是天皇帝君部下大將,在諸神中輩分算是很高的了,雖然天皇帝君隕落之後就不知所蹤,但他火部第一大神的位置至今任無人能夠動搖,密特拉與他是同一輩分的神仙,那能力應該是很強大的了。

見兩人已經問的差不多了,哪吒收起酒葫蘆下逐客令:「你兩要是沒事就快走吧,這裡不歡迎。」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羽舞靠牆坐下來,叫來巡海的夜叉吩咐道:「晚飯兩人份,他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她想蹲監獄,給她另外安排一間,離我遠一點的。」哪吒非常不歡迎的表情,讓羽舞很不舒服,跟他叫板:「我是四海龍尊,四海都是我的,這間牢房也是我的,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管得著嗎!」

睜大眼睛看著她,挑釁的的說:「是你的又能怎麼樣,你有本事把我趕走,不,你有本事破了這封印,本太子一秒鐘都不像呆在你這破地方。」

羽舞氣得不行,抓住哪吒就要動手揍他,哪吒也不反抗,抱起雙手警告她:「你可要想好了,十二個時辰之後我的法力就會恢復,除非你不留下來,留下來,我可是睚眥必報。」

這個時候她也確實沒有別的地可去,受了這個威脅,把他扔在一邊。

羽舞竟然被威脅了,這可是大大的超出預料,好奇問她:「你今天很反常啊,正常邏輯,你應該揍我一頓,然後跟我嘚瑟才對啊。」

羽舞沒有理他,抱起葫蘆使勁灌酒。

趕緊把葫蘆搶過來:「這麼好的酒,拿來消愁多可惜。」

羽舞還是不說話,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咽菜。

這邊得不到什麼消息,就把目標轉向囚焰:「這妖精這是怎麼了?四海龍尊也能如此煩心!」

囚焰看著羽舞,無奈嘆口氣:「北海外面來了很多冤魂,青龍、橫渡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四海龍君重登寶座。」

「沒問題啊,這個時候若木大有踏足九天之勢,陰間天子不想插足這場爭鬥,自然就要讓冤魂野鬼找玉皇帝君或者若木申冤,戒魔關這些鬼魂肯定是到不了的,就只有來北海了,而引渡冤魂這樣的小事若木肯定不能出售,申冤的事青龍橫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請四海龍君出來主持大局。」

「問題就在這裡,羽舞不願意見四海龍君,軍營也沒我兩的官職,離開北海橫渡又不準,就只能來地牢了。」

哪吒眉頭緊皺,不理解的樣子:「什麼?這妖精竟然投在若木軍帳,他可是八千年金身應龍,黃龍脊附體啊!」知道哪吒指的是羽舞見天與天同大,見地與地同大的事情,囚焰嘴角拉起一個無奈的笑容沒有往下接。

看著羽舞嘖嘖兩聲:「妖精就是妖精,八千年金身就這麼糟踐了,早知道是這樣就不該給你這三件寶物。」

抬起頭狠狠的看他一眼:「你夠了,叫我妖精,你以為你很好嗎,長不大的小不點。」

看她的樣子是真的生氣了,也知道叫她妖精確實過分,就服個軟,過去她旁邊坐下:「那麼四海龍尊陛下,難道你就準備這麼一直躲著嗎?」

將頭埋在膝蓋之間,使勁搖晃回答:「不知道,見了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如不見。」

夾一些沾了灰塵的菜肴放進口中,也不嚼食就咽了下去,等食物到了胃部,才開口說道:「恕我直言,四海龍族這一叩首,你早晚都要去拜,不如早些去,解開這心頭結。」

「我何嘗不知道,可我父慘死,母親下落不明,而這一切都是四海龍君一手造成,這一跪,讓我如何屈膝。」 聽了小眼男的話,羅陽明白十三姨當時為什麼會把人跟丟。

羅陽想打個電話,讓水月或鏡花來假扮賣家。

不過有一個問題,羅陽倒有點兒擔心。

畢竟一旦見了水月和鏡花,她們可能會纏著羅陽向他索要女生福利。

羅陽也曾答應她們,會儘快讓她們懷孕。

這也怪不得水月和鏡花。

堡主已定了限期,若在一個月內不能懷上羅陽的骨肉,那水月和鏡花多半要遭殃。

跟水月和鏡花相處過了,羅陽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她們受死。

但要救她們,現今只能讓她們懷孕。

這對別的男生而言,或許是很簡單的事兒。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但羅陽不得不考慮安玉瑩和唐桂花的感受,不能隨便讓水月和鏡花肚子大起來。

除了水月和鏡花,又不找到更合適的人假扮賣家。

十三姨和蘭雅已跟蹤過小眼男,恐怕小眼男能認出二人。

若讓她們參與行動,萬一被小眼男識破,那就弄巧成拙了。

正在街邊等車時,羅陽又說道:「狼先生,你有沒有車?」

小眼男答道:「沒有的。」

本來想找個借口說去拿車,然後打個電話。

正說話間,便看到熟悉的房車緩緩而來。

不是別人的,正是十三姨的車子。

小眼男一看到那輛房車,便說道:「羅先生,你的要小心的。有人的要跟蹤我們的。」

羅陽暗暗叫苦,他現今不需要十三姨和蘭雅來跟蹤小眼男。

可是怎樣才能讓十三姨和蘭雅退走呢?

腦筋一轉,羅陽說道:「狼先生,我知道。那些人其實是在監視我,看我接觸過什麼人。你應該知道,所有想得到血煞子的人,都很在乎我。只有我能找出血煞子。」

不待小眼男回答,羅陽又接著道:「狼先生,你先去叫好車子等我。我上去羞一羞那車裡的人,讓那些人不好意思再直接監視我。」

聞言,小眼男說道:「羅先生,那你的小心的。我先到前面去的。叫了車子的,就打電話給你的。」

隨即小眼男往前走,羅陽則迎著房車走上去。

開車的正是蘭雅。

見羅陽走過來,蘭雅便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羅陽用手大力拍車廂,佯裝很不高興的樣子。

就羅陽看來,他覺得周圍應該還有忍者在暗中監視他。

現今要演戲給忍者看。

於是羅陽大聲道:「你們跟蹤夠了沒?!」

車門打開,十三姨在裡面惱惱的瞪著羅陽。

先前是羅陽叫她來跟蹤小眼男的,此時又這樣說,自然讓十三姨在委屈之中激起怒火。

當面對十三姨時,羅陽卻擠眼笑了笑,並且向她遞了個眼色。

十三姨當即又好氣又好笑,她已領悟羅陽為什麼要那樣做了。

「上來!」十三姨含笑道。

羅陽便上了車。

車門關上了,羅陽才輕聲道:「十三姨小妹妹,蘭姐姐,你們不用再跟蹤他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叫來就來,叫去就去,十三姨可咽不下這口氣。

「小子,姑奶奶是你的僕人?!」

「十三姨小妹妹,你誤會了。那個人很會跟蹤別人的,你們跟蹤他,已被發現了,再跟蹤就沒有意思了。等我找出忍者狼的下落,我打電話給你就行了。你們等我的好消息。」

聽了這話,十三姨稍為滿意。

她也只是為了想要儘快找出忍者狼,然後擊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