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旭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同事已經開車過來接我們了,你們可以先跟我說一說具體的情況嗎?」

「是這樣,」連帽運動衣女孩看到旁邊的女子雖然不再痛哭,但神情依然恍惚,就先主動開口,「我住在前面雲舟小苑,每天晚上都會在這邊遛狗,今天在這裡,我的狗狗發現那邊好像情況不太對,把我們帶過,就發現這名歹徒把這位美女制服,意圖實施侵害。」

「是你家狼犬發現的?」

「是的,小恭曾經參加過警犬的訓練,因此比其他狗狗對某些行為更為敏銳。」

連帽女孩在解釋的時候,旁邊那個女子聽到她所說,感激地看著蹲在旁邊的一排威武大狗狗,剛剛遭遇襲擊而變得非常恐懼的心裡,突然感覺很安全。

似乎聽到主人提到自己的名字,蹲在最旁邊那隻體型最大的大狗,扭過頭吐著舌頭,圓溜溜的眼睛里,閃過開心求表揚的神色。

「發現不對勁以後,我就解開小恭它們的口罩,將這個傢伙制服,」連帽運動衣女孩發現了自家狗狗的小心思,笑著撓了撓它的下巴,壯實的大狼狗,撒嬌地發出「嗚嗚嗚」聲。

其他只大狼狗,也忍不住湊過大腦袋。

「好了好了,乖乖們,坐好,坐好,等會兒姐給你們煮夜宵。」連帽運動衣女孩一聲令下,七隻大狼狗瞬間蹲坐回原地。

大概身邊站著大狼狗的守護,另一個女子的情緒逐漸好轉,雖然面對著差點毀了她一生的人渣,但依然鼓起勇氣,說道:「我一直以來都有夜跑的習慣,這陣子東流路那邊修地鐵,不方便跑步,所以這兩天我就跑這段路,沒想到突然遭到那個男的襲擊,他的速度很快,我幾乎來不及反應,就被堵住嘴巴,捆住手腳,幸好……要不然……」

這名女子之前大腦一片空白,現在說著說著,又后怕起來。

秦旭將犯罪嫌疑人往路邊帶,方便等下同事接人直接上車。連帽運動衣女孩攙扶著時不時哆嗦的女子,跟在秦旭後面。

七隻大狼狗配合默契,厚實的黃色肉爪子輕盈踩著地面,分別跟在連帽運動衣女孩的兩側和身後。

「警察先生,」停下腳步之後,大狼狗的主人忍不住問道,「現在這種情況,在法律上,他會怎麼判刑。」

因為受害人在身邊,連帽運動衣女孩有些話沒問出口。

按照事實,此人實施犯罪,但並未得手,那麼法院在判刑時,未必會重判。

邊唐 秦旭看了一眼一聲不吭的犯罪嫌疑人,說道:「死刑。」

比秦旭稍微矮一點的男子,渾身一抖,緊緊咬住牙關。

聽到秦旭的答案,連帽運動衣女生和受害人都愣住了。

路邊的路燈比較明亮,秦旭能看清楚兩人的長相,

「他,他沒有得逞啊?」受害女子身形高挑,面目姣好,雖然保養不錯,但明顯比旁邊的連帽運動衣女孩年長几歲,她聽到秦旭的回答,連心裡的恐懼都差點忘了,脫口問道。

以他們國家現在的法律,這個人不可能會判死刑。

連帽衣女孩若有所思地盯著面色發白的犯罪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她有一雙非常明亮的大眼睛,長而卷翹的濃黑睫毛,讓她的眼睛充滿神采。

秦旭手指用力在犯罪嫌疑人手腕上略微用力,這名兩萬元懸賞金的通緝犯倒吸一口冷氣,蠢蠢欲動的舉動,頓時老實了。

「你很幸運,但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秦旭對受害女子說道。 墨唐 他聽到老秦師父轉述給他的內容,此人的犯罪檔案上,血淋淋寫著另外三個生命停止在最佳年華的女孩的名字。

「他是通緝犯?」連帽衣女孩猜到答案,看著秦旭問道。

「三條人命,犯罪情節極其惡劣,你說是不是死刑?」秦旭反問說道。

連帽運動衣女孩想到剛剛救人時的場景,隱約的想法終於被證實,如果身邊的這位女子遭受侵害時,沒被自家小恭發現,幾乎可以確定,明天的新聞上,又會多出一個女子失蹤事件。

想到自己很可能成為下一具屍體,受害女子驚恐地攬住連帽衣女孩的手臂。

大概是被秦旭說破身份,最初還打算裝鵪鶉矇混的犯罪嫌疑人,在秦旭手裡,屢次打算掙脫,企圖逃跑。

他也知道,以自己所犯的罪行,一旦落入警察手裡,一定就是一個死字。

可惜,一直到警車到來,這個傢伙的無論想出什麼幺蛾子,都無法擺脫秦旭的控制。 秦旭若是沒有控制住罪犯的把握,就不可能會當面道破他的身份。

每一次掙扎,不僅讓這個傢伙沒有逃離秦旭魔掌,反而多吃一頓苦頭。

來接秦旭的是老民警楊曉剛,還有兩個輔警,以及一隻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大白鵝。 黑道老公強悍妻 現在警鵝跟隨出警,已經是長陽分局的標配了。

因為秦旭事先說明了情況,所以楊曉剛開著警局唯一一輛押送車過來。

押送車的後面空間很寬敞,足夠所有人,連帶著七條大狼狗一起上車。

上車的過程中,還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兩隻大狼狗發現了趴在副駕駛座的警鵝,扒拉在副駕駛座的窗戶上,很固執地盯著那隻大白鵝,似乎想研究出為什麼這隻大白鵝,會坐在副駕駛座的位置。

直到它們的主人催了兩次,這兩隻大狗才不情不願地跟著主人的腳步坐上押運車

對警察來說,再也沒有比將這種惡貫滿盈的殺人犯送進監獄,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更讓人爽快的事情了。

在現場採集完證據,離開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他們一車人和大狗,剛剛在長陽分局的警局門口停穩,秦旭押著犯罪嫌疑人下來,一眼看到一個穿著面容清秀的小哥,手裡拎著兩袋大大的外賣,滿臉燦爛笑容,朝著他們走來。

秦旭剛覺得是局裡哪個值班的傢伙點外賣,不過注意看了一眼送外賣小哥的制服,感覺有點眼熟。

此時,老秦師父在秦旭耳邊感慨地說道:「哎呀,好久沒有吃小菜家的餃子了。」

秦旭被老秦師父一句提醒,才想起來,這位送餐小哥穿的衣服,貌似就是小菜家的手造餃店內員工制服。

看到他手裡一堆的分量,秦旭眼皮一跳,算了算價格,覺得以他們分局的工資水平,大概除了自己變身劉景懷,就沒有人會捨得花這個錢。

眨眼間,秦旭諸多念頭一閃而過,而送餐的小哥拎著手裡的餐盒,高興地跑到連帽衣女孩身邊,用特別尊敬地口吻說道:「小菜姐,你剛才點的餐我們都準備好了,放在哪裡?」

秦旭;「……」

「謝謝小豹子,麻煩你了,幫我一起把夜宵送到警局裡吧!」連帽運動衣女孩笑著道謝,然後把車上七隻大狼狗喊下來。

跳躍而下,身形矯健的大狼狗,看起來真像一群狼。

老秦師父也聽到送餐小哥的話,好奇地看著大狼狗的主人,說道:「原來這就是小菜家的老闆,這小姑娘看起來年齡比你還小。你不是說那店裡的食物配方都是店老闆自己研究出來的嗎?還是挺厲害了。」

敢一口氣牽著七條狼狗出門的姑娘,能不厲害嗎?

同樣是夜晚出門,同樣是偏僻地點,任何人看到她身邊圍繞的七隻大狗狗,絕對不會不長眼地將她當做狩獵目標。

秦旭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位小菜姐,她模樣白白凈凈,臉型略圓,臉上肉不少,有著明顯的嬰兒肥,但配上洋娃娃一般的大眼睛,看起來特別可愛。

這種典型的娃娃臉,是判斷年齡的最大障礙。

看起來好像是高中生的年齡,實際上可能比自己還要大。

從最初安慰受害人,到跟隨警車前往警察局協助調查,這位小菜姐的性格和處事方式,一直都很穩健妥當,不慌不忙。

秦旭覺得,她的年齡,應該比老秦師父認為的大一些。

正所謂寵物隨主人,她帶著七隻大狼狗出行,大狗一路上都表現乖巧,不亂跑,不亂咬。搭乘警車的時候,七隻大狗,就像幼兒園小朋友一樣,並排直立坐在警車上,歪著腦袋,沒有小菜姐的指令,一動不動。

秦旭將他們帶到警局接待室,讓他們稍等一下,然後跟老楊將通緝犯關押在警局三樓最嚴密的審訊室。

為了防止出現意外,老楊直接將通緝犯鎖在審訊椅上,手銬腳銬齊上,確保這個傢伙不會弄出什麼意外來。

在警局的接待室里,小菜家的送餐小弟將打包的食物,放在接待室的桌面上,小菜姐就讓他離開了。

另一個值班民警盧明亮,剛給她們倒了熱水,就聽到牽著七隻大狼狗來警察局作證的可愛小姑娘,解開食品包裝袋,捧著一盒還冒著熱氣的餃子,遞給盧明亮,笑眯眯地說道:

「警察先生,你們辛苦了,這是我家餐廳的餃子,一點兒小小的心意,請不要推辭。」

盧明亮工作了這麼久,平日只給關押的犯罪嫌疑人和向警局求助的群眾,買過快餐盒飯,哪裡想到,今天居然還被反送夜宵?

他有點手忙腳亂地推辭說道:「不行,不行,這不符合紀律,不用不用。」

小菜姐笑起來眼睛彎彎,像一個貼心的小妹妹,她沒有多說,直接將一次性的餐具和筷子塞進盧明亮懷裡,然後又拿起另外一盒,遞給有些魂不守舍的女子。

「別擔心,我們現在已經在警察局了,很安全。折騰了一個晚上,肚子餓了吧,吃點餃子吧,我店裡阿姨最擅長的香菇豬肉餃,很香的。」

「我叫鄭莉海,剛才一直沒跟你好好道謝。我虛長你幾歲,你叫我莉姐吧,這今天真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你出現,也許現在我就是荒郊野外的一具屍體了。」鄭莉海整了整凌亂的頭髮,警察局室內溫暖,她便不再穿著那件破損的外套,只穿著長袖運動速乾衣。

鄭莉海心想,她這一輩子都會記得,在她陷入人生最恐懼和黑暗的時候,一雙柔軟溫熱的手,不斷安撫著她的背脊,讓她從噩夢中擺脫出來。

「我叫周元寶,不過你叫我小菜就好了。不用太在意,其實就算我沒有出現,剛才那位警察先生也會趕到。」笑起來特別喜氣的周元寶,搖了搖頭,並沒有因為自己救人而自認為有恩德。

鄭莉海溫和地笑了笑,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她自己很清楚,儘管那位年輕的高個警察也提供了很大幫助,但如果沒有小菜的及時出現,現在這案子就不是侵害未遂。

她沒有將這些話掛在嘴邊,而是將感謝默默記在心中,然後笑著看周元寶在警察局的接待室里,忙個不停。 周元寶從打包袋裡翻出醬料,遞給盧明亮和鄭莉海,看到兩個值班輔警路過,立刻招呼道。

「值班辛苦了,快來吃點夜宵吧!」

她一口氣從店裡打包了十二盒餃子,足夠警察局裡所有人吃了。

當然,除了那個人渣。

周元寶這個姑娘,在警察局裡配合調查,一點拘謹的感覺也沒有,不僅催促別人吃餃子,自己也掀開一盒,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小菜家的手造餃香氣撲鼻,經過小豬香香苛刻的嗅覺鑒定,無論是食材的品質和食物的口感,都遠勝於市面上的普通餃子。

盧明亮最初還特別不好意思,但一看圓臉姑娘吃飯的樣子,忍不住肚子覺得特別空蕩,再看看面前躺在飯盒裡白白胖胖的大餃子,一個個油汪汪散發出特別勾人胃口的食物香氣,忍不住就坐下來,一口一個品嘗起來。

兩個值班的輔警也坐下來。

輔警葉曉吃了一個餃子,看到盒子上的包裝,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瞪大眼睛,問道:「小菜,你是小菜姐?我有看你的吃播,下飯特別好吃。」

盧明亮一聽葉曉的話,也覺得自己剛才看這個姑娘吃飯的模樣,就覺得肚子很餓,吃東西特別香。

他前陣子急性腸炎住院,人瘦了一大圈,最近剛剛回到工作崗位,事情也多,原本胃口一直不太好,沒想到這頓看似普普通通的餃子,真是吃出了噴香美味。

「哈哈哈,」周元寶嘴裡嚼著餃子,還大笑著連連點頭,說道,「是我,是我沒錯,一看小菜胖十斤,小菜姐今天點菜啦!」

等秦旭和楊曉剛將通緝犯處理好,回到接待室,準備給受害人和證人先做筆錄的時候,進門就聞到香得讓人肚子咕咕叫的味道,以及大夥歡快吃餃子的畫面。

是什麼力量,讓有些清冷的警局接待室,成為了聚餐現場?

「警察同志們,快來快來,大家辛苦了,先吃頓餃子再工作。」周元寶自己盒子里的餃子只剩下三分之一,看到秦旭和楊曉剛進屋一臉懵的模樣,熱情招呼他們吃夜宵。

下意識抱住小菜家手造餃女老闆遞過來的餃子,秦旭聞著熟悉的味道,還真沒想到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下吃到它。

秦旭本人對食物並沒有太大的追求。

自從小豬香香歸國家養之後,他去小菜家的手造餃那兒買東西的次數就少了,只有老秦師父嘴饞的時候,他才會去店裡打包兩份食物。

不過,他以往並沒有在店裡看到這位老闆的身影。

晃著將軍肚坐下來的老民警楊曉剛,也不客氣,他掀開餐盒,嘗了一口餃子,熱情地對周元寶說:「姑娘你多大了,你養的這幾隻德牧真壯實,一看就是養得好,經常吃肉的那種,訓練的也好,服從性好。」

「是的,它們很乖。」

「這些大傢伙,能供得上它們吃肉,開支不小吧?」

周元寶笑了笑沒說話。

倒是認出周元寶是美食主播的輔警葉曉接話,說道:「楊叔,小菜姐是粉絲超過百萬的美食主播,真得養得起這些大狗。」

小菜家的餃子數量不多,一盒十個,剛好吃個八成飽,但不覺得撐肚子。

作為夜宵來說,真是恰到好處了。

不過,周元寶讓店員送來的餃子數量有多,剩下的餃子,就留給警察叔叔們下半夜熱一熱當第二頓夜宵了。

楊曉剛是很高興。

他的啤酒肚,大部分都是值班時候養出來的。

一頓餃子下肚,秦旭和楊曉剛才一起完成了周元寶和鄭莉海的筆錄工作。

她們兩個人的筆錄並不複雜,之前已經對秦旭講述過一遍,此時在審訊室的監控下,再複述一遍內容,並且回答警方提出的一些細節問題,就算完成了。

不過,完成筆錄,她們離開警局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

為了她們的安全考慮,楊曉剛讓秦旭開警車送她們一趟。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作為十分配合的證人,周元寶領著七隻大狼狗,想要回到她在郊區的家,無論是打車還是公共交通,都不方便。

鄭莉海並非潮海市本地人,她已經結婚,自己是一所美容院的股東,同時也是美容顧問。她丈夫目前正在出差途中,接到她的電話,正往回趕,但也要明天才能回到潮海市。

周元寶和鄭莉海兩人的住宅之間並不算遠,秦旭看了看地圖,也就是兩公里左右的距離,後半夜馬路寬敞,送兩人回家,花不了多少時間。

因為有七隻大狼狗,所以秦旭還是開那輛押運車送她們兩人回家。

兩位女士都沒有選擇坐副駕駛座的位置,而是一致鑽進押運車廂。

周元寶上車前,特意對秦旭說道:「警察先生,麻煩你先幫忙把莉姐送回家,她今天遭遇這種事情,我把她送到家門口,看她鎖好門,這樣更安全一點。」

雖然今晚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秦旭已經發現,這位把餃子賣出全城最貴的小菜姐,實際上有著一副愛照顧人的熱心脾氣。

秦旭駕駛著押運警車,往鄭莉海提供的住址開去。

押運車廂與駕駛位置雖然用鋼筋鐵皮擋板隔離,堅固但密封性不太好,開車的秦旭,聽她們閑聊了一路。

她們的問題,也很有趣。

鄭莉海大概因為今晚的遭遇,對周元寶餵養的七條大狼狗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坐上車之後,就詢問關於飼養大狼狗的問題。

押運車廂,鄭莉海小心翼翼地摸著救了她一命的大狼狗小恭,問道:

「這是德國牧羊犬吧?我看到很多警犬都是這個品種。」

說起自家的大狗狗,本來就非常健談的周元寶更是話沒停下來,高興地與今晚剛認識的美女大姐分享餵養心得。

「是的,德國牧羊犬服從性很好,天賦聰明,對主人的依賴性強,所以很長一段時間裡,是警犬的最好選擇。」

一隻脖子上有明顯灰白毛色的大狼狗,腦袋靠在周元寶的膝蓋,毛茸茸的大腦袋蹭來蹭去,看似表情嚴肅,其實在跟主人撒嬌。

「我也想養一隻大狗。」鄭莉海想到剛才三隻大狗狗將那人整個掀翻的場景,語氣堅定地說道,「潮海市可以養大型犬嗎?」 「潮海市目前沒有禁止飼養大型犬的規定,但烈性犬在市區內,受到大量的群眾舉報,所以今天如果不是跟著警察叔叔進來,我是不會將小恭它們帶到市區里來的。」周元寶說話的時候,有點娃娃音,聽起來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