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看來,似乎這邪惡的本性也能遺傳!

嬈嬈不過就是救了個人,在他們看來都能腦補出這麼多!簡直是細思極恐。

「行了,女人,趕緊放開秦先生,然後賠錢下山,這裡不歡迎你們。」

「還有你,你,你。剛剛幫他們說話的,也給老子滾,藥王弟子選拔你們不用參加。」

為首男人囂張的說著,嘴裡吐著煙圈,就差在臉上寫上了我是天王老子的幾個大字了。

他背著手,懶洋洋的在四周走了幾步,用手指極其不禮貌的點著剛才幫吳賀和嬈嬈說話的人。

這麼囂張的人,吳賀還是第一次見到。

哦不對,比他囂張的也有,不過現在在已經都不是人變成鬼了。

當下,眉毛一挑。

吳賀氣極反笑道:「好大的口氣啊!救了你們的人,賠錢不說,還得讓我們走?」

「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嗎?」

男青年一愣,隨意的將煙頭往地上一丟,又用一隻腳在那裡擰來擰去。

兩隻手插在夾克兜里,望著吳賀,眼睛里交織著垂涎和狂妄:「小妞,你還真的說對了,在這裡,我就是天王老子。」

「呵呵。」吳賀冷笑,暗中已經拿出了手機盲打了一串簡訊。

「怎麼?不信?」男人腰桿一挺,鄙夷的瞪著吳賀的肚子:「告訴你,小爺我就是這巫山的少族長,想當藥王弟子,先得過老子這一關!看你長得不錯,本來爺還想提攜提攜你,可惜是個孕婦,我對二手貨沒什麼興趣。」

「留下所有現金和車,人滾吧。」

他得意洋洋的說著,讓那些本來想要繼續幫吳賀說話的人頓時心生退意。

倒不是說干不過這青年,這男人雖然看著年輕,可懂醫術的人都能多少看出些問題,他面無血色,眼底發黃,走陸虛浮,一看就是個被酒色掏空身體的。

而且從風水角度來看,這種長相,那是在小說里都活不過三章的。

可是他們更多的也是從一個生意人出發,藥王弟子身後代表的利益太大了,既然吳賀能拿到產品成分報告,很多家也能。

所以……

在面對巨額利益的時候,還是有不少人選擇放棄的良心,放心自己的價值觀。

甚至,還故意和吳賀他們拉開了距離。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就連剛才幫他們說話的那幾家,有些已然心生悔意,看著他們的眼神都變得不善起來。

而且,強龍不壓地頭蛇。

兩個小姑娘雖然看起來著裝不俗,車子也是豪華的房車。

可是到底是只有幾個人,那青年身後可是跟了幾十人,個個腰間鼓囊囊的,若是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槍……

眾人對巫山的印象,又上到了另一個階段。

吳賀眼眸微閃,剛才她已經收到了信息,自己的人就算是要上來,也得等一個小時左右。

她忽然後悔自己不應該想著所謂的誠意,就帶了一個司機和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醫護人員。

青年村民見她沒反應了,便認為她這是被自己給嚇住了。

大步流星的晃悠著走到豪車面前,正要拉開車門,異響突生。

只見一道白影急速掠過,青年便化成了一道拋物線,從車邊倒飛了出去。 雖然青年很瘦,到好歹也是一個成年男人。

全能名師系統 可一百多斤的男人就這樣被人輕輕鬆鬆的給丟了出去,這就讓許多人無法接受了。

而且,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姑娘。

嬈嬈看著男人落地,悠然的從手包里取出一方絲巾慢條斯理的擦著。

迎著眾人或是驚訝,或是無法理解的目光。

嬈嬈淡然的勾起唇角。

「不好意思,手滑。」

手滑……

停車場上的氣氛突兀的沉靜了。

吳賀慌忙的跑到嬈嬈身邊,關切的拉著她的手問道。

「你……你的手沒事吧?」

嬈嬈認真的點點頭,眼眸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紅芒。

似是在安慰吳賀,又像是在解釋著:「放心,他死不了。」

「那就行,咱們走,這什麼鬼藥王弟子,咱們不當了,原先一直以為傳說只是傳說,沒想到這老祖宗的智慧沒傳下來。歪風邪氣倒是傳了一堆。」吳賀沒好氣的說著,眾人眼眸閃閃,顯然異常認同他們的說法。

不過經濟利益的趨勢,使得他們並未表達出來。

眼睜睜的看著嬈嬈和吳賀上了車,圍觀群眾自發的給他們讓出了一條道來。

這大概是他們所能做的最大善意了。

誰都看的出來,嬈嬈那一下極重。

雖然說現在的確是一時三會死不了,可難保一會這人就掛了啊!

按照巫閃村名的秉性,若是真死了人,那這是就不是賠錢的能解決的了。

「開車。」吳賀沖著司機囑咐道。

對於嬈嬈說的話,吳賀本能的信任。

更何況這次的確是這些人太過分了,換到M國,她就送他去見上帝了!

然而車子剛發動起來,外面卻是「砰」的一聲。

車子微微顛了顛,便剎住了。

打開車門,便看到那個被嬈嬈拍飛的男青年,滿臉陰狠的站在不遠處,手裡的黑咕隆咚的槍口還冒著白煙。

不同於現在高科技產品,他手裡的步槍很老舊。

似乎是獵槍改造的,有著很強的后坐力。

猛然這一下,他自己也連連後退了幾步,被身後人扶住才堪堪站穩。

「小娘皮,還挺烈啊,敢對虎爺動手,怕是不想混了吧?老子今天要是不把壓到求饒,我跟你姓!」

「兄弟們,上,把這個女人給我綁回去,原先虎爺說過,非處不碰,今個我就破回例!」

「虎爺?」

「這麼差勁的身體,我看你叫小蟲兒還差不多!」

嬈嬈冷笑,很好。

這還是她離開玉家,第一次有人敢對她如此無禮。

尤其是在她明明救助於對方在前,雖不指望對方感激,但是起碼你別作死不是?

她剛剛那一下看似很重,其實卻真的沒用多大力,不然這人還能活蹦亂掉對著他們開槍嗎?

而且,最重要是,車裡還躺著鐵牛,嬈嬈在乎的人。

「什麼?蟲?」

「你這個臭女人!」

自稱虎爺的男人說著,又一次舉起手裡的步槍。

吳賀自然也是攜帶的,畢竟像是她們這種身份,總有人喜歡用錢買命。

但是到底是寡不敵眾,非到關鍵時刻,她是不想用的。

手情不自禁的朝著手腕處的液體彈摸去,吳賀已經開始猶豫了……

然而嬈嬈卻忽然叫了她一聲,笑面如花,讓許多人都愣住了。

「小賀賀。」

「嗯?」吳賀一怔,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嬈嬈在笑啥。

下一秒她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腳尖已經離開了地面,房車的大門在自己的面前緊緊關閉了。

「你們先走,我隨後跟上,鐵牛就交給你了。」

吳賀一怔,那邊司機卻是在嬈嬈的眼神的控制下機械式的發動了車子,直接沖了出去。

電光火石間,房車已經衝下了盤山公路,留給眾人一排長長的尾氣。

「這他媽……」

阿虎傻掉了……

竟然還真的有人在他面前溜了……溜了……

回過神來,只余得嬈嬈一人站在空地上,如墨般的長發在風雨中肆意飛揚,遮住了女人那傾世容顏。

也遮住了,嬈嬈已經赤紅的眼睛……

玉家的人都知道,這是大小姐要暴走的徵兆了。

那是比人形殺人機器都恐怖的存在啊!!!

可惜……

巫山的村民不知,在場的吃瓜群眾不知。

阿虎罵完,便一拍旁邊手下的腦袋。

「你個膿包,你來愣著作甚,上啊!」

屬下被他拍的一蒙,四顧一瞅,雖然這小姑娘看起來文文弱弱的,但是好像哪哪都透著詭異啊!

「虎哥,要不就算了……我們是下來接秦先生的,這人都這樣了,我們要不先把他抬上去再說啊。」

「是啊,大哥,這女人好像不簡單啊,咱們要不還是別惹事了。」

阿虎身邊的兩個男人說道,雖說是跟班,但是眼神還是不差的。

雖說這阿虎表面上是巫山的接班人,可實際上,那在藥王面前是P都不敢放一個的。

這人沒接到就算了,好像還死了。

回去之後還不知道藥王會氣成什麼樣呢,所以這個時候,若是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在這裡和路人浪費時間了。

而且,這姑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哇……

「反正那姓秦都死了,早回去和遲點回去有啥區別。你們不幫我是不是?那老子自己來。」阿虎黑著臉,本就消瘦的臉龐因為生氣顴骨格外突出。

面露陰狠,他擰起眉頭,再次摳響了手機的扳機。

就在這時!

一個沉悶的聲音夾雜著咳嗽聲在雨中突兀的出現。

灰色的長袍掩蓋不了他的貴氣,是那個被嬈嬈出手救治的男人。

「誰說我死了?」

「阿虎,你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

妖龍古帝 明明是玩笑話,可從他嘴裡說出來便固定成了肯定句。

阿虎的手一抖,一枚子彈歪歪扭扭的從嬈嬈身邊略過。

嬈嬈眼中紅芒微閃,下一秒已經來到了阿虎身前,一隻手將男人從地上拎了起來。

看似毫無力氣的手指,卻是讓阿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你……你……」

微風吹過,嬈嬈的秀髮被微微掀開了一角,露出了那張傾城的容顏。

她緩緩的抬起頭,攝人紅芒直攝男人心神。

阿虎掙扎了幾下,便無力的垂下了腦袋。

整個人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掛在嬈嬈羸弱的手腕上,有著說不出的詭異。

「這位朋友……你這是……」

嬈嬈回頭,看到是那個自己救治的男人,眼中的紅芒便淡了幾分。

「我救了你,他卻是要傷我朋友。」

嬈嬈雖然回答,可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未鬆懈。

雖然被嬈嬈催眠了精神,可身體不會說謊,伴隨著嬈嬈的動作,阿虎臉上悉數都是汗水,整張臉也跟著扭曲起來。

「朋友,你救了我,那我的命給你,放了他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