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中也『咚』的一下,剎那間下沉,掛了電話之後,趕忙撥通了華禹風的電話。

手機未能接通,我又撥打了座機。

「你好,這兒是逸星的總裁辦,請問你有啥事?」

「我是吳青晨,我找華禹風,快!」我一臉慌張,一顆心逐漸下沉。

美歡的爸爸,我生怕是……我壓根不敢去想,倘若美歡出了啥意外,我該怎麼辦?

「抱歉,總裁正在開會。」

「葉助理呢?快去找葉助理。」

片刻之後,電話轉線,葉坤的聲響傳來:「吳小姐,有啥事?」

「禹風有去學校接過美歡了么?」

葉坤的聲響一愣,趕忙說道:「沒,華總今天一天都在集團,沒出去過。」

此刻,我的眼圈霎時泛紅,手機霎時掉在了地下,屏幕碎裂,映出美歡的相片,也是零零碎碎。

「吳小姐,究竟發生了啥事?吳小姐,吳小姐……」手機中,葉坤的聲響一直傳來,但我已經沒心情去回復。

拿起包包剎那間衝出,美歡,你一定不可以有事,一定不可以有事……

我一邊走一邊嘮叨,面色蒼白,眼圈中是鎖住的熱淚。在道旁攔了個的士,趕忙向學校趕去。

在校門邊,華禹風也到了。

「吳小姐你出啦。」美歡的老師解釋道:「我跟你家阿姨講的非常清晰了,美歡是被你老公接走的,還說叫你不要擔憂。」

「你是說甄治良?」我暗自瞧了華禹風一眼,顧不上那多,趕忙問道。

「恩,是甄先生。」老師點了下頭。

此時,站立在邊上華禹風卻眉心緊蹙,對著老師反駁道:「青晨已經跟甄治良離婚了,並且美歡的爸爸是我,不是甄治良。你們幼兒園最好記清晰,把我女兒搞丟了,你們負不起責任,回頭我再找你們算賬。」此時,華禹風身上散發出凌厲的氣息。

老師神色凝重的瞧了瞧我,面上露出一絲驚駭。

我哪兒顧得上那多,接著問道:「他是啥時候把美歡接走的?」

「中午,美歡剛吃完午餐預備休息,甄先生便進而言下午恰好有空,想陪陪美歡帶她出去玩,而後便把美歡帶走了。」

我面上五官霎時蹙成一團:「那你們怎不給我撥個電話,就要他把美歡帶走了呢?」我一邊說著,再一回紅了眼圈。

老師歉意的說道:「因為是美歡的爸,我們……」

一句沒講完,便霎時噎了回去。

「抱歉,吳小姐,我也不曉得你家中的狀況……」

我摸出手機,在碎裂的屏幕上,找到了甄治良的電話,趕忙撥去。

電話響了聲被掛掉,再打過去時,已經關機。

「關機了。」

那一刻,心沉入海底。

「走,去甄家。」華禹風當機立斷,面上滿是陰雲。

「寧嫂,你先回去待我們消息。」

華禹風跟我第一時間上車,揚長而去。在甄治良家門邊,我敲了非常久,都沒人開門。

華禹風徑直把我撫開,一腳把門踹開,可是房子中空無一人。

我們兩人正要走,賴幸妍從外邊回來。

「你們幹嘛呀?」她厲斥:「到我家來偷東西呀!還砸壞了我家的門。你們私闖民宅。我要打110了。」

說著,賴幸妍氣忿的從包中摸出了手機。可下一秒,便被華禹風搶過來,重重的跌在地下。五馬分屍。

「你,你。你們欺人太甚啦!」

華禹風一臉厲色,賴幸妍的心中不禁有些畏怕。

「美歡去被甄治良帶到哪兒去了?賴幸妍,你跟我說。你快跟我說。」我上前抓著賴幸妍的胳臂。急切的問道。

病急亂投醫,只須一遇見美歡的事,我心中便霎時亂了方寸。

賴幸妍推開我。

「你說啥。什麼美歡,我怎知。我剛下班回來,啥都不曉得。」

從我的口中。賴幸妍聽出了個大約。

「你跟我說完,我求求你了。」此時,我的淚水已經掉落下。眼圈泛紅,聲響是哽塞。

「我真不曉得呀!」賴幸妍一臉無可奈何。

「乖巧。」華禹風伸掌把我攬入懷中,伸掌為我擦拭了淚水:「別著急,美歡不會有事的。」

孩子是母親的心間肉,美歡簡直便是我的命。女子本弱,為母則剛。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再一回搞丟了美歡,我怎麼對得起孩子。孩子出一丁點事,母親便脆弱的肝腸寸斷。

華禹風攬著我向外邊走去。

「你們撞壞了我家的門,就如此走了?還有我怎知你們有沒拿走我家的玩意兒呀?你們別走呀!」賴幸妍在背後喊著,卻不敢攔我們。

華禹風目光一凝,扭過身來,從包中取出一疊人民幣扔在地下。

「少廢話,快些滾!」

講完,我們便疾步離開了那中。

「除卻他家,還有啥地方,你知道么?」華禹風急切的問我。

「我感覺肯定是帶美歡去見甄治良的奶奶了,上回他奶奶沒得到美歡,這回鐵定是他奶奶指使甄治良乾的。」

「行,你帶路,我們如今便去。你不要著急,美歡會沒事的。」

我們到達甄家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一片漆黑。

在甄家門外,我還未等敲門,便聽見了美歡的哭音。霎時心急如焚,淚水再一回滾落。

華禹風退後兩步,衝上去一腳便踹開了木質的大門。

門打開,門栓『咔擦』一聲斷裂。我們兩人趕忙沖了進入,只見大廳中。

我瞧見了婆母的懷中抱著的美歡,她正在極力掙扎,哭著吵著要找爸爸媽媽。

而婆母卻厲斥:「你父親就是甄治良!往後你給我記住了。聽見沒?」

「美歡……」我一聲大喊,鼻子酸楚,淚水再一回掉下。

只見美歡一臉蒼白,目光里是疲憊,整個人顯出病態。

「媽媽,爸爸,救我……」美歡大喊道,小面上霎時掛滿了淚水。

心中泛起濃濃的苦澀,我趕忙衝去,想要把美歡抱過來,卻被甄治良阻止。

「你們好大的能耐,竟然還敢到這兒來搶我的孫女。簡直是欺人太甚,甄治良不必留情。」婆母怒斥著我們。 美歡在她的懷中掙扎,只見她重重使勁,把美歡禁錮在懷中。此時,甄治良使勁的一推,我重心不穩,向後退去。

華禹風趕忙接住了我,撫著我站起,他咬緊牙關根,目光一凜,是無盡的冷意。

「快把美歡還給我,我求求你了,她只是個孩子,你不要傷了她。」我哭著嘶吼。

「即便我們離婚了,我也有權力把美歡接回來玩,你哭啥呀!」甄治良斥責,甄家有如此多人在場,這是他的地盤,大約他是認為自己也沒啥好怕的:「美歡也是我的女兒,你們趕緊滾。否則我可便不客氣了,就憑你們倆?」

「甄治良你不要臉,美歡不是你的女兒。」我罵道。

「你都不要臉把小白白臉帶到我家來了,還想要我們跟你講臉面?呸!」婆母一口口水噴到我跟前,緊緊的禁錮著美歡,口中怒斥。

「看模樣,你們沒把我以前講的話放在心上,既然如此,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華禹風冷冽的聲響,從牙縫中擠出。

華禹風上前,一腳踢開了甄治良,把公公推到一邊,伸掌徑直掐住了婆母的脖子。

眨眼的功夫,全部擊破。

婆母喉嚨處傳來一陣急促的喘息,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口中發出干癢的嘶鳴。

「放了美歡。」華禹風的聲響,似是一道晴空霹靂,落在了婆母的頭頂。

她手中還抱著美歡,捨不得放開。見她沒動,華禹風手中不由得加重了力道:「放開他。」

聲響凌厲。

婆母的臉霎時綠了,眼皮直往上翻,手中緩慢放開。

「老婆!」

「媽!」

倒在地下的甄治良跟公公趕忙驚駭出聲。

此時,正奶奶拿著一把掃帚對著華禹風拍來,口中罵道:「你這狗娘養的,敢到我家來撒野,瞧我不打死你。你個小兔崽子,還反了你不成?」

華禹風見狀,迅疾把美歡抱起,而後把婆母擋去,重重的一掃帚,奶奶打在了婆母身上。

我趕忙上前,把美歡接來,抱在懷中。

「美歡,美歡……」我呼喚,為美歡擦乾了淚水,而自己面上卻似是開了閘的洪水。

「媽媽不哭,美歡沒事的。」

美歡哭叫的太久,聲響已經嘶啞,講完這句話,抑制不住乾咳了兩聲。

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輕輕的為我擦著淚水。

「媽媽不哭……」

這一刻,我再也抑制不住,再一回把美歡摟在懷中,鼻子酸楚,泣不成聲。

站立在邊上的甄沁寧母親,眼圈不禁跟著泛紅,我曉得她不是那麼心狠的人。

華禹風把婆母重重的扔在地下,扭身走向了我。

「我們走!」

「想走,把美歡留下。」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婆母扯著嗓子,艱辛的發出聲來。

她一臉煎熬,在此時,卻依舊不忘掉美歡。

「我不要留下,不留下,美歡要走。美歡要跟爸爸媽媽走,媽媽我們走罷!」美歡霎時哭著嚷嚷。

美歡大約是被婆母給嚇到了。

「把美歡放下。」此時,公公跟甄治良兩人從地下爬起,隨手操起傢伙,就對著華禹風打去。

「大哥,不要動手了。」甄沁寧的父親急切的喊著,他的神情顯而易見幫也不是,不幫也不是。

「搶人了,來人呀,搶我孫女了……」正奶奶大聲地哭叫。

甄家房子在村子中央,這樣一喊,四周的鄰里全部都可以聽見。

華禹風扭身,便看見甄治良兩人衝來,他敏捷的抬腿,一邊一腳踢在了兩人身上。

甄治良跟公公兩人再一回倒地。

恰在華禹風跟我走向大門時,許多鄰居聞聲趕來,塞在了門邊。

「甄家嬸子,發生了啥事了?」為首的村長問道。

「村長,我這賤貨,帶著小白白臉來我家搶我孫女。大伙兒都是鄰居,你們幫幫忙,我的兒子跟孫子都被他們打在了地下。你們瞧瞧,哪兒有如此的道理,他們都是壞人。」正奶奶哭訴道,居然惡人先告狀。

在地下,甄治良開始煎熬的呻吟,做足了戲碼。當年他沒考北影,真是屈才了,沒料想到這幾年的時間,他就變得這樣了。可能是我當年便沒把他看清晰,以至於吃了如此大的虧。

戴瑩瑩說他是被商場磨鍊的,以至於被豬油蒙了心神。

鄰里鄉親雖然都知道甄治良跟我已經離婚,但對於孩子,他們都看的非常重。

「吳姑娘,孩子終究是姓甄,你這樣帶走她太不合理啦!美歡始終是甄家的人罷!」

「就是,還把人打成這模樣,你們真是無法無天了,以為這村子沒人治得了你們么?」

「把孩子留下,賠償醫藥費,否則今天不要想走!」

諸人嚷嚷,這兒面不乏在甄治良集團上班的家庭,因此自然個個都站立在甄家這邊。

望著鄉親們的態度,我不由得面上驟變。

我曉得,在這村中,大部分的人都會站立在甄家這邊,到底我是已經離婚的甄家老婆。

在他們眼中,美歡是甄家的子孫。

「禹風,如今怎麼辦?」我的面上顯出焦急之色。

華禹風把我跟美歡護在背後,面上顯出凝重。

我曉得他可以從甄家人手中把美歡搶過來。卻不可能把所有的村民都揍一遍。

「讓開!」華禹風凌厲的吼道。他的目光一寸一寸的變冷。

「打傷人你還有理了,把美歡留下,她是甄家的血脈。」為首的一位五十來歲的村民吼道。

我曉得他兒子正是在甄治良的集團上班,並且還是主管。他自然要出頭。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