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黑影不斷地狂奔,周圍的魔獸竟也沒有一個上前來阻斷,慕君玥享受了一程速度與激情,可是還沒清醒的蕭默竟出於生理反應的吐了!

明顯感覺到黑影嫌棄的慕君玥只能裝作沒發現的看著沿途的風景,哼著小曲好不愜意。

「好了好了,在這裡停吧。」

眼看著快要到達魔獸森林的邊緣,慕君玥將蕭默放下,召喚出雪寶,而雪寶一副懵逼自己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樣子一下子取悅了黑影。

黑影一掃之前的抑鬱,撒歡的跑到雪寶旁邊,拱啊拱,拱啊拱。

「雪寶,把他給我叫出來。」

雪寶嘟著小嘴,滿不情願的將蕭默從幻境裡帶了出來。

「多謝。」蕭默依舊是寡默少言,只是看向慕君玥的眼中多了一分探究。

「無事,我們就此別過吧。」

蕭默微微頷首,他也該回去了,「再見。」

慕君玥一把扯過雪寶,將兩隻獸寵都召回空間,慕君玥順便查看了一下空間里的兩隻小精靈。

只見原先溫泉旁邊多了兩隻翠綠的藤編小搖籃,兩隻小精靈乖巧的躺在小搖籃里,每人手中還抱著一棵植物啃著…

而雪寶則在溫泉里嬉鬧,黑影懶懶的躺在一邊看著雪寶。

等等,那不是她在魔獸森林裡採的仙草么!

再定睛一看,原先移植好的草藥都下去了一大半,慕君玥簡直要跪了,而那些剛剛發芽的草藥一點都沒變化。

好傢夥,這都是那兩個小傢伙吃的?!

慕君玥有些欲哭無淚,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這兩個小傢伙的嘴刁的很啊!不是靈力濃郁的他們不吃啊!她現在還是很窮的!

重新找了一家客棧,泡了一桶混靈水,將自己從裡到外的清洗了個遍,換上一身乾淨利索的綉衫羅裙,淡黃色的絲綢在腰間盈盈一系,更顯蠻腰一握,看著銅鏡中的臉蛋傾顏可人,慕君玥又戴上一巾面紗,不想太過招搖。

一家簡陋卻處處布置的井井有條的茶肆內,在靠近門口的一桌,慕君玥又聽到了關於原主的另一門「傳言」。

「哎,聽說沒有,宰相府的那個廢材竟然和人私通,還懷了野種…」

「啊?真的假的!」

「我表姑可是在宰相府里當差,你說是真是假!」

「喲,那豈不是給二皇子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我估計啊這個廢材肯定要被退婚了!」

「哈,我看也是,這帝都誰不知道是她的二妹和二皇子最為般配…」

……

慕君玥淡然一笑,施施然的走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剛走沒幾步,就聽見剛剛那幾個討論這件事的壯漢抱著自己的腿,痛苦不堪的躺在地上。

她竟然懷了野男人的種,二皇子即將取消和她的婚約,還要被逐出家門?

這種傳言用腳趾頭猜也知道是慕君馨傳播的,她就這麼想嫁給陌上軒那個騷包?

通過魔獸森林的接觸,陌上軒就是一個狂妄自大,到處散發著騷氣的渣男,慕君玥表示能夠和陌上軒退婚,她是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

不過,退婚這件事怎麼由得著他陌上軒來說,就算是退婚也得是她慕君玥不要那個騷包男了!

另一邊宰相府,皇宮傳來半個月後的百花節要邀請慕君玥和慕君馨兩個人一起參加,其中想要操作的事不言而喻。

僥倖從魔獸森林逃出來的陌上軒元氣大傷,連高級靈菜師也沒帶回來,一起帶進去的幾個學員只剩了繆紫怡和清然,不過聽說繆紫怡也中了毒,渾身上下全都腫著,青一塊紫一塊的。

自己在雲川學院的聲望大大下降,雖然情有可原,各個勢力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重創,可是幾個長老還是不滿意,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當然了,蕭默也還活著,可是並沒有和陌上軒一起而已。

龍吟劍道 遇到一切不順的事時,陌上軒把這一切歸結為是慕君玥在後面阻了他的氣運,正好傳出這一傳聞,當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趁機擺脫那個廢材了! 一路上議論這件事的人太多,最後慕君玥都麻木了,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整個帝都的人都知道她慕君玥要被人拋棄了吧?!

慕君玥悄悄地潛回宰相府,從後門處翻牆而入,循著記憶,找到了原主的小院子。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可是在看到自己的小院子的時候嘴角還是抽了一下。

這是人住的地方么,只見眼前的院子從外面看還是正常的,和其他的建築絲毫沒有什麼格格不入,但是裡面就沒那麼體面了。

院子里分一個主屋和兩個側屋,說好聽的是茅草屋,其實屋頂早就破爛不堪,沒有東西遮掩才用茅草蓋住,下雨天都是用盆子接雨,若是雨大些,屋子裡的東西都是要浮起來。

對!屋子中僅有的就是一個床,一個缺角桌子和一個缺了腿的凳子,就沒有一個完好的!

院子裡面就更蕭條了,只有一口井,慕君玥打起一桶水上來,光是聞著就受不了那個氣味,更別說喝下去了。

慕君玥將水瓢狠狠的甩在地上,眯著眼打量著眼前的一切,眼底一道暗芒閃過,拿了她的東西不僅要還回來,還得掉一層皮不可。

原主雖然命運坎坷,但是好在有這麼一個忠心耿耿的丫鬟,互相扶持著倒不至於過的太過困難。

她記得她還有一個貼身丫鬟彩依,在她被人擄走的時候,她的丫鬟還反抗來著,被人打暈后不知道去哪了。

慕君玥知道慕君馨一定不會放過欺負她的貼身丫鬟的機會,彩依肯定在慕君馨那裡,若是她直接去要人反而得不償失,半個月後不是還有百花節么,慕君馨一定會沉不住氣。

另一邊得到消息的慕君馨真的沉不住氣了,二皇子已經跟她通過信了,要想和那個小賤人解除婚約,就必須要慕君玥親自到場,才能解除許在姻緣石上的婚約,不然她慕君馨只能做小。

一想起那個小賤人慕君馨就氣得牙痒痒,都死了還給她添堵,真是個晦氣的掃把星。

「桃紅,桃紅,把趙大趙二給我叫來,我有事問他們。」

「是,小姐。」

……

「參見二小姐。」

「參見二小姐。」

趙大趙二行了跪拜禮抬起頭等待慕君馨的發問,那樣貌郝然就是之前在魔獸森林的那兩個渣渣。

「我問你們,那個小賤人果真是死了?」

「回二小姐,確實是死了,按照您的吩咐事先讓魔獸把她的身子給破了,那死相真是要多凄慘有多凄慘,還沒有人給她收屍,估計這會已經進了魔獸的肚子了。」

得到確定的回答,慕君馨雖然很滿意慕君玥的結局,可是卻無法向陌上軒交代,一時之間心情燥得很。

「你們下去吧。」

「是。」

「是。」

「小姐?」一旁的桃紅當然知道自家小姐在急些什麼,上前獻計,「您不必擔心,就算不能消除婚約,可是到時候只要做做樣子矇騙了世人,依照二皇子對您的寵愛,您又擔心些什麼呢?」

慕君玥聽到桃紅的話,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什麼,過了好一會才出聲,「去吧,做的好一點。」

「是。」

草草的休息了一晚,慕君玥重新換上原主以前的衣服,從空間里挑出一株能夠延年益壽的三千年份的人蔘打算給老夫人送去。

慕君馨不是最在乎這些么,家族的寵愛,世人的讚美,那她就慢慢的讓慕君馨一無所有。

說是三千年份,其實一開始也只是一棵一千年的人蔘,在空間里的時間久了,增加了兩千年的年份罷了。

慕君玥深知自己要想在這宰相府里紮根,光靠自己一個人硬是不行的,最主要的還是找個靠山。

靠慕任城是不可能的,骨肉之情或許打動不了慕任城,但是利益一定可以誘惑得了他。

而慕任城還是個孝子,對慕老夫人那是沒話說,要想見到慕任城這個大忙人還是要先籠絡一下慕老夫人。

對於慕老夫人,慕君玥沒怎麼有印象,老夫人常年吃齋念佛不怎麼出門,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自己帶著孝心去看老夫人,她總不能把自己趕出來吧。

收拾好的慕君玥悄悄地在宰相府中穿梭著,自己還活著這件事還是不要讓慕君馨知道的好,再讓她急著,不然怎麼對得起她那一直想除掉自己的野心呢。

常青園內。

如願以償的進了園子,慕君玥打量起四周的環境。

一池清泉中的一對彩鯉帶著一群小魚兒游來游去,鵝卵石鋪就的小道通向各個房屋,整個院子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讓人的心都忍不住靜下來。

「大小姐,老夫人正在禮佛,還請多等會。」

「多謝姑姑提醒。」

慕君玥回答的不卑不亢,言行舉止都像是個帝都大家之閨秀,若不是身上這衣服,紫曦姑姑都以為是別家的大小姐了。

可是近來帝都的傳言真的是不像話,這眼前的大小姐雖說是廢材,可是怎麼看也不像是婚前失貞又懷上野種的水性楊花之人。

紫曦姑姑微微福身,轉身離去,慕君玥就這麼坐著,也沒有好奇的起來左顧右盼去翻東西。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除了續茶水的小丫頭多次出現,連紫曦姑姑都沒有再出現,直到另外一個小丫頭前來告知,「大小姐,老夫人今日身體不適,大小姐改日再來吧。」

「有勞。」

慕君玥也不惱,轉身瀟洒的離去,沒有一絲一毫的為難這個小丫頭的意思。

而慕君玥前腳剛走,這個小丫頭就回去傳了話,明顯是故意這樣做的。

……

第二天,同上。

第三天,同上。

第四天,同上。

……

直到第七天,慕君玥才真正的見到了慕老夫人。

慕老夫人雖然已年過六十,可是眼中的精明卻是不會騙人的。

兩人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過了許久,還是慕老夫人開口,「聽說你找我?」

「是,孫女近日得一良師,受益匪淺,更想儘儘自己的孝心。」

「哦?良師。」慕老夫人眼睛直直的看著慕君玥,「你向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從哪裡冒出來的師父?」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師父的事情實屬隱秘,還望祖母不要再問。」

「哼!」

慕老夫人只是冷哼了一聲,不再言語。 「師父給了我一株人蔘,因為培育方法上的差異,效果更加的強烈,孫女覺得獻給祖母再好不過了。」

「有心了,放那吧。」慕老夫人滿不在乎的答應著,一旁的紫曦姑姑接了過去卻有些不淡定了,好歹也是活了半輩子的人了,什麼好東西沒見過,可是這種人蔘還真沒見過!

「老夫人。」紫曦姑姑小聲的叫著,雖然不想現在打岔,可是她怕老夫人事後後悔啊!

慕老夫人聽到紫曦姑姑的暗示,轉過頭看了眼盒子里的人蔘。

只見整個人參通體瑩白,每一根鬍鬚所蘊含的靈力都濃郁了極致,還在往外散發著靈力,只這麼一眼,慕老夫人就不再像剛剛那樣對慕君玥一種愛答不理的態度。

「玥兒的師父可有名諱?」

「有,不過師父不願別人知道他收我為徒,畢竟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能力保全自己,懷璧之罪就是這個道理。」

慕君玥一席話讓慕老夫人心中大致有了個底,這丫頭來找我不是找靠山啊,而是來提醒我的,能送出這麼大一份禮,難道是哪個大尊來了?

慕老夫人一時想不開,哪個大尊能看上這丫頭的資質?

看已經達到自己的目的,慕君玥起身,「祖母,我就是想親自將禮物獻給祖母,現在我已經送完了,今天得功課還沒做完,孫女就先回去了。」

「嗯。」慕老夫人現在急需要和她的兒子商量一下這件事情,當下不在追問,擺擺手讓紫曦姑姑帶她出去。

「祖母,師父一向低調,還望祖母不要告訴除父親以外的人。」

慕老夫人有些驚訝的看著慕君玥,這小丫頭看人的本事這麼准?難道和那個大尊有什麼聯繫?

……

撒完魚餌,現在就要準備自己的事了。

頂多明天,這個宰相府就要換天了,呵呵。

縛愛 沒有回自己的院子,這幾天慕君玥都是在外面打探消息,為慕君馨散播的消息再澆上一層油,慕君馨造的聲勢越大,到時候她就跌的越快。

慕君玥換上一身月牙白色的男裝,將頭髮用一根白玉簪別好,調整好自己的五官比例,將自己的面部弄的更加男性化,再貼上一個接近膚色的喉結,好一個翩翩少年郎,風華絕代也就那麼回事了吧。

再將雪寶召出盤在肩上,手上再拿一把摺扇,腰間別上一枚玉佩,顯然一副世家小少爺的派。

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還有不少小姑娘偷偷的瞅著她,慕君玥也毫不吝嗇的回之一個邪魅的笑容,迷得一眾小姑娘都羞紅了臉。

更有一些大膽的遣人送東西給她,慕君玥也都笑眯眯的收下,都是錢啊,幹嘛不要!

「哎喲~」

居然還有人用碰瓷這麼假的一招,慕君玥都覺得她自己要成藍顏禍水了。

「姑娘,沒事吧。」

慕君倩感覺自己的心都酥了,二姐都已經榜上二皇子了,她可不要被比下去,這個小公子一看就是大家族中的少爺,就算自己看走了眼,這樣貌當做備胎也可以啊!

女子抬起頭的一瞬間,慕君玥的額角細不可察的跳了一下。

「公子,奴家的腳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