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稍稍安慰了娜娜幾句后對於鏡頭道:「這次的地震牽動了國內外無數人,著名歌手娜娜小姐已經義無反顧地來到了救災現場,那麼讓我們跟隨鏡頭去了解更多現場的各種情況吧。」說完沖娜娜點頭示意了一番,便讓攝影師環顧四周的傷員拍了些特寫,其間娜娜一會為這位傷員擦拭臉龐,一會為那位傷員更換紗布,全然不顧周遭地髒亂。

簡力見狀不由暗自鄙視,在這樣的情況下,還不忘來做秀、露臉的還真是天下少有,可惜簡力錯了,來做秀的真的少么? 「孫立成,對不起!在上次戰鬥中,我先逃了。」

巴拉克見到孫立成,很不好意思地說。

魔神出現后,骨龍見天使被重傷,便抓著巴拉克第一個撤退了。而巴拉克的逃離,則直接造成了骷髏大軍的全面崩潰。

見到巴拉克如此自責,孫立成笑了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沒關係,骨龍做的對,如果你再留在那裡,也起不了任何作用,當時的情形實在是太兇險了。」

見到孫立成並不責怪,巴拉克一臉感激,他還想再說什麼,孫立成連忙制止了他,對他說:「如果你心裡過不去,那就在後面好好乾。我們還要繼續咱們的南水北調工程呢,那麼大的工程,可少不了你的骷髏兵參與。」

兩個小時后,新的南水北調工程指揮部中,孫立成開始介紹下一步的工作任務。

孫立成用樹枝指著羊皮地圖說道:「根據騎兵的偵查,巨石山脈周圍已經沒有惡魔的蹤影了。雖然此次爆炸非常劇烈,讓巨石山脈成了盆地,可對坎兒井的影響很有限,大部分水渠還是保留了下來。」

孫立成停頓了一下,喝了一口水,繼續說:「巨石山脈成了巨石盆地,對咱們的南水北調工程來說,反而是有利的,它不但讓暗河露出地面,還創造出了一個大型綠洲。作為南水北調的重要起點,這一點意義非凡。」

剛才,孫立成騎著骨龍巡查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坎兒井受損並不嚴重,而且爆炸讓暗河的水位提高不少,非常有利於將暗河水引入坎兒井。

在建設南水北調工程的時候,孫立成就對巨石山脈的貧瘠耿耿於懷。

作為南水北調的起點,這裡是絕對要派人守衛的,可惡劣的生活環境,要養活一支軍隊,必然會耗費無數的資源。

可現在這個問題不存在了,一個大型綠洲,養活十萬人絕對不成問題。

即便身在空中,孫立成還是能看到,在巨石山脈那被震松的灰黑色土壤中,出現了點點翠綠,這是很多小草,因為有了水,開始發芽了。

「生命真是頑強啊!」

講到這裡,孫立成不由得發出感慨。

被惡魔軍團和大爆炸兩次打擊的眾人,聽完孫立成的講解,眼睛頓時亮了。

他們工作了一個多月,不就是為了這條水道嗎,現在見到工程還可以繼續,兩個關鍵問題被解決了,都是異常地興奮。

於是,在熱烈的氣氛中,南水北調工程第二階段的啟動會勝利的結束,所有人開始投入到了緊張的建設中。

工程一開始,巴拉克就給了孫立成一個巨大地驚喜。

經過一場生死大戰,巴拉克破繭成蝶,他的亡靈召喚術晉級了!

升級后的巴拉克,召喚出來的骷髏兵,雖然數量沒有以前多,可全是骷髏勇士這樣的高級兵種,智力明顯提高,很多工序都可以由它們負責。

更讓孫立成驚喜的是,巴拉克這個傢伙竟然還找到了幾具布朗巴勒撞門巨犀的屍骨,把它們復活成了巨型骷髏兵。

這可是在地精飛空軍基地,讓星辰之主和大地之神兩位陛下都萬分頭疼的魔獸。

看著那如同小山一樣骷髏,孫立成高興地笑出了聲來。

雖然這種巨獸的戰鬥力遠不如骨龍,智商也特別低,可架不住個兒大能馱東西啊。巨犀的每次行動,都可以把數公里坎兒井需要的磚石一次性馱走,還特別穩當,在沙漠中真是比大卡車還好使。

雖然殺人到現在只剩下了六百多人,可因為巴拉克亡靈召喚術的提高,大批高智商的骷髏勇士加入,再算上布朗巴勒撞門巨犀,工程進度反而提高了很多。

工程進展到第十天的時候,第一批殺人部落的代表出現了。他們得到了艾布納的召喚,從各個倖存的綠洲趕了過來。

雖然他們從使者口中知道了南水北調工程,可來到了巨石山脈,還是被眼前宏偉的工地震撼到了。

就見茫茫的沙海上,無數的骷髏往來運送著沙土、磚石和羅馬水泥,如同串成鏈的珍珠一般。而在骷髏珍珠鏈的盡頭,是一座座正在施工的坎兒井。

等再見到了變成了盆地的巨石山脈內部,這些部落代表徹底信服了,紛紛要求加入這項必定會流傳千古的工程。

工程進展到第十二天的時候,在眾多部落代表的見證下,坎兒井的第一階段修復工程宣告完成。

工程進展到第十五天的時候,離巨石山脈最近的一個綠洲通了水。

看到這個已經死亡的綠洲中重新有淡水流出,很多殺人代表都痛哭了起來。

這一刻,他們終於確認,沙海有救了。

在這讓人激動的一刻,突然,眾人的上空出現了強烈空間抖動,緊接著,四個四翼天使,簇擁著一個身穿白袍的英俊男人,出現在了天空中。

「偉大的知識與外交之神陛下,歡迎您的到來。」

孫立成見到來人,趕忙單膝跪下行禮。

聽到來的是神祇陛下,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恐地跪了下去。

「你們很好,用自己的知識,哦,也叫科學,通過艱苦的努力拯救了自己的家鄉,我很滿意。我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們,只要你們聽從本心的呼喚,尊重知識,尊重科學,我就會保佑你們,祝福你們。」

知識與外交之神陛下,向在場的眾人說道。

很多殺人都感動地流下了眼淚,艾布納更是痛哭著趴在了地上,向神祇陛下行了沙人最為隆重的禮節。

神祇降世!神祇的直接祝福!在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能振奮人心的了。

很快,這件事情就如同風一樣,傳遍了整個沙海,甚至向世界的遠方傳去。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在第二十天的時候,一臉激動的巴拉克,騎著骨龍向著孫立成飛了過來。

還沒有等骨龍落地,巴拉克就向孫立成狂喊:「聖盾亡靈學院派人來了,我的老師克魯曼大師親自來了。」

孫立成一聽,立刻放下了手中工具,向巴拉克跑去。

「你說什麼?聖盾亡靈學院派人來了?還是你的導師?」

孫立成迎著骨龍刮出的狂風,再次詢問。

「是的,我的導師!」,巴拉克一臉的驕傲,「聖盾亡靈學院的院長,也是亡靈巫師中最接近於神祇的偉大存在,大魔導師克魯曼·達佳亞·莫迪。」 災后的救援經過最初時的慌亂,正逐步驅於正軌,國際上,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捐助紛紛奔赴現場,一個個催人淚下的畫面,一次次振奮人心的救援,一幕幕勵志感人的片斷牽動著全國愛心人士。

通過幾天的救援,簡力看多了各種生與死,心態上已經能夠平靜面對了,陳儀緯倒是不太能碰上,但胡京便能時不時的見著,兩人攜手一起也幹了不少的活兒,倘若這裡算是一個戰場的話,那麼簡力與胡京也算得上一個戰壕里的戰友了。

這日簡力與胡京兩人再一次協助消防官兵們把幾車救援物資搬運下來后,靠在一輛鏟車上抽煙,目光所及之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個孩子,身上穿著一件明顯大一號的T恤衫,應該是第一批到達的救援衣物,背上背著一個竹蔞,正四處張望著。

「小廖,小廖!」能見著廖家輝這個小傢伙還活著,不知怎麼,簡力心情莫明的亮堂了許多。

廖家輝循聲望來,似乎發現了什麼救星似的,興奮地跑了過來道:「叔叔,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怎麼樣?這次地震沒嚇著吧?班級里的同學是不是都跑出來了?」簡力開心地問道。

廖家輝點點頭道:「那天地震的時候,我們正好在操場上上體育課,而且我們的體育老師非常歷害,不但帶領我們整個班級躲到了安全地帶,而且還救了許多別的班級的同學。」

簡力豎起大拇指為老師點贊,隨即問道:「你媽媽呢?知道她那邊的消息嗎?」

「媽媽也救出來了,受了點輕傷,現在正在村口的醫療站里呢!」

「那你現在跑出來幹嘛呢?剛才看你的樣子似乎在找什麼人吶?」

「我和幾個同學約好了,今天一起上山去。」

「上山?這兩天餘震還沒完全結束,現在上山很危險的,你們上山幹嘛呢?」簡力好奇地問道。

「我們體育老師前天救人的時候被一塊石頭砸到了後腦,整個人昏迷了,醫生說老師要恢復的概率不大,恐怕會變成植物人。」說到這,廖家輝的情緒頓時低落了下來,抽了抽鼻子道,「我聽說在姑娘山的山頂有住著一位仙人,所以我就和同學約好一起上山去找仙人,來幫體育老師治病。」

孩子的心情可以理解,孩子的目的也同樣值得讚許,但這個時候上山找仙人的想法……簡力覺得有必要阻止孩子們這個不靠譜的行動。

「小廖,山上有仙人的說法你們是從哪裡聽到的呀?」明白小孩子的決定不能直板板的反對,簡力只能迂迴地問道。

「我們村裡的黃大爺說他親眼看見過的,當時他在山上被一條毒蛇給咬了,眼看著就要毒發身亡,沒想到便遇上了一位神仙,神仙只是隨意地在旁邊折了些雜草,念了個法訣,又把雜草壓在毒蛇咬過的地方,就五分鐘,黃大爺就沒事了,等黃大爺想要感謝那位神仙的時候,卻發現神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不見了。而且我還聽到過其它爺爺奶奶說起過呢!」廖家輝信誓旦旦地說道。

簡力聞言笑道:「那也許黃大爺那天遇上的或者是一個路過的醫生呢?「

廖家輝歪著腦袋道:「村裡其他的人也在山上遇見過仙人的,就算他不是仙人,只是個醫生,那也說不定是個神醫呢?如果能夠找到他,就一定可以把老師救醒的。」

「可是山上現在很危險啊,而且你媽媽不是也需要你來照顧嘛!」簡力繼續勸說道。

「媽媽,媽媽也要照顧,可是老師怎麼辦……」聽到簡力的話,廖家輝顯示也正在為此事糾結。

簡力想了想道:「要不這樣吧,叔叔本來就有上山看看的計劃對吧,現在正好,我就替你上山找神醫,你呢,就回去照顧你媽媽好不好?」

「可是你又不認識路!」

「但你又知道神醫在哪裡嗎?地震發生后,叔叔有上山救過一個朋友,當時就發現山中的路也改變了哦!」

廖家輝猶豫了片刻后道:「那,那我就和同學說你會替我們上山找的,但是我們要拉勾,你一定要找到噢,我們老師就在學校那邊的九號醫療站里,我們會在那裡等著的。」說完伸出了並不算干凈的小指示意簡力。

簡力笑著與廖家輝拉勾起誓后,目遂著小廖走了。

「你真準備上山去找神醫?」在一邊看著這一幕的胡京彈飛手中的煙蒂問道。

「對啊!答應下的事就必須得做,哪怕答應的對象是一個孩子!」簡力認真地回道,「有沒有興趣一起上山轉轉?」簡力隨口問道。

「算了吧,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幫著幹些能幹的活吧!」胡京轉頭望向不遠處正熱火朝天的人群道。

簡力撇撇嘴,到救助點領了兩塊乾糧和一瓶礦水放在背上的背包里,毅然出發。

算起來,這已經是簡力第三次上山了,開頭的一段簡力也算是熟門熟路,僅花了半個小時便來到了當時營救趙魁的地方,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簡力心中大定,和之前下山時的情況差不多,石頭與石頭之間沒有太大的變動,說明這段時間裡山上並沒有受到餘震的影響。至少對於之後的安全上多了一些保障。

翻過眼前的石堆,赫然有一條小道,想必是之前讓人行走的。簡力一邊用途中折來的一根長桿掃打著道路兩邊的雜草,一邊快速前進。沿著這條小山路曲折向上,遇山石擋路或繞或翻,直到小路上荒草漸多,再也分不清楚路徑為止。

簡力靠在一棵半人粗的大樹上稍作調整,心中暗想假設這山中真住著一些隱士的話,那麼他們平時肯定也會在山間行走的,而且像隱士這類人自律性必定相當強,因此他們的日常行動基本上都會有一定的規律性,也就是說……那種看起來荒草茂盛的地方必定不會有隱士時常經過。可是這滿目的荒草,要找到一條看似有人行走過的路何其困難?不對,思路錯了。這樣走沒有結果的。那麼……對了,隱士也要生存,要生存定然也離不開水,順著水流尋找概率會更大一些。簡力回憶了一番,似乎在之前的途中瞄見過一條很淺的山溝,只是當時與小路方向不同便大意錯過了。

想及此,簡力飛快回程,沒多久,便到了之前匆匆一瞥的地方,果然在小路偏右不足十米的地方找到了那條山溝。踏過僅及足裸的雜草,簡力來到山溝邊,涓涓細流自上而下,緩緩流淌。

簡力沿著山溝一路向上,時刻注意著山溝的兩邊是否殘留有人類的足跡,只要發現半點痕迹,便會嘗試臨時改道,跟著痕迹走一段,足足兩個小時后,天色漸漸暗了,而簡力已經第三次從錯誤的道路上返回到了山溝邊。如果此刻回程,簡力沒有絲毫把握在天色徹底暗下之前下到山腳,若要在姑娘山中夜宿一宿,簡力也並非沒有計劃過,只不過夜間的姑娘山是否還會象白天那樣的平靜,簡力心中沒有底。但是趙魁的情況讓簡力還是比較樂觀的。

憑著以前一些淺顯地知識積累,簡力在山溝不遠處找了一棵還算茂盛的大樹,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爬了上去。在一處枝椏上把自己綁結實咯,以免半夜睡著了摔下去。至於為什麼要把自己弄上樹,簡力記得在看過的某部紀錄片中提及過,夜晚可能會有獸類前來飲水,所以在不點燃篝火把自己圍起來的情況下,還是遠離水源為妙。

然而事實證明,簡力還是樂觀了,在靜謐的山野中,在茂密的大樹上,除了前來覓水的野獸,還有著陰冷的山風,原本以為五月的天氣已經不會太冷了,而且有著樹葉的遮擋,怎麼著也能對付一夜的簡力為了減小自己的受風面積,已經將自己蜷縮到了極限,但風依然可勁兒地往褲腿里竄,硬撐了一會,簡力自我感覺如果再這麼堅持一晚的話,估計自己得凍僵了,迫不得及,簡力只能解開了綁自己的繩子,爬下樹來活動一番。萬幸的是姑娘山中並無大型野獸,又或者說簡力幸運地沒有遇上,就這樣,簡力終於熬過了一夜。

天蒙蒙亮的時候,簡力便毅然開始繼續「搜山」了,繼續向上沒有走多久,便發現山溝中的水流漸漸變大,而且水質也清徹了許多,在水邊洗了把臉,透心的涼意讓簡力整個人似乎都神清氣爽起來。忍不住稍稍抿一口,竟然發現這水還帶著清甜,於是簡力索性就坐在溝邊,就著山泉水將昨天好歹省下的一塊乾糧給消滅了,肚子里有料,感覺整體戰鬥力提升了不少。興緻所及,簡力沖著山上的方向,簡力猛地吸了口氣,大聲叫道:「山上的高人喲,早上好!」

「早上好……早上好……上好……上好……好!」,簡力愣了一下,不由興奮起來,一直知道在空曠的地方大喊就能產生回聲,然而在S市這樣的鋼鐵森林裡,想要體驗回聲,那幾乎不可能,說句實話,這還是簡力第一次體會到回聲的效果。而且感覺如此不錯,

「山丹丹滴那個開花喲……」簡力扯開嗓子唱起歌來了。

直到回聲結束,才繼續下一句「紅個艷個艷……」

正唱得興起時,突然一個輕聲的低笑傳入了簡力的耳朵。簡力敢拍胸脯肯定絕不會聽錯。循聲望去,便見著一個穿著白色衣衫的少年不知何時正蹲在不遠處的山溝上游沖著自己笑。

「Hello,早上好啊!」簡力沖著少年打招呼道。

「早上好!」

「我可以過來嗎?」簡力接著問道。

「當然,這裡可不是我家的呀!」少年俏皮的回答。

錦繡良醫 得到允許后,簡力跑上前去,此次少年的面容清晰了,白凈的小臉上,兩顆黑葡萄般的眼珠靈動明亮,宛若山間的精靈,「你住在山上?」

「對呀!」少年並不懼生,依然活潑地回答道。

「一個人住?」

少年聞言,轉了下眼珠笑著回道:「三個!」

「我猜其中一個是你的師父!」

少年聽罷,吃驚地張了張嘴道:「你怎麼知道?」

「猜的……」簡力心中知道應該是找到正主了,於是繼續道:「我猜山上二王村的人口中說的神仙應該就是你師父了吧!」

少年噘起嘴,扭著頭說道:「那可不一定噢!」

「要不然是另外那一位?」

「為什麼就不能是我呀?我也救了一個被毒蛇咬傷的人呢!」少年雙手叉腰,站了起來!

「原來你也是一位神仙呀?」看著少年的心性,簡力順勢拍了少年一記馬屁。

果然少年滿意了,不過隨即便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實也不是啦,師父的好多本事我還都沒學會呢?」

簡力見狀心中暗笑,繼續問道:「這些天地震,你們還好吧?」

少年聞言搖搖頭:「地震之前,師父就感應到了,不但早早讓我們避開了危險的地方,還讓我師兄下山去通知山下村裡的人呢!」

「可是山下似乎沒有人收到消息哦!」

「是啊,師兄還沒來得及下山,地震便已經發動了,為了這件事,師父還自責了半天呢!」

「為什麼要自責呢?」

「師父說如果他的本事再大一點,就能再提前一些知道地震的消息,也許就可以救下許多的人了。」

「這也沒辦法呀,天意不可違嘛,對了,小神仙,你能不能帶我上山去見見你師父呀?」

「我師父年紀大了,平時不見外人的,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我可是特意上山來尋神仙的呀,你知道山下地震了,有一位老師為了救人,自己被砸傷了,現在昏迷不醒,所以我想請神仙下凡去救救這位英雄老師呢!」

「那我帶你去找我師兄吧,師兄這兩天都在忙著采草製藥呢,師父說地震之後必有瘟病,讓師兄制些葯去送給山下的人,到時候讓師兄去給那位老師看看吧。」 「克魯曼大師,您好!」

孫立成緊走兩步,向一群身穿灰色長袍的男人走去。

見到孫立成走過來,領頭的男子將兜帽摘下,露出了一個骷髏腦袋,眼中的鬼火異常明亮。

「你好孫立成,我是聖盾亡靈學院的克魯曼。」

這個骷髏腦袋手握法杖,站定以後,向孫立成點頭示意。

孫立成雖然對亡靈還不是很習慣,可跟巴拉克和骷髏們呆久了,見到克魯曼是個骷髏,並沒有露出多少吃驚的表情。

他按照哥布林王國的傳統,俯身向克魯曼大師行禮,然後帶著聖盾亡靈學院的眾人,走向了南水北調工程指揮部。

一路上看著繁忙的人群和骷髏,克魯曼大師不住的點頭,他看得出,在這個工地上,沙人和骷髏們相處得很不錯。

進了工程指揮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孫立成新製作的,巨型南水北調工程圖。在這幅圖上,一條蜿蜒的長龍從巨石山脈出發,一路向北,經過藍海綠洲和椰棗綠洲,最終到達石橋堡,將北部沙海完全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