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絲無視海頓和傑里邁亞的眼色,一直跟韋步平聊天,聊天的話題卻是韋步平在沙特搞的圓形農業!

韋步平這才確信:聯邦調查局知道我的事兒不少!

1935年,圓形農業還沒有在美國流行,中心是一個水井,然後是長達幾百米的水管,水管按距離裝了噴頭,轉一圈澆灌幾百上千畝田!

在天上看地面,看到的是一個綠色的圓盤,所以叫圓形農業!

…… 「發現什麼了嗎?「見王彤上車離開后,王悅主動問向身旁的洛川。

「你在看下這條簡訊。「洛川將手機打開,把王健生在遇襲前給洛川發來的那條簡訊點了開來,遞給了王悅。

「嗯…這內容我看過好多遍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王悅皺著眉說道。

洛川滿臉黑線,這麼明顯的關聯點王悅竟然沒有察覺到,不過洛川這話也就只能想想,要是在講出來打擊這美女警花的自尊心,恐怕他洛川也沒好日子過了。

「這是王健生老師給我發來的簡訊,如果裡面內容開頭的意思是,讓我多出去走走,以點出這個公園的話,那麼你看看在簡訊的偏後半段內容寫了什麼?「洛川說道。

經過洛川這麼一點,王悅這才發現了洛川所指的地方,便一臉疑惑的說道:「是啊,這也沒什麼不對的啊,不就是讓你去嘗嘗那家冷飲店的冰淇淋……」

王悅說著說著,突然停住了,眉頭不由得緊皺,想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過了片刻后,王悅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

「呵呵,想通了?」 朧游白書 洛川在一旁看著王悅,見王悅思索完后,輕輕一笑說道。

「那冷飲店主要的顧客來源好像都是一些小孩子……」王悅話沒說完就故意停了下來,她現在也不太確定,於是便看著洛川,等待洛川發言。

「還有你這種女人……」洛川輕聲的調侃了一句。

可能是因為洛川聲音太小,或者是王悅的心思投入到別的地方去了,所以洛川這句話王悅並沒有聽到。

「對,既然王健生老師讓我們來這個公園,他就一定是想告訴我們什麼,而眼前這家冷飲店,根據目前為止的觀察,主要的客流量集中在下午四五點左右,而顧客多數為小孩子,或者更確切一點的說,多數為馬路對面那家幼兒園裡面的孩子。」

見王悅在一旁聚精會神的聽著,洛川便繼續開口說道。

「你看那家冷飲店,在幼兒園的孩子放學這一時間段過了之後,是不是瞬間就冷清了不少。」

王悅轉過身來看向那家位於休息區前不遠處的冷飲店,發現的確如洛川所說,在那些孩子被爺爺和奶奶等家人帶走後,開始變得冷清起來,甚至老闆都在裡面的座椅上玩起了手機。

「你是說王健生的孩子出了問題?」王悅皺眉問道。

「不知道,不過根據目前的線索,似乎只有這一種可能。既然有了懷疑方向,究竟正確與否,只有證實了才知道。」洛川說道。

王悅想了想也是,之後便對洛川說道:「那我現在就聯繫局裡,讓他們派出幾個人手過來,之後在一起去查看一下怎麼樣?」

洛川擺了擺手對王悅說道:「調查的事就你們警方自己處理吧,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推測錯誤,那麼你在聯繫我,如果推測正確,問題真的出現在王健生老師的孩子上,那麼剩下的交給你們警方總沒問題了吧?」

因為洛川其實是對警方有很大的抵觸的,王悅可能是個例外,因為她的智商實在是有一點低,所以本身這次王健生一案洛川就沒打算與警方共同破案。

王悅臉一紅,不過洛川說的也是事實,現在案情之所以能進展到現在的程度,真的多虧了洛川再三的發現突破口。

「嗯……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幫忙,可能現在還在原地打轉呢。」王悅低著頭,避開了洛川的視線說道。

洛川知道王悅這句話是發自內心說的,不過既然都是朋友,便也沒放在心上,更何況就算王悅不找他幫忙,就憑著王健生在遇襲前最後發的一封簡訊選擇發給他洛川,他也會自己尋找線索抓到兇手,給王健生老師一個交代。

「呵呵,說這些幹什麼,那我先回家了,答應彤彤的總不能違約。」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洛川一笑,之後對王悅點了點頭,便轉身走向公路旁。

「如果破案了,我請你吃飯,小偵探。」

洛川聽見身後王悅的喊聲,也沒有回頭,而是將胳膊舉了起來,擺了一個OK的手勢,之後便攔了一輛計程車,上車離開了。

在洛川離開后,王悅也拿出電話。

「您好,這裡是上海市公安局,請問您有什麼問題需要幫助嗎?」

「是我,我是王悅,我現在在文遠小區前面的公園,馬上讓調查一科組長帶幾個人過來,案情有新發現。」

「好的王局,我這就去通知……」

……

等洛川回到家后,王彤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沙發前的電視機里還播放著喜羊羊與灰太狼。

洛川一笑,走到電視機前將電視關掉,又拿了一個小毯子,輕聲走到王彤面前給她蓋上,當洛川剛想起身去廚房找點吃的時,就被一隻柔軟無骨的小手給拉住了。

「哥哥你回來了呀。」

王彤睡眼惺忪的從沙發上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對洛川說道。

「是哥哥吵到你了嘛?」洛川笑著說道。

王彤快速的晃動著小腦袋搖了搖頭,之後從沙發上跳下來笑眯眯的看著洛川說道:「哥哥,我餓了。」

洛川寵溺的掐了掐王彤的臉蛋,蹲下身來對王彤說道:「走,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

與此同時,在公園大門處等候的王悅,也與前來會合的警員們碰了面。

王悅簡單的把洛川的推理給他們講了一遍,不過當然不能說這是出自一個大學生的推理,所以王悅只能把這份功勞按在自己頭上。

「嘿嘿,王局真厲害。」一名警員聽完王悅的話,笑嘻嘻的拍著馬屁。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咱們要抓緊時間調查了,不然如果推測正確,時間越久孩子的危險性就越大。」另一名比較年長的警員說道。

王悅點了點頭說道:「小張,王健生的住址打聽到了嗎?」

「打聽出來了,跟我走吧。」那名叫小張的警員說完便走向文遠小區,王悅等人跟在後面。

「就是這家了。」

婚令如山:遵命,老公大人 王悅等人進入了文遠小區后,跟著小張走進了一棟居民住宅樓,之後在四樓的樓梯口停了下來。

「咚咚咚。」

王悅抬起手敲了敲門,門裡沒人應答。

「開鎖。」王悅吩咐道。

後面一名警員聽到此言,立馬靠近門邊,拿出專業工具開始解鎖,不到片刻,就聽見鎖頭裡面傳來「咔「的一聲輕響,房門應聲而開。

王悅對身後的人打了一個手勢,之後輕聲靠著牆走進屋子,一番查看后確認屋子裡沒人,這才向身後的人打了一個手勢,一行人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

「仔細搜查,每一個角落也不要放過。「王悅嚴肅的說道,之後自己也開始了搜查。

半小時過後,搜查工作結束,王悅也有點疲倦,直接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屋子裡日用品都是雙人份,應該是兩個人居住。「一名警員拿著一張手寫的報告單,向王悅彙報道。

「有沒有小孩子的日用品?「王悅開口問道。

「有,而且還有不少,柜子里有很多小孩子的衣服,根據尺碼初步判斷,年齡大約在四五歲左右。

王悅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將所有警員喊了過來,之後收起了笑容,神色嚴肅起來…… 艾倫絲與韋步平聊圓形農業是有原因的!

艾倫絲的家在美國中西部,父親哥哥從事農業,擁有大量耕地,但是耕作效率低下!很久以前艾倫絲就想著如何幫助父兄,減輕勞動強度!

韋步平入境美國並沒有引起聯邦`調查局的注意,但是韋步平一接觸特斯拉之後,聯邦`調查局如臨大亂!組織國內外人手調查韋步平的生平!

聯邦調查局僅僅用3小時,就把韋步平的生平調查清楚!

艾倫絲從聯邦`調查局關於韋步平的資料里了解到,韋步平在沙特加瓦爾領地的沙漠里,大搞圓形農業,十多萬平民得以在沙漠里生存!

不但糧食自給自足,還有餘糧出售,這意味著圓形農業大獲成功!

艾倫絲想把這個耕作方法推薦給家人,所以一直詢問韋步平。

韋步平也不隱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盡量講得清楚明白。

目前圓形農田耕作方式在美國剛剛出現萌芽狀態,但二戰後隨著人口增長,遲早會迅速普及!

韋步平敏銳的商業嗅覺聞到了一個巨大的商機:輸出圓形農業服務,出售包括挖井、圓形噴灌等機械,是一單大生意!

……

一小時后,飛機降落在華`盛頓機場,機場離座落在賓夕法尼亞大道的聯邦`調查局總部大樓還有30多公里!

眾人換乘汽車直奔調查局總部大樓。

路上韋步平與艾倫絲繼續聊圓形農業,最後韋步平決定免費送一套圓形農業的核心機器——臂長達600米的噴灌機給艾倫絲!

這台噴灌機轉一圈可以澆灌1700畝土地!

艾倫絲喜得手舞足蹈!

……

汽車在米國聯邦`調查局總部大樓面前停下,一名身穿嚴謹灰黑色西裝,臉色嚴謹,40歲的中年人站在總部大樓面前,他就是局長鬍佛。

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名差不多年紀的中年男,這人稍稍落後半步,顯示他的職位只比胡佛低一點,正是副局長克萊德?托爾森,他在聯邦`調查局中負責行政和紀律事務。

胡佛和托爾森背後站著10名俊男靚女。

這10名俊男靚女身穿清一色的藏青色西裝,他們眼睛都看著第二輛汽車——聯邦`調查局專接貴賓的汽車,想看看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面子,居然令胡佛局長、托爾森副局長親自迎接!

在他們的印象中,也只有總統,或是參議長、眾議長親自來到聯邦`調查局,胡佛才親自出來迎接。

貴賓車打開了,韋步平一步跨出汽車,劍眉朗星、氣宇軒昂,眾人但覺眼前一亮,這氣質碾壓全場啊!

胡佛和托爾森背後的幾名俊男平時自負儀錶不凡,此時與韋步平如皓月的光采一比,只覺自己如米粒之珠,黯淡無光!

俊男旁邊的幾名洋妞眼睛卻亮起來了。

「你好!胡佛局長!」

「你好!托爾森副局長!」

韋步平與胡佛、托爾森一一握手。

「你也認識我們?」

胡佛和托爾森吃驚的問道。

韋步平小聲說道:「我手下也有一個情報調查局!各個國家的實權人物我還是了解一點的!」

胡佛和托爾森對視了一眼,倆人驚奇韋步平說話真直接!

「你還知道什麼?」胡佛饒有興味地說。

「我還知道你的局長任期,還有37年!」韋步平微笑道。

「不可能!」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胡佛和托爾森異口同聲地說。

胡佛搖頭說道:「聯邦`調查局局長任期最多10年!你這是無稽之談!」

「37年後,聯邦`調查局局長一職由托爾森接任!」韋步平微笑道:「信不信由你!」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國有一門古老的相人之術,他們是看了你的照片得出的結論!」韋步平臉上保持微笑。

「這你也相信?」胡佛看著韋步平,眼前這年青人是個聰明人,但是他為什麼相信這種預測術呢?

胡佛略一沉吟之後說道:「請到客廳說話。」

「好!」

3人走進聯邦`調查局大樓,在客廳落座之後,克倫絲走進來。

「請問喝茶還是咖啡?」

「中國茶,謝謝!」韋步平說道。

胡佛和托爾森要了咖啡。

3人寒暄幾句之後,胡佛開門見山說道:「之所以請你到這裡來,是有一件事情必須告訴你,特斯拉不能離開美國!」

「這是什麼原因?」

「多年前紐約緬因街發生了一場小地震,有6幢樓倒塌!當時特斯拉在緬因街附近,他手裡拿著一個小小的震蕩器!當時我們懷疑他利用這個震蕩器製造了一場小地震!」

「但是實際上這個震蕩器並沒有造成地震,是吧?」韋步平問道。

「是的!事情過後我派人暗中從他的實驗室里拿走了震蕩器,做了很多次模擬試驗,試驗表明一個小小的震蕩器不可能造成地震!」胡佛點點頭。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盯著他?」韋步平說道。

「各種證據都表明這場地震都是他所為,就缺乏主要證據!」胡佛苦笑道。

韋步平若有所思,如果不是我遇上了特斯拉,知道他發現了「表量波」,我也不懷疑是特斯拉所為。

韋步平已經認定緬因街的那場小型地震,必定是特斯拉使用了「表量波」,造成了地震!

「地震有沒有造成傷亡?」韋步平問道。

「這個倒沒有!當時的樓房坍塌方式很特別,在搖擺了半個小時才坍塌,樓房裡的人早跑光了!」胡佛據實說道。

「既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這就不是什麼大案,何不撤銷此案?」

「居民要求政府賠償,政府申請我們調查,所以居民不撤訴,我們沒辦法銷案,所以我們還得監視他!」胡佛說道。

「我怎麼感覺事情不是這樣子的?你們不讓特斯拉離開美國,背後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沒有!美國公民來去自由!」

「胡佛先生,你沒有說實話。」韋步平說道:「特斯拉不能離開美國,是不是跟納粹有關係!」

韋步平話單未落,胡佛就噌的一聲站了趕來:「你……你是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