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跨一步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

霍擎天的突然出現讓沉浸在悲傷往事中的沈星猛地一驚,眼睛愣愣地看著霍擎天,意識還在前世今生中遊離。

目光終於聚焦到現實,她看著霍擎天緊握著她的手,有些委屈:「你弄疼我了。」

霍擎天一愣,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趕緊鬆開,沈星手腕處的皮膚卻已經開始泛紅。

「對不起。」

霍擎天內疚,他沒想到會這樣,小狐狸的皮膚太嬌嫩了。

他只是用力握了一下就出現一道紅印子。

霍擎天沒有想到的那一層是,他可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曾經在部隊里摸爬滾打了三年,他的腕力原本就比一般的男人大,沈星又如何能消受?

「走吧,去洗手吃飯。」

霍擎天溫柔的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口吻。

「哦。」沈星很聽話地站起身來,她的確餓了。

走了兩步,又轉回頭來,想起什麼似的對著霍擎天莞爾一笑,說:「謝謝你收留我。」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即便是交易也好,他都給了她一份安寧。

沈星領他這份情,她還不至於不知好歹。

她的直覺告訴她,霍擎天在與她的相處中,沒有惡意,雖然偶爾會有一些「小無恥」,但是他不會謀害她。

「你放心,我會好好地扮演好『假女朋友』這個角色,一定讓你滿意。」

就算是回報他對她的一次次相助。

霍擎天的嘴角一抽。

他想提醒她應該把那個「假」字去掉才比較順耳。

可是想了想。

又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水未到,渠未成。

時機未到。

還是不要操之過急,再耐心等等。

等到終於水到渠成那一天。

俗話說好飯不怕晚,好事多磨。

為了將來的美好與幸福時光,他不能把一手好牌打爛。

不是有那句話:美麗是時光打磨成的。

他要好好打磨他的未來。

「嗯,我相信你,一定會是一個好女朋友。」霍擎天說的是「女朋友」,他又自動把那個「假」字省略掉了。

沈星覺得他的中文一定是在國外學的,不過關,不想再跟他計較這種文字失誤了。說來說去彷彿對牛彈琴一樣,也沒有什麼效果。

霍擎天準備的晚餐很豐盛,沈星不得不讚歎霍擎天的廚藝精湛。

太精湛了。

她胃口大開,吃了兩碗飯還意猶未盡。

偷偷瞄了一眼霍擎天,他應該不會介意她吃這麼多吧,反正已經做了這麼多,吃不完也是浪費。

沈星盛第三碗飯的時候自我安慰著。

她上輩子死的時候沒吃飽,這輩子重生回來,每頓飯都吃得特別多,好像是為了彌補上一世的虧欠一樣。

沈星想起一句不怎麼好聽的俗語,餓死鬼托生。

如今她就是了。

霍擎天見她吃得多一味只顧著高興,哪裡還能想到其他?他不斷地給她往碗里夾菜:「你現在還在長身體,再多吃點。」

沈星嘴角抽抽,他這是當她是個孩子嗎?還長身體。

「謝謝,我已經吃飽了。」沈星消滅第三碗飯以後,終於覺得飽了。

「飽了?」霍擎天挑挑眉。

「嗯,飽了。」沈星答。不僅飽了,而且好飽。

「真的吃飽了?」霍擎天追問。

總裁家的前妻 「嗯,真吃飽了。」她這餐飯吃得比以往別的時候都要多,因為飯菜的味道實在太好了,她沒忍住貪嘴了一些。

「行,今天先這樣。」

霍擎天放下手中的筷子。

可不只能這樣,現在的他和她,只能止於這樣。

絲毫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嚇跑了這隻小狐狸,那就得不償失了。

沈星猶豫了一下,還是鼓足勇氣試探了一下:「霍先生,我覺得我還是回學校住比較好。如果有需要我出席的場合,你給我打電話,我隨時配合。」

「不好。」

霍擎天想也不想就否定。

兩個字,乾脆利落。

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不讓她對此有一絲的期待和憧憬。

沈星吃了一記閉門羹,並不死心「「霍……」

然而不等她繼續說下去霍擎天就打斷她的話:「這個問題不用再商量,沒有餘地。」

她想離他遠遠的,可是他不可能允許她這樣做。

首先為了她的安全考慮,沈江誠和喬菲不會那麼輕易罷手。

其次,出於私心他當然想距離她更近一些,將她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看著,才妥妥地放心。

他豈能放走她?

沈星的要求被拒,滿臉寫著大號的鬱悶。

和不開心。

「不用擔心,我不收你的房租費。」霍擎天看著沈星糾結的面孔,調笑道。

沈星的眉毛皺成一團,這不是房租不房租的問題好嗎? 男女有別,她這樣和他住在一起……好吧,就算是各住各的房間,也總歸不大好。

霍擎天卻是神清氣爽,他朝糾結著的沈星一挑眉:「有問題?如果你覺得白住良心不安的話,也可以付我房租,有錢賺誰不想多賺?」

沈星鬱悶得要嘔血,他這是趁火打劫嗎?

他缺這點錢?

強制她住在這裡,就是為了要收她的租金?

呵呵,無奸不商。

她偏不付給他,不讓她住更好!

想以此敲詐她一筆?

休想。

沈星悶悶的,不想說話。

「不開心?」小狐狸生氣時小臉鼓鼓的,挺可愛。

沈星白了他一眼,開心才怪。

誰被限制了自由還興高采烈的?

她在心中畫了霍擎天二十幾個大叉叉。

「做我女朋友這麼委屈?」

「嗯,委屈。」

沈星似乎是適應了他說的女朋友三個字,習慣成自然,忽略了他是否加上那個假字。

「那你說說看,怎麼樣才不會覺得委屈。」霍擎天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他的態度很認真,這句話說得也認真,他沒有跟人談過戀愛,所以多學多問不是壞事。

「你真想聽?」沈星眨巴眨巴眼,眼珠轉了轉,一下子來了精神。

「嗯,是你說的,我就想聽。」霍擎天微笑,看著她神采飛揚的可愛模樣。

「那好,你聽著。」沈星細細道來,「首先,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對吧,你想啊,我沒有自由就不開心,這樣一定也會惹得你也不開心,對不對?」

「嗯,有道理。」霍擎天點點頭,的確,如果看到小狐狸不開心,他的確心中很鬱悶。

他喜歡看到她精靈古怪的樣子。

「那你是不是要給我一定的人身自由啊,不要限制我住在哪裡?」

說來說去,她就是想逃開他的身邊。

哼,狡猾的小狐狸,跟他耍這個心思。

霍擎天裝做沉吟的樣子,看上去似乎在認真思考她提出這個問題的可行性。沈星一副期待的目光看著他。

那渴望的小眼神讓他有點不忍心打擊她。

可是,他怎麼能放她離開呢,再被人欺負怎麼辦?他要把她好好地放在身邊看著,防止居心不良的人對她有企圖。

無論是哪一方面的企圖,都不可以。

「所以,我決定,你去哪裡,我都會抽出時間陪著你。」

沈星一怔。

合著霍擎天想了半天就憋出這麼一個結果?呵呵,可以說她很氣憤嗎?他這是說了等於沒說。

想想從今以後走到哪裡都有這麼一隻大尾巴跟著。

沈星越想越悲催。

她往沙發靠墊上一靠,仰頭望著天花板。

這個霍擎天是她這輩子的魔障嗎?

逃出醫院第一天就撞上他,然後第二天又遇到他,然後……

這是她惹了不該惹的人所遭遇到的報應嗎?

「別多想,好好做好我的女朋友,我不會虧待你。」霍擎天看著沈星那副絕望的樣子,輕聲安慰,「以後,不會再有人能欺負到你。」

他的小狐狸,他要好好的保護起來。

「我們的協議有期限嗎?」 沈星突然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這個所謂的女朋友,要冒充多久呢?

「有。」

霍擎天點點頭,他當然不會讓她永遠當他的女朋友。

「哦,那就好。」

沈星吐出一口氣,至少不是一輩子的「賣身契」。

早晚有結束的時候。

看她如釋重負的模樣,霍擎天不禁想道,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事件的真相會怎麼樣呢?

會不會指著他的鼻子大罵?

還是會痛哭流涕?

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能改變他做出的決定。

他想要做的事,不會更改。

「從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回到這裡,懂?」霍擎天指著桌上的一串鑰匙。

「而且,不許晚歸,有事情要提前報備。」

沈星很想回敬他一句:我要是就不回這裡你能把我怎麼樣?

可是想了想,為了避免承受不起的後果,她還是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跟霍擎天斗,那就是雞蛋磕石頭,她就是那隻粉身碎骨的雞蛋。

人在屋檐下,先低低頭好了。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她就不信,他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盯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