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一道綠光將劍傳到時聚手裡,然後消失不見,時聚接過劍的瞬間,五彩靈光環繞著身體,確實是一把好劍,應該比自己的靈劍威力還要大。

時聚收起劍,化成凡人走入鬧市,這裡應該是相鄰輕門和紫門的另一個域門,街上有專門的獸騎道和人行道,時聚用意念掃去,這個域門應該是地小人多的狀態,每個十字路口都有一座天橋,看來這裡的交通還算可以。

最讓時聚好奇的是,這裡的路上多出了許多類似獸車的交通工具,而且並沒有什麼獸騎,同樣靠晶石作為動力,速度比一般獸騎要快很多。

時聚分別遊走了紫域城十二個域門,每個域門都各有特色,時聚幾天的時間便把紫域城走了一遍,美酒、美食也品嘗了很多,如果秋揚在就好了,不至於時聚一個人走來走去。

時聚還在行走,前面突然多出一群青衣人,和迷霧宗那些人著衣相同,只是他們這些人都是修身的境界,時聚也沒有理會這些人便離開,而這些人見到時聚似乎都有些避讓,片刻一道銀光閃現,周圍出現了很多服裝怪異的仙人。

黑衣、白袍、青衫、紫裙還有一夥最為奇怪的是紅色綢衣,他們緊緊的跟在時聚身後,時聚感覺要大禍臨頭了,這麼多仙人,不會是迷霧宗找他麻煩吧。

時聚很快的走出人群區,一道光飛向大山深處,時聚回頭望去,那伙仙人,仍然沒有放棄。

時聚停了下來,一位白鬍須的老者首先跟上時聚,身穿白袍,手裡拿著一隻如意般的玉器,接著其他人也陸續到達。

時聚問道:「老人家,你幹嘛追我不放?」

白鬍子老者說道:「我只是想弄明白你是哪門哪派,你多次在凡人城使用仙法,我們的羅仙盤居然查不到你,你已經違反了仙界規定,所以我們要拿你回去問罪。」

這時一位黑衣大漢說道:「不僅如此,我黑風谷眾多弟子在凡人城遇害,想必也和你有關,如果是那樣,我們就直接斬殺你就是了。」

「就是他,我們親眼見到此人在凡人城用仙法。」

說此話的人正是那日輕門前的迷霧宗的六師弟,不過此人今天在這些人中只算是中層。

這個白衣老者是這群人中境界最高的,有聚心中期的境界。

時聚說道:「我沒有殺過黑風谷的人,還望老人家明察。」

「那紫域城的勞門主可是你殺,今天必須血債血還。」

青衣青年勞辛滿目怒意的說道。

「那紫域門主殺死一百多條人命,該死。」

時聚也怒道。

白衣老者又說道:「那是凡人之事,我等仙人不必多管,你既然殺了人,就要跟我回去領罪。」

從服裝上看,他們都是各仙派之人,看來他們已經事先商量好了,現在已經距離凡人城很遠,四周也沒有村莊,時聚靈力一出,所有的仙人都退後數米,就算那個白衣老者也退後幾步。

這些人有一半的都是劍修,紅衣和白衣的那群人都手裡都拿著形狀各異的法器,時聚收回靈力,所有的人都有些驚訝,這樣的靈壓,就是各派掌門也很難做到。

白衣老者說道:「大家不要怕,他只是一個人,我們一起施法拿下他。」

「鎖」

白衣老者擲出手裡的玉器,向時聚飄來,所有的人都一起施法,紅光、青芒的都打在老者的玉器上。

玉器瞬間變成一把圓環鎖落向時聚,時聚靈力一動,一道五彩光柱打上去,玉器停滯在半空不能落下。

老者又催動法絕,其他人跟著增加功力,圓環鎖又開始慢慢下落,時聚雖然沒有消耗多少靈力,但他知道要想逃跑還是要速戰速決的好。

時聚收回靈力的同時,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強烈的五彩光罩,圓環鎖落在光罩上,任由他們怎樣催動,還是不能把時聚鎖起。

時聚幻出那把靈劍,靈劍迅速的飛出,幾道劍光旋轉而回,大部分仙人的衣服都被劃破。

老者收回玉鎖,看了看身後的眾仙人,擔心的說道:「既然抓不住,就帶屍體回去。」

我的孫女來自未來 所有的人都紛紛擲出飛劍,還有一些人都擲出法寶,飛劍和法寶形成的光亮,流星雨般的飛射而來,時聚催動靈劍瞬間擺下靈玄劍陣。

靈玄劍陣光亮倍增,並且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時聚躲在劍陣里輕稍加靈力,大量的飛劍從摩擦的聲音中,失去光澤,有的甚至斷成兩截。

白衣老者見此大為震驚,沒想到時聚竟然是劍修,而且一個人便可形成劍陣,此修為的人整個仙界也無三人。

片刻時間,所有的法寶都失去光澤回到每個人手裡,白衣老者同樣收回自己的寶物,時聚催動劍陣,眨眼的功夫,數百把靈劍成圓形包圍著所有人,靈劍越轉越快,形成一個彩色的光環,這也是時聚見到白衣老者的玉鎖時,才想到的。

白衣老者不顧眾人的擔心,便要從高空逃跑,一道白光沖向高空,時聚早就看透老者的心思,劍環瞬間形成一個圓形光罩,那道白光衝出幾十米后,就被彈了回來,其他人更沒有衝出的希望,所有人都漏出失望的表情。

時聚如果想消滅這些仙人,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這些仙人甚至比那些妖人都容易對付,不過時聚沒有殺他們的念頭,他可不想和這些仙派結怨。

就在此時天空出現了異象,滾滾青雲聚成一把巨劍,從萬里高空向時聚斬來,這應該是通玄境界的仙人,不然這氣浪呈現不出這麼大的靈力。

時聚想收回靈劍已經沒有機會,如果躲避眼下這座青山就有可能被巨劍斬碎,不僅這些,這靈力氣浪很有可能毀掉遠處的凡人村莊,這些念想在時聚的腦海里瞬間閃現,巨劍距離時聚只有千米,時聚雙手掐訣,靈力瞬間爆發,帶有彩色玄光的層層氣浪向空中頂去。

瞬間一聲轟鳴,連大地都跟著一起顫抖,時聚還是雙手掐訣,瀑布般的彩色氣浪向空中擁去,那把巨劍突然又升起幾千米。

第一次是斬,而這一次是刺,這層層氣浪雖然能接住巨劍的斬力,未必能接住這一衝刺之力。

時聚雙手揮揮,層層氣浪同樣形成一把雲劍,迎了上去。

所有人都看向那把青色巨劍和這把雲劍,又是一聲強烈的金屬碰擊聲,雲劍漸漸消散,青色巨劍也逐漸變小,一位青衣老者,輕輕的落在眾人前面。

眾人都恭敬的喊道:「參見青幕仙尊。」

這位通玄後期的青衣老者,面帶慈祥,渾身散發著仙光,就算是凡人都能看出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仙人。

從服裝上看,時聚斷定這位老者應該是迷霧宗的仙尊,時聚也恭敬的說道:「晚輩時聚參見青幕仙尊。」

青幕微微一笑,渾身散發著仙風道骨的氣息,說道:「小仙友,你我都是通玄境界,不必多禮,只是老仙看不出你是哪門哪派,還請仙友賜教。」

時聚上前一步,收起包圍眾仙的靈劍,說道:「我乃山外散修,並非仙域之人。」

青幕點了點頭,笑道:「真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仙外有仙啊!我見仙友仙法純正,可願隨我去仙域發展,我可推薦你仙尊稱號。」

時聚抱拳說道:「多謝仙尊厚愛,我還有一些事在紫域城沒有處理完,有機會我會拜訪仙尊。」

「那好,這塊玉令你收下,只有仙尊級才可佩戴,到了仙域可去迷霧宗後山找我。」

時聚接過玉令,玉令青光一閃,那是青幕仙尊留下的一道意念,他們可以在萬里內交談。

「多謝仙尊。」

「好了,那我帶各仙派弟子回仙域去了。」

青幕仙尊正要走,時聚喊道:「仙尊請留步。」 「仙友還有何事情?」

時聚一抱拳,恭敬的說道:「仙尊,這紫域城都是凡人,仙人打鬥會破壞凡人生存的環境,還望仙尊回去商議此事。」

「哈哈,仙友放心,此事我會在仙域大會上提出的。」

青幕仙尊雙手一揮,剛才打鬥的痕迹,全部恢復如初,青幕仙尊又是一擺手,所有的仙人都離開了。

時聚看了看青幕仙尊所賜的玉令,放心的收了起來,一路返回月穎修練的山脈。

而此刻,白衣老者問道:「仙尊,我們為什麼不把此人拿回仙域?」

青幕仙尊搖頭說道:「你覺得此人修為如何?」

「這,還請仙尊賜教,在下看不出他的修為。」

「整個仙域聚心境界的仙人有幾百號,通玄境界的仙人只有四十位,哪個不是千八百歲的年紀,而此人的骨骼年齡不過三十歲,背後說不定有一個龐大勢力,現在妖魔域虎視眈眈,我們不能得罪此人。」

「是,仙尊,晚輩明白了。」

豪門祕戀:權少的盛世專寵 時聚很快來到自己的山脈,幾句音符傳去,很快月穎出來迎接。

「時聚大哥。」

月穎起身飛到時聚身邊,時聚說道:「現在紫域城已經安定,我帶你去到處逛逛。」

「謝謝時聚大哥。」

月穎開心的拋出獸騎,接著獸騎變成一批白馬,月穎騎了上去,只是月穎功法尚淺,白馬還不能成天馬的樣子。

他們二人首先來到紫門,獸騎在街道上行走,引來很多行人圍觀,這個獸騎不像大戶人家的獸騎,這批白馬有靈性猶如活物,活物獸騎整個紫域城還真少見。

當初紫門門主就是想培養一隻具有攻擊性的活物啼獸,才殺了一百多號村人。

時聚帶著月穎遊走了紫域城的幾個有名的域門,月穎似乎不怎麼喜歡,她現在一心想著修練,她想成為真正的仙人,時聚要尋找玄令,只能把月穎留在山脈處繼續修練。

時聚的離開,月穎很不情願,他們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月穎已經把時聚當成唯一的親人,月穎緊緊的抱住時聚說道:「時聚大哥,你一定要回來。」

時聚安慰道:「月穎,此去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如果覺得修練苦,就去紫域城好好生活。」

月穎更加用力的抱緊時聚說道:「我就要修練,我會一直等你回來。」

時聚撫摸著月穎的秀髮,說道:「傻妹妹,我並不屬於這裡,終有一天我要離開這裡。」

「我不管,到時候你去哪,我就跟著去哪,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

這時,月穎已經哭了,天空也隨著月穎的傷心下起了小雨。

月穎幾次哭泣,天空都會風雨交加,而且天空隨著月穎的心情而改變,時聚幾次觀測,卜算都不能算到月穎到底又何秘密,可以知道的就是月穎修練玄脈心法很快,而且快的出奇。

月穎為時聚親手做了幾次大餐,兩日後時聚離開山脈,臨走時又送給月穎一把劍,這把劍是那日紫門主拿的那把,能和時聚的靈劍對持,可見不是一般寶劍,時聚在寶劍上留下一道意念,便離開了。

月穎很快的恢復了心情,她自己也知道,只要自己傷心,天氣就會變天,月穎要做的就是要修練,還有就是她要在這裡等時聚回來。

時聚此次離開並沒有去仙域,而是選擇了紫域城北面的群峰山脈,據說很多仙人都沒有遊覽完,都是半途而回,時聚御劍翻過一座又一座山脈,時聚用意念查看,幾千、幾萬公里內都是氣勢澎湃的群山峻岭。

這裡的樹木幾乎都是千年古木,時聚飛行了整整三日,雖然不疲勞還是選擇了一處山脈落了下去,這裡比地球大很多,而且靈氣比地球也強好多倍,在這修練確實是個很不錯的地方,時聚盤腿而坐,四周禁制重重,開始了自己的修練。

時聚感覺在這裡修練可是地球的數倍,一個月後,一個身穿青色制服的男子,在一顆千年古樹上,腳踏樹葉一動不動,他注視著天空,渾身充滿靈力,但他手中的瓏月劍卻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芒。

這把瓏月劍是瓏月仙宮的寶物,時聚短短的二十幾天就讓它認了主。

時聚輕輕的落在地上,身體上的玄令再次發出玄光,而且這玄光似乎在召喚時聚,時聚緊跟著玄令的引力,一道光消失了,一刻的時間,時聚出現在離紫域城幾萬公里一處山脈,這裡雖說是山脈,方圓幾十公里內卻是一片平地,中心處是一座青石建築,不是很繁華,但閃爍著耀眼的紅光。

就在時聚剛要落下的同時,天空閃過幾道光,時聚用隱術飛近觀看,正是那三名綠衣女子被一群人圍打著,其中輕靈和另一名女子都受了傷,只有抱孩子的那位女子用靈力保護著兩名女子。

眼看綠衣女子就要耗盡靈力,時聚一道劍光劃過,周圍的人都被震開,時聚用意念查看這些人並不像仙人,應該是妖類。

接著天空出現了兩個靈力之體的妖人,時聚來到幾名女子身邊,為他們服下丹藥。

綠衣女子說道:「多謝仙友出手相救,眼前這兩位是妖域出名的紅白蠍王,仙友要小心他們的毒氣。」

時聚只是沖綠衣女子輕輕一笑,說道:「相信我。」

時聚雖然不知道綠衣女子的身份,但這次引力感應確實是在這消失的,無論如何也要救下這幾名女子。

時聚一道劍光出現在紅白蠍王面前,說道:「我要護住這幾名女子,還望二位離去,不然下場和那些小妖一樣。」

紅白蠍王相對一笑,道:「殺我這麼多子孫,就算離去也要殺了你,在帶上這幾位美人。」

說著,紅白兩道光向時聚攻來,時聚手持靈劍和紅白蠍王纏打在一起,頓時天空出現了道道光亮,有時紅,有時白,有時青、有時彩。

幾個女子躲在一旁,擔心的望著時聚和紅白蠍王打鬥,輕靈問道:「宮主,他能打過紅白蠍王嗎?」

綠衣女子回答道:「現在還看不出,不過這位仙友的劍術獨特,不知這位仙友的境界如何?」

幾百個回合下來,紅白蠍王在時聚的玄心劍術下沒有佔到任何便宜,一氣之下紅白蠍王分別擲出法寶,一個血紅的小瓶,一個黑色的羽扇。

時聚仍然手握靈劍,玄光不停的繞身體轉動,綠衣女子喊道:「仙友小心,他們要釋放毒氣。」

白蠍輕搖羽扇,風浪布滿天空,幾名綠衣女子還沒恢復法力,幾乎被風浪吹飛,時聚一道靈力護住幾名女子,紅色的小瓶中飄出大量紅霧,在風浪的吹趕下轉眼圍了時聚。

時聚感覺這紅色的風浪比貓妖的黃霧要毒百倍,還好他沒有消耗靈力,時聚雙指微動,靈劍迅速的形成了靈玄護陣,這靈劍中含有綠靈的枝藤,百毒不侵,時聚用意念查看這紅浪正要漫向幾名女子,於是便操縱靈劍包圍起幾名女子。

時聚跳出紅浪,幻出金色小鼎,略施玄法,紅色風浪漸漸的被吸入鼎中。

紅白蠍王大驚,這紅色風浪就是其他妖王也只會避開,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輕易化掉。

幾名女子終於放下心來,眼前的時聚功法是她們不可估計的。

紅白蠍王大怒,瞬間紅白蠍王合二為一,由開始的靈體中期一下變成靈力之體後期境界,瓏月宮主都沒想到,這紅白蠍王竟然可以合體,幾個女子再次露出擔心的表情。

時聚催動劍訣,靈玄護陣瞬間變成攻擊陣型,包圍起紅白蠍王,只聽到陣陣金屬碰擊聲,時聚的靈劍漸漸失去光澤,時聚迅速的收回靈劍,望著身體強大而且閃爍金光的蠍王。

「哈哈,小子看你怎麼破掉我的金剛之體?」

時聚轉身幻出人形小山,瞬間拋出去,蠍王望著人形小山諷刺道:「這算什麼法寶,我能把它頂個窟窿。」

時聚口中念念有詞,人形小山變成一座金色巨山,快速的落了下來,蠍王隨著巨山的下壓,落在了一處山脈上,蠍王雙手舉山,身體的金色光亮又增強了數倍。

時聚雙手一揮周圍的山石瞬間聚起,時聚單手一指,聚起的山石都聚向金色巨山。

這正是時聚煉化貓妖法寶光山印。

「我就不信壓不死你。」

時聚暗道,又施加靈力,光山印又落下半米,蠍王瞬間吐血、跪地。 蠍王痛苦的表情開始露出蠍子的虛影,時聚緊接著又是一道靈力打入光山印,蠍王已經承受不住時聚的靈力攻擊,蠍王瞬間幻化成原形,一隻巨大蠍子比人形蠍王要大很多。

金色的巨蠍,散發著黃芒,光山印一點一點被舉起,時聚知道妖本體就是一件法寶,可沒想到這隻巨蠍竟然能舉起光山印,這可是時聚施加最大靈力的光山印。

時聚還在思索著,蠍王用盡全力把金色巨山扔向時聚,時聚迅速的催動法訣,光山印變回人形小山被時聚收了起來,看來這才是蠍王真正的本領。

接著時聚幻出五顆圓珠,旋轉在自身周圍,手裡還多出一把銅鈴,這正是時聚煉化的七玄玲,就在此時巨蠍的尾巴甩動幾下,紅色的光柱向時聚射來,這光柱和以往的有些不同,它可是摻雜毒氣的光柱。

時聚如果自己躲過光柱,光柱射到別處會造成大地災害,只好用靈力護體,硬接了下來,但消耗了時聚不少靈力,如果是聚心境界,估計這樣的護體用一次就會破掉,時聚搖動七玄玲,七道彩色光柱瞬間形成,射向巨蠍。

任由巨蠍怎麼躲避,七色光柱都會追擊著巨蠍,光柱越來越快,巨蠍實在躲不過,七色光柱擊在巨蠍身上,巨蠍被擊出數千米。

巨蠍靈力繞體,尾巴瞬間變粗、變長,狠狠的向時聚砸去,這樣的攻擊如果砸到山脈上,肯定會把山脈砸的粉碎,時聚同樣靈力護體硬接了上去,結果被巨尾同樣甩出幾千米。

時聚再次搖動七玄玲,七道光柱成圓形包圍著巨蠍,巨蠍只要碰到光柱上,就會來回彈開,巨蠍想飛高逃出,光柱卻會隨著長高,緊接著時聚再次幻出光山印,壓在光柱之上。

金色小鼎發出藍色的火焰,包圍著七道光柱,時聚靈力繞身,藍色的火焰瞬間變得強烈,巨蠍露出難受的表情。

「這下看你往哪跑,今天我就滅了你。」

時聚說完,無數道靈力向小鼎打去,藍色火焰很快的吞噬著巨蠍,片刻功夫巨蠍便化為灰燼。

待時聚收起所有的寶物,一顆紅白兩種顏色的妖丹,漂浮在空中,上面好像滾動著一隻小蠍的畫面。

時聚瞬間移動過去用手抓起,就在此時,一股巨大的靈力從空中落下,時聚無奈之下幻出瓏月劍用靈力向空中劃去,一道劍光猶如一道巨浪沖向空中,那股靈力瞬間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