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Mo呀!你們是在查戶口嗎!!」Jessica一頭黑線的看著一群躍躍欲試的少女。

「別生氣別生氣,我們也是好奇嘛。」這時候金泰妍酒也醒了,她攬過Jessica,語重心長的說道。

Jessica也沒掙脫,臉色倒是好些了。

「所以,咱弟弟叫什麼?」金泰妍看Jessica也沒那麼生氣了,她果斷來了一句。

「呀!!!!!」

冰山公主最終還是爆發了…….

這邊Jessica爆發,鄭宰元關掉電話后無奈的笑了笑,隨即發動車子回家。

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車上電台放的偏偏就是MR.MR。

「Letsgo!有什麼可擔心的你!」

「算了吧!又有什麼可害怕的!」

這首歌鄭宰元倒是知道,應該是Jessica的組合比較新的專輯主打歌。

說起少時,鄭宰元是知道有9個人,不過更關注的還是Jessica,對於其他成員不太了解。而且平常他工作也很忙,沒時間仔細鑽研。

倒是之前電話里有個喝多的人,是叫泰妍嗎?從聲音上判斷,就是這個大喊letsgo的吧?想到這裡,鄭宰元又想起之前那個泰妍大喊著「喝就喝」,結果瘋狂呲花……

一路上胡思亂想著,很快也就到家了。

他在京城倒是買了房子,不過並不大,三室一廳。

鄭宰元把車在地庫停好后,開始往電梯方向走,一邊走,嘴裡還哼哼著。

「MR,MR!MR,MR!」

也就是這會地庫沒什麼人,就鄭宰元這個唱歌水準,一共四個詞,一個都沒在調上。

拿鑰匙,開門,進屋,脫鞋,換衣服。

一套流程進行完,鄭宰元直接把自己摔倒在沙發上。

他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一刻的清閑。只不過,家裡安靜的厲害,聽不到一絲聲音。 直播之極限巨星 鄭宰元也意識到了,他皺著眉頭起身,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最新消息,天河股份再次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為………」

「擬用xx億元投資全資子公司,明朗科技搭建投融資平台……..」

曾經比較關注的財經新聞,此時鄭宰元偏偏覺得有些無趣,腦海中似乎還在回蕩著電話中聽到那個叫泰妍的女孩。自己怕不是中了毒?見都沒見過,想她幹嘛呢?不過還真是好奇她長什麼樣子啊。

鄭宰元再次起身,拿起遙控器直接把電視又關掉,然後他拿出手機,開始搜索少時。

「嗯….少時泰妍….是這個么?找到了!」鄭宰元一邊擺弄手機,一邊自言自語。

原來她叫金泰妍啊,哈?這身高有些愁人吧?長的倒是….不難看。(理解吧,鄭家人絕不夸人。)好像還是隊長?還有不少外號,抽抽?泰古?抽隊?隊長nim?軟軟?

鄭宰元看的來了興趣,他直接躺倒沙發上,雙手拿著手機繼續看。

「嗯…..1989年3月9日生於全州。2004年在第八屆s&m青少年選拔大賽歌王中奪得第一名,隨後進入韓國s&m娛樂有限公司開始練習生生涯。這比我姐進的倒是晚了不少,為啥是她當隊長呢?因為她最大?」

2007年8月以演唱團體少時成員身份正式出道。2008年12月憑藉歌曲聽得見嗎獲得第23屆金唱片大獎人氣獎。

看到這裡,鄭宰元隨手點開這首歌聽了起來。 能聽見嗎….輕微的疼痛

也會留下眼淚

心裡在吶喊經過你的面前

整個世界都只有你

本來鄭宰元只是隨手點開,卻沒想到這女人唱歌竟然這麼好聽?這麼小的個子,這麼有爆發力嗎?

也許鄭宰元不知道,現在的他跟一個普通的粉絲沒什麼兩樣,一邊聽著歌,一邊傻笑的看著人家的資料。

「哈哈哈!怪不得叫抽抽,這可的確有夠抽的啊。」

夜漸漸深了,但鄭宰元的笑聲卻沒停。從開始的看資料,已經變成看綜藝了。

鄭宰元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他就覺得金泰妍那種小模樣讓人特別想撓她。

「我去,這是什麼?泰西CP?血紅CP?哈?」

也許是看的太多,鄭宰元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就這麼來回的用手機翻弄著,當鄭宰元看時間時,才總算停下來了。

一直到第二天去公司上班,鄭宰元才發現自己怕是真的不能熬夜。

「鄭總,你這黑眼圈……」果然一進辦公室,沈薇的調侃如期而至。

鄭宰元果斷擺擺手,面不紅心不跳的開口:「昨天看技術部的策劃案看的太久,沒注意時間。」

說完也不等沈薇在說話,他繼續說道:「召集所有部門主管來會議室開會,今天要正式立項極速達。」

沈薇聽后,連忙拿出手機在釘釘上開始發通知。

上午10點,京城某寫字樓內,每日生鮮主創團隊匯聚一堂。

「劉哥,你也來了?不是被派去東山了嗎?」

「還說我呢,蘇南、蘇北的黃總和趙總都來了。是昨天上午曾總才下的通知,大家昨天就上了動車,就為了趕上今天的大會。」

會議室里,大家正七嘴八舌的聊著,此時除了每日生鮮總部的一些高管,被外派的高管也在昨天曾閔的通知下提前趕到了京城。

沒幾分鐘,鄭宰元和曾閔兩人一起走進會議室。

眾人一看正主來了,也沒再多說,等著鄭宰元主持會議。

「勞煩大家今天都過來,確實有比較重要的事情。先說個好消息,公司B輪融資馬上就要開始了,企鵝會拿出2個億繼續投資。」鄭宰元話還沒說完,低下就炸鍋了。

「鄭總!你說真的?那這次是不是要給蘇南加大投資了?我們市場到現在都推不開,營銷的很吃力。」

「你可拉倒吧老黃,蘇南的情況算不錯了,怎麼不看看我們華東呢?我建議,加大對華東市場的投入。」

因為是實打實的投資,在座的各個地區主管都開始爭搶了起來。

「你們還是算了吧,最缺錢的是我們技術部好嘛?研發資金早就跟不上了,這錢大頭肯定是我們拿!」除了各個地區主管,連技術部的張徹也發話了。

「好了好了,都有份,先說正事。」鄭宰元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先別爭。

「之前說過的2小時極速達服務,這次要正式上線,物流不能只依靠各大物流公司,我們要做出自己的冷鏈運輸體系。除了這個之外,我們每日生鮮APP的研發速度必須要加快。這是我們的立身之本。」

說到這,鄭宰元頓了一下,隨後繼續開口:「APP不用多說,有張總盯著。這次我們開會,就是要成立物流公司,誰來挑大樑?大家都推薦推薦。」

這場會議進行了許久,從上午十點一直開到下午兩點,總算是最後有了結果。

也正是伴隨著這場會議結束,每日生鮮這個五臟俱全的小麻雀飛速的運轉了起來。

2014年10月,每日生鮮獲得企鵝領投的2億元B輪融資。

2014年11月,每日生鮮正式上線2小時極速達服務。

隨著時間的推進,每日生鮮正式在天朝打出了名氣,盈利能力直線提升。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間之內,鄭宰元個人幾乎掏空了所有家底,與曾閔一起,兩人合力收購了京城便利連鎖,全時便利店。

「說實話,我們一開始創立每日生鮮的時候,就是想離開社區級零售的圈子,如今咱倆偷偷的再殺回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正確。」在鄭宰元辦公室,曾閔也有些拿不準。

已臨近年關,京城的第一場雪也悄然來到。

看著窗外的那抹雪白,鄭宰元緩緩開口:「說實話,我其實也沒底,不過我覺得與其我們按照原來的計劃將無人收貨機搬入辦公樓,還不如把步子邁的更大一些。辦公樓要去,社區我們也要去。」

「行吧,反正這些年跟著你我也賺了不少,我還是相信你的眼光的。而且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用,反正收都收了,先想個名字吧。」曾閔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后說道。

「就叫每日生鮮便利購,不過暫時不要併入總部旗下,員工也暫時不要換,獨立運營先。」鄭宰元點頭開口。

「行,我估計收拾收拾,爭取過了年,年初的時候正式換牌開業?」曾閔笑著開口問道。

鄭宰元卻搖了搖頭:「還是盈利重要,先原來的班子運營著,趁這個時間給原來的員工抓緊時間培訓,年後等到APP正式上線,到時候肯定要大量宣傳,屆時把便利購加進去一起。」

兩人一邊商議著,也就把今後的發展調子定下了。

「今年跨年,還是來我家?」想著之前每年因為鄭宰元都是孤身一人,這次曾閔和以前一樣發出了邀請。

「說的好像我之前去過一樣……」鄭宰元無奈開口。

不等曾閔繼續勸說,鄭宰元擺了擺手:「不用管我了,這次……我回高麗。」

「哈?也是,你家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不過,還是儘早解決吧,明年開始,就真不是小打小鬧了,到時候真的忙起來,怕是一點時間都沒有了。」

從曾閔辦公室出來,鄭宰元嘆了口氣。就像曾閔說的,明年開始真的進入企業發展的黃金期了,他的時間肯定也不再充裕。老這麼拖著,似乎也不是個辦法。

想著想著,鄭宰元還是拿出手機,訂了張飛仁川的機票。

新書期求票票,求收藏。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還要勞煩各位覺得好看的書友,幫忙宣傳安利一下哈,拜託了~~! 聖誕節的前一天,鄭宰元重新踏上了10年未歸的土地。

從仁川機場等著取行李的時候,鄭宰元看著周圍的人群,總感覺自己與這裡格格不入。也許是他已經適應了天朝的一切,對於高麗種種似乎已經被壓在了心底。

大概等了10幾分鐘,看著自己的行李箱緩緩的從皮帶上滑出,鄭宰元沒再多想,他一把抓起自己的行禮,推著開始往外走。

這次回來,鄭宰元並沒有跟Jessica以及Krystal說。並不是為了什麼驚喜,而是他準備直接回家找父母。

「啊啊啊啊啊啊!是TTS!」

「啊啊啊!金泰妍!金泰妍!」

鄭宰元正準備出機場,結果突然的大叫聲給他嚇了一跳。

不過聽著那些粉絲喊得名字,他有些好奇的抬眼望過去,看到了前面圍著的一圈人。

在圈子裡,正是以TTS少時小分隊活動的金泰妍、Tiffany、徐賢三人,三人正好從滬上拍攝畫報后返回高麗。

「小心,小心,別摔了。」金泰妍在工作人員的保護下,一邊熟練的跟粉絲打招呼,一邊往外走。

此時從鄭宰元的角度望過去,金泰妍的位置有些背光,但並不影響他瞧清楚她的樣子。

金泰妍並沒有化濃妝,似乎只是打了個底,用眉筆描了眉,看上去整個人都是清爽靈動的。

她皮膚是象牙色的雪白,巴掌臉,俏麗清純的眼睛,薔薇色的唇瓣粉嫩,金色長發柔順披散著。只穿了簡單的寬鬆白T恤,衣擺別進高腰短褲,一截蠻腰細得好似伸手就能攬住,白生生的腿也露出來,筆直修長,均勻好看。

只是遠遠的看著,鄭宰元就感覺自己邁不開腿了,也不是特別妖嬈的身材,但偏偏金泰妍的小個頭配上這樣的穿搭,讓鄭宰元久久不能回神。

嗯…..就是這個天氣這樣穿不冷嗎?

直到金泰妍和人群越走越遠,鄭宰元才被自己的手機響鈴「吵醒」。

他也沒看來電人,下意識的劃開手機,對面一道清麗的女聲很快傳來。

「oppa!你回國了??!」

正是Krystal。

鄭宰元揉了揉額頭:「你怎麼知道的?」

「你現在是不是在仁川機場?」Krystal沒搭話,繼續問道。

「哈?你怎麼知道?」鄭宰元說著還周圍看了看。

「上次那個接你的經紀人還記得嗎?他給我發簡訊說看到你了,我還不信呢,原來你還真回國了。」Krystal越說越來氣,這個oppa,說好了多來高麗看我沒來也就算了,怎麼回國都不打招呼,仁川離市區也不近,去接他也是好的啊。

畢竟剛學車不久,Krystal還想秀秀車技。

「這他都能看見?眼神也太好了吧。」鄭宰元是一頓無語,感情那個什麼金在中不是Jessica的專屬經紀人啊,也是金泰妍的經紀人?

「我要不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準備直接打個車回家找阿爸和偶媽??」Krystal也不是真傻,鄭宰元偷偷的來,還不跟她和Jessica說,那他肯定就是直接來找父母的。

鄭宰元語氣一滯,這個丫頭現在也這麼聰明了?

「好了好了oppa,不管你是來幹嘛的,先乖乖原地站著別動,我讓金助理去找你,帶你一起先來我們公司。」Krystal說的很快,但口氣確實不容拒絕的。

說完也不等鄭宰元答應,直接把電話掛了。

鄭宰元有些無奈的看著被掛斷的手機,咧了咧嘴。把手機收好,他倒也真的沒走,既然Krystal都這麼說了,那就等等吧,反正先跟秀晶還有Jessica一起盤算盤算再回家也挺好。本來他也不會空手上門,有兩女跟著參謀,也好買東西。

好像這個理由是挺冠冕堂皇,但在鄭宰元內心深處,想再見金泰妍才是真的,只是他怎麼也不會承認就是了。

原地站了沒幾分鐘,果然之前見過面的金在中來了。

「鄭先生,您好,又見面了。」

鄭宰元點點頭:「您好金室長。」

「可別叫我室長,我就是個助理。來,行禮我幫您拿吧。」金在中說著就要幫著鄭宰元拿行李。

鄭宰元客氣拒絕了,然後跟著金在中開始往外走。

實際上金在中做過功課,他是清楚面前這個男人可不是什麼普通的idol家屬,這是真正年少有為的企業家。

「倒是要委屈您要跟TTS的藝人坐一輛車了,今天公司就來了一輛車。」金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鄭宰元連忙擺擺手:「您太客氣了,是我叨擾了你們,我跟她們坐一個車的話,不打擾吧?」

「怎麼會,說起來她們也很好奇西卡的……呵呵。」金在中想了想,還是沒說透。

兩人隨意的聊著,很快就到了機場的地下停車場。

而此時在TTS保姆車上,金泰妍、Tiffany、徐賢三人都已經上車坐好,但是等了幾分鐘,金在中都沒來。

「咦,在中oppa呢?」金泰妍把自己的包包放好,把耳機從包里拿了出來,正準備帶上,結果發現金在中並沒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