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下人已經拿來了披風,歌舒接過來親自給趙玉披上,把趙玉裹嚴實之後便開口說道,「你們就在這邊休息一會兒,我讓人給你們煮點熱湯,再將就著吃點乾糧,一會兒就繼續趕路,爭取今天晚上道江南地界,我先去看看那些人,看能不能從他們嘴裡問出點什麼。」

趙玉點了點頭,催促道,「趕緊的去吧,不用管我們。」

歌舒不放心的再次囑咐,「可不能亂跑,有什麼事情叫阿臨,知道么?」

趙玉不耐煩應道,「知道了,啰嗦,快去。」

歌舒這才轉身離開,往前面去了。

程曦跟趙玉便湊到了架鍋的位置,去看伙夫煮湯了,沒一會兒,看不過的程曦便指揮起伙夫開始按照她的要求煮起了大鍋羊肉湯。

沒一會兒歌舒就又回來了,程曦看著過來的歌舒臉色不是太好,便開口詢問道,「如何?」

歌舒搖了搖頭,黑著臉應道,「咱們太大意了,慢了一步,讓那些人服毒自盡了。」

趙玉問道,「死士?」

歌舒點了點頭,說道,「真是沒想到啊,我這皇帝哥哥居然還偷偷的培養了死士,還是在那樣的環境下,以前果然是小看他了。」

程曦聽得歌舒的一句皇帝哥哥,心裡也忍不住感概,她也算是體會了一把什麼叫最是無情帝王家了,明明是親堂兄弟,到最後卻要針鋒相對甚至以後還會爭的你死我活。

想到這裡,程曦卻是又微微皺起了眉頭,歌舒跟許三郎也是親兄弟,但是這親兄弟以後又會如何?

一定不能讓許三郎走上這一條路,程曦心裡這樣想著,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他們便早早的回去他們的小村子安穩度日。

程曦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趙玉看著程曦好一會兒沒什麼反應,才發現程曦居然在發獃,便伸手推了推一旁的程曦,疑惑問道,「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

程曦看了一眼歌舒,再看了一眼趙玉,那一句最是無情帝王家到了嘴邊,終還是被她吞進了肚子里,嘴裡說出的卻是,「沒什麼,我再想許三郎那邊,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遇見這樣的情況。」

歌舒聽得程曦的話,開口應道,「放心好了,只要哥手裡有人,這一群烏合之眾,實在不能入他的眼。」

程曦點頭應道,「那就好。」

之後幾個人坐在火堆旁邊,等著羊肉湯煮好,就著羊肉湯吃了幾個饅頭,就上了馬車又繼續趕路了。

這次趙玉要拉程曦上她的馬車,程曦看到一旁一臉委屈幽怨的歌舒,最終是沒有答應,而是上了自己的馬車,跟百歲坐在馬車上,給百歲講故事打發時間。

這下午趕路明顯比上午的時候快了不少,可能是因為中午遇見的刺客,歌舒還是有些忌憚的,所以才讓隊伍加快的速度,想早些到達江南境內。

一直走到了夜裡點著火把還走了很長時間,才總算是到了江南境內了。

雖說已經是江南境內,卻還是在邊緣地帶,他們到了一個隸屬江南的一個邊緣小鎮,讓隊伍駐紮在小鎮周邊,他們則進了小鎮里休息。

讓程曦沒想到的是,這個小鎮居然並非普通的小鎮,歌舒帶著人一進小鎮,就有人上前迎接,且都認識歌舒,叫著歌舒世子殿下,還詢問歌舒要不要彙報這邊的情況。

通過他們的對話,程曦便大概明白了,這些人並非是真正的小鎮普通百姓,而是歌舒他們安排在小鎮上的人,也難怪江南會這般安穩又富庶了,還真是處處小心謹慎的很。

他們被帶到了小鎮上的一家客棧,然後便有人給他們安排好齊備的客房,豐盛的吃食。

原本時候就不早了,程曦他們在客棧大廳里吃過了晚飯,就各自回去安排的客房休息了。

百歲仗著自家表哥不在,沒有人趕他,便鬧著要跟程曦住一起,程曦當然樂的百歲留下來陪她,在這陌生的客棧里,她倒是樂得有百歲陪著她。

這小鎮本就不是普通小鎮,加上小鎮的外圍都是江南的官兵,程曦倒是不擔心這客棧的安全問題,也能安心的睡個好覺,只是想著許三郎還在幽州城裡,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心裡又變的不安起來。

等到百歲睡著了之後,程曦又在床上翻騰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睡了過去,第二天早上醒來,已經是天色大亮,可能是因為頭天晚上趕路太晚,百歲這個時候也還睡的香甜。

程曦輕手輕腳的起身出了卧室,琴姑已經在外面準備好了洗漱的熱水,看到程曦出來便小聲道,「夫人早,奴婢準備了熱水,夫人先洗漱?」

程曦點了點頭,湯琴姑伺候著自己洗漱,並開口詢問,「時辰不早了,外面沒有動靜?沒說何時動身么?」

琴姑將手裡的洗臉巾擰乾遞給程曦,並開口應道,「世子一早就出去了,說是有事,世子妃還未起身,世子手下的人說,今天不用急著趕路,等到世子妃睡醒了再說,奴婢想著既然不急著趕路,便也沒有叫您們起身了。」

程曦邊洗臉邊應了聲,便安靜的繼續洗漱了。

洗漱完,程曦便出去客棧門口溜達了一圈,並沒有走太遠,然而不管是跟著她們過來的護衛還是這小鎮上看似普通的百姓,見著她都會施禮叫一聲大少夫人,程曦實在不喜歡這陣仗,便又打道回府。

等回去客棧便見著百歲也已經被琴姑服侍洗漱好,趙玉也起來了,這才讓人準備早飯,幾個人一起吃早飯。

等到程曦他們吃過了早飯,又等了好一會兒歌舒才帶著人回來,趙玉眉頭微皺不滿開口說道,「幹啥去了,都啥時候了還不動身。」

歌舒抱歉看著趙玉,開口說道,「你們得自己先回去了,我這邊有事可能要耽誤兩天才能回去。」

一旁程曦聽得歌舒的話,想著許三郎還在幽州,會不會是幽州出了事情?於是程曦擔心焦急的開口問道,「出了什麼事情?是不是幽州有事?」

歌舒看向程曦開口應道,「不是。」

原本不想多說的歌舒,看著程曦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只得開口細說道,「剛從鎮上的人這邊得到消息,咱江南邊緣地帶出現了不少不安分的人,我擔心怕是這朝廷會有什麼大動作,所以我要先留下來,在周邊各地巡邏查訪看看情況,你們先回去江南。」

程曦盯著歌舒,再次確認,「不是幽州出了事情?」

歌舒無奈應道,「你就放心吧,就大哥的手段,怎麼會如此容易出事?就你自己瞎擔心,你就回去江南,安心的等著大哥回來吧。」

程曦看著歌舒並不似說謊的樣子,這才相信歌舒,開口說道,「好吧,我跟玉兒先走,你自己也小心。」

歌舒點了點頭,開口對一旁趙玉說道,「我不在你可要注意著點兒,可不能隨便折騰,小心自己的肚子。」

說完歌舒又不放心的看向一旁程曦,難得一本正經的開口對程曦說道,「小嫂子幫我看著她點兒。」

趙玉此時也不再跟歌舒鬧彆扭了,看著歌舒這般不放心自己,拉了拉歌舒的袖子不滿說道,「我知道啦,你安心辦事,辦好早些回去,照顧好自己。」

歌舒聽得趙玉關心的話,知道趙玉肯定不再跟自己置氣了,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開口應道,「放心,最多兩天時間我就回去了。」

趙玉難得乖巧點了點頭。 奶提糕是姜雲卿上一世帶著狗崽子逃難的時候,去到一處牧源地時吃到的東西。

那時候冰天雪地的,狗崽子又有傷在身,那些牧民自己也過的艱難,卻還是分了一些給逃難的他們。偏偏從小長在福窩子里的狗崽子嫌棄腥膻味重,一口都不肯吃,為了這事還曾經被她狠狠揍過一頓。

後來他們回到京城之後,姜雲卿反倒是念叨著這一口,只是因為自己是大夫的原因,將原本該放在奶提糕里的乾果,直接換成了能夠養身益氣的藥材。

每次做上一些,捏成藥丸大小,平日里當成零嘴來吃。

姜雲卿去了搭好的灶房,跟穗兒幾人講著做法,等穗兒和衛嬤嬤能夠上手之後,她就和徽羽去了一趟太醫那裡,要了幾位藥材回來,親手炮製。

等到將奶提糕做好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多時辰。

看著放好的成品,衛嬤嬤抹了抹額頭的汗:「這東西和做點心倒是有些像。」

姜雲卿點點頭:「差不多吧,就是耗費的時間多了些。」

她將做好的奶提糕分開,裝了好幾份,然後指著其中一份說道:「衛嬤嬤,你把這些奶糕給璟王送過去。」

旁邊站著的徽羽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姜雲卿還會給君璟墨送東西。

畢竟那天夜裡,君璟墨「夜探」姜雲卿營帳之後,姜雲卿還曾為此告誡過她。

只是她卻並沒有多說,就那麼垂著眼帘站在一旁。

衛嬤嬤不知道其中這麼多貓膩,聞言笑著道:「奴婢這就去。」

姜雲卿見她提著食盒離開,這才扭頭:「穗兒,你去把剩下的這些給舅母,還有陳夫人、阿瀅她們送些過去。」

「那小姐你呢,你不留些嗎?」

穗兒嘟著嘴。

她們好歹也做了這麼久呢,怎麼全都給送出去了?

姜雲卿笑著掐了掐她的臉:「放心吧,給你留了,至於我,有這些呢……」

她拿著手裡的錦囊拋了拋,從裡頭摸出來一顆圓溜溜的像是藥丸子的奶提子,直接塞進穗兒嘴巴里。

這些和送出去的不一樣,送出去的裡面的藥味極輕,大多還加了乾果和葡萄乾,而她手裡的這些則是加了更多藥材的,和她上一世一樣,準備沒事當成零嘴來吃。

只是這味道,尋常人怕是沒那麼喜歡。

穗兒嚼著奶提子,先是奶香味十足,片刻后卻又瀰漫出一股葯苦味,頓時苦了臉:「小姐,你這個怎麼這麼苦呀。」

「先苦后甜,不知道嗎?」

姜雲卿笑著拋了一顆奶提子到自己嘴裡,然後推著她道:「快去吧,這奶提糕放久了,奶腥味便出來了。」

穗兒咕噥了一聲,又咬了一口甜味更重的奶提糕后,這才跟著衛嬤嬤後面離開。

姜雲卿見兩人提著東西走了之後,這才收拾了一下,一邊帶著徽羽朝著營帳里返回,一邊嚼著奶提子問道:

「李雲姝昨天是不是去過祝辛彤那裡?」

徽羽點點頭:「是,奴婢從圍場出來就一直跟著她,她包紮了傷口就直接去了陳王府的營帳那邊,在裡面呆了小半個時辰才出來。」 程曦跟趙玉上了路,除了休整的半個時辰,都沒有再停下歇腳,夜裡都是護衛換班趕車趕路,不過因為趙玉懷有身孕,馬車的速度倒是不太快。

好在馬車布置的舒適,程曦他們在馬車上過夜,除了有些顛簸,也不算太難受。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總算是到了江南柳城,也就是江南的中心,瑞王府所在地。

聽得外面趕車的阿龍說馬上就要到了,程曦便撩開了車簾,湊在馬車的小窗口前往外看,一旁的百歲也叫囂著要看,程曦便抱著百歲跪坐在軟塌上,兩個腦袋支在窗口往外看。

看著那宏偉的柳城城門,程曦忍不住感慨說道,「這氣勢,都堪比京城長安了啊。」

程曦的聲音不小,前面趕車的阿龍聽見程曦的感概,便很是驕傲的開口應道,「那是,說起來,這柳城可是比長安還要富庶,那長安達官貴人是不少,但是普通百姓照樣窮,但是柳城不一樣,柳城的人,那是家家戶戶都富有。」

程曦聽得阿龍的話,吃驚的道,「這麼有錢?」

阿龍繼續應道,「這江南土地肥沃物產豐富,可是咱大周最肥沃的地界了,可不是其它地方能比的。」

程曦想著如今這時代的情況,似乎真的是哪裡土地肥沃糧食高產,哪裡就富庶,長安雖然比他們雲城那邊稍稍好些,但看著一路過來的氣候環境的變化,怕是這長安還真是不如江南的。

也難怪,這皇上要如此眼紅又如此忌憚江南瑞王了。

不是親家不聚頭 護送程曦他們的人馬,直接去了柳城附近的營地,只留下了部分精銳護送他們進城,馬車漸漸向柳城靠近,柳城的面貌,在程曦的眼裡也越來越清晰。

高高的城樓,城樓前面是一條護城河,護城河周邊種著一排排柳樹,可惜冬日裡光禿禿的,沒能展現柳絮紛飛的風采。

正門口一條寬闊的大橋直通柳城的城門,此時城門大開,不時有人群進進出出,城門兩邊各站著一排目不斜視的守衛,卻是並不會阻攔進進出出的人群。

程曦看著如此場面,便開口說道,「進進出出的人這般放任,就不怕有細作混進城裡去?」

趕車的阿龍開口應道,「難道越小心就不會有細作了么?就拿最為謹慎的長安城,即便是查的再嚴,裡面還不是混進了江南的人。」

程曦聽得阿龍的話,點頭應道,「說的也是,只要有心,即便是查的再嚴,這人也能混進去。」

阿龍應道,「正是,再說這柳城周邊都是江南軍駐地,即便是那些細作想做點什麼,也要先想想後果,而且對付細作最好的辦法,不是一防再防,而是讓他露出破綻,然後順藤摸瓜一網打盡。」

程曦聽得阿龍侃侃而談,笑著應道,「喲,你這懂的倒是挺多的嘛?」

阿龍嘿嘿笑著應道,「哪兒是屬下懂的多啊,這不是主子正在處理幽州城裡那些細作的事情么,屬下之前也跟夫人一樣,忒多的疑問,然後主子就給屬下好好上了一課。」

程曦聽得笑著應道,「我說呢,怎麼突然覺得你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呢。」

阿龍聽得程曦的話,笑著調侃道,「夫人,您這是借著說我,誇咱主子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吧?」

程曦聽得阿龍居然調侃起自己來,知道這些侍衛都跟她皮慣了,也不生氣,只笑著輕斥道,「好好趕你的車吧,仗著你家主子不再,連我都敢調侃了?小心我等你主子回來找他告狀。」

一聽程曦要跟自家主子告狀,阿龍瞬間認慫,「夫人,屬下知錯,您可千萬別跟主子說什麼,不然主子又得拉主子去練半天拳了。」

程曦笑罵道,「出息,好好趕車,快到了。」

他們的隊伍如此有標誌性,當然是暢通無阻的進了城,看著城裡繁榮的景象,程曦真想下去逛一逛,不過想著以後有的是機會,還是暫時忍住了,還是要先去見過瑞王跟睿王妃再說。

馬車也是直奔瑞王府,還才到附近,便見著瑞王跟瑞王妃已經站在門口迎接,瑞王面上表情還算淡定,瑞王妃卻是一臉的激動,面上的笑容更是晃花了人眼,可見是有多高興。

因為瑞王跟瑞王妃在王府門口等著,馬車到了瑞王府附近就停了下來,程曦也帶著百歲下了馬車。

趙玉剛好也下來,幾個人正準備上前去給瑞王瑞王妃施禮,不想瑞王妃就已經先一步激動的朝著他們迎了上來,瑞王看著自家王妃都迎上去,自己也只得在她身後跟上。

看到瑞王妃上前來,程曦還是趕緊的施禮,「曦兒見過瑞王,見過瑞王妃。」

佞相之妻 趙玉站在程曦身邊,同樣施禮,嘴裡叫的卻是不一樣,「兒媳見過父王,見過母妃。」

瑞王妃還是先動手扶著趙玉,開口說道,「說了有身孕就別多禮了,小心著身子。」

等扶著趙玉站好,這才過去程曦身邊,拉著程曦的手開口說道,「可算是把你們盼來了,聽說你們路上出了事情,可把我急壞了。」

程曦笑著應道,「讓王妃擔心了,我們都好好的。」

瑞王妃欣慰笑著道,「那就好。」

然後便注意到程曦拉著的百歲,伸手揉了揉百歲的腦袋開口說道,「這就是百歲吧,長的真是乖巧可愛。」

程曦拉了拉百歲的手,開口說道,「百歲,琴姑姑如何教你的?」

百歲忙鬆開程曦的手,有模有樣的給瑞王瑞王妃施禮,「給瑞王請安,給瑞王妃請安。」

瑞王妃聽得孩子生疏的稱呼,再想著程曦也是一樣,微微有些遺憾的嘆息了一聲,很快面上又掛起了和藹的笑容,笑著對百歲說道,「百歲無需多禮,起身吧。」

這時一直沒開口,最多只點點頭的瑞王開口說道,「先進屋吧,別站在門口了。」

站在門口寒暄的幾個人,這才回過神來,然後一行人都跟著瑞王進了瑞王府。

進了瑞王府,程曦的眼睛滴溜溜轉著,左右觀看著這瑞王府的布局景觀,心裡嘆道,「這瑞王府雖不如她去的皇宮金碧輝煌,卻是巍峨大氣,又不失雅緻,讓人不自覺的感受到一種舒適感,可比長安城那個瑞王府舒服多了。」

正在東張西望到處打量的程曦,突然被瑞王妃拉回來思緒。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此時瑞王妃正站在程曦的身邊,邊跟著往前走邊開口詢問道,「曦兒,三郎可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程曦應道,「相公說,等那邊的事情處理完就過來,應該不會太慢,即便是耽誤的時間長,也一定會在過年之前趕回來,跟大家一起過來的。」

瑞王妃聽得程曦的回答,嘆息應道,「那就好,那就好,只是這幽州城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也不知道他在那邊是否順利。」

瑞王妃說完,便聽得瑞王開口說道,「瞎擔心什麼,那小子要是這點事情都辦不好,這要是遇見危險回不來,也是他活該。」

瑞王的話讓程曦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瑞王妃卻是不客氣的拍了瑞王一掌,斥道,「呸呸呸,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回不來?話都不會說。」

瑞王很是無奈應道,「是我錯了。」

凰謀天下:許你江山如畫 程曦錯愕,真是沒想到,這平時氣勢威嚴的瑞王大人,在瑞王妃面前,這認錯的效率跟速度,還真是夠快的。

看著瑞王妃還是板著臉,瑞王便繼續開口道,「歌舒不是留了不少精銳在幽州城么,就那麼幾個細作,還那麼幾個刺客,在他面前還不都是跳樑小丑,沒多久就能抓住的,你就安心,肯定會平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