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無聲息之間,達克寧的身影出現在了鴉天狗身後,手上的利刃毫不猶豫地刺了下去。

「鐺——」

並沒有利刃刺入血肉的聲音響起,取而代之的是達克寧的利刃跟鴉天狗手上的武士刀狠狠相撞。

「呀哈哈哈,騙你的啦,你的能力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了!」鴉天狗肆意地大笑起來,他此時的樣子很是奇怪,前面的他並沒有回頭,而是在背後又長出了兩隻手臂。

在接住達克寧刀刃的時候,鴉天狗背後散亂的頭髮一下向兩邊分開,露出後腦勺上一張大笑著的臉。

達克寧:「!!!」

換成任何一個人,看到這一幕怕是都免不了被驚嚇一番,達克寧膽子不小,但還是被噁心到了,鴉天狗一個腦袋上竟然長出了兩張臉,背後還長出了兩隻手,這還算正常人類?

在鴉天狗跟達克寧刀兵相接的時候,鴉天狗腦後的那張臉詭異一笑,脖子突然伸長,朝著達克寧咬了過來。

達克寧也沒有料到鴉天狗竟然這麼難纏,手上利刃架開鴉天狗的武士刀,向後一躍,避開了鴉天狗要來的頭顱,但也因為措手不及之下被鴉天狗一道砍在了手臂上,滾燙的血液滴落在草地上,像是岩漿一樣腐蝕了一大片草地。

達克寧臉色嚴肅,鴉天狗的手段未免也太多了一些,他猜測,對方可能是跟他一樣的附身型,依靠特殊生物的能力進行戰鬥。

達克寧手臂上被展開的傷口緩緩癒合,利刃上方的地方裂開一道長長的嘴巴,抱怨道:「能不能溫柔點兒,砍一下很疼的好不好?」

「呵呵。」達克寧回以冷笑,早知道這個惡魔這麼多話,他打死也不跟火惡魔簽訂契約。

這個惡魔就是他遊歷外大陸的時候發現的一個古老的惡魔,來歷可以追述到上百年前,十分強大,而且,準確的說,他並非是一個惡魔,更像是一個不死不滅的詛咒,打不死,只能封印,還能夠隨著主人的變強而變強,達克寧正是看上了這幾點,才會跟他簽訂契約,但在簽訂契約之後,他才發現這傢伙不僅話多的要命,性格還十分惡劣。

鴉天狗怪笑一聲,兩隻向後的手臂扭了過來,放在前面,還是只有一個腦袋,但手臂卻多了兩條,伸長的頭顱也收了回去。

「小鬼,你的能力很不錯啊,我看上了。」鴉天狗舔了舔嘴角,眼中閃爍著一絲貪婪之色。

達克寧皺了皺眉:「做夢!」

「哼。」鴉天狗冷笑一聲。

「小鬼,你知道上一個跟我說這句話的人是誰嗎?是富江!那個殺不死的怪物!」

「但是呢,你知道她現在在哪兒嗎?哈哈哈,讓我來告訴你吧,她被我吃掉,徹底化為了我的一部分,連能力都被我奪走了!」

達克寧瞳孔一縮,富江可是在恐怖群島裡面跟貞子一個等級的怪物,難怪很久都沒有富江襲擊哪個地方的消息傳出來,原來富江已經被幹掉了!幹掉她的人,正是眼前這個男人!

達克寧忌憚地看著鴉天狗,大致猜出了鴉天狗的能力——通過吞噬怪物來奪取對方的能力的能力!

這種跟白洛的饕餮之胃一樣的能力最麻煩了,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積攢的底牌就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難對付。

鴉天狗背後長出一雙黑色的翅膀,一張人臉逐漸變化,變成了一張鬼氣森森的鬼臉。

換成其它的天生神靈,能夠看出鴉天狗變異形態的概率很低,但達克寧跟鴉天狗有些相似,為了契約合適的惡靈,達克寧曾經了解過全世界的怪物,尤其是恐怖群島這個蘊藏了大量怪物的地方,所以在鴉天狗剛展露出這種形態的時候,達克寧就認出來了他身上的這些部位來源於哪裡。

他背後的那雙黑色翅膀來源於恐怖群島一片詭異的死魂森林裡面,那裡面居住著一種罕見的死魂烏鴉,這種烏鴉的眼睛能夠看到靈體,身上的羽毛如果做成羽箭,也可以對惡靈造成一定的傷害。

他臉上的面具達克寧也認得,分明是恐怖群島一個大型神社裡面供奉的惡鬼之面,在兩年前這張惡鬼之面突然消失,想不到竟然到了鴉天狗手裡。

達克寧認出來的越多,雙目也就越是凝重,跟鴉天狗比起來,他基本上就是白裝上陣啊,對方一身紫色裝備,身上還有無數能力,這還怎麼打?

達克寧心生退意,再打下去輸的肯定是他,於是,他的身體再一次消失在原地,打算先離開這裡。

然而,鴉天狗不屑一笑:「我都說了,你的能力在我面前毫無作用,變成靈體?要不是我擁有能夠看破靈體的眼睛,沒準還真被你跑掉了,但現在,哈哈,你還是乖乖地留下來吧!」

鴉天狗背後的黑色羽毛像是一道道利劍一樣射了出去,認準了一個方向,處在這個方向上的達克寧感到一陣巨大的危機感向他傳來,不得已之下只能迎戰。

數十隻大小不一的惡靈或者惡魔被達克寧放了出來,朝著這些飛來的羽毛殺了過去,將羽毛盡皆擋下,但在後面跟過來的鴉天狗這個大反派面前,這些等級不高的惡靈和惡魔根本就不夠看,三兩下就被鴉天狗像是砍瓜切菜一樣殺了個乾淨。

達克寧一陣心疼,紅著眼睛沖了上去,他明白,接下來能夠跑掉的幾率太低了,與其憋屈的死去,還不如跟鴉天狗拼個你死我活。

鴉天狗看著衝過來的達克寧,臉上依舊一副輕鬆愜意的姿態,跟達克寧交手之間,手上的武士刀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很快,達克寧就變得遍體鱗傷。

「哈哈,不要反抗了,乖乖地成為我的一部分吧。」鴉天狗看著身前已經身受重傷的達克寧,武士刀對著達克寧的腦袋道。

「呵,做夢。」達克寧依舊是這句話。

鴉天狗舔了舔嘴角,貪婪地道:「放心,我不會直接殺了你,我會讓你活著,活的好好的,將你直接吞進肚子里,成為我的一部分。」

「呀哈哈哈,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為你將跟我一同永生!」

「真是個瘋子!」 後宮長梧傳 達克寧眼神冰冷,鴉天狗難道真打算將他生吞下去?一想到這樣的結局,即使是達克寧,身體也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這樣也太殘酷了吧。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十二道血紅色的劍痕從遠方飛射而來,鴉天狗眼神一邊,來不及轉身,四條手臂瞬間轉到了後面,手上的武士刀『乒乒乓乓』將實質化的血紅色劍痕全都攔了下來。

但詭異的是,就算他攔下了這些血紅色的劍痕,在他身上仍然出現了十二道傷痕。 「怎麼回事?!」鴉天狗震驚之下退開一段距離,離開了原地,這才看到身上多出了十二道深可入骨的傷痕。

明明他都擋了下來,為何身上還會有傷痕出現?二次攻擊?投影攻擊?還是……無法躲避的攻擊?

鴉天狗謹慎地看向那一處方向,白洛跟狗傲天出現在了那裡,狗傲天最先撲了上來,擋在了達克寧身邊,不善地盯著鴉天狗。

「汪,阿寧,你沒事吧?」狗傲天擔憂地問道。

達克寧見到狗傲天跟白洛到來,也是鬆了口氣,身上附身的火惡魔緩緩消散,吐出一口熱息,苦笑道:「受傷太重,接下來怕是沒辦法繼續戰鬥了。」

狗傲天恨恨地道:「放心吧,阿寧,我們會幫你報仇的,洛洛,上,打死他!」

白洛翻了翻白眼,將兩人護在身後,手持戰神之劍,跟鴉天狗遙遙對立。

「小心,洛洛,他身上擁有很多怪物的能力,恢復力也很強,頭還能變長,除此之外他背後的翅膀還能傷害到靈魂,我化成靈魂體都能被他打出來,他身上的詭異能力還有很多,千萬要小心!」達克寧一邊咳血,一邊嚴肅地道。

狗傲天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尼瑪,他這是開掛了?」

達克寧苦笑:「大概是跟洛洛一樣的能力,能夠吞噬別人的能力化為己用,他身上肯定還藏著不少能力。」

「麻煩了。」狗傲天狗臉緊繃了起來。

白洛也是眉頭緊皺,跟鴉天狗對視著,後者也是十分謹慎,沒有直接動手。

「竟然還有幫手,讓我看看,嗤,一個五階初期,一個五階中期,哦,對了,加上你這個被打殘的廢物,就憑你們,還想要擊敗我?」鴉天狗不屑地道。

事實上,對身為天生神靈的他們而言,能力的重要性還要超出實力等級,要是能擁有一個強力的能力,越級殺敵並不困難,鴉天狗也知道這點,之所以這樣說,不過是為了帶給對方一些壓力罷了。

白洛跟狗傲天兩人都沒有上當的意思,狗傲天身上冒出數十道光暈,一下子全都飛到了白洛身上。

「輕身術、金甲術、體力光環、耐久光環、靈力爆發、鷹眼、全方位感知、傷害增幅……」

一連幾十道各種各樣的神通法術落在了白洛身上,單一的法術在他身上作用並不大,但一下子這麼多下來,已經從量變達到了質變的程度,足以讓白洛的實力短時間內上升一大截,甚至從五階中期提升到了將近五階圓滿的狀態。

接著,狗傲天身上又有數十道神通落在了白洛的戰神之劍上面。

「鋒利、破甲、持續傷害、腐蝕、毒霧、麻痹……」

一連數十道各種各樣的法術加持在了戰神之劍上面,讓戰神之劍上散發的氣息越來越危險,白洛看了之後都有種心驚肉跳之感。

鴉天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尼瑪,你還好意思說老子開掛,咱們到底誰才是掛逼?

白洛揮了揮手上的戰神之劍,更加危險的氣息從上面傳了出來,白洛能感覺到,此時的戰神之劍威力比之前上升了整整一個檔次,現在的他,就算有一個半步六階甚至真正的六階擋在他身前,白洛也照樣有信心與之一戰!

鴉天狗扭了扭脖子,背後再一次長出四隻手臂,整整八條手臂懸長在他身上,每一隻手臂上都拿滿了兵器,或是武士刀,或是短劍,或是長槍,一看就很不好惹。

「來吧,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保下他!」鴉天狗背後黑色的翅膀扇動,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白洛在狗傲天的神通加持下,各種能力都被提升到了極限狀態,視覺也是如此,竟然能夠直接看到鴉天狗的移動軌跡。

毫不猶豫,白洛一連幾十道血紅色的劍痕劈了出去,在鴉天狗還沒有到達他身前就將他逼退。

鴉天狗飛了出去,摸著身上的傷痕若有所思,他的身體幾乎被白洛完全斬開,一隻胳膊跟大腿都被斬落,身上一些地方還有毒霧、麻痹狀態,但他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

不出兩秒,他身上那些被斬出來的傷口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癒合了起來,至於被斬落的手臂跟大腿,直接從原來的地方重新生長了出來。

白洛眼神凝重:「跟邦尼一樣的無限再生能力?」

「他的能力應該來源於富江。」達克寧補充道。

白洛思索著破解的辦法,另一邊的鴉天狗咧開了嘴角。

「無法躲避的攻擊嗎?有趣,哈哈,有趣,怪不得你只會拉開距離戰鬥。」

鴉天狗已經發現了白洛的弱點,他的實力是比白洛強上一些的,所以白洛才會在一開始就拉開距離,沒有打算跟他近戰,而在遠程攻擊中,即便拉開了距離,白洛那種無法躲避的攻擊威力也不會減弱,反而他的敵人只要沒有衝到他身前,就只能在遠處被動挨打。

鴉天狗眼中露出一抹瘋狂,換成其他人,或許會怕白洛的這種能力,但這些人裡面並不包括鴉天狗本人,只要能承受住足夠的傷害,衝到白洛面前,這種能力作用就會大大減弱吧?

想到這裡,鴉天狗再一次欺身而上,白洛看到他的動作,手上的戰神之劍不斷地往他身上招呼,轉眼間,鴉天狗身上就出現了無數傷痕,但這些傷痕也都在快速地恢復著,只不過恢復的速度遠遠沒有傷痕出現的速度要快。

「近一步,再近一步,等我到你身邊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鴉天狗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他又不是木頭,怎麼會感受不到痛苦?

在不斷地傷害跟癒合之間,帶給他的痛苦只會更加的強烈,但他憑著瘋狂的意志,愣是將這些痛苦全都硬生生地壓了下去。

等來到白洛身邊的之後,鴉天狗身體已經七零八落,身上沾滿了鮮血,但他衝到了白洛面前,手上的武士刀狠狠地劈了下去。

白洛眼神古怪,一面暗紅色的盾牌擋在了他的面前,在鴉天狗嘩了傲天的表情中將他手上的武士刀擋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鴉天狗身體被白洛一道斬開,只剩下一顆不甘的頭顱,看樣子竟然還活著,生命力當真頑強到不可思議。

白洛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覺他跟開了掛一樣,不得不說,戰神之劍跟戰神之盾真的很強啊,要是莫麗卡還活著,帶著那幾種能力過來參加真神試煉,勝率應該很高吧?

白洛唏噓一聲,背後張開青銅色的饕餮虛影,將鴉天狗的身體全都吞了下去,換成其他人,還真的很難殺死他,但白洛擁有【饕餮之胃】,想要將鴉天狗消化掉簡直不要太簡單。

不多時,序列的聲音再次傳來。

「您吞噬神靈本源一份,檢測到能力【怪物之巢】,是否保留能力?」

白洛查看了一下這個【怪物之巢】的能力介紹,所謂【怪物之巢】,就是將自己當成怪物的巢穴,捕捉怪物封印在自己身體裡面,跟這些怪物融為一體,進而擁有這些怪物的能力,而且還可以在體內繼續培養這些怪物,讓它們變得更強,然後得到的力量反饋也越強。

白洛的認知再一次被刷新了,這些天生神靈各個都是人才啊,這個鴉天狗為了變強也是不要命,體內封印了大量的怪物,狠下心來將自己當成怪物巢穴來培養,白洛也是服氣了。

這個【怪物之巢】確實是個很強勁的能力,能夠讓他同時擁有很多能力,可是,白洛都有【饕餮之胃】了,還用得著其它能力?

再說了,將自己的身體當成怪物巢穴來培養,這種事情白洛真的接受不了。

「不用保留,統統轉化為神靈本源用來突破!」

「是,宿主!」

白洛感覺到一股金色的能量在他體內遊走,同時還有一股不弱的氣血能量,正是鴉天狗死掉后留下來的氣血跟被他封印在身體裡面的那些怪物的能量。

可惜了,對現在的白洛而言,氣血能量能夠起到的作用已經不大了,哪怕是鴉天狗加上他體內封印的數百頭強大妖魔,還有好幾隻五階的強力怪物,也不過是讓白洛的體質跟靈力提升到了五階後期,達到了跟精神力一樣的程度罷了。

消化完這股氣血能量,鴉天狗的神靈本源開始散開,融入到白洛的四肢百骸當中,十分舒坦,也讓他的實力更進一步,體質、靈力、精神力,統統都突破到了五階圓滿的地步,甚至還有不少的剩餘,讓他距離半步六階也是不遠了。

吸收完鴉天狗的力量,白洛看向了達克寧跟狗傲天兩人,狗傲天正在幫達克寧治傷,各種治療神通瘋狂砸下來,讓達克寧臉色好看了不少,但里裡外外還是透露出一股虛弱。

達克寧嘆了口氣道:「不用麻煩了,傲天,我恐怕沒有辦法繼續戰鬥了,接下來就交給你們吧。」

狗傲天跟白洛默然,這樣的傷,短時間內無法痊癒,想要繼續參加真神試煉,死亡的幾率真的太大了。 白洛面色複雜地看著眼前一份五階中期的神靈本源,達克寧已經退出了真神試煉,照他身上的受傷程度,繼續待在這裡也只會送命,儘管白洛他們會儘可能地保護他,但顯然,達克寧並不想要成為累贅,因此直接選擇了退出。

狗傲天拍了拍白洛的肩膀道:「洛洛,還是得靠你啊,我大概是沒指望了,你跟驚蟄加加油吧,我們幾個裡面要是有人能突破真神,肯定就數你們兩個了。」

狗傲天搖頭晃腦,對自己信心不大,不,這應該叫做有自知之明才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白洛將達克寧的光球遞給狗傲天,後者搖了搖頭,白洛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多說,直接將光球吞了下去,原本距離半步六階還差一段不短的距離,這下一下子突破到了半步六階。

不過,這裡面水分有點兒大,畢竟一個五階中期的神靈本源,想要讓白洛從五階圓滿突破到半步六階幾乎不可能,也幸好之前鴉天狗的神靈本源已經幫助他在五階圓滿的道路上又走了很長一段距離,再加上白洛狠下心將從達克寧這裡得到的能力全都轉化成了神靈本源用來突破,這才勉勉強強突破到了半步六階。

他現在這個半步六階突破的有些勉強,不論他的那些詭異能力的話,只能算是最弱的半步六階,但好歹也算是進了半步六階的門。

在他們不遠處,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道穿著白色和服的女子身影,白洛突破后感知異常的敏銳,一下就發現了站在那裡的那道人影,雙眼看了過去。

狗傲天也注意到了白洛的動作,向著那個方向一望,頓時嚇了一跳,那裡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道人影!

「你是誰?」狗傲天呲著牙問道,語氣不善,對方悄無聲息地來到他們身邊,顯然不是弱者,而且也未必懷著什麼好心思。

女巫背後背著一柄長弓,之前跟在她身邊的一黑一白兩道人影竟然消失不見,只剩下她一個人,但白洛不會因此就小覷了她,腦海中傳來的危險感告訴他,眼前這個女人絕對是跟他一個等級的存在!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七月琉璃給他的壓迫感遠遠沒有現在這麼強,看來她在真神試煉當中也變強了不少,不止白洛一個人在變強,其他人也都在變強,包括眼前的這名女巫。

七月琉璃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而後看向了白洛,問道:「鴉天狗死在了你手裡?」

狗傲天接了上去:「哼,知道就好,洛洛可是很強的。」

七月琉璃看都沒有看狗傲天一眼,略帶憂傷的眼神仍然看著白洛。

白洛挑了挑眉毛,反問道:「你想幫他報仇?」

「不,他也是我的敵人。」七月琉璃這樣回道。

「準確地說,他是害死我父母的人,我成為女巫也是為了殺掉他,但現在我掌握了能夠殺死他的力量,而你卻已經將他殺掉了。」

滿庭芳:穿越之紅顏天下 不知道是不是白洛的錯覺,他好像從七月琉璃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幽怨,就好像以前經常被一名惡霸欺負,然後你下定決心瘋狂鍛煉身體,成為了一名武學高手,然而,等你興緻勃勃地打算報仇的時候,卻狗血地發現對方已經死了!

白洛現在的情況比上面這個比喻還要狗血,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他殺鴉天狗還殺出錯來了?不對,七月琉璃現在更多的應該是鬱悶吧。

白洛尬笑兩聲,狗傲天臉上也憋著笑,這好像跟他看的那些狗血劇情很相似啊。

「那你打算怎麼辦?」白洛問了一句。

七月琉璃淡淡地道:「我曾經發過誓,要是能有人幫我殺了鴉天狗,如果對方是男人,我就嫁給他,如果對方是女人,我就跟隨對方,效忠於她。」

白洛:「……」

狗傲天:WTF!!!

為什麼本汪就遇不到這麼好的事情!!!!!

狗傲天咬著爪子瞪著白洛,你他丫都有那麼多漂亮小姐姐了,竟然還跟我們這些單身狗搶?!不對,這個是自己送上門來的!我擦,你這傢伙是不是有毒啊!

白洛直接無視了狗傲天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對著七月琉璃道:「那個……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七月琉璃平靜地看著他:「你說呢?」

白洛感到一陣頭疼,為什麼他會有這麼多幸福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