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吃痛的狃拉也恢復了過來,呆呆獸的頭錘裝在他的牙齒上,雖然牙齒很堅硬,但是腦袋可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恢復過來后,狃拉再次欺身而上,剛剛自己受到的傷害不小,但是他知道對方受到的傷害比他只高不低。

不過這個時候,在空中凝聚覺醒力量的黑暗鴉也終於凝聚完成了,一顆明晃晃的黃色能量球讓整個山洞都明亮和很多。

狃拉嘗到了咬住技能的甜頭,準備再次對呆呆獸使用一次,相信這樣兩三次之後,呆呆獸就會失去戰鬥能力。

「呆呆獸,守住。黑暗鴉,釋放覺醒力量!」青木冷靜的說道。

三者幾乎是同時,狃拉的咬住,呆呆獸的守住,黑暗鴉的覺醒力量。

狃拉的咬住技能攻擊在了呆呆獸的代表守住的綠色防護罩上面,因為守住的持續效果讓狃拉沒有一下子擊破。

與此同時,幾乎在同一時間,黑暗鴉的電系覺醒力量能量球同時命中了兩人。

伴隨著「轟」的爆炸聲,覺醒力量爆炸而開,帶著大量的黃色藍色的電流。

第一上將夫人 呆呆獸憑藉著守住,一下子防禦住了兩個技能,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否則電系的覺醒力量,可是會讓他受到不小的傷害,不下於之前狃拉的咬住技能了。

但是狃拉就沒有這麼幸運了,覺醒力量的正中心命中了他,在爆炸中被炸飛了三米遠。

而且因為之前受到了水槍的衝擊,讓他身上還帶著一些水漬,毛髮中的水也沒有辦法一下子清除。

所以電系技能的傷害就被放大了。

從勉強站起來的狃拉身上帶著的絲絲電流就能夠看出來了,剛剛黑暗鴉的覺醒力量對他造成的傷害絕對不低。

略微喘息了一口氣,狃拉才從剛剛的衝擊中緩了過來。

沒有停頓,雙爪之上淡藍色的能量凝聚,一塊塊半個拳頭大小的冰礫出現在手中,隨著他手臂的揮動,一個個的射向了呆呆獸。

冰系技能原本對水系精靈的效果是減半的,反倒是對飛行系精靈的效果是兩倍傷害,但是這麼長的攻擊距離,以黑暗鴉的速度絕對能夠躲開,所以狃拉還是選擇了攻擊呆呆獸。

而且呆呆獸之前受到過他的攻擊,如果能夠先解決一隻的話,他的處境會好很多,否則可能真的要輸了。

可是有一件事情他怎麼也不想到。

「呆呆獸,覺醒力量,黑暗鴉,出奇一擊,跟他近身戰!」

沒錯,作為水系精靈的呆呆獸,覺醒力量居然是火屬性。

在冰礫還沒有靠近他之前,就被凝聚在呆呆獸身前的火系能量球給融化了,那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冰礫,迅速消融成了一灘灘水。

黑暗鴉藉助出奇一擊的效果,貼近了狃拉,在他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呆呆獸身前的能量球,還未做出反應的時候,就被黑暗鴉給纏上了。

兩隻精靈近身之後,都沒有做出什麼技能招式,就是拳拳到肉的男人一般的戰鬥方法。

狃拉的攻擊能力強於黑暗鴉,可是黑暗鴉在之前得到了狃拉的磨爪效果,爪子上的威力同樣不低。

很快,兩隻精靈只是戰鬥了一小會,呆呆獸的覺醒力量就已經凝聚完成了。

沒有絲毫猶豫,呆呆獸控制著覺醒力量朝著黑暗鴉和狃拉衝去。

「狃拉!」

看到飛速靠近的火屬性能量球,狃拉能夠感受到上面灼熱的溫度,頓時就急了起來。

可是身邊的這是黑暗鴉死死的纏著他,就是不讓他有躲避的機會。

這樣黑暗鴉也會受到攻擊啊?同歸於盡?

如果他知道青木現在的心中的念頭,就不會這麼想了。

青木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守住真好用啊!

————————————————————————

第十五更完成了!下面就是還債了!求首訂!求訂閱!求月票啦!!! 「黑暗鴉,守住!」

隨著呆呆獸的火系覺醒力量使用而出,飛到半空中時,青木對黑暗下下達了指令。

「嘎!」黑暗鴉在與狃拉纏鬥,隨著能量球的靠近,也感受到了通過空氣傳來的灼熱溫度,大叫一聲直接使用了守住技能。

黑暗鴉能夠感受到上面的溫度,狃拉當然也可以,而且作為冰系精靈,他的感受比黑暗鴉還要明顯。

可是黑暗鴉擁有守住技能能夠抵擋能量球的傷害,他卻不行。

幾乎實在一瞬間,呆呆獸的火系覺醒力量形成的能量球攻擊在了狃拉和黑暗鴉戰鬥的中心。

「轟!」

伴隨著猛烈的爆炸聲,火系能量球直接濺射而開。

火系能量作為最熾熱的能量系別,爆炸后帶來的灼熱讓整個洞穴中的溫度都略微上升了一些,爆炸周圍的冰塊全部都直接融化,中心處融化冰塊后的水分都直接蒸發成了水汽。

帶來轟鳴聲的同時,洞穴之中也出現了一陣水霧。

黑暗鴉毫髮無傷的從中飛起,扇動翅膀將煙霧和水汽全都散開。

只見狃拉身上的毛髮有些發焦,軟軟的躺在爆炸的中心處沒有行動能力。

青木看著倒在地上的狃拉,笑了一下,說道,「別裝死了,我知道還沒到達你的極限,起來吧。」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還真的以為狃拉已經失去戰鬥能力了,隨意的靠近還真有可能被他偷襲至死乃至重傷。

這種臨死的反撲,絕對是最危險的。

但是青木通過晶元一直注視著狃拉的狀況,所以知道現在的狃拉雖然已經到了極限,但絕對還有發動一次攻擊的能力。

「狃拉!」

知道青木看穿了自己,狃拉也沒有再裝,勉強的用手撐著地面,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青木看著狃拉那一副站不穩的樣子,笑的很開心。

美好生活從小龍蝦開始 對於即將能夠收服這麼一隻有意志力的精靈,青木很滿意,也很高興。

狃拉的實力不弱,但是最讓他開心的還不是狃拉的實力,而是他的智商,他會用腦子來戰鬥。

作為一隻在野外成長的精靈,只有學會用腦子,才能活的更好,顯然狃拉在這片森林中學會了這個能力。

「休息一下吧,狃拉。呆呆獸,哈欠!」

青木不想再讓狃拉透支身體來戰鬥了,雖然青木能夠在以後給他調整回來,但是這種透支身體的戰鬥,還是會對以後的成長帶來一些影響。

呆呆獸的鼻子上冒出了一個橢圓形狀的氣泡,慢悠悠的從他的鼻子上飄起,飛到了有些站不穩的狃拉面前。

「啵!」

一個清脆的氣泡破碎聲,原本身體就有些吃不消的狃拉,感覺到全身突然的乏力,特別是雙眼彷彿像一座山一般的承重。

困意如潮水般襲來,狃拉的身體再次慢慢的倒了下去。

在他倒下去的過程中,還能微微張開的雙眼,看向了那瓶被他放在牆角的,喝到一半的牛奶。

帶著一絲不甘和失落,「我的牛奶……」

「嘭!」

狃拉終於倒在地上徹底失去了戰鬥能力,呆呆獸的哈欠只是那壓死氂牛的最後一根稻草。

青木適時的丟出了一個超級球,作為自己準備收服的精靈,當然需要有同等的待遇。

超級球在將狃拉收進之後,微微的搖晃了幾下,伴隨著中間按鈕的紅閃,徹底失去了動靜。

沒有讓精靈將精靈球送到手邊,青木親自走到了因為剛剛爆炸而有些乾燥的地面,將裝有狃拉的超級球撿了起來。

這次的戰鬥可以說,完全是黑暗鴉和呆呆獸的默契配合,青木的準確指揮,引導出來的一場戰鬥。

如果沒有青木的指揮,哪怕黑暗鴉和呆呆獸的實力再強一分,面對屬性全面克制他們的狃拉,也不一定能夠獲勝。

就算如此,黑暗鴉和呆呆獸也受了不小的傷。

大奶罐及時的給他們送上了新鮮的牛奶補充體力,相比於狃拉,他們還是好很多的。

青木也從戒指中拿出了幾份不同等級的傷葯給他們噴洒在身上,能夠緩解疼痛的同時治療一些外傷。

還拿出了一些能量方塊給他們補充能量。

大奶罐的牛奶補充體力,傷葯治療傷口,能量方塊補充能量,三種物品結合下,黑暗鴉和呆呆獸的傷身體很快就能夠恢復過來。

將黑暗鴉和呆呆獸全部處理完畢之後,青木才將狃拉放了出來。

再次出現在山洞中的狃拉已經醒了過來,只是身上的傷勢讓他不能做出什麼動作,看著將自己圍起來的青木和呆呆獸他們,自然而然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畏懼和敵視。

青木蹲下身,沒有說話,用他現在最好的傷葯噴霧,準備處理狃拉身上各種燒傷,麻痹和瘀血。

「狃拉!」

狃拉看到青木拿出東西時,下意識的以為是什麼不好的物品,就想坐起來反抗,可是這一動就牽扯到了全身的傷痛,讓他坐起到一半的身體再次倒了下去。

「別動!乖乖躺著!」青木表情嚴肅的說道,開始了本次的治療。

這次狃拉身上的傷確實比較重,而且因為他天生營養發育都不是很好,所以身體有些薄弱,之前能夠站起來戰鬥,完全是因為意志力。

但是在被收服之後,意志力退散,想再次行動就沒那麼簡單了。

青木噴洒了傷葯,同時藉助著自己嫻熟的手法,幫狃拉更快的恢復身體。

原本來以為是要對自己做什麼的狃拉,非常恐懼,可是突然自己傷口處出現了絲絲清涼的感覺,原本有些麻木的肌肉又能夠感覺到痛楚了。

毒寵霸氣小妖花 傷葯的帶來的涼爽之意和肌肉皮層恢復痛覺后的痛楚相互交織,讓狃拉徹底明白了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這個時候,大奶罐拿著一瓶牛奶,蹲在了狃拉的身邊,用一個吸管插入到牛奶中,另一頭放到狃拉嘴邊,示意他可以喝。

狃拉聞到那熟悉的味道,雙眼瞪大的看著一臉靦腆帶笑的大奶罐,眼中流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猶豫了片刻后,還是沒能忍住牛奶帶來的誘惑,一口咬住了吸管,飛快的喝了起來。

這個時候,大奶罐在狃拉看來,有一種很神聖的光輝。

那種說法叫什麼來著?對,曙光女神的…牛奶?

————————————————————————

emmmm,今天十五更已經結束了,這是還的一個債,已經欠了很久了,所以還上,之後還有幾位的大佬的萬賞,待我慢慢還!

還有就是求首訂啊!求首訂!求首訂!最後一點時間了,求大家給個首訂!! 狃拉倒是很舒服的有人處理傷口,還有人喂牛奶喝。

可把青木累的不輕。

不要小看培育家們的手段,在用傷葯治療精靈的同時配上一些特殊的手法,不僅可以讓精靈受到的傷勢更快恢復,還能讓精靈減少疼痛感,皮層組織加快粘結。

精靈的身體素質怎麼也比人類強,所以狃拉在受了那麼重的傷之後,青木的按摩加上傷葯的噴洒,居然瞬間就讓一些傷口結痂了,還有一些小傷口則直接消失不見。

配合大奶罐的一瓶牛奶下肚,治療結束之後的狃拉已經能后正常站立起來做一些小幅度的動作了。

直到這個時候,狃拉才真正正視起了面前這個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實力,但是卻從容不迫的人類。

之前戰鬥的時候他也看在眼裡,黑暗鴉和呆呆獸能夠戰勝自己,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憑藉著這個人類的指揮。

眼中帶著複雜的看著青木。

青木也毫不猶豫的與他對視,說道,「狃拉,你已經是我的精靈了,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你成為我的精靈,我幫你成長,幫你戰鬥,你可以享受到所有你想要的,比如,牛奶!還有各種精靈道具、食物!」

狃拉聽著青木的話,沒有任何錶情,直到說道牛奶兩個字的時候,才出現了細微的變化,不過也被他強行壓制住了。

雖然狃拉的控制力很強,但是青木還是能夠看出他眼中的心動。

心中微微一笑,拿住了他最喜歡的東西,青木已經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完全收服他。

不過說到第二點的時候,青木的表情直接嚴肅了起來,緊緊盯著狃拉的雙眼之中帶著冰冷。

「第二!如果你不願意為我戰鬥,那我也不勉強,各種食物我也會一直提供你,但是你永遠也別想再出精靈球,直到死亡!」

這兩個選擇其實就是一個生,一個與死也沒太大區別的選擇,將精靈球當做監獄,永遠關押么?

聽到要永遠關住自己,狃拉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作為野生精靈時他最喜歡的就是自由,可是現在面前這個人類卻要剝奪他,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狃拉!」

狃拉大叫了一聲,擺出了攻擊姿態,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死,他也不會接受的。

看到狃拉的動作,呆呆獸和黑暗鴉也一下子做出了攻擊的樣子,緊緊的盯著狃拉,就怕他有什麼出格的行為。

青木毫不退讓的盯著狃拉,這種事情作為一個掌控欲極強的訓練家,他是不可能妥協的。

狃拉的資質他看在眼裡,十分優秀,而且戰鬥風格和意志力方面也是他比較滿意,如果不能成為自己手中的重要精靈,那麼為了避免被別人抓捕最後有可能成為自己的敵人,還不如選擇將他長久關押起來。

甚至賣給獵人公會都不是青木的選擇,實在沒錢的時候才會考慮。

不過只要狃拉願意成為他的精靈,並且全心全意的為他而戰的話,青木也不會虧待他,呆呆獸他們這樣的待遇,他肯定也會有。

這個時候,兩邊劍拔弩張的緊張時刻,還是大奶罐直接衝到了中間,攔著狃拉連連擺手,示意青木不時他想象中那樣的人。

同時手中拿著之前狃拉放在牆角的半瓶牛奶,一把塞到了他的手中。

「咪嚕~」大奶罐不停的說著什麼。

「狃拉~」狃拉一臉茫然的接過半瓶牛奶,聽著大奶罐在不停的說著話。

大奶罐越說越激動,還拉過了同樣有些懵的呆呆獸,不停的拍打著他的背,讓呆呆獸疼的有些齜牙咧嘴,可卻是不敢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