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龍宇對地獄三頭犬的概念完全變了。

這是那種高冷的神獸?明明就是一直傻狗。

炎龍宇心想:這貨應該不是純種吧!怎麼這麼慫,這麼多話啊!

沈曼兒說:「我們放了它吧!他本來就沒招惹咱!」

炎龍宇想了想:「好吧!」

看著炎龍宇離去的步伐。

地獄三頭犬回頭看了看地上的黃泉水,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眼中一片堅毅,彷彿下定了決心。

朝炎龍宇喊道:「少年,看你一片赤誠,本座決定讓你追隨,帶你走向不朽!」

炎龍宇和沈曼兒聽到背後地獄三頭犬的話,不禁一片錯愕。

沈曼兒說道:這隻狗是不是被你打傻了?」

炎龍宇說道:「好像吧!我下手有點重了。」

說著就繼續往前走。

看著他們繼續走,地獄三頭犬急了。

雙眼一片焦急,下定決心連忙說道:「等等,帶我離開這裡!我可以做你的戰寵!」

炎龍宇回頭了,感到有些錯愕,因為神獸都是有自己的尊嚴的。

不忘初心 他們就算死也不會追隨他人的。

就算眼前這隻看似不純種的傢伙,應該也是一樣的。

正因如此,炎龍宇才沒有給地獄三頭犬下獸寵契約。

聽到地獄三頭犬的話,炎龍宇錯愕了。

難道自己太帥,把這狗給征服了?

這種大事,炎龍宇也嚴肅了,問道:「為什麼?」

「我想離開這裡!我被困在這裡了!」地獄三頭犬說道。

炎龍宇向前檢查,還真發現了一種強大的陣法困束著地獄三頭犬。

炎龍宇發現想要帶走地獄三頭犬必須打破陣法。

可是陣法太過古老了,炎龍宇看不懂。

當炎龍宇接近陣法時,身上的萬陣圖盤閃爍。

炎龍宇想到了這個傢伙,這可是破陣專家啊!

炎龍宇如今已經掌握了萬陣圖盤了,已經可以用來布陣和破陣了。

這已經成為炎龍宇的一大部分戰力了。

唯一遺憾的是,陣靈不知是在沉睡,還是嫌棄炎龍宇實力差,一直未出現。

炎龍宇只能感覺到陣靈存在,但是其餘的就感受不到了。 大典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就到了沈曼兒和三殿下大婚的日子。

沈曼兒也不想被人這樣逼迫,但是她現在並沒有能力反抗。

沈曼兒被關起來的這段日子裡,由於真的沒有事情可做,倒也開始抓緊修鍊,試圖在婚禮上做最後的掙扎。

不過沈曼兒還是抱著僥倖心理,期待著魔尊來帶她離開。

沈曼兒一大早就被阿黎喊了起來。

因為畢竟是要嫁給三殿下,這場婚禮可以說規格很高了。

沈曼兒還沒有睡醒,迷迷糊糊的由著她人給她穿衣打扮。

沈曼兒只知道自己被套上了一層又一層衣服。

等到臉上被化好了妝,梳好了頭髮,沈曼兒才有了些精神。

沈曼兒看向鏡子里,今天的妝容很是大氣。

身上的衣服也特別好看,一層一層的,看上去就特別華貴。

沈曼兒突然想知道,自己嫁給魔尊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阿黎打斷了沈曼兒的走神。

「紅玉仙子,已經準備好了。」

阿黎又說道:「今天之後,就得叫三皇妃。」

沈曼兒心想,這算是什麼稱呼?也太難聽了。

阿黎見沈曼兒不高興,說道:「紅玉仙子,大典快要開始了,我們得去做準備了。」

沈曼兒點了點頭

有這些侍女引路,沈曼兒跟著她們走就行了。

沈曼兒試圖觀察天界的地形,但是奈何實在是不熟,根本就記不住。

沈曼兒有些懊惱,覺得自己以前太得過且過了,沒有一點危機意識,真到出了事,完全想不出任何解決的辦法。

沈曼兒暫時按耐下來,看看事情到底還有沒有轉機。

跟著這些侍女七拐八拐,終於到了大殿,但是現在還不能進去,要現在偏殿等候。

沈曼兒在偏殿坐了沒一會兒,三殿下就進來了。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好幾天了。

而且上次也是不歡而散。

沈曼兒再次看到三殿下,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

沈曼兒想起第一次見到三殿下,三殿下神色從容堅定,現在卻有些鬱鬱寡歡。

沈曼兒覺得自己挺對不起他的。

但是仔細想一想自己其實什麼事情也沒做。

三殿下看見沈曼兒,眼裡才算有了光彩。

他看著沈曼兒的裝扮,心想自己已經等了太長時間。

這套衣服還是紅玉下凡之前,自己找人做的,當時一心期待著紅玉回來,兩個人都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現在在看到這套衣服,雖然已經穿在了紅玉的身上,但是三殿下覺得一切都變了。

三殿下心裡有些苦澀,但是還是沒有放棄今天的大典。

今天對三殿下來說已經期待了太久,已經是心裡的執念了,說什麼也不會放棄。

三殿下讓自己高興起來,對著沈曼兒說道:「紅玉,你今天太美了,我當時一天已經等了太久了。」

三殿下實在是強顏歡笑,沈曼兒有些心疼,也不再說那些自己已經嫁過人的話。

反正說了也沒有任何意義,三殿下一直在自欺欺人。

三殿下說道:「紅玉,你之前說的那些,應該是你記錯了,可能是你在凡間的經歷吧。」

沈曼兒也不知道三殿下的記憶到底被改了多少,也不想再貿然開口。

因為自己沒意思,不過老子說的話,都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處境。

現在劇情走到這就很明顯了,就是沈曼兒自己說錯了話,才有了今天的這些事情。

冷女郎逆轉花心大少 三殿下說:「紅玉,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以後我會對你好的。」

沈曼兒說道:「三殿下,對不起,我的記憶有些錯亂。」

三殿下見紅玉終於肯跟他說話了,欣喜的說道:「沒關係,紅玉,沒關係的。」

沈曼兒嘆了口氣,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如果今天魔尊不來的話,自己到底要怎麼收場?

這個幻境有沒有辦法直接結束?

沈曼兒有種考試之前特別著急見到試卷的那種急切心情。

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倒不如趕緊把結果確定下來。

沈曼兒和三殿下在偏殿並沒有呆太久,儀式就開始了。

沈曼兒和三殿下攜手走進大殿,兩邊有侍女在撒花。

其實現在的場景特別美,這樣的婚禮應該是每個女孩都期待的。

但是沈曼兒現在實在是沒有心情感受這些,她急切的想要知道魔尊到底會不會來。

兩人走到天帝面前,停下了。

天帝微笑著看著他們,說道:「今天是老三結婚的日子,朕很是高興,儀式開始吧。」

沈曼兒心想,還假裝是為你兒子高興,你明明就知道我已經嫁給了你弟弟。

這裡面肯定有什麼陰謀,自己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完成大典。

沈曼兒表示這種連自己兒子都利用的人,真是惹不起。

侍者聽見天帝的吩咐,說道:「大殿開始。」

沈曼兒和三殿下對著天帝拜了三拜,這裡只有他最大了,也只能拜他了。

沈曼兒和三殿下拜完之後,侍者宣布大典完成。

天帝很是高興,一揮手,大家就開始吃喝玩樂了起來。

三殿下和沈曼兒被也走到了他們的席位坐下。

醫神小農民 一旁有不少人過來敬酒,恭喜他們。

沈曼兒也只好應付著。

她大概掃了一遍這些人,發現嗣月沒有來。

嗣月現在肯定很難受,陷入自我懷疑之中。

沈曼兒也快變成他了。

今天並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切都很順利。

沈曼兒也忍不住想,那些到底是自己幻想出來的,還是真實存在的。

沈曼兒去回憶和魔尊的點點滴滴,突然覺得那些事情已經很久遠了,回憶起來都有些模糊,就像被蒙了一層紗,讓人懷疑他的真實性。

又有人過來和沈曼兒道賀,沈曼兒收回心神,和這些人互相敬酒。

天帝看著沈曼兒和老三,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沈曼兒喝酒喝了不少,但是並沒有醉,畢竟她往裡面偷偷摻了水。

三殿下到是特別實在,來者不拒。

反正大典結束之後,就只能趴在桌子上,叫都叫不醒了。

天帝說道:「大家都回吧。」

沈曼兒覺得自己忘了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雖然自己沒醉,但是已經有些微醺了,實在是想不起來。

沈曼兒只好跟著侍者到了三殿下的府邸。 黑袍人

萬陣圖盤好像感受到了陣法的強大,漏出了淡淡的白光。

萬陣圖盤,可不是僅僅真能破陣和布陣,他還可以吸收陣法,來給自己充能。

這個陣法萬陣圖盤好像看上了,只見萬陣圖盤瞬間變大。

籠罩了整個巨大的洞口。

一股奇異的能量開始吸取陣法的能量。

突然,異變發生了,只見一股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強大黑袍人出現。

僅僅只是一個虛影,但是炎龍宇和沈曼兒就一陣吐血。

這股威壓太強大了,炎龍宇感覺比珍寶閣的那個渡劫期強者強太多了

不,或者說是根本沒法比。

這道身影一出現,天空立刻就變黑了。

某某聖地,某某隱世宗門內的強者,在閉關中睜開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