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這個…小鍬子…」

梔子也在元嘉旁邊蹲下來,拿起小鍬子做示範。

這般認真的她,實在是可愛極了。

金牌前妻 說起她的西瓜,梔子的話就多了起來,平時在QQ上聊始終比不上當面聊,梔子就跟他說自己每天什麼時候會澆水啊,哪天又抓到一隻小蟲子啊等等。

正常狀態下的她,說話是不會結巴的。

隨著緊張感不知不覺地退去,她說話也流利了起來,當然也比不上其他女孩子那麼健談,她的聲音很是溫柔,也怎麼都大聲不起來,小小聲、小小聲的說,只是說給元嘉聽。

看完了西瓜地,元嘉要去看燕子窩。

梔子站在原地不動,紅著臉不說話,目光似有似無地落在元嘉的手上,還主動地站在他右邊……

直到元嘉再次拉住她的小手,緊緊地握在手心裡,她才開始跟著元嘉走起來。

「在那兒…」

母燕子正在孵蛋,正好公燕子回來,給母燕子帶回了好吃的,於是嘴對嘴地喂它吃食。

像是在親親。

元嘉和梔子的目光看向燕子窩時,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元嘉饒有興趣地看著,梔子羞紅了臉,趕緊低下頭來。

適應了這個相處節奏的梔子,愛上了拉手的感覺。

也不說話,也不回到亭子坐著,就跟元嘉一起拉著手逛院子。

好在家裡院子足夠大,逛了兩圈之後,梔子總算是心滿意足,夢裡小願望之拉手手,完成!!

元嘉要回去了,梔子自然是不捨得的。

跟著他一起來到院子大門,元嘉在門外,梔子在門裡。

鬆開手之後,那種空蕩蕩的感覺,讓梔子更加懷念那份溫暖。

「元嘉……」

「嗯?」

「你是不是…要下周末…才能來看我啊…」

梔子有些酸溜溜地說著,頻繁地挪動著腳步,也想跨出到大門外面。

「梔子覺得自己的進步大不大?」元嘉柔聲問道。

梔子搖了搖頭,她覺得自己進步實在是太慢太慢了,她恨不得能夠一下子好起來,不再害怕外面的世界。

「在我看來,梔子每天都是巨大的進步。」

這個每天都在進步的過程,對於梔子來說,就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就像他昨天對徐藝說的那句話一樣,捷徑有時候並非是最好的選擇,一步一步地成長,其實就是最好的風景。

「我會一直都在,梔子大可不必著急,用心去感受每一天的變化,感受自己每天一點一點的進步,因為總有一天,你會好起來的。」

許南梔是元嘉要用一輩子去治癒的人,他願意用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讓梔子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基於靈魂本質的成長。

愛一朵花,元嘉不但給它澆水,還給它陽光。

「嗯嗯……」

梔子用力地點了點頭,眼睛紅紅的,忍著不哭鼻子。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

元嘉走了之後,梔子回到了房間,趴在桌子上畫畫。

畫的是牽手的感覺。

感覺怎麼畫得出來呢……

梔子也不知道,就用她能想象的各種元素和色彩去填充。

比如粉紅色的雲,天藍色的葉子、白色的星空……

這是屬於她的魔法城堡。

分開才一會兒,便開始想念他了。

於是拿起手機給他發消息,問他到家了沒啦、吃飯了沒啦、在幹嘛啦……

然後還給他唱了幾句歌兒。

歌聲是脆生生的,活潑潑的。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森林外的小路-

看花香滿布-

我和漫天的元素-

城門下漫步-

迴廊的深處-

妖精跳著舞-

守護你的心情-

要對全世界宣布-

……

.

.

(六千八百字大章送給大家,本想拆開的,今晚八千字可以頂兩天呢…)心情很糟糕,整個人喪得不行,實在寫不出來了,今晚無更,抱歉…

《這醫生太懂我了》請假 新的一周從梔子的早安電話開始了。

自從昨天跟元嘉拉了手手之後,梔子也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狀態。

大概就是青春期里的熱戀狀態吧。

雖然兩人還沒有正式確定關係,但是梔子覺得自己早就逃不掉了。

哼,也不想逃,給錢都不逃。

於是梔子便也像卉卉那樣,開始每周期待著日子趕緊過去,快點到周日才好。

兄妹兩在衛生間刷牙,伊卡在馬桶上拉屎。

元卉呲著嘴巴,滿嘴泡泡地拍他,「哥哥你快看!」

「嗯?」

元嘉頭也沒回,一邊刷牙一邊回梔子的消息。

「你快看啦!」

元嘉便回頭看了看,看到伊卡在拉屎,四目相對,伊卡有些無辜,屎拉不出來了,按下馬桶沖水,跳下來跑了。

「不是看伊卡啦,你看我!」

元卉又努力地呲牙給他看。

元嘉這才看向妹妹,然後一臉驚訝地說道:「哇,你的門牙長出來這麼多了。」

「哼哼!有沒有長歪?」

元卉很是得意,她聽哥哥的話,故意一個星期不去照鏡子,等每周一的時候就照一下鏡子,看看門牙長得好不好。

要是大女孩,一天不照鏡子都做不到,卉卉做起來倒是毫無難度。

於是每周照一次鏡子,總能發現自己的門牙比起上一次來,好像突然長出來很多了一樣。

元嘉捏著她的小臉,左右擺了擺,門牙已經長出來三分之二了,想來再過一兩個星期,就能完全長好了。

「沒長歪,很漂亮。」

「有沒有喬三三漂亮?」

「喬三三不是還沒開始長嗎?」

「嘻嘻嘻,喬三三沒有門牙。」

卉卉就很開心。

然後看見元嘉又在聊天,就戳戳他,問道:「哥哥,我是不是也要多一個妹妹了?」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我上輩子也是你女朋友啊!」

「嗯?」

元嘉被蠢妹妹的邏輯搞得一頭霧水。

「昨晚看電視時,媽咪說喜歡的人都會變成妹妹,那我是你女朋友變得咯?」

「……」

「所以啊,你的女朋友也會變成你的妹妹,也會變成我的妹妹。」

卉卉邏輯清晰嚴密,難怪自己家哥哥比她大那麼多,肯定是哥哥讀書的時候有個女朋友,然後那個女朋友就變成了可愛的妹妹,這樣看來得話,自己很快也要多一個妹妹了。

「你是猴子變的。」元嘉被蠢妹妹逗笑。

「你居然喜歡猴子……!」

卉卉雙眼瞪大,做齣卡通片里的人物那種誇張的驚訝表情。

「……快刷牙。」

「哦。」

……

周一這天,元嘉接待了兩名來訪者,隨著直播和『最帥老師』的紅火,諮詢室里的客人也越來越多了。

基本上跟元嘉諮詢過的來訪者,無一不說他好的,口碑也在逐漸地發酵。

這就是量變引起的質變。

在以前,哪怕元嘉把每個來訪者都幫助得很好,但量實在是太少,哪怕質很高,也很難引起口碑發酵。

而現在量起來之後,便開始引起了連鎖反應,無論是線上關於元老師的信息,還是線下親身的諮詢體驗,相輔相成之下,口碑起來得非常之快。

只不過目前的咨客幾乎都是普羅大眾,像明星啊、政客啊、名企高管啊等等社會地位比較高的咨客還是沒有的。

這些人更看重他們彼此的圈子資源,元嘉哪怕把普羅大眾服務得再好,也只是圈外人而已,也許需要某個契機,接觸到更高層次的社會人士,才能進入到那個圈子裡面,成為享譽高層的頂級諮詢師。

這種隱藏在社會關係中的規則,是十分巧妙、但一定是存在的。

一個身處高位的政客或者當紅明星,絕不可能找一個給普通人做諮詢的心理醫生,因為他們下意識會覺得這種心理醫生是在他們圈子之外的,也不可能真正懂得他們的圈子內生活,諮詢排憂什麼的,自然指望不上了,關鍵是隱私很難得到保障。

並非就是說這些人的心理煩惱比普通人高級,把外在隱去,其實也都是需要吃飯喝水的普通人而已。

也不是說專門給這些名人或大佬做心理諮詢的心理醫生水平就一定比別的心理醫生水平高,而是他們在這個圈子裡,更懂圈子裡的規則而已。

當然了,收入肯定比普通心理醫生高得多,而且咨客往往是固定的,長期服務某幾個人。

重生之名門嫡妃 這一類頂級心理醫生或者律師等等,都挺有神秘感的。

元嘉不比任何心理諮詢師差。

對於進入這個圈子裡當心理諮詢師,他缺的不是實力,只是一點契機而已。

隨著個案的豐富和口碑的發酵,這個契機遲早會出現的。

生活的煩惱往往來自於強求。

元嘉不是一個強求的人,於是每天悠哉悠哉地給學生們上課、跟梔子聊天,回諮詢室做木雕、跟梔子聊天,給來訪者們輔導、跟梔子聊天,直播唱唱歌、跟梔子聊天……

鹹魚的很。

卻沒想到這樣的氣質,反倒讓粉絲們更加迷上了元老師。

覺得他不爭不求,平靜淡然,頗有高人的風範,逼格更高了。

有句流行的話怎麼說來著,叫無形裝逼。

別人的不爭不求、平靜淡然都是靠裝出來的人設,而元老師根本不用刻意,一舉一動都在無形裝逼中。

每個年代受追捧的人都不一樣,比如九零年代,人們更喜歡那種充滿力量和上進心的拼搏精神,再到現在,大家都喜歡佛系了。

明明可以靠臉、靠才華吃飯,卻混在大學里當個小講師。

這樣佛系的元老師,大家喜歡極了,不火才怪。

周二早上,元嘉有一節課,送完卉卉去上學之後,他就往蘇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