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星神花如果只是能夜裡發光的話,也就稱不上奇花了,據系統講述,星神花的花瓣有明目功效,只要不是物理上的創傷,比如眼珠子被人捅碎了那種,星神花花瓣能醫治絕大多數的眼疾疾病!

而這株三色星神花,更價值垂釣經驗值5300點!

據說最頂級的九色星神花,服用一瓣便可孕育出各種天眼神通,如洞察寰宇、追根溯源、破虛之眼等大神通!乃是不可多得的諸天奇物!

只是九色星神花在諸天萬界中都難以尋找到,可謂罕見至極,陳默垂釣上來的這株三色星神花也已經是價值連城了!

凡人眼疾幾乎就沒有它不能治的!除非是眼珠子缺失了一部分的那種物理性創傷…

……

異界!一處雲霧飄渺的仙山山谷中,一座天地孕育出的熱泉池水中,七個身姿曼妙、天仙般顏值的女妖正在沐浴嬉戲…

「呀!三姐你好壞啊,居然捏人家的扎扎!好討厭呢~」一個女妖忽然羞澀叫道。

「嘿嘿,六妹的扎扎這麼大,本相該不會是一隻奶牛變成得吧!我們六姐妹可都是小蟲修鍊得道的哦~!」被稱作三姐的女妖,就嘻笑著打趣著自家愛臉紅的六妹說道。

「你才是奶牛修成的呢,三姐壞死了,我去找大姐說理去~!」六妹被三姐取笑的臉頰紅潤,身無寸縷的就投入到了一旁大姐的懷抱中。

豈料大姐竟也打趣起她來,六個姐妹一起『施威』中,只把老六羞的是滿面潮紅…

「大娘娘!大娘娘不好了大娘娘!出禍事了!」

七個女妖正在熱泉池中嬉戲,忽然一隻拳頭大的黃蜂精飛了過來,黃蜂精搖身一變,便化作一個十六七歲相貌的少女,飛到濯泉池旁后,黃蜂少女就焦急的沖著熱氣瀰漫的池水中喊道。

「怎麼了小黃蜂兒,這麼慌慌張張做什麼,難不成還有天大的禍事來了,什麼禍事不好了,你且慢點說來。」

七個蟲子修成的女妖,一轉身便已經穿好了長裙衣衫,走到濯泉池畔,大姐說道。

「大娘娘,是…是洗峰山的那六個妖王又打來了大娘娘!而且洗峰山六妖王還不知從哪裡請來了一頭巨猿妖王,洗峰山妖兵們已經攻破了咱們天盤山前寨山門了…」

黃蜂小侍女頭都不敢抬的回答道。

「哼!又是那幾個色痞野妖!大姐,這次我們可萬不能再輕饒了他們了!」女妖老四說道。

「就是大姐!不就是多了個巨猿妖王嗎,我們七姐妹也不是吃素的!看我小七去斗他們一斗去!」

女妖之一,排行最小、性格卻最是衝動好武的小七氣憤不過,說著便化作一道虹光,消失在了這片孕育出濯泉池的山谷中…

「妹妹們,小七修為最弱,恐怕不是那幾個野妖的對手,老二你去中軍山寨點齊兵馬,我等先去會一會那幾個野妖王去!」大姐見小七已經化作虹光衝去了,吩咐罷,便也化作一道虹光追了過去,短瞬間已無蹤跡…

其他四個女妖也緊跟著化虹而去,女妖中的老二,則帶著黃蜂小侍女向著天盤山大寨飛去… 「帶路!」隨著慕容俊傑的一聲嘶吼,岳飛鴻頓時一個哆嗦,不敢怠慢,趕緊走在了前面,朝著吳賴所在的KTV包間行去。

包間門口,青春痘侍應生靠在門上,嘴裡嘟嘟囔囔地罵著,自認倒霉,攬了這麼一個看門的差事,自己想趁機溜出去找那個新來的小妞爽爽都沒時間。

「少爺!」青春痘侍應生突然發現又是一眾人走了過來,正欲喝問,卻見當先一人竟然是帝豪不夜城的總經理,嚇得頓時一個激靈,急忙站直了身體恭聲呼道。

岳飛鴻哪裡有心思搭理他,便要推開門進去,青春痘侍應生卻是趕緊一拉岳飛鴻的衣袖,小聲提醒道:「少爺,不要進,乾哥在裡面辦事呢!」

「干~你妹!」岳飛鴻此時是滿肚的火氣,正好這侍應生湊了過來,頓時便罵了一句,一個耳光便抽了上去。

隨著「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那名青春痘侍應生頓時原地轉了幾個圈,然後軟軟地癱坐在地上,只覺眼前冒著無數的小星星,心中那個憋屈,自己也是好心提醒啊,那乾哥可不是好惹的,可自家這老闆好像是吃了火藥似的,不由分說,就給了這麼一下狠的,這實在是太冤枉了啊!

岳飛鴻徑直推門進去,慕容俊傑也隨之邁步進入,至於那兩個神秘老者,卻是身形若鬼魅一般,在慕容俊傑邁步之前,便已經閃身進了包間之內。

吳賴已然知道這慕容俊傑就在這帝豪不夜城之中,按照那廝的性格應該很快就會到來,所以已然是將包間內的大燈全部打開,將那半截沙發擺在屋子正中,自己坐在上面,一邊玩著阿乾的手機,一邊靜候慕容俊傑的到來。

他不看還好,一看阿乾的手機,卻是不由連連~發笑,原來在阿乾的手機相冊里,竟然全是慕容俊傑的相片,坐著的,走著的,正面的,背影,是不一而足,尤其是還有慕容俊傑洗澡時候的相片,甚至還有幾張慕容俊傑在床~上和美女嘿咻時候的照片,看角度都是偷拍的,最為有趣的是,這些照片都有一個共同的名稱:「我的至愛!」

「我勒個去!好噁心啊,還我的至愛,你妹妹的!」 緋聞狐妻 吳賴嘀咕著罵道,很明顯,這位阿干老兄還真的是對慕容俊傑有不軌的心思,這也太滑稽了,不知道慕容俊傑自己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

很快,包間門推開,一眾人魚貫而入,吳賴自然看到了一臉鐵青的慕容俊傑,可是卻是心裡一陣隱隱的悸動,立即便將視線投向了那兩名鬼魅一般悄然侍立在慕容俊傑身側的白髮老者。

「靠!你妹的,這兩名老者氣勢峙岳,一看便只不是善於之輩,只怕是兩名先天武者,這下子有些麻煩了,這慕容俊傑的身份果然尊貴,竟然能夠讓兩名先天武者貼身保護!」吳賴心中咯噔一聲,暗暗思忖道。

慕容俊傑一進門,見吳賴大喇喇地坐在正中的沙發上,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怒斥道:「吳賴,果然是你,本來本少爺還準備和你多玩一些時日,可你倒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天既然來了,就橫著出去吧!」

吳賴雖然心中震動對方的陣容,表面卻依舊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慕容小白臉,小爺我可是沒有心思陪你玩,你若是想玩,倒是可以和你的手下阿干好好玩玩,阿干兄弟可是暗戀你好久了啊!」

「放屁,你將阿干怎麼了?阿干現在身在何處?」慕容俊傑臉色陰沉地問道。

「沒事,放心吧,死不了!」吳賴說著,朝後一探手,將阿乾的身體拉扯出來,猛地一扔,阿乾的身體帶著呼呼的風聲便朝著慕容俊傑呼嘯而去。

慕容俊傑卻是動也沒有動一下,一旁的一名老者已然閃身出現在慕容俊傑的身前,雙手在空中舞動,那阿乾的身體迅速降速,緩緩地落在了慕容俊傑的身前。

吳賴心中暗嘆,這老頭果然厲害,自己本來要給慕容俊傑一個下馬威,卻是被這老者化於無形!

那老者接下來阿甘的身體,冷冷地盯了一眼吳賴,卻是沒有說話,退回到了慕容俊傑的身側,暗暗晃了晃有些酸麻的手臂,也是心中暗暗駭然,本來在這老者心中,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撐爆天也不過是個後天武者,卻是沒有想到自己險些當眾出醜,這讓老者不由大為震驚,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同伴,暗暗示意同伴警覺起來。

慕容俊傑自然不知道自己手下老者的心理活動,低頭看了看阿乾的身體,無邊的怒火開始在心頭滋生,示意一旁的一位老者試著救阿干,而自己則是緊緊地盯向了吳賴。

「吳賴,你竟然下此毒手,莫非視我慕容家族無人嗎?」慕容俊傑一張俊臉微微扭曲,咬著牙一字一頓地說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慕容俊傑,本來你我無冤無仇,你不認識小爺,小爺也不知道你是哪顆蔥,可是你偏偏追著小爺不放,屢次派人暗地裡謀害小爺,小爺也只好以牙還牙,沒辦法,這都是你逼得!」吳賴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

慕容俊傑雙目噴火,怒極反笑道:「好,好,沒想到慕容家族如今已然一個小小的無賴都可以挑釁了,實在是好!」

吳賴卻是暗道,哼哼,小爺如今也是有後台的人了,紫霞觀好歹也是古老門派,應該不比慕容家族差些,只是現在那青山真人個老色~狼,一下子叫走了七個美女,自然是還沒有辦完事,對方兩個先天武者,自己可不一定是對手,只能是想辦法拖延一陣子了。

「嘿嘿,我說慕容小白臉,你長得還真是像個娘們啊,難怪你的那個叫做阿乾的手下,一直在暗戀你啊!」吳賴笑嘻嘻地轉移話題。

慕容俊傑果然被這個話題吸引了過來,怒哼一聲道:「吳賴,少往別人身上潑髒水,那不過是你的陰謀詭計而已!」

「哦?是嗎?那就請慕容小白臉你看看這個,上面的相片貌似很能說明些有趣的問題啊!」吳賴嘿嘿一笑,將手裡的得自阿乾的手機朝著慕容俊傑拋了過去。眼神中充滿了曖昧的神色。

慕容俊傑接住手機,滿臉狐疑地翻看起來,卻是越翻臉色愈加難看起來,到最後,已然是整個臉變得鐵青,胸口急促地起伏著,整個人已然瀕臨爆發的邊緣。

一旁的岳飛鴻卻是暗暗詫異,不知道這手機裡面到底有什麼,竟然讓慕容俊傑一下子氣成這般模樣,只是沒有膽量湊過去看,只能在心裡惡意地揣測道:「看慕容少爺這般表情,莫非是那阿乾和慕容少爺真的有一腿,而手機裡面存的是兩人一起親熱的艷照?」

看著慕容俊傑幾乎要爆發的架勢,岳飛鴻稍稍地挪動腳步,離慕容俊傑遠了一些,越發相信了自己的揣測。

「我~操!」慕容俊傑怒罵了一聲,手上一使勁,手裡的手機又是被捏的粉碎,這已經是他捏碎的第二個手機了!

吳賴卻是嘻嘻一笑道:「嘿嘿,慕容小白臉,你捏碎了也沒用,實話告訴你,裡面幾張精彩的相片我已經發到了我的手機上了,等到合適的機會,你的艷照就會傳播到網上,一夜成名啊,到時候你肯定比港城的那位什麼稀還要出名啊!」

「放心,吳賴,你今天肯定不會活著走出這個門的!」慕容俊傑一臉怨毒,一字一頓地咬著牙說道。

而就在這時,可憐的阿干終於在那名白髮老者的救治下,幽幽地醒了過來,正好看到了一臉怒容的慕容俊傑,頓時喜出望外,少爺來到,那說明自己不用死了,少爺一定會想辦法就自己的。

我有百億屬性點 阿干嘴唇微微張開,虛弱無比地說道:「少……少爺,你終……終於來了,救……救救小的!」

慕容俊傑一看到阿干醒來,頓時想起了剛才在手機里看到的那些相片,氣不打一處來,嘴裡怒罵道:「救尼瑪個頭,你還不趕緊給我去死!」

說著,慕容俊傑已然是一抬腳,狠狠地踹向了阿乾的胸口!

只聽得「咔嚓」一聲,阿乾的胸口便陷了進去,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肋骨,嘴角也跟著溢出了殷紅的鮮血。

「啊?」阿干慘叫一聲,雙目圓睜,眸子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不知道自己一向對其忠心耿耿的少爺,為何突然要對自己下如此毒手,即便自己成了廢物,也不應該如此對待自己啊!

「啊尼瑪個頭!」慕容俊傑的俊臉扭曲,滿目猙獰地又是連續踏上了幾腳。

阿干終於不再出聲,整個人軟軟地癱下,寂然不動,只有一雙眸子依舊緊緊地盯著慕容俊傑,沒有閉上,他實在是死不瞑目,到死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的這位「至愛」竟然如此狠毒,竟然要往死里整自己!

一旁的岳飛鴻看得是毛骨悚然,又是悄悄地朝後退了幾步,暗道這個少爺實在是有些太絕情了,為了滅口,竟然將自己曾經的「親密愛人」活活地踹死,這也太狠了些,自己現在知道的貌似也不少,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天盤山,山勢綿延一千八百餘里,山脈中多奇峰匯聚,飛瀑銀泉,丹崖怪石處處可見,奇樹蒼翠,景色優美。

天盤山中更有一池古老年間孕育出的濯泉靈池,乃聚攏萬里地界『地脈靈氣』生成,是天生的熱泉靈泉,常沐浴其間,可活血養氣、滋養肉身活性,是一處修鍊之餘,調理肉身氣血的好去處。

原本這天盤山是無主的,方圓三萬里地界內,大妖們誰的拳頭夠大,誰就可以過來霸佔一段時間,而自兩百多年前起,七個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女妖在天盤山中開闢洞府山門后,這一千八百里天盤山,就被這七個女妖精佔下了。

全能監督 起初附近的各大妖王們自是不允的,但在與七位女妖王各自斗過幾場后,就都落敗而逃了…

七個女妖看似柔弱,其手段卻是厲害的很啊!兩百餘年來,除了三千裡外洗峰山的六大妖王還時不時會過來找茬叫囂外,這方圓三萬里地界內,已經少有妖王敢得罪這七位女妖王了…

大姐跟小七駕虹趕至前門山寨時,自家天盤山洞府的前山寨小妖們早已經全線潰敗,前寨山門易主。

而在前山寨的城牆門樓上,洗峰山六妖王正在同一頭如山嶽般高大的巨猿談論著什麼,那是一頭身形如同山嶽般高大的巨猿妖王!不是以施展了『天地法相』神通后變化而成,而是那頭巨猿妖王的本相…就是一頭巨猿異獸!

巨猿妖王修成人形后,雖也能自如變化身軀大小,但巨猿妖王或許是習慣了這種狀態,依然身高如同山嶽,青面闊口獠牙。

巨猿妖王此時正坐在前門山寨的一段巨石城牆上,隨著屁股不時挪動上一下,那以巨石壘砌成的城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要搖搖欲墜似了…

「呔!你這長得奇醜不敢見人的野豬妖,怎的又上門討打來了!」

性格最是火爆的小七,在見到自家小妖們死的死、傷的傷后,頓時大怒,憑空一招手,一桿邪月長戟就出現在她手中了,小七當下就持戟向著城門樓上的六妖王中的大妖王野豬妖呵斥道。

這洗峰山六妖王,為狼、豹、野雉、野豬、山貓、大蟲六種獸類修成,其中又以野豬妖的修為最高,為大妖王!

「嘿嘿,原來是天盤山的兩位好妹妹趕來了哈,吾等兄弟在這裡可是早已等候多時了!」

野豬妖大妖王在小七出聲前,就已經感知到了天盤山兩位女妖王駕虹而來的氣息,這人形豬相,身高足有一丈七的野豬妖王就咧著大嘴笑著說道,嘴角兩側各有一根長長獠牙翹起。

「呸!你個不要臉的孬貨,誰人是你好妹妹了,看戟!」

天盤山與洗峰山兩大妖怪勢力,大大小小的陣仗不知道已經斗過多少場了,本就是見面就眼紅的仇人!此時洗峰山無緣無故又打上門來,小七的性格本就火爆,此時見到自家小妖們被打死打傷許多后,早已經氣憤難忍,見野豬妖還敢污言穢語,當下持戟就殺了上去。

小七明明是一個身形窈窕的少女形象,可持著一桿邪月長戟…卻另有一種颯爽英姿般美感的…

大姐見小七已經出手了,兩家本就有仇,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隨手一招,兩柄長劍就出現在手中,也大叱一聲,便向著前門樓上殺去!

她們天盤山別看是七個女妖王當家,但真的動起手來,這洗峰山六妖王,來十次卻是十次皆落敗的…

「大姐、小七,我們來了!」緊跟著追趕而來的天盤山四位女妖王,同樣召喚出各種兵器、法寶在手,當下就各自尋上一頭洗峰山妖王鬥了起來…

「吼~!」見七位女妖王中已經有六位現身了,那頭坐在城牆上的巨猿咆哮一聲便動了起來,輕輕一躍就跳過十幾座山頭,隨手一招,一根粗有幾十米、長數百米的渾鐵巨柱就出現在了那頭巨猿妖王的手中。

巨猿妖王揮舞著手中擎天巨柱般神兵,就向著已經在趕來的天盤山二妖王以及天盤山剩餘的有生力量殺去了…

先前洗峰山六妖王與巨猿妖王談好的生意,便是由巨猿妖王解決天盤山的兵馬妖卒、以及擋住天盤山戰力排在第二的二妖王,至於事成以後嘛…

大姐見巨猿妖王向著二妹衝殺而去,當下一劍劈開一頭洗峰山的野雉妖王,就飛身向著巨猿妖王衝去!飛行途中,大姐將法相神通施展出來,搖身一晃,身形便瞬間拔高與那頭巨猿妖王等身高度,持著手中同樣變長了的雙劍殺了上去!

「小的們,隨我衝殺上去,為我天盤山死去的兄弟們報仇呀!」天盤山二妖王自知自己不是衝來的巨猿妖王對手,當下就率領著一群飛蝗、馬蜂、蜍蜂、班毛、牛蜢等小蟲化形而成的妖兵們,向著前門山寨處殺去了…

「轟~!」

「轟轟~!」

很快,隨著捉對廝殺起來的十四位妖王越戰越狠,打鬥波及範圍也越來越大,戰鬥波及之處,原本秀麗如同仙境的天盤山,許多區域都被摧毀以盡了…

而陳默可不知道這個異世界中正在發生著一場妖王間的生死大戰,隨著他把魚鉤拋入小池塘后,魚鉤便瞬間跨越無盡位面,降臨到了這一方異世界中…

於天盤山第一禁地,那座天地孕育出的濯泉池上空,魚鉤直接墜下…

……

「叮!恭喜宿主垂釣到天地奇石『濯泉石』一塊!垂釣經驗+1300!」

「啥?又垂釣上來了一塊天地奇石?濯泉石?這又是什麼天地奇石啊?」

隨著『嘩啦』一聲,陳默把垂釣上來的『天地奇石』拉出水面后,一塊同樣在西瓜大小的石頭就出現在他眼前了,只是與那塊水源石漆黑顏色不同的是,這塊叫什麼濯泉石的天地奇石,卻是純白色的…

正好一黑一白,截然相反?

「系統,給科普一下唄,這塊天地奇石又有什麼其妙作用?」陳默就心裡興奮說道。

「叮!濯泉石乃是孕育於某世界一方天地生成的濯泉靈池水中的頑石,因長久受濯泉熱泉靈水浸泡滋養,已經生出靈效,宿主沐浴時,可將這塊濯泉石置放於水中,其功效可滋養、調理宿主肉身活性,壯氣活血…」

「emmm…這麼好嗎?這不正好就是一塊洗浴泡澡時候能坐在屁屁下的奇石了?壯氣活血?不錯不錯…」

陳默嘴上雖然在瞎貧著,其實他內心裡已經很歡喜了,這塊奇石可比那塊只能用來被養魚的天地奇石,對他有用處多了哈~!

洗澡時直接泡在水裡,便能滋養肉身、活血養氣!眼看著這天氣已經逐漸開始涼快起來了,再過兩個月就能泡熱水澡了哈,到時候一邊泡澡一邊增強、調理己身氣血活性,這般寶物,簡直是羨煞旁人啊!

陳默隨手就把濯泉石收入到儲物袋中了,他就準備從網上先定一款洗浴木桶試試效果了!

老宅經過修繕后,會有專門的洗浴凈室,效果圖中做出的『仿古式浴池』也很大很漂亮,只是現在…浴室還沒完全修繕出來哈!他就只能先買個沐浴木桶,先泡泡涼水澡試試效果了~ 吳賴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心中不由對慕容俊傑又是不屑,又是佩服起來,不屑自然是因為慕容俊傑的為人,如此薄情寡恩,對一向忠心的阿干能夠下此毒手,佩服的卻是因為凡是古往今來成就大業者,很多就是心狠手辣之輩,慕容俊傑能夠如此狠毒,絕對會是自己的一個勁敵,看來自己要多加提防此人,最好是能夠早早地解決後患,不然的話,終究是麻煩、

此時的吳賴自然也為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語成讖,慕容俊傑這個小白臉最後給他帶來的麻煩,遠遠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

慕容俊傑解決了阿干之後,示意一旁的老者將那阿乾的屍身拋到一旁,然後這才對吳賴說道:「吳賴,看到沒有,這個阿干就是你的榜樣,接下來,本少爺保證,你一定會比他死得更慘,慘一百倍!」

吳賴聞言,在沙發上懶洋洋地換了一個姿勢,滿臉不屑地說道:「呵呵呵,慕容小白臉,有種的話,咱們就單對單,看看到底是誰能夠豎著走出去!」

慕容俊傑雖然盛怒之下,但是也明白,對方既然能夠輕易打殘阿干,那對付自己應該不在話下,雖然不知道這個吳賴年紀輕輕,哪裡來的這麼高的功力,但是現在問題是單挑的話,若非使出非常手段,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想到這裡,慕容俊傑陰陰一笑:「嘿嘿,吳賴,你想得未免也太美了,傻才願意和你單挑,現在我們四個,你一個,你死定了,有錢叔,有權叔,給本少爺將這小子拿下!」

那兩名老者聞言,並不說話,卻是齊齊身子一閃,已然是站到了慕容俊傑的身前,虎視眈眈地看著吳賴,隨時準備出擊。

這兩名老者是兄弟二人,如今都是剛滿花甲之年,並不是慕容嫡系子弟,而是慕容俊傑祖父收養的兩名郭姓義子,老大叫郭有錢,老二叫郭有權,兄弟二人刻苦修鍊,都於三年前踏入先天武者的境界,現在都算是先天初境,先天武者的實力足以橫行世俗,由於這二人深得慕容家族的信任,便派來做了慕容俊傑的貼身護衛,專門保護慕容俊傑的安全,自然是唯慕容俊傑之命從之。

吳賴這才心裡微微緊張起來,不過倒也不是十分害怕,畢竟此時已然是深夜,雖然青山真人那個老流氓還沒有辦完事,但是自己手上的戒指可是個厲害的主兒,只是小黑的身份特殊,而自己也不願意太早地暴露實力。

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吳賴,你現在若是跪地求饒,從此歸順我慕容俊傑,並且保證今後不再去騷擾那程紅芳,本少爺可以保證,不會取你的性命!」慕容俊傑獰笑著說道,他當然不是真的想放過吳賴,只是若是能不用戰鬥就能將對方忽悠得投降,自然更好一些。

吳賴聞言,眼睛珠子一轉,出言問道:「慕容小白臉,你這保證可算數?」

慕容俊傑心中一喜,立即回答道:「當然算數,我慕容俊傑一言九鼎,一向說話算數,說了不取你的性命,那就一定,若有違背,天打五雷轟,讓我慕容俊傑一出門就讓車撞死!」

慕容俊傑表面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內心卻是冷笑著思忖道:「尼瑪,本少爺說了不取你性命,但是沒說閹了你,廢了你,割了你舌頭,到時候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活著比死了都難受!」

吳賴聞言卻是搖了搖頭道:「唉,慕容小白臉,我之前將你作弄成那樣,你應該恨我入骨才對,可是你答應饒我不死,還保證得這麼痛快,很難讓人相信啊,除非有其他的保證!」

慕容俊傑聞言耐著性子問道:「你說,還需要什麼保證?」

吳賴假意沉吟了一陣,出言道:「你說我歸順了你們慕容家族,好歹我也是個高手,至少比你那個阿干強上不少,總不能讓我白乾吧,這樣吧,你先預支我一些工資,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吳賴出來混也不過是求財,若是價格合適,即便將自己賣了又有何妨?」

「好!痛快!」慕容俊傑聞言,他自然不缺錢,伸手在懷裡掏出了一張支票過,接過岳飛鴻一旁遞過來的簽字筆,在上面刷刷地寫了起來,岳飛鴻將腦袋湊過去看了看,饒是他身為帝豪不夜城的總經理,家產上億,依然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給你,這是隨時可以兌取現金的支票,看看金額還滿意吧?」慕容俊傑隨手一扔,那張輕飄飄的支票卻是如同有人托著平平地朝著吳賴飛去。

對於慕容俊傑來說,支票上寫多少金額,不過就是一個數字而已,畢竟一會兒就又將支票拿了回來,不過是在那吳賴的手上轉個圈而已。

吳賴接過支票一看,頓時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到上面一個「1」後面是一連串的「0」,吳賴數了數,足足有八個「0」之多,一億!這廝一出手竟然是一個億,果然是大手筆!

吳賴都想要放聲大笑了,恨不得馬上過去抱著慕容俊傑親上幾口,看著慕容俊傑的目光頓時也柔和了許多,這個慕容俊傑還真是及時雨啊,自己開公司,正是缺錢的時候,這慕容俊傑倒好,一下子送了自己一個億,這也太他媽的及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