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楚點頭:「是的。」

林雪初:「為什麼?」

牧楚道:「當時您

所在的地方已經亂了,所以國君為了保護你,就把你早早送在了這裡。」

……所以原主的身份其實還特別悲慘?

「好吧。」林雪初嘆了口氣。

牧楚:「您現在要去哪兒?」

反正現在也做不了什麼,林雪初看了牧楚一眼:「那我們再走兩圈吧。」

在日光浴里又泡了幾個小時以後,林雪初聽見前面有人在說話。

「等一下。」林雪初先是站在了原地,然後趕緊躲到了一根柱子後面,「前面的是誰?」

牧楚跟著林雪初躲了過去:「那是國主。」

「不是,我問你國主旁邊的那個人是誰?」

「那是蔣夫人,是國主最愛的人。」

「沒有之一?」林雪初問。

牧楚:「是最愛。」

……好吧。

林雪初指向自己,「那我呢,我是他的什麼人?」

牧楚:「您是正宮娘娘,不會變的。」

「你一直在說我不會變,但是,為什麼不會變?」

林雪初現在處於一個有什麼不懂就問什麼的地位。

牧楚可能已經接受了林雪初變成了一本十萬個為什麼,所以在林雪初問話的時候很自然的回答她。

牧楚:「可能是因為舊國主跟您父親昔日的情誼吧。」

「所以他現在有自己愛的人,也正常?」

牧楚點頭:「您一直知道的,而且這五年裡,就像我剛剛說的,你們都沒有什麼交集。」

「我為什麼不跟他有交集?」林雪初問。

牧楚沒有回答。

在前面亭子里的那兩個人正推杯換盞,牧楚口中的那個獎夫人簡直直接躺進了慕錦航的懷裡。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林雪初轉過身子,跟牧楚對視了,「那蔣夫人,是什麼時候到他身邊的?」

牧楚:「半年前。」

難道說慕錦航這五年來對原主沒有過任何的想法?

還有原主,就沒有想過要接近顧靖航嗎!

林雪初在心裡默默地為原主嘆了口氣。

「聽說是因為國主去一個地方的時候,遇到了蔣夫人,她被人欺負,所以國主最後就把她帶回來了。」

林雪初轉身看了一眼蔣夫人。

看看,多麼貼合的套路啊!

現在林雪初可算想清楚了,在這一世,她根本就是一個上不了慕錦航心中檯面的女主!

林雪初又想起了小坑的話:「到了那個位面以後,你就是妥妥的女主角啦!」

是個屁的女主角!現在自己的身世可是很凄慘的!

不僅悲慘在原生家庭,還在自己的親老公!

那個時候到第一個位面的時候,起碼季玉澤還沒有自己喜歡的人!

現在想想以前的事,林雪初覺得其實自己還是挺幸運的,畢竟她跟季玉澤都是一張白紙

,現在算互相為對方的白紙上畫了一幅畫。

不過林雪初的這幅畫上,最後的畫面就是海邊別墅。

而且慕錦航很重情義,看著他因為蔣夫人的緣故,一眼都不看自己,這讓林雪初感嘆「做男朋友當作慕錦航」的同時為自己凄苦的身世而惆悵。

不過,他到底為什麼不愛原主啊?!

這才是林雪初現在最崩潰的一件事。

兩個人明明那麼早就認識了!按理說應該有很大的幾率會在一起。

接下來事情可太難辦了。

不過林雪初在這裡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其實,對於現在的林雪初來講,慕錦航這個人,有他沒他都一樣的。

如果不是因為任務在身,林雪初都想這麼養幾年了……

現代世界的車水馬龍讓自己頭疼。

「你說吧,我還喜歡什麼?」

其實林雪初口中的「我」跟「某某某」都是一樣的,都是在一個自己不知道的維度去問別人各種經歷。

牧楚一件一件給林雪初說了一遍。

聽完后林雪初道:「我今天突然失憶了。」

本來林雪初感覺自己還是要多多貼合一下原主性格的,有什麼事情她都要隱晦地問,但現在,隨便吧。

反正事情並不按照她所發展的走,旁邊的人以為她腦子壞了就壞了吧。

隨後林雪初便把牧楚帶到了一個亭子裡面。

「說吧。」林雪初道。

然後牧楚便告訴了林雪初她,原主來這裡后的五年裡都做過什麼事。

十四歲的時候,您來之前大哭了一場,說自己要陪著您的父親。

十五歲的時候,您第一次見到慕錦航,但是您當時說了一句話,那就是,您不會喜歡上他的。

十六歲的時候,您告訴我您想有自己的生活,所以到現在您都一直保持著自己的樂觀開朗。

除了跟慕錦航沒有交集。林雪初捕捉到牧楚的這句話。

「你的意思是,我跟國主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牧楚點了點頭,「好像兩個獨立的個體。」

林雪初:「……」

原主太清心寡欲了。

(本章完) 本來林雪初感覺慕錦航為了保住她這個正宮娘娘地位,而且還費了那麼大的心思,就是為了跟自己心愛的女人,也就是她。

可以好好的享受跟自己一起睥睨天下的感覺。

……但是現在想想,可能慕錦航只是在單純的做一些事:一是為了還原主父親的情誼,答應他的事情不會隨意更改。

第二件事情就是,為了保護他真正心愛的女人——蔣夫人,不讓別的因為嫉妒這個位子而對他的女人做出什麼樣的攻擊。

好吧,現在想想,慕錦航確實是一個絕世好男人。

「你說我現在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他會不會覺得我轉性了?」林雪初問。

牧楚搖了搖頭,「國主明確說過。」

「說不讓我出現?」

牧楚:「他說他不會喜歡上你的。」

林雪初突然覺得自己渾身發冷,不是因為別的,就是關於被某種系統的險惡所震驚。

小坑的話就在不遠處:相信我宿主大大,這次你的地位很好,很穩,就選這個。

林雪初突然想到,那個時候她是有點搖擺的,畢竟還有一個選項就是國主的夫人。

雖然當時沒有說國主夫人的具體事宜,但是林雪初還是覺得這是一個有很大可能接近國主的人。

但是,那個時候的小坑在說什麼?

「不會的,我們就要做鳳頭,上不了檯面的一些東西,我們不選。」

當時聽了小坑的建議以後,現在想想,那不是建議,是蠱惑。

當時在聽了小坑的蠱惑之後,林雪初直接就選擇了國主夫人安歲和。

「就是嘛,我們要做正宮娘娘,這也是你的一段很好的經歷了。」小坑道。

林雪初:「是的。」

是的個屁!

林雪初沒覺得自己這麼暴躁過。

論險惡,人心怎麼能敵得過系統小坑!

如果她現在是蔣夫人,那麼任務來了以後就完成了啊!

林雪初自詡不是一個搖擺的人,但是自從碰見了小坑,她直接變成了牆頭草。

下次絕對不聽他的了!

「國主帶著蔣夫人回來以後,就更看不見您了。」

牧楚說。

林雪初感覺到很無語:「好吧,那我現在只能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您要做什麼事?」牧楚問。

「當然是讓他愛上我啊!」林雪初隨口說了一句。

牧楚:「為什麼?」

「因為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裡說只有我愛上他,我以後的一個劫難才會消失。」

「劫難?」

林雪初很堅定的點頭:「對。」

「需要屬下做什麼嗎?」牧楚問。

林雪初擺了擺手:「等我以後想起來再說吧。」

牧楚:「那現在呢?」

「我們先回去吧。」

這種事

急不得。

回去的路上林雪初想,既然事情不是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那麼只能從長計議。

一到了房間,林雪初直接躺在了自己那張超級大超級柔軟的床上,其實閉上眼睛的時候就感覺像躺在了季玉澤的家裡一樣。

不過,遺憾的是,從頭到尾都沒有把季玉澤家的那張床搬回去。

而且,林雪初的頭嗡嗡的疼。

還有那個海邊別墅!

為什麼季玉澤要在自己走的時候告訴自己這些事?

就是早說一天,也可以體會一下。

不過好像是自己說的不著急。

林雪初又心疼了。

回憶起海邊,那裡的風景確實很好,林雪初現在只要閉著眼睛,腦子裡面都是那天跟季玉澤一起走在海灘上以及初見海邊別墅的震驚。

林雪初現在騙不了自己,雖然她看到了這個位面里的慕錦航跟季玉澤長一模一樣,簡單來說就是長著一張霸總臉。

但是林雪初可以明確的知道,就算再像,慕錦航也不是季玉澤。

自己跟季玉澤有的是經歷過很多事情以後沉澱下來的情誼。

但是跟這個高仿季玉澤的話,確實只是陌生人,如果不是為了任務,林雪初是不會輕易接觸這麼高冷的人的。

而且季玉澤已經是一個很高冷的人了,好不容易才把他的心扉打開,現在又要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