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聲巨響。

徐飛感覺渾身骨頭都散了架,腦子裡一片嗡鳴,五臟六腑傳來撕裂般陣陣劇痛。

就這樣死去實在是心不甘,可是面對如此可怕的力量,除了除了接受死亡也別無選擇。

巨手並沒有消失,緩緩抬起,然後再次向徐飛拍來。

還沒等到巨手臨近,徐飛就突然昏厥了過去。

好像經歷了一個世紀之久,徐飛才睜開了雙眼,只不過眼前的環境已經變了。

「你小子命真硬,正準備給你下葬,沒想到又活了過來。」說話的是冷麵道人。

徐飛此刻正躺在營地自己的營帳里,就好像是剛剛做過了一場噩夢一般,但是他知道這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的大劫難。

只不過他很疑惑不解的是,自己為什麼會活著回來?

見徐飛一臉的迷茫,冷麵道人解釋道:「不要問了,是丹童把你背回來的,我比你更疑惑,我也很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受如此重的傷?」

嫡女有毒:冷王爆寵上癮 昏死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徐飛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恐怖的畫面早已在心底烙上印記。

「丹童人呢?」徐飛問。

「死了。」冷麵道人應道。

總裁寵妻很狂野 徐飛感覺胸口一悶,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

新妻出逃:無良總裁霸上癮 見徐飛情緒如此激動,冷麵道人忙解釋道:「丹童把你救回來后,就衝到了天橋上,說是要為你出口惡氣,結果三天過去了,一直不見他的蹤影。我也親自帶人尋找過,就是找不到半點線索,估計是玄得很。」

雖然徐飛還是很難過,但比之前要稍微好一些,因為他清楚只要見不到屍體,就說明丹童還有可能活著。

於是徐飛又問道:「妲己呢?」

冷麵道人嘆息道:「情況不是太好,命保住了,只是身體殘廢了,估計沒有幾十萬年,是很難恢復如初。」

冷麵道人一邊說一邊尋找,突然一探身,從徐飛床底下,拖出來一隻白色小狐狸,往徐飛懷裡一扔。

「就這樣了還凶得很,誰碰咬誰,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估計現在已經被下了油鍋。」

除了那雙攝人心魄的紅瞳之外,妲己完全變了樣子,變得如初生般的幼狐狸一樣,身上除了原始的獸性外,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靈力。

她就這樣百般憐愛的舔著徐飛的手背,像一隻乖巧的寵物狗一樣依偎在徐飛的懷裡。

現在徐飛最擔心的就是丹童的安危,只要丹童還活著比什麼都重要,雖然說這次遭遇了大劫難,但萬幸的是自己還活著,只要活下去就還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希望。

冷麵道人繼續安慰著說道:「城主請好生修養,我已經安排人為你護衛,任何人想要傷害你,都必須踏過我們的屍體。」

自從徐飛被丹童背回來后,整個基地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戰備狀態,從外圍到營地一直有重兵看護,可以說是連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單是徐飛營帳外就有不下一百人看守,而且是不分晝夜不休不眠,足以見得徐飛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徐飛心裡也是很清楚,就算基地所有人把命丟進去,也不是那隻神秘巨手的對手。

但是徐飛仍舊很感動,就算是此刻死去,也一定會含笑九泉。

見冷麵道人慾要離去,徐飛喊道:「請冷前輩止步,晚輩有事想問你!」

冷麵道人轉過身來,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每個人都有秘密,有些秘密是最好不知道為好,就算我告訴了你,對你也沒有任何幫助。」

見徐飛不肯死心,冷麵道人繼續說道:「我比你更想弄清楚幕後操控者是何人,只是你比我幸運,相信很快你必定能破解這個驚天疑團。」

這裡所有的人都是智慧與強大的化身,雖然都表面不說破,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清楚明白得很,只不過他們無能如何努力都靠近不了真相。

反而徐飛這個愣頭青把真相拉近了一步,不僅證實了所有人心中的猜疑,居然能有幸跟幕後黑手交鋒,不免會令他們感到有那麼一絲不甘和羨慕。

一個人死也好敗也罷,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連死都不知道對手是誰。

徐飛只是看了一隻巨手,說明他的確很幸運,也同時讓自己在對手心中留下了印記,即使真死了,也一樣會感到無比自豪。

徐飛救走了一大半人,已經觸及到幕後者的底線,如果徐飛不死,這個驚天大陰謀必定毀於一旦。

由此可以肯定,徐飛接下來還會面臨危險,甚至是有死無生。

徐飛此刻倒是不擔心生死存亡問題,他想先搞清楚這個通天橋的建設意義何在,只要搞清楚了建橋的目的就能離真相更近一些。

靈蠱只是用來控制所有人的無形枷鎖,濁氣算是魚餌,真正的目的應該就是這座通天橋,只要找到是誰最先提出建橋的建議,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隱藏在幕後的黑手。

冷麵道人是最先來的一批勞務工,如果連他都不知道,恐怕其他人也不會知道有價值的信息。

現在冷麵道人不肯說,徐飛也不好過分強求,想必人家心中也有盤算。

也或許是時機還不夠成熟,徐飛若是知道得太多,反而會面臨更大的危險,只是為了保護徐飛,冷麵道人才不肯言說。

那麼也就更能肯定,黑手或者黑手的眼線,必定就混在勞務工中,而且任何人都可能有嫌疑,除冷麵道人之外。

徐飛建議道:「冷前輩,可否讓已經康復的人儘早離去?」留下來的人越多,就越不好排除嫌疑,所以必須盡量清走該離開的人。

冷麵道人回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這樣對你不利,而且有些人是誠心想要幫你,未必會輕易離開。」

徐飛又問:「目前還有多少人沒有被完全治癒?」

「今天統計過一次,未痊癒者有八百零九人,按照目前的進度,最快要需要五年,除非丹童願意幫忙治蠱毒,或許兩年內就能確保所有人被治癒。」冷麵道人勤勤懇懇,對於工作一直很認真,從未有一刻消極怠工過。

徐飛採用迂迴作戰的方式,再次把話題轉移了回來:「冷前輩你究竟是什麼來歷?可否告知一二?」

只要冷麵道人肯接話茬,也等於是找到了突破口。

沉默了片刻,冷麵道人開口道:「等想起來自己的名字,一定會告訴於你。」

這明顯就是借口不想說實話,不管一個人活多久,只要腦子還是正常的,不可能會忘記自己的出身。

看來徐飛是難以撬開冷麵道人的口,再繼續糾葛下去也一樣是無濟於事。

換個角度來仔細想想,也能猜出對方的心思,很可能是對方太過謹慎,一直沒有排除對徐飛的懷疑。

在所有人看來,徐飛的出現就是個意外,雖然救治了不少人,但仍可能是打著救人旗號,繼續誆騙眾人的圈套。

徐飛當初要求等價交換,已經打消了部分人的猜疑,如果當時他選擇免費救治眾人,不僅落不到好處,很可能永遠也擺脫不了自己的嫌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矛盾,有矛盾必然會有不斷的戰亂。

生物的存在本身就是矛盾的,誰都想要追求簡單的快樂,可世事無常,真正的簡單單純生活是不可能有的。

四目相對,一片寂靜。

待徐飛想要繼續說點什麼的時候,發現冷麵道人早已離開了營帳。

徐飛努力試著要爬起身來,發現根本就沒可能,整個身體已經虛脫,好像是靈魂已經脫離了軀體,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在這個神奇的天書世界中,只要你的身體還沒廢,假以時日修為會自動恢復如初。

徐飛保住了身體,遺憾的是,妲己卻筋骨盡斷,想要恢復,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這些問題難不倒徐飛,因為他現在擁有的法寶,多得足以開辦一個超級展會,只要能找到輔助神器或者靈丹妙藥,足以解決妲己的身體問題。

徐飛雖然行走不便,但足以支撐自己尋物取物,為了儘快找到救治辦法,徐飛拿出和別人交換的乾坤袋,打開封口,整個人突然就消失不見。

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自己已經站在了另外一個空間里,而這個空間就是乾坤界。

世人都誤解了乾坤袋的功用,其實乾坤袋和空間戒指一樣,是一個以乾坤袋為入口的空間。

這個儲物空間不大也不算小,放幾所航母還是綽綽有餘的。

雖說徐飛把數以千計的物件丟進了空間,但是要想找尋一件物件,還得花費一些時間和精力,不過徐飛閑暇時蠻細心,有空就會進空間對物件進行分門別類。

劍器劃分一個區域,刀器劃分一個區域,秘籍之類也有獨立區域,還有靈丹藥類的專屬區域,找尋起來會相對方便許多。

徐飛直接進入藥品專屬區,他想要找到可以治癒妲己傷痛的藥品,順便也犒勞一下自己虛弱的身體。

雖說這裡面的藥品都不如老君的仙丹,但也有不少起死回生的靈藥奇水,比如說九轉還魂丹,乾坤大補丸,金身塑形膏等等。

徐飛隨便服用了一些,就感覺神清氣爽,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

確定丹藥效果不錯后,徐飛拿了一些出來,準備給小狐狸服用。

誰想這小狐狸跟孩子一樣厭葯,死活都不肯吃,幾次被逼急了要咬徐飛,無奈終究拗不過,被徐飛強行餵食了一些丹藥。

妲己之所以對丹藥敏感,主要還是拜紂王所賜,當年和紂王戀愛的時候,紂王除了酒色之外,還有喜歡煉丹的癖好,不僅自己要冒死嘗試,還會拿身邊的人當白鼠,期間妲己也是沒少受罪,以至於妲己心理產生了恐藥物的陰影。

被逼著吃下丹藥的妲己,擺出一副快要死的架勢,四腳朝天一個勁蹬腿,看得徐飛是哭笑不得。

徐飛覺得自己很幸福,身邊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令人開心的逗逼,以前有青蛙和蝗蟲,後來就是頑童丹靈,現在換成了妖狐妲己。

只要身邊常常有這些逗逼陪伴,什麼苦痛哀愁都不過是曇花一現。

最近這段時間,一直為尋找幕後黑手煩心,完全忽略觀眾的感受,現在身體有恙,可以靜下心來,好好看看來自凡間觀眾的非議。

猛一抬頭,各種彈框留言如熱鍋里的螞蟻,蜂擁而至。

「小哥哥,咋們約定過,說好要為我守身如玉,你看看你現在都幹了些什麼,居然跟妲己睡一塊了,太讓人心碎了。」

「徐飛同學,哥哥我是仙俠迷,各種小說電視劇看膩了,最見不得主角動不動就半死不活,動不動就當病號,你下次能不能爭點氣?」

「贊同樓上的意見,主角就該一路贏下去,萬萬不能輸,哪怕是輸一次,老子絕對不買賬,這次是個意外,就原諒你小子一次。」

「兄弟別再挑戰老子的底線了,實在是受不了,害得老子看自己家的寵物,都會萌生邪惡的念頭,再這樣下去真得要去犯犯罪才能消火。」

「我每天都希望老婆加通宵班,自己可以多陪陪自家的寵物,感覺自己整個人心理有問題,你們誰能救救我?」

「你們男人都是變態種,真噁心,都給老娘滾一邊去。」

「這是弄啥呢,一個個三觀不正,再敢散播邪惡的能量,一耳光挎死你們。」

「一個都是垃圾,這個節目更垃圾,老子沒法看下去了。」

「……」

面對如此多的非議,徐飛只是淡然一笑,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如果去和觀眾較勁,估計日子就沒法過下去了。

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

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面對世人的種種評判,能有幾人真正做到雲淡風輕呢?

徐飛也做不到,偶爾也會因為冷眼非議變得情緒不穩,但慢慢也會習慣。

回過頭來再看小狐狸,她已經安安靜靜的睡著了,但仍舊擺出一副要死的姿勢,要排除她心理陰影並非易事。

如果不出特殊情況,估計過了今晚,妲己的身體會康復。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徐飛寧可妲己不要康復,把可愛萌寵永遠演繹下去,可現實很殘酷,時刻面臨生死考驗,他不希望自己身邊都是拖油瓶。

一直以來徐飛還算比較幸運,身邊的跟班都比自己強大很多,自己反倒是成了他們的拖油瓶,不免會有那麼一點傷自尊。

換個角度來想也就釋然了,雖然不能保證自己一定強大牛逼,但自己可以創造出牛逼的跟班,也一樣可以笑傲江湖,難道不是么?

除了妲己和丹童之外,小黃和小青,還有屎殼郎胖子,都是他得意的作品。

照此趨勢發展下去,小黃和小青必定會一統天書世界,而胖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把仙界攪個天翻地覆,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既然做不了英雄,那就當個攪動風雲的梟雄。

……

不管你有多牛逼多強大,永遠都阻止不了時間的腳步。

物換星移,又一個十年過去了,掐指一算,徐飛在這裡度過了三十年光景,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在剛過去的十年內,並沒有太大的浩劫發生,徐飛和妲己的身體和修為也早已恢復,丹童卻一直不見蹤跡。

關於丹童的失蹤,有好多個版本,其中有兩個,流傳得比較廣。

有人說那一天丹童在通天橋上,和神秘的巨手打了不下三百回合,結果丹童敗給了巨手,被巨手俘獲擄走。

也有人說丹童大戰巨手后,打成了平手,兩個人惺惺相惜,竟然握手言和,相約一起笑傲江湖去了。

事實是什麼也沒有第三者知曉,這段往事成了一段無憑無證的懸案,也成了徐飛心裡一直打不開的心結。

任由時間流逝,人去樓空,徐飛始終在等待,等待某天丹童歸來。

基地的眾位毒蠱患者,也早在好幾年前痊癒,相繼離開了一部分,還是有將近五百人留了下來,成了徐飛的忠實守護者。

找也找不到,等也等不到,其實蠻痛苦的。

為了不虛度年華,也不讓眾人跟著受罪,徐飛必須得做出決策。

於是乎,他把所有人召集一塊,準備開一次批鬥大會,會議的目的是反思過去,暢想未來。

冷麵道人集合完眾人後退了下去,徐飛緩步走到了隊伍的前面,像一個王者一樣傲氣凜然面對無數雙眼睛。

「這麼多年以來,大家對本城主的心思,本城主也是有數,有八成是為了報恩,還有兩成是質疑,都希望搞清楚誰是幕後者。」

「但是,我們都低估了這個黑手,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頑強得多,再這樣耗下去,估計吃虧的還是大家,所以今天本城主召集大家,是想勸大家各奔東西,去喂馬劈柴週遊世界,總之別再虛度光陰就行。」

「對於大家來說,都有無盡的壽元,可以與天同壽,但也不能永無止境,最後必然會磨滅了志氣。」

徐飛苦口婆心說了一大堆道理,無非就是想勸眾人離開基地。

事實上很多人不願意離去,是因為他們已經把這裡當家,這就如同是生活在籠子里的鳥兒,你把他放飛未必是幫他,有可能飛不了多遠就迷茫了,甚至是適應不了環境消亡了。

如果不是為了等丹童的消息,徐飛可能早幾年就已經離開了這裡。

今天他只是順帶勸解一下眾人,主要目的是他決心儘快離開,就算找遍整個天書世界,也要找到丹童的下落,好給自己良心上一個交代。

下面眾人也都沉得住氣,沒人言語,也看不出他們有任何錶情變化。

雖然蠱毒已經完全被解除,可是這裡的人一刻都沒停止過工作,通天橋的建設也是按部就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