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這「只待遊魂」,看來等的就是丹鬼了!蘇寧感覺,冥冥之中,有些事已經註定。比如酒徒大神的神王塔,先祖蘇天的深谷傳承,狼神聖殿的傳送陣,還有這一方絕地,陰差陽錯的,蘇寧得到了讓世間所有人都嫉妒的一個個機緣。

可是,這一個個機緣,並沒有讓蘇寧驕傲,從小的經歷告訴他,未來不是別人賜予的,而是靠自己爭取的,只有自身不斷地變強,才能保護自己所愛之物,所愛之人!

就這樣,丹鬼進入了神王塔第七層,有復魂香在,他的魂魄不會灰飛煙滅,隨時可以出來教授蘇寧丹法。而在蘇寧沒有煉出千珏丹之前,他還暫時不能離開紅光之地。不過,蘇寧肯定會離開這片絕地,因為這裡寸草不生,煙灰瀰漫,實在不適合生存。就算是學習煉丹,也要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在絕地之中遇到了丹鬼,也算是認了半個便宜師父,而且還知道了離開紅光之地的方法,蘇寧又有了不菲的收穫。可是,火女還在耍小脾氣,躲到一邊逗弄兩隻小狗,不理會蘇寧。

蘇寧嘆了口氣,藉助這個機會,是該好好和這個小丫頭談談心了。蘇寧承認,之前確實沒怎麼在意火女的感受,只以為她是器靈便不會有太多的感情,現在蘇寧知道了,火女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生命體,就像是一個孩子,那麼,和她交往,就要換一種方式了。

蘇寧悄悄走到火女旁邊,問道:「還在生氣嗎?」

「哼!不理你!」火女撅著小嘴兒,故意轉過身不理會蘇寧。

「不要這樣啊!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新鮮的岩漿露,要不要吃」蘇寧誘惑道。

火女眼中有精芒一閃,眉頭有喜色浮現,可是又突然想起自己正在和蘇寧生氣,就咂了咂嘴,強忍著饞意,搖了搖頭,「不吃不吃!我不吃你給的東西!」

「好啦好啦!是我以前不好,對你不夠關心!往後你就是我的小妹妹,誰要是欺負你,我就替你打他,你想吃什麼,我就去給你找!加倍的疼你,關心你,行不行?」蘇寧已經十分誠摯了。

「嗯……嗯……」火女吞吞吐吐,好像在努力的想著其他條件,「還有……還有……我想去的地方,你都要帶我去,不能吼我,不能罵我,更不能打我,更更不能把我關起來不讓我離開;我不想乾的事兒,也不能逼我,我想讓你乾的事兒,你必須去做……」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我都答應你!」蘇寧真是無奈了,這是養了個小祖宗嗎?

「嘻嘻,蘇寧哥哥真好!比所有人都好!」火女轉身,一下子跳到了蘇寧的身上,想八爪魚一般,摟著蘇寧的脖子,抱了個滿懷,小嘴兒吧唧一聲,親在了蘇寧的臉上。

蘇寧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有些不知所措,連忙把火女推開,心中感慨:真是孩子心性,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拿來吧!」火女向蘇寧伸出小手。

「拿什麼?」

火女小臉一沉,「你不是給我帶來了岩漿露嗎?你騙我?」眼睛立刻就濕潤了,彷彿要哭出來。

「哦!差點忘了!」蘇寧被火女親了一口,腦袋有些發懵,立刻遞給火女兩隻小瓷瓶。

火女接過來,迫不及待的打開,喝了一口,就像是喝了蜂蜜一般,臉上的表情很陶醉。

蘇寧笑了笑,這小丫頭太天真,心中所想立刻就表達出來,毫不掩飾,這份純真,如今已經十分難得了!

「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妹妹了,不能再叫你火女,給你起個名字怎麼樣?」蘇寧問。

火女沒心沒肺的嘬著灑落在手指上的岩漿露,回應道:「好呀!」

「你就跟我姓吧!往後我就叫你蘇蘇!」

「蘇蘇?!」

「對,你的名字叫蘇蘇!」蘇寧再次強調。

雖然僅僅是一個名子,可是,意義非凡,這代表了蘇寧對待火女,將會像對待家人那般愛護,對待妹妹那般疼愛! (PS:求收藏,求鮮花!無論如何,堅持下去,給我點動力吧!)

將蘇蘇哄高興,蘇寧帶著她進入了絕地的山洞,來到了地下的岩漿世界。丹鬼早已經在那裡等著他們了。

地下的岩漿世界,溫度極高,有一片望不到盡頭的岩漿之湖。湖中岩漿翻滾,如粘稠的鮮血,時不時噴濺出三米多高的火舌,灼熱的氣息從裡面迸發出來,讓周圍的景象都有些扭曲了。

帶蘇蘇來到這地下岩漿世界,是丹鬼的主意。此刻,蘇寧牽著蘇蘇的小手,站在岩漿胡泊的邊緣。蘇蘇看著這一片岩漿湖,嘴角掛著笑意,眼神明亮。

丹鬼介紹道:「此處的地下岩漿湖,蘊含豐富的火晶石和岩漿露,對於本源為仙靈之火的蘇蘇來說,是極佳的修鍊之地。蘇蘇,你願意留在這裡修鍊嗎?」

「我想跟哥哥走,我不留在這!」蘇蘇極不情願的樣子。

「你可要想清楚了,這裡有你最愛吃的火晶石和岩漿露,湖底還有很多岩漿生物陪你玩!」丹鬼繼續誘惑道。

「嗯……要不就留在這裡吧!嘿嘿!」蘇蘇仔細的想了想,還是沒抵擋住誘惑。

「這丫頭沒良心啊!有好吃的就毫不猶豫的拋棄我!不過也好,省的纏著我,影響我修鍊!」蘇寧腹誹,感覺蘇蘇留在這裡還是蠻不錯的。

「那好!你就好好在這裡修鍊吧!每隔七天,我們就來看你一次,如果你能將這裡的火晶石和岩漿露全部吸收,到時候肯定有十分驚人的變化!」丹鬼再次囑咐道。

「嗯嗯!知道啦!」蘇蘇看著這一片岩漿之湖,早就急不可耐了,「我先去洗個澡!」

說著,蘇蘇就跳進了岩漿之湖中,蘇寧嚇了一跳,可是立刻反應過來,蘇蘇的本源可是仙靈之火啊!對於上古仙火來說,岩漿的這點溫度又算什麼?可不就是相當於洗澡的熱水?

看著蘇蘇泡在岩漿之湖中一臉陶醉的表情,蘇寧也就放心了。蘇蘇也並不寂寞,還有兩隻熔岩小狗在這裡陪她,據說,湖底還有熔岩鱷魚、熔岩巨龜等生物。蘇寧並不擔心蘇蘇有危險,憑藉她對付熔岩獵犬的手段,不把那些生物抓來吃掉就不錯了。

和蘇蘇打鬧一番,說了會兒話,蘇寧就按照原來的約定,和丹鬼離開了地下岩漿世界。丹鬼可以待在神王塔第七層,有復魂香在,他不會再有魂飛魄散的危險。蘇寧進入大森林,打算尋找一處適合修鍊的地方,從今天起,就要開始學習丹道了。

………………

一個月後,在森林某處的一片峽谷,這裡有一方水潭,游魚肥美;有一片樹林,生長著各式野果;有一道瀑布,飛流直下;還有一間小屋,簡易卻頗有情趣。蘇寧就在小木屋中席地而坐,研究著擺在面前的《十萬草木決》。

直到現在,蘇寧才感覺到,煉丹不易啊!這一個月,他什麼也沒有干,只是抱著這本《十萬草木決》日夜不停的背誦記憶。《十萬草木決》裡面記載了十萬草木的模樣、藥性、生長條件、種植周期、採摘方法……這足足十萬的草藥,卻僅僅是常見的種類,僅僅是煉丹之前需要準備的基礎知識!

除了這十萬基礎草藥需要記住,蘇寧還從丹鬼那裡知道,將來他還要學習十萬草木的變化、衍生之道。這十萬草木,兩兩搭配、三三混合、四四調製……配合搭配不同,所煉之丹,藥效、功用就不盡相同。如果說學習《十萬草木決》可以死記硬背的話,那這草木變化的學習,就需要天賦了。好的煉丹師,會對症下藥,有時候更會靈光一閃,根據草木變化,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丹方,煉製出蘊含自己特色的丹藥。所以,煉丹之道,無窮無盡,必須要抱有終身學習的態度,就連丹鬼也是這樣的心態。

這一個月的時間,蘇寧僅僅掌握了五萬的草木信息,正好一半。這個速度,已經可以說是十分難得了。蘇寧小時候深居皇宮,不能修鍊,索然無味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讀書上,可以說,蘇寧小時候讀了萬卷書都不為過。如今再次拿起書本,自然而然的心就靜了下來,熟記五萬草木的信息,不在話下。

又一個月過去了,蘇寧終於將最基礎的《十萬草木決》全部掌握。這兩個月,蘇寧感覺學到這些知識還是次要的,它的思維變得更加敏捷,考慮事情更加全面,眼光更加的獨到,所看、所想都有些不同了,更加的成熟穩重,這便是多讀書的好處。

這兩年打打殺殺,修鍊功法武技,很少有時間讀書,如今這這般環境下,蘇寧感悟到,人生也許有很多種選擇,盡量的多選擇一些道路,可能會更加的精彩。

接下來,又花費了兩個月,蘇寧掌握了大部分常見草木的變化之道。在學習變化之道時,丹鬼發現,在這方面,蘇寧有著十分逆天的天賦。兩個月的學習,蘇寧竟然憑藉自己的見解,又補充了數十種草木的衍生變化。被丹鬼驚為天人。

蘇寧在心中暗自得意,因為丹鬼不知道,自己對於草木變化的天賦,其根本就是來自神王塔第一層的紫藤樹。酒徒大神曾經介紹過,這第一層的紫藤樹,乃是草木之王。此樹還可生長,等到開花之時,結星辰果,樹上掛著的是日月星辰,蘊含天地造化!

既然是草木之王,必定是君臨天下,蘇寧得益於紫藤樹,探究起普通草木的衍生變化,自然手到擒來、十分方便!

這四個月的時間,為蘇寧的煉丹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為他之後的丹道,夯實了路基。蘇寧此刻反而不著急了,出去又能如何?變強之後再出去,厚積薄發,才是最好的選擇!

「古麒!凌書雪!哥哥!你們一定不要出事,要等著我啊!等我變強,走出了狩獵戰場,誰欺負了你們,我蘇寧第一個讓他身死道消、萬劫不復!」蘇寧暗自發誓,信心滿滿。 花費了四個月的時間做準備,蘇寧掌握了十萬草木的習性藥理、衍生變化。現在,終於可以學習真正的煉丹之法了。

今日的陽光特別明媚,蘇寧走出小木屋,來到潭水旁邊,水波粼粼,讓人心情大好。

蘇寧召喚出了乾鼎,丹鬼也從神王塔第七層出來了,就在旁邊指導蘇寧。丹鬼還不能長時間的離開神王塔,只能出來一會兒,就要回到復魂香的煙霧中進行恢復。

煉丹必備的四樣東西,丹鼎、火焰、丹方、藥材。這四樣,缺一不可。后兩樣,自然不必多說,至於前兩樣,對於一位煉丹師來說,可是大有講究的。

丹鼎,按照等級分為普通丹鼎、通寶丹鼎、靈寶丹鼎和玄寶丹鼎。

普通丹鼎,就是凡鐵打造的丹爐,煉製百爐普通丹藥后就有炸爐的危險;通寶丹鼎,使用的材質更為特殊,多為玄鐵、隕鐵打造,使用的時間更加長久,更加安全;靈寶丹鼎,就是產生了器靈的丹爐,多為千年古鼎,只是這器靈還沒有靈智,卻依舊一鼎難求;玄寶丹鼎,就是近乎神器了,器靈已經產生靈智,可以和主人配合,煉製更高階的丹藥,成功率更高!

至於蘇寧的乾鼎,器靈融合了火焰,變成真真正正的生命體,就是傳說中的存在了!其他的丹鼎,就算是玄寶丹鼎,也沒有可比性。只能說蘇寧的氣運太盛了,還未成為煉丹師,就得到了丹爐中的至尊。

除了丹鼎,最體現煉丹師身份的就是所用的火焰。這火焰更為講究,大多數的煉丹師一般都是催動功法,調動鬥氣中的屬性力量,衍化出火焰。這是煉丹時最近本的手法,也是煉丹時具備的最基本的技能,這樣通過自身催化出來的火焰,只能算是普通的屬性火焰。

用普通的屬性火焰煉丹,更容易控制火焰的溫度和時間。煉丹師的修為越強大,控制火焰的手段就越豐富,火焰也就越強大,煉製丹藥的成功率就越高。

可是,不管煉丹師多強大,所產生的屬性火焰,都不如天生天養的自然之火。在這片大陸,地下的岩漿世界、偏遠的乾燥沙漠、沸騰的熔岩火山,時間長了,都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一些神奇的火焰,這些火焰,蘊含天地精華,可以被人採集,為己所用。只是這種火焰很難被馴服,能夠掌控這種火焰,就說明煉丹師的煉丹水平已經出神入化了。很多煉丹師,都以捕獲一朵自然之火為榮,那是身份的象徵。

自然之火修行萬年,甚至更長時間,就可以產生如孩童一般的靈智,就像是蘇蘇的本源仙靈火焰,產生靈智后,遵循著本能去找乾鼎器靈融合,化為實體,成就一場造化。

正因為蘇蘇已經是實體,是真真正正的生命了,所以蘇寧不會把她當成火焰,不會強迫她為自己煉丹,只把她當成了一個小妹妹,自由自在、快快樂樂就好。

現在的蘇寧,是開塵境中期,已經可以掌握簡單的屬性變化了。在潭水旁邊,蘇寧對著乾鼎伸手一指,乾鼎內噗地一聲出現了一團火焰。

「你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沒有完全掌握火屬性的變化,所以火焰等級還不太高,雖然丹鼎不錯,可也只能煉製最低級的丹藥!」丹鬼在一旁解釋道。

蘇寧自然明白,所以,他今日所煉之丹,是最為低級的活絡丹!

丹藥分為好幾大類,比如聚靈丹、破階丹、養身丹、殺丹、毒丹、葯丹……而這活絡丹,就屬於養身丹,沒病也可以吃兩粒,滋補身體,活絡經脈,是最平常的丹藥,在一些醫館、藥店就可以買到,只不過價格更貴,藥效卻更好。畢竟那些藥材經過了煉丹師的煉製,去除了糟粕,保留了精華,還不用再去熬煮,省去了不少的時間。富貴人家,更願意購買這樣的成品丹藥。

蘇寧所要煉製的活絡丹,只需要五種藥材:舒筋草、威靈草、地楓草、川芎草和牛膝草。五種藥材十分常見,在森林中就可以採集到。

蘇寧左手控制著乾鼎中的火焰,穩定在一個火候,右手將舒筋草投入到了乾鼎當中。進入丹爐后,舒筋草立刻被火焰席捲,煉化出了一小堆純白色的粉末。蘇寧一笑,成功了。

接下來,他又將威靈草投入乾鼎,立刻,又出現了一堆淡黃色的粉末,一股甘苦味道傳了出來。蘇寧立刻將兩堆藥粉融合,火力增加了幾分,轟隆一聲,整個乾鼎中都瀰漫了火焰。

「不好!火焰太強烈了,可能要失敗!」蘇寧額頭滲出了汗水。

「力道太大,溫度太高,藥粉已經被灼燒乾凈了!」丹鬼在一旁提醒道。

果然,蘇寧收了火焰,乾鼎當中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了。蘇寧嘆了口氣,第一次煉丹,宣告失敗。可是蘇寧並不氣餒,第一次嘛!難免缺少經驗,於是再次嘗試起來。然而,每到牽扯到草木變化的時候,他還是會失敗。

一次,兩次,三次……蘇寧不斷的嘗試,終於將舒筋草和威靈草的藥粉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可是,他體內的鬥氣也用盡了,不能再轉化為屬性力量。

「休息一下吧!恢復了力量,再來煉製!」丹鬼已經指導了一段時間,不得不回到第七層,只留下了蘇寧獨自修鍊。

半個時辰后,蘇寧起身繼續煉丹。就這樣,他不斷的煉丹,不斷的修鍊,終於在傍晚的時候,掌握了五種草木變化,煉製出了活絡丹。

夕陽西下,樹影幢幢,森林深處傳來狼族的嚎叫,一大堆螢火蟲飛了出來,在水面上空飄過,星星點點。蘇寧長舒一口氣,將丹鬼叫了出來,把活絡丹拿給他看。

丹鬼瞅了兩眼,搖了搖頭,「成色太低,色澤太暗,藥性只發揮出了三成,還不如拿草藥去直接熬湯呢!不合格,重新煉!」

「我……」蘇寧想要說點什麼,欲言又止,雖然不服氣,可丹鬼說的確實不錯,這活絡丹的藥效,只發揮出了三成,明顯是不合格的。

蘇寧一氣之下,也不睡覺了,晚上繼續煉丹!

這一煉就是三天,三天之後,蘇寧終於煉製出了符合丹鬼條件的活絡丹。此丹雖然簡單,卻讓蘇寧感悟頗深:理論掌握的再好,不去動手實踐,始終是紙上談兵。

從此之後,蘇寧更加刻苦起來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時間流逝,如白駒過隙,一晃便是兩年時光。 (ps:大清早先來一章,今天盡量三更!求支持啊!)

兩年時間,蘇寧已經十六歲了。在這段時間裡,他鑽研丹道,從最簡單的養身丹開始煉起,然後是葯丹、毒丹、聚靈丹,甚至是修者夢寐以求的破階丹。

日積月累,他煉製了無數的丹藥,積累了無數的經驗,煉丹的手法已經無比嫻熟了,雖然和許多煉丹大師比起來還相差甚遠,但是在同輩之中,已經是無人能及,畢竟教授蘇寧的,可是千年以前的丹鬼大師,是有資格和酒徒大神做朋友的人物。

「師傅,你看這枚聚靈丹,成色如何!」蘇寧將一枚通紅圓潤的丹藥遞到丹鬼面前。蘇寧向丹鬼學習丹道,已經正式拜師,所以尊稱丹鬼為師傅。丹鬼已經無所依靠,蘇寧天賦不錯,便也傾囊相授。

丹鬼現在依舊是一團幽藍色的靈魂火焰,只是比起以前來顏色更加幽深。他看著那枚聚靈丹,稱讚道:「不錯,孺子可教,這已經是大成之丹了!可是,你的煉丹境界距離大圓滿還相差甚遠!」

「什麼是大圓滿的境界?怎樣才能達到?」蘇寧問道。

「大圓滿的境界,是一種感悟。這種感悟,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獲得的,需要大曆練,大磨難,並且從中悟道,是為丹道!」

「丹道!?」蘇寧感覺一座大山壓了過來。丹道,丹道,何其高遠,對於現在的蘇寧來說,還不能完全的理解。

「丹道,不是實實在在的煉丹技巧,也不是純理論的東西,它無法用語言表達,也不分對與錯。那是一種對生活的體悟,感悟丹道后,你所煉製的每一枚丹藥,便是蘊含丹悟的獨一無二之丹。所以,你需要離開這裡,出去歷練!」丹鬼說道。

「離開嗎?可以離開了嗎?」蘇寧興奮起來。兩年時間了,要說蘇寧不想離開,那是假的。如今聽丹鬼的意思,是到了要出去的時候了。

「當然,你已經到了瓶頸期,需要到外面歷練,經歷風雨,磨練出屬於自己的丹道!」丹鬼說道。

蘇寧點了點頭,目光堅定起來。這就意味著,他需要煉製千珏丹了。千珏丹可以解蘇寧體內的魔血修羅之毒,也可以破開紅光之地的封印屏障。

之所以最後才煉製千珏丹,是因為此丹煉製起來十分困難,憑藉蘇寧以前的修為和能力,根本煉製不出來。而且煉製千珏丹所需要的材料,極其難找,蘇寧也是前幾天才找到最後一味藥草。

這兩年,蘇寧一直靠白龍的封印和吞噬丹藥才暫且壓制毒性。現在的他,是開塵境後期,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靈武境了,而且積累了大量煉丹的經驗,已經有能力煉製千珏丹了。

千珏丹,總共需要32種草藥,每一種都十分罕見,蘇寧閑暇時,踏遍了紅光之地,才收集到能夠煉製兩枚丹藥的材料。所以,這次煉製不能有失。兩枚千珏丹,一枚用來解毒,一枚用來破開紅光屏障的封印。

丹鬼對蘇寧很放心,便回到了第七層。蘇寧獨自召喚出乾鼎,開塵境後期的修為施展出來,屬性變化已經掌握到了極致,指尖一團火焰衝出來,進入了乾鼎,頓時火光大作,可是蘇寧再次一指,火焰頓時又小了下來。

蘇寧一邊控制著火焰,一邊將一株紫玲花丟進乾鼎中。立刻,一抹紫氣從花中散發出來,其他部分,便化為了飛灰。千珏丹需要的,只是紫玲花中的紫氣,蘇寧恰到好處的提煉出來,輕車熟路,手法嫻熟。之後,蘇寧又丟進去幾株草藥,或者是壓榨成汁液,或者是烘乾成粉末,或者是提煉出氣體,總之,最後都要將這些精華緩慢融合在一起。

乾鼎中的火焰,時大時小,溫度時高時低,每一步都控制的恰到好處,直到傍晚,丹爐中,終於形成了一粒純白色的丹丸。

現在,只剩下了最後一道程序,蘇寧拿出了最後一株草藥——碧焰青芝。可是,他並沒有將碧焰青芝投入到乾鼎當中,而是在丹爐之外就將其捏碎。砰的一聲,碧焰青芝破碎,竟然化為了一朵火焰,蘇寧一笑,將白色藥丸從丹爐中取出的剎那,立刻控制著那朵碧綠火焰植入到了白色丹丸中,不見了蹤影!

剎那之間,白色丹丸劇烈的顫動起來,竟然慢慢變得透明,晶瑩剔透,宛如寶石。

「碧焰青芝果然霸道,強行灼燒了剩餘的雜質,使丹藥的成色幾乎無限接近百分之百了!」蘇寧心中狂喜。

碧焰青芝,是蘇寧根據自己對丹方的了解,擅自加入的,原來的單方中並沒有這株草藥。如今看來,蘇寧對丹方的改善是對的。

之後,蘇寧又花費了一天的時間,煉製了另外一枚千珏丹。

………………

強烈的陽光透過翠綠色的茂密樹葉,變成稀稀兩兩的光,照射到皮膚上竟然也會有些灼痛!天空中的驕陽噴洒著火辣辣的熱,讓這個四季並不太明顯的紅光之地也有了些許躁動。

煉製完最後一枚千珏丹,蘇寧已經十分疲憊了。他有氣無力的走到潭水旁邊,一頭扎進了湖水之中。沁人心脾的涼爽在身體之中蔓延開來,說不出來的舒爽。儘力的放鬆,然後輕輕的將整個身子浮起,蘇寧仰躺在水面上,盡情的享受著這一份難得的靜謐。

一bobo的漣漪以蘇寧為中心蕩漾開來,一層疊一層,就像是人的成長,有時疊加成為高峰,有時融合歸為平靜!烈日將蘇寧臉頰的水珠蒸干,順帶著晃了一下他的眼睛,但並未影響到他愉悅的心情!

「就要離開了啊!終於可以去找他們了」蘇寧想到這點,心情難以抑制的興奮起來。

洗了個澡,回到岸上,蘇寧**著上身,直接盤膝打坐,吸收天地元氣轉化鬥氣,實力慢慢的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睜開眼,蘇寧手中捏著那枚千珏丹,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吞下去的那一刻,蘇寧身上立刻浮現了一層血色,全身麻癢,彷彿要潰爛一般,但是蘇寧毫不擔心,這隻不過是魔血修羅之毒在做垂死掙扎罷了。此毒在蘇寧體內淤積兩年,根深蒂固,很難清除,幸虧蘇寧在最後改善了丹方,加入了碧焰青芝,否則,還真不能完全根除。此法是蘇寧於千百次的煉丹中摸索出來的,如今奏效,蘇寧自然十分高興。他突然感慨,自己的丹道,也許就會在這一次次的大膽試驗中,逐漸成熟。

不一會兒,蘇寧就感覺身體內升騰起一股碧綠色的火焰,環繞周身經絡,將那些毒素灼燒的一乾二淨了。

魔血修羅之毒已解,蘇寧全身舒暢,感覺身體內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他猛然站起,來到瀑布旁邊。

轟隆隆的沉悶聲響震顫耳膜,一條銀白色瀑布飛流而下。16歲的蘇寧就這樣站在瀑布旁,單手舉起一塊兒巨石,又將巨石拋向空中,一躍而起,猛烈的一掌拍出,亂石飛濺!碎塊落入水中,濺起水花,形成了一條彩虹,絢爛之極。蘇寧走入瀑布里,任由水花擊打……

於是,在這飛濺的水花與絢爛的彩虹之間,沐浴著蘇寧,如神一般…… (PS:唯此一條路,夜盡到天明!只能自己為自己加油了!)

最後看了一眼生活過兩年的小木屋,蘇寧轉身離開,這兩年時光,靜謐安詳,蘇寧卻並不留戀,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未來更加光明。

「已經一個月沒有去看蘇蘇了,只希望小丫頭不要怪我就好!」蘇寧向蘇蘇所在的地下岩漿世界走去。既然要離開紅光之地,就肯定要帶上她。

「蘇蘇!哥哥來看你了!快出來」蘇寧站在岩漿之湖的邊緣喊道。

「吼!」

一聲巨吼,岩漿之湖的表面劇烈翻滾起來,從湖裡鑽出來一隻全身通紅,岩漿流轉的大蛤蟆。這蛤蟆的腦袋就差不多有一間屋子的大小,此刻正浮在岩漿之湖的表面,兇狠的瞪著蘇寧。

「死蛤蟆!又瞪我?戳瞎你的雙眼!蘇蘇呢?」蘇寧毫不畏懼,喝問道。

大蛤蟆身形一抖,垂下了眼皮,沖著岩漿之湖呱呱叫了兩聲。又是一陣岩漿翻滾,從下面升起一座石台,蘇蘇正坐在石台上。如果仔細觀看,那石台竟然是一隻岩漿巨龜的龜殼。

「哥哥,你嚇唬我的大蛤蟆幹嘛?」蘇蘇一出現就不滿的對蘇寧說道。

「是那傢伙不長記性,長得這麼難看,還總是瞪我!」蘇寧瞅了大蛤蟆一眼,大蛤蟆又嚇了一哆嗦。

蘇寧來過這裡很多次了,知道蘇蘇認識了很多岩漿世界的小夥伴,這大蛤蟆就是其中一個。不過,每次來,這大蛤蟆都瞪著自己,讓蘇寧心裡很不爽,所以每次都要教訓教訓這大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