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配。」

「好的,您,您請稍等。」

「哼!」眼瞅著張美玲再次轉身跑開,孫薇鼻子里哼了一聲,腳下高跟鞋咔咔作響,向著經理室的方向走去。

保鏢故事:霸道總裁愛惹事 「不就能買輛破奧迪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張美玲你個小賤人,你給我等著!」

周啟看目送薇扭動著腰肢匆匆走遠,眉頭一皺,她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晰地傳入耳中。這女人不會是有毛病吧?搶單不說,貌似還要報復?

只見孫薇打開經理室的大門走了進去,過得片刻才開門走了出來,出門時稍微整理了一下微微皺起的衣領。目光望向正在開單的張美玲,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表情。

不一會兒,從經理室中走出了一名頭髮謝頂的中年男人。一身有些短寬的西服裹著青蛙似的小腹。一臉嚴肅地走向櫃檯。低頭向著正在開單的張美玲不知說了些什麼。

周啟只見張美玲回頭望了他一眼,便起身走向了一旁。而一旁的孫薇款款走了過去,坐下之後,似乎接過了她的單子,繼續填寫。

這就過分了!周啟雖然沒走近前細看,不用想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嘴角微微一笑,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周啟淡淡的掃了一眼正滿臉得意,低頭填寫單子的孫薇,以及緊挨在她身旁,倒背著雙手,臉上故作嚴肅,一雙小眼睛卻不時瞟向孫薇低開的領口處的中年謝頂男子。嘴角輕輕浮現出一絲笑意。

他心念一動,溝通了手臂上的印記,在他的瞳孔中升起了兩輪通體暗紅色,鐫刻著繁複花紋的圓輪!

隨著圓輪的出現,周啟黑白分明的眸子,瞬間蒙上了一層邪異的色彩。有若實質的目光注視著那中年謝頂的男子,雙眼中猩紅的光芒一閃而逝。

中年男子突然打了個激靈。渾身的肥肉一陣顫抖。如同身處荒野中被飢餓的猛獸盯住一般,感到陣陣的心悸。隨著雙眼一花,他只感到周圍的景象一陣模糊,連忙伸手揉了揉眼睛。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發現周圍的場景全無異狀。

只是……!

他驚訝的發現,一名名平時對他俯首帖耳,畏懼如虎的員工看向他的眼光,要麼充滿鄙夷,和厭惡,要麼充滿嘲弄和冷漠。讓他無由地感到一陣煩躁!

「何永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德行,我告訴你,如果再敢騷擾,姑奶奶我現在就報警!」收銀員小穆突然伸手指著他的鼻子,張口大罵。

「喲,這不是李大經理嗎,聽人說你那小樹苗功能障礙不好使了?要不切了喂狗算了!」保潔阿姨陳嫂提著拖把,在一旁冷不丁冒了出來,滿臉冷笑地補充了一句。

「呸!活該!狗見了都嫌臟!看來上次那一腳踹的輕了,怎麼不一角踢死這人渣……!」他垂涎已久的珍珍,不知何時從門口跑了過來,沖他臉上啐了一口,轉身護住她身後正雙眼垂淚的張美玲。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你這衰貨!快打小旋風,辦事不用三秒鐘的節奏,老娘就是便宜一頭豬,也不讓你這老色鬼碰上一根腿毛!」一向對自己百依百順,發嗲賣嬌,就在剛才還讓自己過了番手癮的孫薇,坐在椅子上,斜眼瞅著自己,罵的最是惡毒。

「就是,哈哈哈……。」一聲聲惡毒的咒罵和無情的嘲弄如同夏日此起彼伏的蟬鳴,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不停在他耳際迴響!

「媽的!這群死女人是要造反啊!」老子才是這店的經理!尤其是孫薇這賤人,平時刻意奉承自己的是她,現在罵的最惡毒的還是她!看老子怎麼收拾你!何永強心中怒火升騰,一雙被金魚眼泡擠成眯縫的小眼睛瞪得溜圓,如同醉酒般紅的滲人。

他一把抓住孫薇的頭髮把她從座椅上拖了起來,抬手就是一記耳光扇了過去。

「媽的賤貨!老子平常那麼照顧你,要單子就給單子,不就是你天生賤樣,能讓老子爽一下嗎?你他媽的竟然敢罵我!我叫你罵!我他媽打死你!」何永強口中一邊罵,一邊掄起肥厚的巴掌一記記耳光用力的抽了上去!

「打人了!」

「救命啊!何經理!打人了!!」

「何經理!你瘋了!快放開孫薇!」

「保安!保安快來啊!」

「保安有啥用!快報警!」

何永強幾巴掌甩過去,心中怒意得到宣洩,正感到陣陣的舒爽。就在這時,他渾身突然一陣哆嗦,眼中的血色悄悄褪去。口中的污言穢語,戛然而止!

看到身前兀自被自己抓住頭髮的孫薇,以及她發腫的臉上一個個通紅的掌印,還有自己高高揚起的手臂。剛才我這是怎麼啦?何永強環目四顧。身邊圍了一群員工,紛紛用異樣的眼光注視著自己,不時用手指指點點。

與此同時,周圍密密麻麻圍攏了顧客,不少人手中高高舉著手機進行拍攝。

「發微博了嗎?」一身體富態的中年婦女向旁邊的同伴問道。

「發了,題目我都編好了,就叫「車市經理潛規則不成怒打小蜜」怎麼樣?」她的同伴用手指滑過屏幕,接著把手機遞到她的眼前

「哥們兒你那太官方,聽我這個。「光天化日!車市裡的獸行!」肯定熱點!圈子,微博,我全發了!」旁邊一體形顯瘦的男子不無得意地把手機晃到了兩人眼前

「嗯,這個不錯!很搶眼的說。」周圍數人立刻伸頭過來,一番圍觀,紛紛點贊。

何永強肥胖的身軀咕咚一聲癱軟在地,完了!他雙眼一黑當場暈了過去。這時,從四周衝過幾名保安,維持秩序的同時,把他拖死豬一般從地上架走。

隨著圍觀群眾散去之後,車市的的秩序漸漸回復正常,大部分人都在津津有味地談論著剛才的事情,深覺此趟過來買車真正是長姿勢了。

作為「罪魁禍首」,周啟混跡在人群中,嘴角微微抽動。好傢夥,本來想略施薄懲,沒想到事情發展卻超出了原有的預料。不過聽這傢伙自己爆料,他和那叫孫薇的導購,確實有貓膩。這潛規則還真是無處不在啊。

「主人什麼時候方可放落璃出來,不想落璃出來歌舞一番,尋歡解悶么?」腦海中,從印記深處突然傳來了魔姬嬌媚入骨的聲音。周啟聽得周身一酥。連忙溝通印記斷開了聯繫。

開啟惡魔獵人的稱號之後,他已經能主動與右臂上的印記取得聯繫。這時他才發現,化作業火后被印記吞噬的魔姬落璃,竟然還活著!只是被印記封印在了其中。怪不得在當時沒有收到擊殺提示。

不但如此,被印記封印的魔族將會強行認主,自己可以短時間內召喚其出來協同作戰,同時還能臨時借用部分魔族的能力作為己用。

比如這魔姬落璃,她的根腳就是天魔族中的兵魔。日月乾坤圈就是她的本體。在修鍊有成之後,原本作為器魂的她反而成了主體,而她原來的本體則變作了武器。

剛才使用的小手段,正是在試煉任務中,魔姬對他使用過的孽欲輪。自己僅僅是牛刀小試,沒想到竟然弄出如此大的一個幺蛾子。天魔蠱惑人心的手段可見一斑。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加了如此高的精神屬性尚且無法抵抗,這普通人被孽欲輪一照,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屬於正常。

從與印記取得聯繫后,周啟還知道,隨著印記等級的提升,自己不但能封印更多的魔族,只要正式就職惡魔獵人,甚至還可以化身成為魔族進行戰鬥。一想到將來某天,自己化身惡魔,手持鎮邪劍,使用天雷伏魔劍法時的樣子,那畫面實在太美,令人不敢想象。

「周先生,您,您還打算繼續買車嗎?」耳旁傳來張美玲有些怯怯不安的聲音,打斷了他腦海中的YY。

「買!當然要買。麻煩張小姐幫我開好單子,對了,最遲多久可以落好牌照?」周啟嘴角微微一笑,回答她的同時連忙問道。

「如果周先生急著用車,又不需要靚號車牌的話,那待會兒可以多交200元辦理費用,最遲後天就可以落牌上路。」張美玲聽他這麼一說,心中僅有的忐忑瞬間煙消雲散,輕輕吁了口氣,柔聲向他說道。

「那就麻煩張小姐了,對了,幫我把保險一起買了。」一事不煩二主,車都準備買了,乾脆全部辦理完畢,省的以後麻煩。

「嗯,好的周先生!」

半小時后,周啟刷卡付了車款,全部差不多用了60萬出頭。在留下了電話號碼,沖著張美玲和門口迎賓的兩位美女微笑作別之後,他欣然出店。

目送周啟走出車市大門,張美玲臉上滿是欣喜。眼角隱隱有晶瑩的淚光閃動。

這是她三個以月來唯一賣出的一輛車子。如果這個月結束前還沒有生意成交,他將不得不離開車市,另謀職業。儘管自己一直很努力,可是在何經理的刻意打擊下,她談成的單子,業績全都變成了孫薇的。

不知今天是不是自己的幸運日,開張了不說,一直以來壓抑在頭頂的何經理有過那番腦抽一般的奇怪舉動之後,估計也沒臉再留下工作。這感覺很棒不是嗎?而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帥哥帶來的。

近身狂兵 走出了車市,眼看到了晚飯時間,周啟沿著街道繼續向著購物中心走去。打算就近解決掉晚餐問題之後,繼續今天的購物行動。

就在這時,他聽到手機鈴音響起。一看屏幕,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待鈴聲再響過一聲之後,他摁下了接聽鍵。

「周啟?」聲音聽起來異常熟悉,他腦海隱隱中浮現出了一個傻大黑粗的形象。

「是我,你是?」

「滾犢子!我是誰你會聽不出來!」電話里傳來一聲咆哮。

「老豬!你特么怎麼換電話了!沖你丫這大嗓門兒,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周啟臉上洋溢著笑容。朱全海!他大學時候的死黨,畢業到現在好幾年了,二人一直有保持聯繫。

「哈哈,才換的!這不第一時間就給你電話了么。對了,明天同學聚會!下午5點軒悅樓準時集合,不見不散哈!」

「明天下午?」

「嗯!先不和你嗶嗶了,我還要聯繫其他人。對了,那位也要去,你小子可別給哥哥我找借口不來!先這麼著。」

果然還是如同以前一樣,這乾脆人,就辦的爽快事。朱全海沒講兩句,風風火火就把電話給掛了。

那位也要去?他說的是汪紫靈吧。周啟眼神顯得有些暗淡。

沉默了片刻之後,在迎面而來的寒風中,他甩了甩頭,繼續向著購物中心走去。和她見上一面又不會懷孕,更何況到時候,還有那麼多自己許久未曾相見的兄弟。 「懶蟲起床,懶蟲起床!」鬧鐘歡快地在床頭跳躍。許久沒有睡過如此香甜的一覺。周啟一看時間,才早上7點。他有些懊惱地把鬧鐘塞進了枕頭地下。拉起被子蒙住頭正想繼續睡個回籠覺。

卻在這時,手機鈴聲又玎玲作響。

「我了個去!這大清早誰啊!」有心不理,轉念一想,可萬一要是夏若冰打來的怎麼辦?心中一想到夏若冰,他噌的一聲從床上蹦了起來,身形似電,跨過了經歷昨晚血拚之後,再度增高的禮物堆,搶在鈴音結束前拿起了手機。

這一番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前後僅僅花費了不到2秒的時間。

周啟拿起手機一看號碼,沒有顯示來人,依舊陌生。他連忙摁下了接聽鍵。

「喂,哪位?」一聽電話里沒有聲響,他忍不住問了一句。

「是姐姐我!」周啟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夏若冰修長婀娜的身材,以及那一頭黑色馬尾長發映襯下,精緻如同瓷娃娃一般的俏臉!

「若冰!」周啟滿臉的驚喜!還真是夏若冰打來的!他噌的一下蹦回床上盤膝而作。

「你可想死我了!」

「好好說話!什麼時候回來的?」夏若冰的聲音如同一貫的微冷。不過周啟卻能從中聽出絲絲的關切。

「昨天下午回來的,美女,你在哪兒呢?」

「你猜?」

周啟聞言,突然感到心臟跳動速度加快,記憶中,他並沒有告訴過夏若冰自己生活在哪座城市。不過要是萬一是真的!那畫面不要太美!

「你在機場?」周啟滿懷期待地猜問了一句。

「奶爸?你沒燒壞吧?大清早我跑機場去幹嘛呢?」

「噗」這死丫頭!周啟好懸沒噴出一口老血。仰身無力地倒在床上。完了,我這一天的心情!

「好了!姐姐我要出國幾天,出門前告訴你一聲。對了,回頭你給隊長大叔打個電話。先這樣吧。」

「嘟嘟……」電話里傳來陣陣的忙音。

周啟臉上卻全無氣惱的痕迹,這丫頭就是這德行。被她這麼來上一出,睡意卻是全消。他匆忙起身洗漱完畢之後,自己匆匆弄了份早餐。一邊吃,一邊撥通了秦飛的號碼。

「誰?」良久之後電話中方才傳來秦飛的聲音。聽起來依舊如初見時的沉穩,嚴謹。

「是我,秦飛大哥!」

「周啟?事情怎麼樣?還順利吧?」

「嗯!還好。」

「好!你小子先好好調整狀態。年後有事情找你,過幾天我給你傳份文件。你先看一看。還有,下次電話可以晚點打過來。」

嗯?最後一句話似乎有些怨念啊?莫非我破壞了某位大叔的晨練?周啟心中不無狹促地想道。

左右無事,一上午的時間,他幾乎都是坐在電腦前瀏覽網頁,關注一些電影諮詢和遊戲資料。臨近中午時,又抽空給費爾斯發了個郵件。直到下午時分他的電話再次響起。

這次是張美玲打過來的,告知他牌照等手續已經完全辦妥,可以現在過去提車。

周啟一聽可以提車,心情大好。想起聚會,很是收拾了一番,甚至換上了在紐約時購買的一件CELINE長風衣,又戴上墨鏡在鏡子前顧盼了片刻才欣然出門。

白皙的皮膚,修長的勻稱的身材,帥氣的著裝,加上墨鏡帶來的冷酷和神秘。長街的一角,頻繁的回頭率,讓他心中感到自信的同時,不免頗有幾分小滿足。

周啟自認不是一個張揚的人,甚至於有時還有幾分宅。在經歷過任務世界之後,或許某些東西正悄悄地發生著改變。原本性格當中某些明顯帶有幾分懦弱的行為和想法,正隨著他實力的增長,逐漸的消失。

保持外形的高調,但不張揚跋扈,並不是彰顯自己逼格很高的行為。而刻意地想要用低調來遮蓋心中的表現欲,那才是明顯有裝逼的嫌疑。在殘酷的任務世界中活下來,在現實中更好地享受生活。有這樣的想法再正常不過。

適逢周末,車市裡聘請了不少車模助陣,正進行促銷活動。周啟出現在門口時,立刻吸引到了大量的眼球,包括不少身材姣好,容貌靚麗的車模都向他投來一抹抹滿是關注的火辣目光。

他的「驚艷」出場,在提車的時候引發了人群的一陣騷動。許多人都紛紛打聽,奧迪是請了哪位明星出來捧場。最後要不是在張美玲的幫助下,從安全通道離開,由代駕幫他把車開出去。周啟想要短時間從厚厚的人群中離開,估計得花上不少時間。

駕駛著自己心儀已久的座駕,周啟一路心情輕快飛揚地前往位於北市區的軒悅樓。

汽車正行走間,突然前方的車輛停了下來,紛紛繞道從旁邊通過。

這時周啟注意到就在前方不遠處,一輛急救車撞在了路旁的隔離欄上,一名男子顧不得額頭上自傷口中不斷留下的鮮血,緊緊摟著懷中一名孕婦,滿臉無助的表情。3名急救車上的護士和醫生,面目受傷,全身狼狽地站在路旁,正向過往的車輛求助。

周啟猶豫了片刻,緩緩把車開了過去停下。

「出什麼事情了?」他降下車窗,偏頭向著一名護士問道。

「啊!有車了!謝謝你!快打開車門!孕婦快生了,必須馬上送醫院!」模樣看上去有些嬰兒肥,胖嘟嘟的小護士,一見周啟把車停下,臉上的焦急換做了驚喜。連忙對他說道。

周啟忙開了車門,一名醫生和護士與額頭受傷的男子,抬著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孕婦匆匆上了車。

「先生!你這是新車呀!你可真是個好人!」小護士上車之後掃了一眼車中豪華的配置,衷心地贊了一句。

周啟嘴角一抽,其實你可以叫我紅領巾的。當下顧不得自嘲。連忙問明了方向,眼瞅迎頭車輛稀少,一腳油門過了實線加速向著醫院開去。

從小護士嘰嘰喳喳的話語中,他才知道,原來這輛救護車在接完產婦行使向醫院的途中,避讓一輛突然衝出來的電動車時,撞上了隔離墩。還好反應及時,車中的醫務人員和產婦及其家屬只受了輕傷。闖了禍的電動車眼看情形不對,鑽入小巷一溜煙跑了。只留下現場的幾人在這干著急。

這時,突然從一旁傳來了警笛聲,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在車窗旁隔著玻璃示意周啟停車!

周啟減慢了車速停下車后,對著迎面走來的兩名交警,把頭伸出窗口簡單的說明了情況。其中一名交警伸頭一看車內情況,急忙反身向著警車跑去。

「我們給你開道!你速度跟上!」另外一名中年交警一面往回跑,一面不忘向周啟交代了一句。

警笛長鳴!

周啟在警車的開道下,新車到手的第一天,就連闖無數紅燈。一路疾馳向醫院!

半個小時后,好險在孕婦休克前抵達了醫院,把她緊急送往手術室路上。誰也沒注意到,在把她抱上推車的瞬間,周啟手中一道淡青色的光芒一閃而逝。

看到車廂內滴落了一地的血漬,以及座椅上孕婦破開的一灘羊水。周啟看了看手機,時間顯示是5點10分。洗完車再趕去軒悅樓不知要耽誤多久。眼見兩名警察叔叔還沒走。他心念一轉,急忙把車門鎖好,匆匆走了過去。

軒悅樓前,一輛警車戛然停下。

「謝謝警察叔叔!」周啟滿臉微笑地和坐在駕駛室的中年交警握了握手。

「你這小子!以後見面叫聲吳大哥,或者老吳都行,警察叔叔?真當你小子是紅領巾啊!快去吧!」老吳滿臉微笑地對周啟說罷,沖他擺了擺手。

周啟微笑著目送這警車離去,一轉身,正看到從軒悅樓里走出來的朱全海。

「我說小周周!你行啊!別人要麼自駕,要麼打車來聚會,你這坐警車來,什麼鬼?我說你沒什麼事兒吧?」朱全海偏頭看了一眼漸漸走遠的警車。滿臉關切地看著周啟。

「切,老豬!你丫什麼眼神啊,那是交警!」周啟滿臉無奈。只能對他習慣性地聳了聳肩。

朱全海一把摟住周啟直往樓里走。一面走一面不停打量他。

「喲,這一細看才發現,你小子不會是去棒子那兒漂白過吧?啥時候又開始流行小白臉了?莫非被哪個富婆給看上了?」說著他沖著周啟擠了擠眼睛,滿臉的猥瑣。

「滾犢子!」周啟伸手輕輕捶了他一拳。兄弟就是兄弟!這好久不見,一旦碰面,帶給他的就是滿滿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