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主,好手段,那些青皮都跑完了!」遊俠庄衛由衷地佩服道。

木老上前小聲地道:「我剛才叫人查了一下,又是你二哥在搞小動作!」

夏鴻騰笑笑,他現在已經懶得跟這種人計較,對方願意主動自己花錢捧哏玩,我能打擊他的積極性嗎?

遠處,一直帶兵守在庄外不遠處等消息的夏鴻立,沒想到自己花銀子請的青皮全都狼狽的跑回來了,說好的大鬧施粥現場呢?

說好的難民暴動呢?

現在還叫他如何帶兵鎮壓難民?

某處庭院。

一個年齡接近畢福的白衣白髮老者正倚窗看書,旁邊還有幾個差不多年歲的老頭有的在下棋,有的在畫畫。

「葛紅,那些難民到哪裡了?有沒有人接收?」

「回李祖,那些難民已經到洛陽,全被人接收了!」

「全接收了?誰這麼大的手批?難道是百花仙子?」畫畫的錦衣老者好奇地抬起頭來,「此女好眼力,居然看出我們出的題目,如此的話,讓她再坐一任人王也不是不可以!」

「回彭祖,百花仙子只是人道主義救濟了兩天粥湯,就叫人把這些難民全驅逐洛陽城了!」 「咦,不是百花仙子啊,難道是何青蓮那老貨看出我們的用意,出手為孫女鋪路?」下棋的紅衣老者忍不住道,「我聽說這老貨誤打誤撞,製作了一款杏花墨,被她孫女推銷的不錯,賺了不少銀子!」

「回越祖,青蓮學院倒是開倉五天,並收留了兩千難民做附民,為他們開墾田地,但是真正大規模收留難民,另有其人!」

「我靠!另有其人? 潛伏王妃 是李家還楊家?這兩家早就盯上人王的位置,奈何手下孫女不給力,一直錯了兩三屆,要是讓他們破了我們出的題,這個樂子就大了,到時我們要不要把票投給他?」另一個下棋的青衣老者有點激動地道。

「回錢祖,現在樂子已經大了,而且比想像中的還要大。我們這次弄出的六萬難民,除路上意外死了一部份,被青蓮學院接收二千人外,剩下的五萬三千人,全被天水夏家接收走了,而且對方是男的!」

「我靠!」

「我靠!」

「我靠!」

「我靠!」

四老頭齊齊打靠,他們發出太上令,密封於禪讓台,內容是,今年難民誰接收的越多,他們這四票就投給誰。

現在,特么的被圈子外的人接收走難民,那要怎麼玩?

你一個男子橫空出世地滲和女帝遊戲真的好嗎?

「老李,我們能不能偷偷把太上令弄回來,再更改一下?」錦衣老者不由提議到。

「唉,老彭,別明知故問了,禪讓台是什麼地方?要是我們出爾反爾,還要不要臉面了?大不了,我們這四票作廢好了!」白衣老者嘆了一口氣,話說當初這個難民遊戲誰提出來的,居然這麼不靠譜。

「唉,如此的話,是不是叫葛紅收回咱們的人,放開讓外域那幫人玩?」

「這樣的話,怕要死不少人,這些業力我們擔當得起嗎?」紅衣老者直接硬頂。

「既然我們洛域這界出不了絕世人才,就讓長江吳家表演玩!」

「你是說那個被吳家撿的叫吳悠悠的孫女?此人我聽說過,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半步八品境,而且常年在外歷練,玩龜師所需的靈龜,基本都是她親手所抓,的確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

「那就暫時這麼定吧,還有兩年時間,一切皆有可能發生,該做的咱們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咱們靜觀其變……」

夏鴻騰在家逗留了十天,就收到白狐在群中冷冷地發來消息:【君上,還想不想吃雞?我們已經來到寶雞聖地最外圍,憑我天生的嗅覺,已經確認那裡面至少還一群二十隻以上的大雞群哦!明晚我打算夜探,想組隊速來!】

【哈哈,我就知道小白最厲害了,等我,馬上就過來!】夏鴻騰說完,略跟夏奴紫交待幾句后,就讓穿雲箭鎖住白狐的位置,然後直接用周易秘法穿越過去。

夏鴻騰穿過來時,白狐和老畢正在一處山谷中徘徊,眼前有一處天然大天坑,天坑中分明有連向地心的岩洞,想摸進天坑空間,必須要從唯一的山谷進去。

山谷里,漂亮無比,滿地奇花盛開,奇蟲紛飛。

「叮咚,發現一大片八品奇植——火焰子。此物香氣甚毒,跟洪荒瘴毒齊名。其花衍生的毒蟲是雞獸的最愛,一般跟雞獸伴生。其根喜食雞白,其葉對人體或獸類氣息特別敏感,會瞬間爆燃,沾衣不滅。最恐怖戰績,握上古傳記記載,差點讓春秋正茂來此偷雞的炎帝殞落,是雞族聖地最頂級的天然防禦系統。」

我靠,這麼牛逼,難怪白狐會主動來找,否則以她的尿性,能偷到雞絕對不會帶你一起偷,最多分你一隻意思意思。

「八品奇草火焰子?」夏鴻騰笑著問道。

畢福凝重地點點頭,沒有說話。

「想穿過此處甚難,若被此火沾身,即使你有其它天火護身怕也要燒成灰。」白狐鬱悶無比,原本她想捉到雞後轉手賣給夏鴻騰的,誰知眼看吃雞在望,卻破不開雞獸守護奇陣,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所以,你們研究了許久,沒轍了?」夏鴻騰興災樂禍地道,見白狐神色不善地瞪過來,他馬上求生欲很強地道,「切,一片火焰子而已,待我……」

「你不會想從上面飛過去吧?那東西風大點就燃,而且此處禁地禁空,一碰就燃,你想作死別帶上我們!」白狐直接鄙視!

「放心啦,我自有秘法過之,你們準備一下,待會法成后,白狐我抱你過去,老畢你跟上!」夏鴻騰剛花三千功德找殘圖買了指點,信心滿滿地道。

「老畢能過我有什麼不能過的?你別想亂抱我佔便宜!」白狐馬上又不幹了。

「哎呦,我的姑奶奶,天下求我抱的女子多了去,要不是今天拿你當隊友,我才懶得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告訴你,老畢能過,那是他吃過妖仙淚,已經萬毒不侵,別說你不知道火焰子的花毒跟洪濤瘴毒是齊級別的!要是你不怕這毒,當我沒說。對了,今天我把話撂這裡了,以後找我抱抱要收費,千金起步!」

這熊孩子反了天了,別以為用《點絳唇》秘法幻成美女,就當自己是美女了,爺什麼沒見過,會稀罕你個小屁孩!夏鴻騰感覺跟這貨天生八字不合。

一旁的畢福感覺更心塞,帶兩個熊孩子出行,居然比當年帶領十萬靈龜師出征還累,難怪這次渡心魔劫這麼快,那是自己的小心臟時刻被這兩貨鍛煉著。

「我說兩位小爺,我們是來偷雞的,能不能不要在人家家門口這麼光明正大的吵架頂嘴好不好?尤其是小白,退一步海闊天空,凡事等弄到雞再討論好不好?」

「好啦好啦,曉得啦!我說小君上,你必須靠譜些哦,別把我們燒一塊了!」白狐只能妥協道,誰叫自己沒本事呢!

夏鴻騰看到白狐低頭,也沒跟這熊孩子一般見識,輕聲道:「此地被雞族加持過秘法,凡人和外獸過此,都會觸發火焰子燃料。但是要想破也很簡單,用它默認的東西開道就好,你們準備了……」 夏鴻騰在老畢和白狐關注的目光中,從懷中掏出一把粟來,粟也是雞獸平時食物的來源,所以絕對不會被雞族秘法在這片空間限制生長。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此處無閑位,豐收滿坑間。」

夏鴻騰一詩吟盡,也不管能不能帶起天地異像,同步暗中加持五行之力,偷偷每株粟根都加了一點點九幽靈灰。

果然,被他灑到火焰子植株空隙處地上的粟粒,馬上快速生長起來,高大的莖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就成熟。

火焰子奇草有點懵,這裡怎麼長粟了?

它們雖生簡單靈智,但是真要自動判斷規則外的東西有點難,幾息后,它們本能地感覺到那些粟根中有非常吸引它們的東西,忙狠狠地探長根須跟粟奪肥。

「跟上!」

夏鴻騰等的就是這個時候,抱起白狐一躍而起,快速地腳踩粟頂而過。

老畢沒想到夏鴻騰這樣就破了禁空禁地的規則,見他踩了大半沒事,他立馬有樣學樣的地跟上。

三人過了天坑入口,發現天坑中心比想像中還要大,此處高竹密林成園,遠處更是隱隱聽見雞叫。

突然夏鴻騰一抬手,示意眾人快速隱蔽,白狐旋即放出狐族幻術,把三人同時包住。

十幾息后,有兩隻高大的寶雞狼狽地走來,獸語大成的夏鴻騰,同步聽到了它們的對話。

紅冠黑羽對紅黑相間的雞道:「大哥,有蘆花雞拉偏架,我們很難戰勝三黃,要是明天再輸,怕要被族長拿去給火焰子當花肥了,現在怎麼辦?」

紅黑相間的雞:「三黃明顯暗中擺平了族長,欺負我們兄弟沒爹沒娘,黑羽,今晚我送你出天坑吧,雖然外界也兇險無比,但是總比這裡強,雞族雖好,卻無我們兄弟立足之地,是時候下決定了!」

黑羽明顯不同意道:「大哥,絕對不行,要死也死在祖地,否則,我們如何去見死去的爹娘?再說,你的雪花不要了?」

「別再提雪花了,我懷疑之所以三黃要置我們死地,很可能都是雪花在搞鬼……」紅羽怒氣衝天地道。

遠處畢福輕聲對夏鴻騰道:「這兩隻雞身上有獍獸的氣息,應該就是我當年見到小雞,聽它們口氣,當年那兩隻大雞跟獍獸大戰時怕受了暗傷,所以才死去,否則,一隻寶雞壽命不比鳳凰,活個幾千年不成問題。」

「如果是這樣,那就好辦了,老畢,呆會我們現身,你就說是來報恩的,其它的交給我好了!」夏鴻騰瞬間有了主意。

「你這麼一說,還真說的有理,要是沒有當年那滴寶雞之血,早就沒有今天的畢福!」

對於能跟狐族玩在一起的人,畢福的獸語絕對也是大成級別,他略組織了一下語言,看準時機,現身而出道:「兩位雞寶,別來無恙?當年你父母跟獍獸一戰時,恰好救我性命,今聞兩位雞寶有難,老夫帶人千里報恩來了!」

「對對,有誰要對你不利,你跟我們說,我們幫你砍了它!」白狐同樣熱情地現身,夏鴻騰反而靜觀其變地跟在後面,沒有說話。

兩隻寶雞有點懵,大樹後面走出一個人族老爺爺說要報恩,這是玩的哪齣戲?難道自己爹媽生前還給自己兄弟留下後手?

「你們……你們……咦,不對,你們人族怎麼可能出現在我們雞族聖地,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黑羽瞬間反應過來。

「當然是得你父親指點,走進來的!」

夏鴻騰口吐蓮花術大成,騙騙小雞寶張口就來,馬上上前道:

「當年我這位畢老爺垂危,得你父母一滴雞血相贈,才邁出生死劫,後來他經常在此處外圍晃悠,想在真正踏聖前,一了心愿。結果有一天,正好遇到你出門尋葯的父親,你父親說,報恩就算了,若哪日我家後輩真正有事的時候,你有能力就幫忙伸一下援手,現今打聽到你兄弟處境不妙,我等就潛進來,想看看有什麼可幫忙的,沒想到運氣這麼好,一進來就遇到你們,看來你父親指點的沒有錯!」

兩雞如今身處絕境,也管不了真假,大不了人家把我騙去吃了,紅羽道:「那你們可有什麼好方法幫我?」

「這個簡單,我們人族有很多加持你們雞族的戰詩,保證能讓你戰力快速翻倍。」夏鴻騰笑著道。

「只翻一倍怕不行,我們能戰勝也會是慘勝,不當場同歸於盡,也得大病半年,除非你們有秘法把我們戰力再翻一倍,那樣才能完美地虐壓對手!」紅羽試探地道。

「這個也不難,我可以幫你把境界再提升一級,然後再用人族戰詩加持,這樣的話,你的戰力應該能飆上天了!」夏鴻騰很有底氣地道,大不了來個名師慧眼。

黑羽碰碰大哥,示意這幫人太可疑,還是給雞族示警吧!

「我自有分寸!」紅羽知道叛逃雞鳴坑和勾結外人都是大罪,自己現在就是想捨得一身剮,也要把仇人拉下馬,只要就幫人真有本事!

「廢話不多說,我們鬥雞族天生就是坑同類的,你們若有本事助我同期奪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

看到這貨說得如此大義凜然,白狐適時跳出來,「我想吃雞,你若把對方啄死,准許我把它帶走!」

夏鴻騰一腳踹過去,「吃啥子雞,吃雞能讓你升級嗎?信不信人家先吃你?」轉身對兩雞道:「這麼對你們說,你們鬥雞一族的歌喉對加持聖氣令撕破領域威壓非常有奇效,本人不才,修有個小世界,又恰好有塊《聖氣令》……」

「你們人族果然都不是好人,被我一詐就詐出來又是想捉雞的!我告訴你,想都不用想!」紅羽說著直接擺出攻擊模式,黑羽配合側圍。

看到這個急轉彎,老畢直接無語,這年頭,連雞也懂得玩套路了?

都市之仙帝歸來 正想跟白狐一起出手硬扛,卻聽夏鴻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好了,不跟你們小朋友聊了!」隨後神色一正,對正東方向莊重道,「洪荒界主夏鴻騰,拜會雞鳴山山主,還請出面一見!」 夏鴻騰得殘圖提醒,自己等人一進入此處坑間,就遭雞獸老祖鎖定,雞鳴山之所以萬年不滅,那是因為它們這裡還有一塊洪荒時期的雞獸圖騰。

由此,他也瞬間明白,這兩隻寶雞很可能已經暗中受到雞祖的指點,在套自己等人的底細。

此刻事情敗露,夏鴻騰只能拿出一個最響亮的身份掩護,用殘圖的話說,別以為你們三人都很厲害的樣子,面對真正的上古雞獸大軍,人家有雞祖圖騰加持,分分鐘能把你們啄成白骨。

「咯咯咯,洪荒界主?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連洪荒界主的名號也敢假冒,別欺負我不認識桃幺幺。我告訴你,當年她身染混元奇蟲,還是本雞幫她滅的蟲子!」一隻跟夏鴻騰差不多身高的大雞在眾人面前凝出身子來。

霸氣的威壓,連敢斗天斗地的白狐都嚇得瑟瑟發抖,這人好可怕,居然比自家狐狸窟的老祖氣息還強大。

卻聽夏鴻騰神色不變地輕笑了一聲道:「咦,居然認識小幺啊,那就更好說話了,來,雞祖看看此物是什麼?」

說著,夏鴻騰祭出了桃幺幺放在自己歸藏空間取經學習的本體分株。

「咦,桃幺幺的本體桃心木,什麼情況?你真的從洪荒殘地來?」雞祖倒吸一口氣,此物生機正翠,絕對容不得做假,最主要的是,上面還有自己啄過留下的氣息,別人感應不出來,它自己自然能感應到,沒想到桃幺幺連本命桃心木都送於此人,這說明什麼?

說明桃幺幺要麼邁出洪荒境,煉出了超級分枝術,要麼了,被此人用什麼逆天秘法滅了,搶到本體桃心木。

無論哪種,今天都不適合動手。

「呵呵,雞祖若還不信,本主也有秘法聯繫到小桃,可以讓你們敘敘舊哦!」夏鴻騰沒想到還能有這層關係,那麼一切就更好辦了。

「真的假的?還有秘法聯繫到桃幺幺?」洪荒殘地自成一界,上次它雞族面臨強敵,原本想去那裡求助的,奈何那裡破碎后,已經很難進去了。

「等著!」夏鴻騰瞬間祭出靈龜,打開洪荒百棺群,呼叫桃幺幺道:【小幺,在嗎?今天在外瞎逛,居然遇到一個自稱認識你的故人?還說當年幫你啄過身上的混元蟲子!】

桃幺幺反應很快,【幫我啄過身上的混元蟲子?你難道遇到我的紫姬雲姨?】

雞祖看到夏鴻騰龜鏡空間被人打出紫姬雲姨,就信了七分,這個稱呼已經近萬年沒有人叫過了,看這幫人族的年紀,最老的也不過百歲……等等……差點看走眼,這個女子居然是狐族的人,剛才用人族《點絳令》幻的身……

「白元霸是你什麼人?」

「是我家爹!」白狐聽到有人直呼她老爹的名字,本能地答道。

「我呸,狐族的後人還敢打我雞鳴山的主意,你好大的膽子,今天本祖定把你碎屍萬斷!」雞祖瞬間怒毛衝冠,風沙怒吼……

「淡定淡定,大家有話好商量!」夏鴻騰心很塞,這畫風切換的太塊,猝不及防啊,馬上祭出無天碑,執掌一域。

「無天碑?哼,本祖即使不借天地規則,也能把你們碎屍萬斷!」

「停,停,我知道憑你們雞族的尖喙利爪,也能撕開龍族的防禦。但是,若加上本座這兩件酒池肉林和狗頭道台呢?」

無天碑只是困住雞祖不讓它借靈遁走,酒池肉林一出,雞祖就感覺頭暈的搖搖欲墜,想馬上飛走,卻發現靈力失靈了。

至於那個詭異的鴛鴦鍋,本能地讓它心生寒意,感覺只要被此物鎖定,就如同被玄黃天獸盯上一樣讓它發毛。

此人不愧為洪荒界主,居然萬年難見的道台,他特么的隨手就祭出三件,還讓不讓雞活了?

夏鴻騰為表誠意,瞬間收走酒池肉林和鴛鴦鍋,至於無天碑,此物是天然的防竊聽寶貝,比擺大陣簡單多了。

「現在,大家都能心平氣和地坐下好好地談嗎?」

「算你狠!你們想談什麼?」遇到如此狠人雞祖不得不低頭。

「既然你和狐族有恩怨,那就先談這個吧,免得你心中有膈應,覺得本座仗勢欺人。小白,父債子還,本座做個中,下次雞族有事,在你力所能及範圍內,幫它出手三次,你看這樣可同意?」

白狐沒想到一進來就撞到雞族老祖,憑她的手段,若想全身而退,的確有點困難,不就是許個空頭支票嘛,「行,我同意!」

「雞祖,我這朋友在狐族這一代中,戰力可是數一數二的,若是你同意的話,本座作保,見證你們簽個天誓靈契!」

雞祖原本有點不甘,不過想想都被人撞到老窩了,再重新建窩太勞命傷財了,有白元霸親女兒天誓靈契在手,也算收回點當初被偷雞的債。

在加上眼前這個詭異的洪荒界主,它打起來真的沒把握贏,最多拼著自爆原始圖騰大家同歸於盡。

「好,既然洪荒界主願意擔保,本祖就給你面子!」雞祖快速祭出天誓靈契,白狐和夏鴻騰跟著畫押。

「哈哈哈,這就對了,現在靈力末年,大家活的都不容易,理應化干戈為玉帛守望相助才對。下面再談談我的事,本座此行是來跟雞祖談交易的,你們雞獸天生有撕雲喚日的戰技,本座想用寶物,跟你互借兩隻雞獸加持《聖氣令》玩。」

「什麼寶物?」雖然沒有這種先例,但是眼前形勢壓人,雞祖倒想看看此人是真的有誠意,還是值得它祭圖騰同歸於盡。

「呵呵,雞祖怕是不知道幺幺已經修出洪荒枝了吧?來,看看此物值不值兩隻雞獸價?」夏鴻騰笑著祭出天鳳石蛋,「此物借你孵一年,你借本座兩隻雞獸玩百年!」

「鳳凰石蛋!咦,居然還是啟靈境的鳳凰石蛋!」

雞祖馬上伸翅接了過來,仔細一感應,哇哦,這鳳凰石發育良好,裡面靈性逼人,同是天鳳一脈,人家等級純度都比自己高,若讓自己好好感悟一年,還真有可能邁出新的一步。

「一個鳳凰石蛋只能換一隻雞,要想換兩隻雞,你得拿兩個鳳凰石蛋!」 要兩個鳳凰石蛋才能借換兩隻雞?

在畢福和白狐看來,這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交易,要知道,遠古鳳凰石這種東西,存世極少,你特么有一個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還能拿出兩個,好像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