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還有一種辦法,我……不想……說……」赤桑嘴唇顫抖,想說什麼,又無法開口,一幅難言之隱的樣子……

韓星顫聲問道:「老人家您想說什麼?難道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嗎?」

赤桑心緒難平,眸子徹底暗淡,喃喃道:「要解決了眼下的厄難……唯一的辦法就是……就是……有人以元神進入她的體內,以天魂之陽與她的地魂之陰聯合,才能驅除外魔,滅血煞鬼氣於無形!」

「只有這樣,她的命魂才能重新依附在靈台中,取出杯否則,靈魂將人性盡失,淪為活死人,成為活體魔屍般的存在!」說完,他用眼睛直直的看著韓星。

韓星疑惑不解:「既知化解之道,就開始啊……你老人家,盯著我瞧什麼?」

「這……這元神入體之法,老夫卻是幫不上忙,這有干天合倫理啊……」赤桑口吃,老臉漲的通紅,萬般無奈才說出了這番話。

韓星突然省悟,心神一動,猜到了七八分……

赤桑與紅霞乃是祖孫,焉有爺爺的元神進入孫女體內之理!

赤桑略微沉吟片刻之後,彷彿做出了決定!

他突然睜開了雙眼,射出兩道璀璨的神芒,道:「咳咳……救人要緊,唯有你才能救她!但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們在這所說的一切,她的潛意識都能聽到……一但你的元神進入她的元神,她,就是你的人!我要你永生永世與她不棄不離,生死不渝!」

「反之,在你與她的靈魂溝通時,她若起反抗之意,你決不能乘虛而入,老朽只此一個孫女,寧願她死,也不會違了她的意志!」赤桑言語凄愴。

他怕施展這樣的逆天神術,出現意外……以赤虹霞的貞烈,便是醒了,也會自絕於人世間。

韓星脫口而出:「神王勿需擔心,韓星決非是登徒子,更非薄情寡義之人,再說,不就是元神入體嗎……」

「鈴……鈴……鈴……」

便在此時,赤虹霞眼睛中朦朧的淚水突然流了下來,她身子突然劇烈的抽搐了一下,似乎用自己的全部靈魂力量,要表達什麼……」

驀地,赤虹霞胸前的紫金宮鈴竟然自鳴了起來,

宮鈴不朽證三生!

剎時間,韓星項下掛的那個紫金色的宮鈴也開始微不可查的晃響了起來,而且越響聲音越大……

雙鈴合奏,古樸而悅耳,便如那雄唱雌和,彼此在呼喚對方……述說著一個生死相隨,緣定三生的的故事……

「嗯?你這宮鈴竟與那枚宮鈴是一對?這純屬是天作之合,天意啊,天意!」赤桑有種醍醐灌頂,茫然頓悟的感覺……

赤虹霞的那枚宮鈴乃生下所帶,以赤桑的眼光,自識的這宮鈴乃是通慧之物,而且其中隱藏著成仙的秘密。

今日看來,韓星所言與赤虹霞九世輪迴,緣定三生,從雙鈴合璧上看,倒也不是妄言!

「不能再拖了……」赤桑緩緩的站起身來,對侍女玉兒道:「你且隨老夫到密室,我傳你救你主子之法……」

玉兒應聲而起,隨赤桑穿過後堂……

韓星大奇,要救赤虹霞的是自己,何以神王要傳法給一個待女……

若在平日,他肯定追上去問個明白,今日卻覺得赤桑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稍時,玉兒便出來了,她看了一眼韓星,道:「很失望是吧……告訴你吧,此法以神王他老人家的身份,不方便傳你,這才假借我口轉達於你,你拿什麼謝我?」

二人在荒古秘地便相識,韓星知道她對赤虹霞衷心耿耿,但在救人之際,竟問自己索要好處,卻是令他大感意外!

難道她在故意刁難自己?

這是她的意思還是赤桑的意思?

就在韓星胡思亂想之際,玉兒小嘴一撅,看著他說道:「哼哼……我這是代我家小姐要的……你這次佔了大便宜,也理應拿出一些寶物,全當聘禮。」

「聘禮?」韓星火了:「值此救人之際,你尚且開這樣的玩笑,難道你忘了你家小姐素日是怎樣對你的嗎?忘恩負義的東西!」

「誰忘恩負義?」玉兒氣得滿臉通紅,委屈的快哭出來了。

她一腳踩向韓星:「這是一套合修救人的功法!你佔了我家小姐的便宜,就等於娶了她,還賣乖!難道讓你拿出些聘禮不對嗎?」

「原來是這樣」韓星老臉一紅:「不知者不怪,若當真是聘禮,自當隆重一些才對,只是拿什麼好呢?」

「我就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送給她做聘禮!」韓星突然想到什麽,一咬牙,伸手在儲物袋中拽出了一件紅彤彤的東西……

他拿一團柔若無物的東西,驀然是一件紅肚兜!

而且這紅肚兜上面,還帶著韓星兒時酸不拉嘰的體臭味!

玉兒一見這件東西,驚得眼睛連瞳孔都快要散了,她苦笑不得:「這也能做聘禮?你不是開玩笑吧?」

「這件紅肚兜兒,是我娘留給我的唯一件東西,當初我剛到龍淵宗時,曾用它換取了一件萬年玄冰絲所編織寶甲,後來又被我要了回來,今日我就用它作聘禮,你交給你家小姐,她自會明白!」

紅肚兜,被韓星視為性命!

他把對娘親的思念,全部寄托在上面。

若非這件紅肚兜被赤虹霞所得,早晚還會回到自己身邊,說什麼他也割捨不下!

玉兒瞟了他一眼,見他神色認真,眼圈帶紅,已認定韓星沒有說假話!

寶貝,乖乖讓我愛 修真之人,並非看重金錢、寶物,男女定情相交,認定的信物和這件信物在情義上的分量!

「小姐她這麼漂亮,就這樣掛掉……被一件紅肚兜搞定,似乎有點可惜……算了算了,救人要緊,只能退而求其次,我代她收下了!」玉兒皺著眉頭說道。

韓星嘿嘿一笑:「這就對了,收好收好,千萬別遺失,那可是將來你家小公子,要用的東西……對了,你剛才說是什麼合修救人功法?怎麼用?」

玉兒的臉刷的一下紅了,低頭輕聲說道:「是用元神神交!用你的天魂之陽與她的地魂之陰進行天人交戰,男歡女爰,小姐被魔戾深重的血煞陰氣所染的魂魄,才能潔凈,否則便萬劫不復了!」

「元神相交?」韓星這才明白,赤桑老人假借他人之口傳授自己的用意!

一個長輩,他又怎好意思將這些事情說出口?

韓星正值青春少年,雖說是救人,心裡並無邪念,但人之本性所然,頓時也躁動起來,連呼吸聲也重了幾分。

他老臉一紅,大聲問道,「怎麼弄?」

玉兒的臉更紅了,紅的像蘋果,她的頭垂得更低了,說道:「怕你初時元神進入姐姐體內,陽氣太重,被地魂之陰抵觸,所以,我要用我的元神,接引你的元神,把你送進去!」

「我靠,這下搞大了」韓星瞪大眼珠,口水都流了下來,道:「二女同侍一夫,你也要跟我合修?」 韓星直接爆出了這一句,讓玉兒臉色更加紫漲,道:「去死!你想得到美,我只是把你送進小姐體內,元神就退出來!」

韓星嘿嘿一笑,道:「啊……是這樣,其實,我也沒有那方面想法,再說有你在傍邊,多一個人,我還真不習慣!」

「該和你說的都和你說了,難道剩下的事情還用我去做嗎?」玉兒看韓星還像木雞一樣呆在那裡,不由的滿臉的不高興。

「做什麼?」韓星畢竟是初次,面對躺著的赤虹霞,手足無措。

玉兒氣的不由得發聲怒吼,道:「你真是個豬啊,笨死了,幫姐姐寬衣啊,難道這也要我去做?另外,你也需如她一般,並列而卧,唯有這樣,靠肌膚相互吸引,天魂之陽與她的地魂之陰,才能合體。」

「我日!光天化日之下,你還在場,這也太瘋狂了吧?」韓星大驚,張大嘴巴。

「記住,只是叫你並列而卧,而不是叫你干別的,你要有孰瀆冒犯之舉,別怪玉兒把你『咔嚓』了!」玉兒一聲河東獅吼,旨在提醒韓星。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韓星一臉的正人君子,轉身走到青玉神台面前,伸出顫抖的雙手,扶起了赤虹霞……

便在這一瞬間,玉兒的身上突然冒起來一陣白煙,在升騰中,竟然在離赤虹霞頭頂三尺高處,結成了一個人的影像……

一個和玉兒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人—–元神。

「快點褪去小姐的衣服……我好送你進入她的體內,我修為太低,元神不能離體太久……」

「好吧!」就在韓星剛解開赤虹霞彩服的第一個裙帶時……

赤虹霞臉上神色卻突然動了動……

「啊……」

驀地,她大叫一聲,軟弱無力的手臂,揮掌打出了一股風,又勁又急,擊向韓星的胸口。

韓星滿臉震撼,萬萬沒想到赤虹霞竟然會對自己下手!

他仰面從嘴裡噴出一股鮮血,險些被直接擊飛了出去。

緊接著,赤虹霞的第二掌又疾若迅雷般的揚了起來……

她五指如鉤,從指尖上爆發出磅礴的靈力,攜帶著驚人的勁道,向韓星頭上叉了下來。

不過,當她的指尖離韓星頭皮只有三寸時,她的胳膊忽然顫抖起來……

赤虹霞的體內似乎有兩種力量在較勁,一時間僵持不下,拍向韓星的手掌便也無法落下來。

從她的美目中發出了奇異的光芒……

一隻眼怒目園睜,視韓星為仇敵!

另一隻眼卻視他如親人一般。

便在此時,韓星的識海中驀地傳進玉兒元神的聲音:「快快躺下,將心神調出體外,隨我一同進去,姐姐的元神蘊含著大量陰靈魔氣,已經開始左右她的意識,再不驅逐,只怕便會走火入魔!」

赤虹霞在擊出那一掌之後,本來就蒼白的面孔,越發變的沒有人色。

她嘴角流出了鮮血,連那隻清明的眼,也漸漸開始變的血紅。

韓星目瞪口呆的看著,知道她剛才擊自己那一掌,實非本性所為,乃是陷入了心魔幻境,實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難捨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他再也顧不得忌諱什麼,三下五除二,便封住了赤虹霞的法力,讓她渾身酥軟沒有力道,進而除去了她的羅衫……

韓星眼見赤虹霞滿頭青絲散在肩頭兩側,嬌軀滾燙,橫躺青玉神台之上……

他心中頓時衝起一股從未有過莫名躁動與灼熱,只覺的心跳越來越快,似是要從口中蹦出來一般。

「此刻虹霞已經陷入人魔交戰的生死境界,你又怎能有這般齷齪的想法?」韓星死勁咬了一下舌尖,讓自己清明過來,穩住心神。

半空中,玉兒的元神瞪了他一眼:「還站著幹什麼?快脫了衣服,元神過來!」

半晌,韓星在玉兒的催促下,才老臉通紅,露出了自己健碩的體魄。

他尷尬的回過頭,看了玉兒的元神一眼,道:「好歹你也是個黃花大姑娘,你就不能迴避一下嗎?我真的……不習慣有人旁觀……」

聽了韓星這句話,玉兒白皙的元神變的潮紅。

但此時此刻,容不得她顧得害羞,大聲道:「呸!佔了便宜還賣乖,快將元神出竅,否則,時間來不及了!」

韓星精神又是一陣恍惚,內心一陣酸楚……

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會是這樣。

他宛如是一個餓了八輩子的大色狼,被人打掉了獠牙,眼見肉到嘴邊,卻無法享用。

韓星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一咬牙,似柳下惠坐懷不亂般的躺在了赤虹霞身邊。

隨即,將自己的元神調出體外……

一個白胖的小人面目宛然……赫然就是韓星!

「我現在傳你元神相交法訣……」玉兒的元魂在空中飄蕩,卻沒有急著離去,一道古老、晦澀的經文從她口中傳出……

「天地陰陽,世分男女,天魂為夫,地魂為妻,互相平衡,鼎爐合體,道魂雙修,驅除邪魔,純凈靈魂……」

隨著經文不斷的湧進韓星的元神中,在朦朧間,他似乎覺得赤虹霞的身體像一堵空氣牆將自己隔離在外,而玉兒卻在前方為自己打開了一扇門……

韓星的元神化為一道白光進去了,玉兒的元神卻一陣風般的逃了出去。

韓星的元神呼出一口氣,知道自己己經進入到了赤虹霞的體內。

這裡四周布滿猶如銀河般的人體脈絡,宛如是一條條神秘的河流,各種器官更是形成了山川大地,讓人體的空間內有無窮玄妙之感。

韓星突見前面不遠處一團狂暴的能量,裡面有一道小人身影,纖細窈窕,散發著如玉般的神光,最後竟是變得與赤虹霞一模一樣。

只是她遍體瓷碎,說不出的凄艷詭異,正在蹙眉閉目,調息御氣,有一股不屈不甘的意志透出元神。

韓星感覺到那能量上熟悉的波動,飛上前去……

只是那團狂暴的能量,對韓星卻充滿惡意,阻擋他穿越過去。

韓星一震,知這是血煞陰靈做怪,頓時明白赤虹霞被困囚於此的原因。

他仰天發出一聲咆哮,元神便是一團精純的能量體,爆發刺眼神光,毫不遲疑向前轟殺而去。

轟!

那團狂暴的能量,被韓星元神的至陽真氣瞬間強行擊散,大量血煞陰靈被震散崩潰。

韓星元神瘋狂追殺,侵入赤虹霞體內的陰靈神念快速衰弱,化成一個個小人,變得支離破碎。

生死之間,韓星從不留手!

他不敢有任何大意,元神如同一輪烈陽,沿著赤虹霞體內的經絡反覆滾沖,直至靈台。

一縷縷黑煙順著赤虹霞的七竅飛了出去,消散在天地間。

青玉神台上的赤虹霞面色漸漸轉向紅潤……

困封赤虹霞元神的桎梏被完全破除!

饒是如此,血煞陰靈的侵蝕,對她的元神形成極大的損傷也不可低估。

「別動,以你的地魂跟著我的天魂配合做,才能儘快修復你的元神……」看著赤虹霞痛苦的模樣,韓星用元神與她溝通。

「嗯!」赤虹霞惜字如金,順從地應了一聲。

一男一女的靈魂就這樣,擺出一種奇異的姿勢,如兩條陰陽魚,交織在了一起。

「啊!」外面,赤虹霞的軀體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

青玉神台上的韓星也如同癲狂了一般,翻滾起來。

元神之交,道體雙修!

雖是如此,兩個人的身體卻沒有絲毫接觸,反而讓人有一種神聖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