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朔臉色一變,狠狠一巴掌扇在司機的頭上,怒斥道:「你TM想死,也別連累我!我是要上門道謝!」

司機連忙點頭:「是是,我等下就去辦,現在我們去哪!」

「回家。」周天朔吐出兩字,不再說話。

司機發動汽車,緩緩的開了出去。

誰也不會想到,今天的事情會有這樣的逆轉。

【作者題外話】:新人新書,求收藏,求打賞,求推薦,求評論,求一切能求的! 另一邊,葉天已經和寧傲雪一起,坐上了林東開來的車,這是一輛老款的騰龍汽車過來,論價格自然遠不如上次的那車。

可其上掛著的卻是帝國軍部的牌照,擋風玻璃上貼著的軍部通行證,就知道這輛車的分量比之前的車要重得多。

這時候,坐在葉天身邊的寧傲雪開口道:「葉前輩,想必應該已經猜到了我家和葛爺爺家的來歷了吧!」

葉天點了點頭,終於想到那老者的來歷,也明白了寧傲雪的身份了。

葛家和寧家同為海西十三家,同時也是山河盟的十三盟之二,勢力遍布整個海西。

和其他省份有些不同,海西省位處帝國南方,這裡的宗族勢力比較強大,就連帝國的力量也很影響。

所以在這個地方,世家宗族一直強盛,最厲害的便是海西十三家了,是囊括了海西省政、商、軍的強大勢力。

來頭這麼大,難怪周天朔聽了兩家的名頭,就會嚇成那樣,因為這兩家完全擁有對他生殺予奪的實力。

不過看樣子,這周天朔似乎和葛家關係不淺啊?

之前聽葛子悠講過,這葛老曾經參加過南洋的保衛戰,算是個保家衛國的軍人,怎麼和周天朔這種人扯到一起。

哪怕周天朔是山河盟的人,可也不過是區區江陵市的大佬,無論是體量還是能力,都萬萬不可能和葛家扯上關係才對。

想著,葉天不由皺眉。

寧傲雪也看出葉天的疑惑,連忙解釋道:「葉前輩,是這樣的,葛爺爺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除去夭折的不說。

大伯最有出息,現在已經成為內閣的候補閣員,並擔任戶部衛生司司長一職。二伯進的軍隊,如今是帝國南部軍區參謀部任職,帝國果敢校尉,也算是不賴。」

「可三伯就不成器了,一無所成,只開了個公司,仗著老爺子和大伯的名頭招搖撞騙。

江陵附近的這幾個市,也都賣老爺子和大伯面子,倒也讓他混的人模狗樣,這周天朔就是他的手下。」

說這話時,寧傲雪不免搖頭,顯然是看不慣葛老的這個三兒子的,可見這人確實為人不怎麼樣。

葉天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並沒有在多說什麼。

很快,車便開到了一處青磚綠瓦的大院前。

「這是軍部在海西的療養院,只接待校尉以上軍銜的幹部,葛爺爺身體一直不好,基本上都住在這裡。」

林東去停車,寧傲雪陪著葉天一路進去,邊走邊介紹。

幽靜的小道上,往來的都是一些白髮蒼蒼的老者,和小心跟在他們身邊的白衣護工。

這些老者雖然白髮蒼蒼,但身上卻有一股常人不能有的氣息,估計曾經的身份也都是不凡。

只是如今,年老體衰,也只能呆在這療養院里頤養天年了。

「這裡不錯,適合療養!」葉天讚歎一聲。

重生辣妻超大牌 寧傲雪笑道:「是呀!當時軍部的人真會找位置啊!」

很快,兩人便來到葛老的住處。

見到葛老時,他正在寫毛筆字,葛子悠在一旁給他研墨。

見兩人進來,葛子悠扔下了手中的墨棒,迎向了寧傲雪。

兩個女孩滿在後面,嘰嘰喳喳的小聲聊著,也不知道聊的什麼,只是兩人的視線都不時投向葉天,顯是和葉天有關。

葉天倒沒在意,上前一步,在葛老旁邊看了下,只覺葛老的毛筆字功底不俗,揮灑之間,字裡行間自有一股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

葛老收了筆,笑著道:「葉先生也懂書法?」

「不懂,我對這些一竅不通。」葉天搖頭,「只是這字裡行間自有一股氣勢,想來不凡!」

邊上,寧傲雪不滿道:「喂,葛爺爺,我也懂書法,你怎麼不問問我?」

「問你?還是算了,你那半桶水的,還不如葉先生的評價來得准呢!」

葛老搖頭,毫不客氣的損了一句。

看這個樣子,顯然兩家是很熟悉的。

果然,寧傲雪氣呼呼道,「要不是葉前輩在,我就揪光你的鬍子!」

葛老臉色一變,連忙用手護著鬍鬚,顯然寧傲雪以前沒少干這樣的事。

這時,葛子卿在旁邊問道:「對了,葉先生不是要給我爺爺治傷嗎?怎麼沒帶什麼銀針之類的東西呢?」

不知道怎的,自從上次后,她一直看葉天有些不順眼,總想著給他找點小麻煩。

「不需要。」葉天搖頭說道,「能給我紙和筆嗎?」

「紙和筆就能治好我爺爺的病,你沒開玩笑嗎?」葛子悠置疑道。

「別人不能,可我能!」

葉天一笑,自信十足,讓葛子悠頓時語結

「叮!裝逼成功,逼格+20。」

這時,寧傲雪回神,從邊上拿過紙和筆遞給葉天。

葉天接過紙和筆,略微的沉呤一下,便開始下筆如有神,迅速的在紙上書寫。

三人面露疑惑,忍不住站在葉天身邊,想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這樣在紙上書書寫寫,就真能治好葛老的病嗎。

看了片刻,除葛子悠外,寧傲雪和葛老都面露驚色,看向葉天的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

下一刻,寧傲雪轉身,背對著葉天。

見寧傲雪自覺轉身,葛老滿意的鬍鬚點了點頭,說道:「傲雪,無需如此,你我兩家所修不同,你看了也無妨!」

聽到這話,寧傲雪這才轉回身,感激的沖著葛老點了點頭。

這時,葉天依舊在奮筆疾書,而葛子悠則是滿頭迷霧,不解的問道:「爺爺,寧姐姐,你們這是做什麼?」

寧傲雪不答反問:「子悠,你仔細看葉前輩寫的內容。」

葛子悠凝神看了下,剛開始尚算正常,可下來臉色就微變,越看下去,驚訝越大,到了最後已經是滿臉不可思議。

「這……這是我家的功法?」葛子悠驚道,「不!和我功法有不同之處,我也說不上究竟是哪裡不同!」

這時,葉天收筆,將寫好的紙張遞給葛老,笑道:「你境界尚淺,自然看不出了!」

葛子悠頓時瞪眼,表示不滿。

葛老激動的接過紙張,再次細細的看完,閉著眼睛想了許久,這才終於徐徐的吐口氣出來。

將那些紙張鄭重收起,他對著葉天一躬身,謝道:「先生大恩大德,葛某沒齒難忘!」

「無妨,葛老當年也是保家衛國,方才落得這身傷病。

我遇見了,便不能坐視。」葉天坦然受他一禮,正色回道。

葛子悠趕緊扶起葛老,「爺爺,你無緣無故,突然給他行這麼大禮幹什麼?」

說著,還不忘再瞪葉天一眼,以責怪他不懂事,居然讓老人家給自己鞠躬。

葉天無奈一笑,這小丫頭翻臉直快,答應給她爺爺治病時態度尚好,現在又變得蠻不講理了。

葛老鞠躬完后,心情大好,換了副模樣,笑眯眯對著邊上滿是羨慕之情的寧傲雪說道:「傲雪,你來解釋給子悠聽吧!」

寧傲雪點了點頭,語帶激動道:「子悠,葉前輩剛才是在補全你們家功法的缺陷啊!這功法補全之後,葛爺爺的病便能好了!」

「啊?真的嗎?」葛子悠訝道,回頭看著葛老,見葛老點頭,更加驚訝了。

葉天這時接過話茬道:「葛老的傷病主要由兩方面造成,一是當年強運真氣傷了根本,以致無法挽回。

二是這功法本身便有問題,每次運轉傷害雖微小,可免不了積少成多,也就成了病。」

「啊……那這麼說,我的身體也有問題了嗎?」葛子卿俏臉微變。

「理論上來說,確實是這樣!」葉天聳了聳肩道,「主要你修為太淺,還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聽了他的話,葛子卿再次翻了下白眼,感情還多虧了自己太弱了不成?

葛老點頭:「葉先生說得沒錯,我得到這功法的時候,長輩確實有提過這個問題。

可當時能有一部內家功法修鍊,已經是萬幸,哪還管什麼有沒有缺陷。

我一個都沒有教,如果不是子愁強烈要求,我是準備把這部有缺陷的功法帶進棺材的。」

「那剛才他寫的是什麼?」葛子卿疑惑道。

「是我根據你們家傳功法做的修改,算是無缺版。」葉天笑道。

「何止是無缺啊!比之前的功法高了不知道多少個層次,葉先生不愧是武道宗師,在武道上的造詣當真學究天人,讓人仰望啊!」葛家感慨道。

這門功法在他們葛家,已傳了幾十上百年,可沒有人彌補缺陷。

可葉天不過幾天時間,就將缺陷彌補,並且比原版的更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這樣的能耐,簡直可怖可懼!

邊上,無比羨慕的寧傲雪,也不禁發出感嘆:「沒錯!葉前輩不僅實力驚人,這武道造詣更是驚人,讓人驚嘆啊!」

「可我記得爺爺沒有把功法給他過啊?他又是怎麼修改的?」

葛子悠糊塗了,完全不明白葉天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寧傲雪一副心嚮往之的神情,說道:「所以才說葉前輩是武道宗師啊!厲害就在這裡。」

「沒錯,葉先生只要看上幾眼,就大致了解你修鍊的功法是路徑了。

所謂『宗師』,就是開宗立派,自成一家。」葛老亦是滿臉感嘆。

兩人看向的眼神,儘是敬佩。

【作者題外話】:新人新書,求收藏,求打賞,求推薦,求評論,求一切能求的! 葉天淡淡擺手說道:「我真不是什麼宗師!」

「叮!裝逼成功,逼格+30。」

「先生這等能耐,不是宗師,勝似宗師啊。」葛家哈哈大笑。

聽了葛老和寧傲雪的感嘆,一直對他有意見的葛子悠也很是意外,「咦,你真的這麼厲害嗎!」

葉天苦笑,心道我還有更厲害的,要不要咱們找個房間獨處,讓你試試。

嬌寵傲嬌小男人 這時,他又想起了什麼,從兜里掏出了一個玻璃瓶,說道:「對了,這裡一共十粒小元丹。

葛老只要定時服用,並轉修這改良后的功法,差不多就能根治病情了。」

邊上,寧傲雪也是眼露喜色,因為她發現玻璃瓶的丹藥,和葉天上次給她的略有不同。

再加上留著上次不過兩天,葉天明顯沒可能回去拿葯的,那就說明這葯是葉天自己煉製的,他有著治病救人的手段。

寧傲雪知道葛老的病,並不比自己的父親輕上多少,自然葉天能夠治好葛老的病,那也有很大的可能能治好自己父親的病。

想到這裡,寧傲雪更加激動了。

葛老也是雙眼一亮,驚喜道:「啊!這一定很珍貴吧!謝謝葉先生了!」

葉天說道:「這丹藥並不貴,只是這些藥材太貴,我買不起。

否則我便能煉製成真正的回元丹,到時葛老這病都是小意思。

一粒下去,百病不生,甚至要死的人都能救回來,多活幾年也不是不可以。」

「啊!真有這麼厲害?」

葛子悠一聽,像龍見了寶貝一樣,趕緊將玻璃瓶抱在高聳的懷裡,將那高聳顯得更加的宏偉。

不過,雖然鄭重其事的將玻璃瓶抱在懷裡,葛子悠仍不忘反擊。

「你吹牛的吧!什麼百病不生、起死回生、延年益壽的。

這不都是那些神話傳說里,文人瞎編的嗎?怎麼可能有這效果!」

「你愛信不信唄!」葉天無所謂的回了一句。

氣得葛子悠直翻白眼,只得心中狠狠的抱怨,這傢伙太討厭了,處處和我抬杠,就不能讓一下姐姐我,還虧得他是大男人呢!

邊上,寧傲雪趕緊說道:「我倒是有些信葉前輩的話。

也不知道葉前輩可否說是哪些藥材,我好讓人幫葉前輩收集一下。

當然,若是涉及葉前輩家傳之秘,那就當我沒說,請前輩恕罪。」

「不用這樣,不要說哪些藥材,丹方給你們都行,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是沒人能煉出來的。」葉天無所謂的說道。

說著,他寫下了兩份丹方。

這葉天都沒有說謊,給葛老的丹藥來自系統,這個世界上真的除了他,便沒有人能弄出來了。

這丹方也不是亂寫,同樣是從系統那裡抄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