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鞭消失,聖像蒼瀾劍憑空出現與虎鰲劍融合在一起,蘇豪提劍沖向依芝雪,與此同時又有十個鋒利無比的蓮花風刃出現在依芝雪的周圍。

依芝雪故技重施,火光掃向蓮花風刃,但是這回卻無法全部掃滅,還剩六個蓮花風刃殺向她,依芝雪舞動雙爪,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六個蓮花風刃被她一一抓碎。

蘇豪雖然臉色平靜,但是眼中卻有掩飾不住的興奮,他很想知道自己與霸體境巔峰的武者還有多少差距,同時驗收這段時間的修鍊成果。 「踏前斬。」

「斬鋼閃。」

「旋風。」

「狂風絕息斬。」

璀璨耀眼的劍法在蘇豪的手中不斷綻放,面對比自己更強大的敵人,蘇豪絲毫沒有退縮,稱得上是豪氣萬丈。

劍鳴不斷,劍氣激蕩,蘇豪就像是個悍不畏死的劍客,雖然對依芝雪造成的傷害有限,但是依芝雪也一時奈何不了他,蘇豪的速度遠遠超越了她的預料。

依芝雪的臉色愈來愈凝重,看到蘇豪的資料時,她還以為是誇大其詞,現在看來非但沒有誇大,而是保留了。

「他怎麼可以這麼強!」

下面觀戰的郭晉雙手緊握,作為巨神宗的十大親傳弟子,作為一名早已成名的天驕,他一直認為鳴鳳州的年輕一代中,能勝過他的不會超過十指之數,然而蘇豪的橫空出世卻是深深的打擊了他,當然還在跟其它人爭年輕一代的爭第一的時候,蘇豪卻已經在跟老一輩的高手爭鋒了,可以說兩人完全不再一個檔次。

「郭晉,你愣著幹嘛,還不趁機救我們!」紫鳶不禁提醒道。

郭晉收起內心的戰意,正欲營救紫鳶姐妹,一條青黑色的繩索突然憑空出現把他綁成粽子,正是蘇豪的獵神索。

「真沒用!」紫鳶怒其不爭道。

郭晉露出慚愧之色,他沒料到蘇豪還設有後手防止他救人,這獵神索極為堅韌,以他的霸體境初期修為,身體漲大又縮小都無法擺脫,反而被勒的更加緊了。

依芝雪忽然雙手虛放,一把由火焰形成的巨弓出現在她的手中,只見她猛地用力一拉,一支火焰之箭憑空出現在她的手中。

「是有幾分能耐,不過你以為能勝過我就大錯特錯了!」依芝雪冷聲道,「火鳳神箭!」

依芝雪鬆手,火鳳神箭猶如一道極光射向蘇豪,風之障壁瞬間出現在蘇豪的身前,火鳳神箭被風盾擋住。

依芝雪不斷拉弓,一支支火鳳神箭射向蘇豪,十秒之後風之障壁消失,蘇豪失去防禦,眼看就要被火鳳神箭射中,蘇豪的身形突然下陷,身體進入一個獨立空間中,所有的火鳳神箭紛紛刺空,浪客劍道被動技能被觸發了。

「空間神通!」眾人紛紛露出驚訝之色。

易松也是第一次知道蘇豪擁有空間神通,紫忌齋等人就更加不用說了,沒有人想到蘇豪竟然是空間武者,號稱神武大世界最為尊貴的兩種武者之一。

依芝雪的臉色變得無比陰霾,與蘇豪戰鬥的時候她就覺得蘇豪的劍法十分詭異,居然可以穿梭空間,而且還可以瞬移,她以為是某種秘法,但是卻沒有聯想到是空間神通,畢竟這類武者太少了。

「哈哈,很好!」易松大聲笑道。

眾人沒有發覺的是,此時他們的頭頂上空一片雲朵上,有兩人正在看著下方的戰鬥,一人是大漢模樣,赫然是巨神宗宗主,一人是老嫗,長相十分和藹,氣息飄渺浩瀚。

「太上長老,你怎麼看?」巨神宗宗主問道。

老嫗眼神深邃,氣息若有若無,她的眼神完全放在蘇豪的身上,聽到大漢的話才微微笑道,「大興之兆!」

千金選妻:總裁,別來無恙 「太上長老對他評價這麼高?」巨神宗宗主驚訝道。

「我看不到他身上的氣運,但是我能感覺到,很驚人,不過這小傢伙的心不在我們巨神宗,估計還是惦記著回天闌州,留不留得住他就看你們怎麼做了!」老嫗輕聲道。

「我明白了!」巨神宗宗主點頭道。

浪客劍道的時間結束,依芝雪依舊瘋狂拉弓,蘇豪嘗試硬抗,雖然沒有被火鳳神箭擊中,但是卻被震得氣血翻騰,若非前段時間閉關的時候用了不少鳳凰石強化肉身,恐怕他現在已經受傷了。

與警花同居:逆天學生 蘇豪身形化為一道髮絲大小的青風穿梭在天地間,火鳳神箭是跟不上他的速度,但是卻對他緊追不捨,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跟在他身後的火鳳神箭越來越多,而且已經開始形成包圍狀態,如果他無法想出有效的對應辦法,被抓到是遲早的事情。

蘇豪神色冷靜,眼中思索光芒更甚,他身具六大聖像,蒼瀾劍、異獸風神以及隱劍術都無法與對方抗衡,除了對抗九衰那次,金光對他來說依然雞肋,那就只剩下饕餮和黑洞了。

黑洞應該是蘇豪六大聖像中最為強大的,當時種道的時候可是花了他很大力氣才烙下印記的,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就算他嘗試了無數次,到現在他依然無法驅動黑洞,。

眼看就要被火鳳神箭封死,蘇豪的身前突然出現一隻擎天巨獸,在他的全力催動下,本來只露出頭顱的饕餮竟然露出了上半身,這是一個似龍非龍的怪物。

饕餮猛然張開大嘴,從它的口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彷彿一個黑暗的深淵,所有火鳳神箭頓時不由自主地被神元吞噬。

「饕餮!」依芝雪臉色難看道。

饕餮乃神獸中的異類,天生兇殘無比,從未聽說有武者可以成功契約過,依芝雪當然知道眼前饕餮並非真實,但是它發揮出來的力量已經很驚人了,可以說已經非常接近霸體境巔峰。

「爆!」依芝雪冷喝道。

隨著她一聲令下,聖像饕餮突然露出痛楚神色,下一秒就爆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白色火焰爆發出來,還好蘇豪反應夠快,否則就要被火焰掃到。

「量你也是一個人才,只要你乖乖把紫鳶和紫桐放了,然後再向我們賠禮道歉,我們未嘗不會放過你!」依芝雪冷聲道。

依芝雪的態度之所以有所緩和,主要是蘇豪表現出的力量太驚人了,這樣的一位弟子宗主不可能不關注,搞不好現在現在已經到場了,她不能輕易殺蘇豪,讓蘇豪知難而退是最好的辦法。

另外一點就是,聲勢浩大的戰鬥已經引來各部高手的關注,光是巨神宗的弟子就已經遠遠把三松山圍的水泄不通了,要說力神部沒有想法誰相信,畢竟這裡不是自己的大本營火鳳部。

蘇豪面無表情道,「我已經說過,要賠禮道歉的是你們。你是不是以為吃定了我了,蘇某沒點準備又怎麼敢引你們過來。」

蘇豪突然雙手高舉,「來吧,我的道種境中期天劫!」 蘇豪催發全身氣息引動天劫,一片詭異的烏雲突然在天空中形成,眾人立即從中感受到了壓迫心靈的天威。

「他要渡劫!」 諸天最強影帝 所有人心裡同時驚訝道。

天劫,古來有之,無論是仙聖系武者還是神武系武者,修為境界達到一定程度之後都要接受天劫的洗禮,成者更強,敗者身死。

天威浩瀚,能夠從容應對天劫的武者無不是驚艷人物,但是修行界中又有多少這種武者,絕大部分武者在面對天劫的時候都是心驚膽顫的,為了能夠成功渡過天劫都會盡全力做好準備,而如蘇豪這般說渡劫就渡劫的人實為少見。

劫雲很快就形成,這一刻沒有人敢靠近蘇豪,他們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莽撞而冒犯了天威,從而受到天劫的懲罰。

劫雲中雷鳴不斷,無數電蛇瘋狂奔涌,看到這一幕的蘇豪臉色有些不好看了,沒想到是令人最為膽寒的雷劫,這回好玩了。

依芝雪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就算你能渡過天劫,又還有多少力氣跟我打。」

依芝雪正欲趁機營救自己的兩個女兒,劫雲下的蘇豪突然轉身道,「我到哪裡劫雲就到哪裡,你敢救試試?」

「你!」依芝雪被蘇豪氣的咬牙切齒,猛然停住身形,這小子是個狠茬,她還真不敢賭。

「霸道!」

所有圍觀的力神部弟子紛紛露出崇拜神色,崇拜是對強者的一種尊敬,這一刻蘇豪的形象在他們的眼中無比高大。

能有資格來圍觀的都是各部的長老或者天才弟子,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見過蘇豪,但是蘇豪這個名字是他們這段時間聽得最多的,蘇豪遠比他們想象的驚艷,本來很多不服氣的人不得不收斂住自己的鋒芒。

醞釀足夠的劫雲終於降下雷劫,一道手臂粗細的青色閃電剎那間就落在了蘇豪身上,無數電蛇在蘇豪身上遊走,整整持續了十息才消失不見。

蘇豪眉頭輕皺,這才第一道閃電就讓他的身體感覺到麻痹之意了,要知道他的身體可是被鳳凰血液強化過的,雷劫果然非同凡響。

第二道閃電是詭異的紅雷,硬生承受這道紅雷的蘇豪頭頂直冒青煙,有輕微的焦味從中傳出,他的肉身即將到達承受極限。

「金剛境巔峰的肉身就算用鳳凰血液強化過了也是增強的有限啊!」蘇豪不禁感嘆道。

劫雲每一次降落的雷電都擁有不同的顏色,有的可傷肉身,有的可傷神魂,而且威力越到後面越驚人,肉體已經到達極限的蘇豪當然不會再傻傻地用肉身硬抗,風之障壁早已被他施放出來,任是雷電狂擊都巋然不動。

風之障壁結束后,雷電依然不斷落下,只見蘇豪大手一揮,許久不用的青風盾被他用了出來,不過不是一面,而是上千面排成一條直線擋在他的頭頂,青風盾的防禦能力遠遜於風之障壁,不過蘇豪不在乎,數量達到一定程度還是可以比肩風之障壁的,反正擁有本源靈力的他真元源源不斷。

當黑雷穿透上千面青風盾落到蘇豪身上的時候,蘇豪只是微微露出一絲痛楚神色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錶示,這道黑雷的威力已經被青風盾削弱到了極低的程度,對他造成的傷害已經十分有限。

劫雲暫停降雷,蘇豪獲得喘息的機會,他知道接下來的雷劫更難對付,不過他的臉色依然表現沉靜。

白雲之上的太上長老輕輕說道,「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從容渡過這麼強的雷劫,換了一個尋常的霸體境武者要接下這種程度的雷劫也十分艱難。」

「仙聖系武者果然有獨到之處,天闌州五大宗門能夠抗住鳴鳳州六大宗門的壓力不是沒有道理的。」巨神宗宗主說道。

太上長老淡然道,「無論是鳴鳳州還是天闌州,都只是偏安在天劍域這一個邊緣地方,我說過巨神宗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成為天劍域的第一個五品宗門。」

巨神宗宗主點頭道,「謹遵太上長老教導。」

劫雲醞釀良久之後終於開始第二次雷劫,蘇豪眼中露出警惕之色,按照以往規律,第二劫定然不會像第一劫這麼簡單。

果不其然,劫雲下有無數電蛇匯聚,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雷電異獸,身狀如牛,上有獨角,下為單足,尾如長槍,蘇豪立即就感覺到了一股兇悍之氣撲面而來。

「夔牛?不像!」蘇豪疑惑道。

和蘇豪一樣,下凡的絕大數人都不知道這隻雷電形成的異獸是什麼,不過能被劫雲作為雷劫降下又豈是非凡。

異獸仰天長嘯,隨之有雷鳴震天,只見它腳踩無數電蛇沖向蘇豪,宛如一隻發狂的公牛,虎狼具驚。

這一刻蘇豪不再有任何保留,虎鰲劍融入聖像蒼瀾劍消失不見,身與聖像隱劍相融,腳下憑空出現聖像風神,宛如一個揮舞長劍的天空騎士,聖像饕餮緊緊跟在他的身邊。

「殺!」

雙方悍然相撞,有漫天雷天爆發,有無數風刃飛濺,有巨獸咆哮,有武者怒喝,彷彿千軍萬馬在廝殺一般,所有聲音匯聚成蕩氣迴腸的戰歌,這一刻蘇豪的鋒芒無人可比。

蘇豪滿身傷痕,核心技能已經不知被他施放了多少遍,雷電異獸身上的光芒同樣也暗淡了許多,它更加狂暴了。

「最後一擊,狂風絕息斬!」蘇豪大劍高舉。

璀璨的劍光過後是萬籟俱靜,雷電異獸怒吼一聲之後不甘消失,臨走時看著蘇豪的那一眼如有神光。

蘇豪半跪在半空,大口地喘著粗氣,雖然幾乎力竭,但還是成功渡劫了。

劫雲消失,半空隨之下起了甘霖,沐浴甘霖的蘇豪開始迅速恢復體力,等甘霖消失之後他的狀態重回巔峰。

劫雲之後是種道,六大聖像的潛力蘇豪尚未完全開發出來,所以他沒有選擇烙印新的道,而是把六大聖像的道進行第二次烙印,所花的時間不過半刻鐘而已。

道種境,三道為初期,六道為中期,九道為後期,十道為巔峰,這是天闌州所有武者的共識。但是這一標準放在蘇豪身上明顯不行,蘇豪的道雖然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十二道,但是還遠遠沒有達到道種境巔峰,這就是聖像數量多的突出之處。

蘇豪輕彈長劍,戰意如熊熊燃燒的烈火,「戰鬥,重新開始!」 依芝雪臉色寒冷無比,丹鳳眼死死地盯著蘇豪,一對鳳爪突然出現在她手中,她的兵器竟然是一雙奇兵。

白色火焰從鳳爪身上燃燒而起,依芝雪一個跨步就到了蘇豪面前,雙爪隨之狠狠地落下。

「隱劍術!」

晉陞到道種境中期之後,隱劍術的威力也提高了一籌,無形的劍氣瘋狂地點在鳳爪上,依芝雪龐大的身軀竟然被擊退數步,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

「哇!」下方傳來起伏的驚嘆聲,蘇豪又重新刷新了眾人對他實力的認知。

依芝雪銀牙一咬,雙爪上下飛舞向蘇豪欺進,她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後輩擊退了,讓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鳳爪又快又狠又毒,蘇豪依然不懼對方,因為他的劍更快更准,只見他的劍輕輕往前一遞,劍光猶如孔雀開屏般綻放,美麗而又致命。

「狂風絕息斬!」

蘇豪抓住一個機會施放大招,依芝雪身不由己的被他吊打十秒,蘇豪沒有渡劫前她還可以從容擋住,但是她現在卻是應付的極為吃力,淬不及防之下身上就被開了幾道口子,鮮血噴涌而出。

「小輩,尓敢!」

那邊正在與易松糾纏的紫忌齋見到這一幕立即怒髮衝冠,毅然丟下易松向蘇豪衝過來。

心有不甘 「我要殺了你!」依芝雪長發飛舞,身上爆發出駭人的氣息,「神火!」

「芝雪,住手!」紫忌齋臉色震驚道。

陷入瘋狂中的依芝雪哪裡還聽得進紫忌齋的話,一抹金光突然出現在她手中,一隻不過巴掌大小火鳳優雅飛出,火鳳渾身燃燒著慘白的火焰,但是在這慘白的火焰中又有淡淡的金色,顯得非常奇異。

蘇豪臉色有些不敢相信,這火焰中的金色他太熟悉了,竟然是神元,依芝雪居然擁有神元,這是怎麼回事?

神元的威力蘇豪很清楚,這就是為什麼他寧願通過渡劫提升實力也不願意顯露神元的原因,如果不使用神元,他敢說自己接不下依芝雪這一擊。

就在蘇豪糾結之時,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出現,「散!」

看到火鳳不甘消散,蘇豪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巨神宗的開天境強者終於出手,意味著這場爭鬥就要結束了。

來人是一名胖老者,周身散發著開天境的可怕氣息,面對這股驚人的氣息,修為低一點的弟子就連抬頭也很難做到。

「執法堂堂主終於出現了!」有人小聲說道。

執法堂堂主的出現,讓所有人同時停止戰鬥,因為沒有誰敢挑釁一個開天境強者的威嚴。

「這場鬧劇該結束了!」執法堂堂主眼光巡視眾人道,他的目光在蘇豪身上停留的最久。

依芝雪恨聲道,「請執法堂長老為我們主持公道,蘇豪這狂徒竟然膽敢綁架我們巨神宗的真傳弟子,而且公然冒犯宗門長老。」

蘇豪對執法堂堂主恭敬道,「這惡婦意圖殺害宗門有功弟子,請執法堂堂主為我主持公道。」

執法堂堂主似笑非笑地看著蘇豪道,「年輕人,你很大膽。」

蘇豪恭敬道,「弟子不敢!」

「文宣,宣讀你的調查結果吧!」執法堂堂主對身後的一名黑衣青年說道。

文宣立即拿出一卷獸皮讀道,「經執法堂詳細調查,火鳳部真傳弟子紫鳶把力神部弟子蘇豪出售的狽妖王當作普通狽妖來收購,著實存在坑騙嫌疑。」

「我沒有,是他陷害我的!」紫鳶喊冤道。

沒有人理會紫鳶,文宣繼續讀道,「有人證實,蘇豪當時曾經提醒紫鳶當場檢查狽妖王屍體,但是紫鳶拒絕檢查,並以鑒妖師的名義向蘇豪作了保證。」

文宣頓了頓又說道,「後事情暴露,力神部弟子蘇豪以報復之名抓住火鳳部真傳弟子紫鳶,火鳳部真傳弟子紫桐向前勸阻,也被蘇豪同時抓住,並迅速離開六宗坊回到力神部,以紫鳶與紫桐為籌碼向火鳳部討要賠償。」

文宣收起卷宗說道,「稟告堂主,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

執法堂堂主點頭道,「這件事的始末大家已經了解,火鳳部真傳弟子紫鳶沒有能夠認真檢查蘇豪出售的狽妖王屍體,從而導致了衝突的發生,紫鳶負有主要責任。」

「但是,力神部弟子蘇豪強行綁架火鳳部真傳弟子紫鳶和紫桐,有故意傷害同門之嫌,並且主導了三松山這場影響惡劣的爭鬥,同樣罪不可恕。」

「執法堂作出判決:火鳳部真傳弟子紫鳶必須賠償力神部弟子蘇豪損失,並且道歉。力神部弟子蘇豪故意挑起爭鬥,懲罰其在無心崖面壁思過一個月。」

執法堂堂主目光如威道,「可有人對判決有疑問?」

紫忌齋和依芝雪同時搖頭,執法堂的判決已經很公道了,先不說是不是蘇豪陷害紫鳶,但是紫鳶犯下了錯誤是確確實實的,兩人無話可說。

「稟告執法堂,弟子有一個疑問!」蘇豪說道。

「嗯?」執法堂堂主目光如電地看著蘇豪,這小子果然是個刺頭。

蘇豪神情自若道,「首先聲明,我對執法堂的判決沒有任何意見,我只是有一個小小的疑問,這賠償到底該賠我什麼東西呢?」

執法堂堂主臉色淡然道,「這一點執法堂不管,你們雙方協商好就行,我們頂多做個見證。」

「堂主果然深明大義。」蘇豪恬不知恥地拍著馬屁道,然後他對紫忌齋和依芝雪說道,「兩位長老,其實我這人很好說話,這狽妖王屍體按照市價少少也要十萬精氣石,之前我拿了三萬精氣石,所以你們至少要賠我七萬精氣石,沒有錯吧?」